對方十分強大,這一點早在東荒之戰時,他就領教過。

「千刀萬斬!」那老者再次催動劍芒,朝蛟龍背上狠狠斬下。

霎時間,小毒蛟赤龍己是遍體鱗傷,徹底失去了凶威。

殷紅的鮮血從小毒蛟赤龍身上崩飛的鱗甲處開始大面積噴涌,將大地染的一片血紅。

要知道,它的軀體非常強橫,全賴以護體的鱗甲,當徹底失去硬如玄鐵的鱗甲時,便會被一刀二斷!

小毒蛟赤龍發出了一聲極其虛弱的嘶吼,昂起頭,朝殷天祥點了點頭,又朝空中那貌似遙不可及的遠方很擬人化的拜了拜……

然後,它絕然掉頭,順著雷神杖的前端,向杖柄處一點一點的向前蠕動。

唯有杖柄離那老者最近!

只是小毒蛟赤龍己化身為三尺小蛇,絕大部分軀體又都被禁錮在了雷神杖上,所謂的移動身體,只是在硬性扯拽動它那能活動的極小一段軀體!

它每向前移動一點,身上的痛楚便痛上一分,軀體也越來越細,不時傳來骨頭被拽的卡卡碎裂的脆響……

它的一雙龍目死死的望著杖柄處,佛仿那就是它的終點。

「怎麼可能?它瘋了么?爬過去找死嗎?」殷天祥皺眉。

看著不斷向前爬行的小毒蛟赤龍,那老者也是一臉的蒙,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你這該死的爬蟲想要幹什麼?難道想要把身體拉斷自盡?」

老者仰天獰笑道:「你便是自盡了,老夫也要把你煉化入葯,絕不會浪費一點,既然你那麼著急死,那我便來幫幫你!」他主動的把雷神杖往後收了收,放在了身前腳能夠的著的地方。

他要用腳踏住小毒蛟赤龍的七寸,讓它全身癱瘓,再一劍將蛟頭揮下!

要想這樣做,關鍵是距離!

那老者需要距離!

小毒蛟赤龍則更需要距離!

就在那老者獰笑著抬腳,要重重的踩住小毒蛟赤龍的七寸時……

小毒蛟赤龍身體的扭曲立刻停止了……

它拚命的向上竄去,本來宛若垂死的頭顱,突然猛的高高抬起,洽好與那老者的頭部平行。

豪門熱婚 「噗!」它從口中噴出了銀光萬點的毒液,如暴風驟雨般將那老者的頭頸倏然罩住。

殷天祥眼中厲芒一閃:機會!

這是一個要命的機會! 小毒蛟赤龍雖然幼小,卻深得攻擊之法,先前所噴毒液及雷霆,皆因被雷神杖緊錮,使不出法力,再加上距離太遠,才被那老者躲過。

現今,它捨命爬到近前,就是要在近距離發出這致命的一擊!

它要一擊而中!

絕不能讓這個人活著離開古遺葯園!

「嘭!」

小毒蛟赤龍毒液快若奔雷,在那老者的臉上炸開!

「啊……」

一聲慘叫傳來,那老者躲避不及,滿臉、全身濺的都是毒液。

「滋嗞……」凡是沾上毒液的地方,血肉傾刻間便化成了屍水,血肉脫落露出來的白色骨頭都變成了焦黑。

老者整個人,被腐蝕的成為了一具血骨架!

「當!」雷神杖在他手中把握不住,倒插於地。

小毒蛟赤龍抓住老者在短時間元神失去對雷神杖控制,緊錮烙印被抹去之際,登時身子翻轉飛旋,往下滑落。

它的蛟身猛一迴旋,紅芒一閃,脫身而出。

小毒蛟赤龍一經脫困,當空翻轉飛旋,霎時間便恢復了真身。

但他被雷神杖震懾,不敢輕易衝出,只是盤旋在殷天祥身邊。

就在此刻,殷天祥面色卻陡然一變……

因為,他突然發現老者的那隻沒有一絲血肉只剩血骨的爪子動了。

咔嚓!

他用這隻血骨爪摸向了自己的面部,竟從臉上揭下了一個外面敷了一張人皮的玄鐵面具。

任誰也沒想到,正是這金剛玄鐵所鑄鑄的面具,將他頭部緊緊護住,這才保住了他一命!

人,沒有死!

從老者這具血骨架支撐的頭顱的口中,發出了極端痛苦的咆哮……

毒液,完全讓他變成了一個怪物!

只見他肩頭骨架頂著一個完整的頭顱,而二十四根肋骨構成的胸廓卻包裹著毫髮無損的五臟六腑,拳頭大的血色的心臟,在胸腔內突突的跳個不停。

啪!

白骨爪狠狠的將從臉上拽下來的玄鐵面具,摔在了腳下,霎時間露出了他的真容。

殷天祥大吃一驚,這易容的老者,豁然便是靈鷲峰的客座長老、「天殺堂」的天級殺手寒白元!

「寒白元,不滅金身!」殷天祥心神震動。

他的瞳孔一陣劇烈收縮:「天殺堂」的天級殺手果然深不可測。

身體幾乎全毀,只剩下一個頭顱,這樣還不死!

只見寒白元用那雙帶著滴滴殷紅鮮血的骨掌,從青玉色的葫蘆中倒出一把丹藥,吞入腹中。

頓時,一股強橫而龐大威壓,從他體內爆發而出!

寒白元發出了一聲驚天咆哮:「該死的爬蟲,本尊絕對不會放過你,我要將你吞噬了,再生血肉!」

他用血骨掌一指殷天祥,又道:「還有你,今日必將你徹底滅殺,生啖你肉,抽魂煉魄!!!」

「殺!殺!殺!殺!殺!」這一刻,寒白元的殺意鋪天蓋地。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竟然達了戰帝中期境界!

他口中發出一聲憤怒咆哮,雙爪一牽引,插在地上的雷神杖拔地而起,倒射而回,重新被他握在手中。

「鏘」

「斬殺!」他口中發出一道低沉咆哮,持杖殺向前來。

外表酷似枯竹的雷神杖看起來輕若無物,但這一刻在寒白元的催動下,苻文閃爍,發出璀璨的烏光,沉甸甸的,形同一把戳天的金槍。

雷神杖從寒白元的骨爪中脫手而出,化成了一道烏芒直衝天際,無限放大,待等再掉頭而下時,己沉重如山,像一座鐵嶺橫空,向殷天祥站立之處壓迫而下。

雷神杖如同一座大山呼嘯墜下,發出的恐怖威壓驚人,殷天祥背後的山峰轟隆一聲被壓塌,他全身骨骼也噼里啪啦亂響,嘴角溢出了一絲血跡,面色便是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小毒蛟赤龍本己受傷,在這道驚悚的氣息逼迫下,龍晴碧眼中露出從未有過的恐懼,雷鳴狂嘯中,噴出一大口鮮血。

殷天祥再無沒有任何遲疑,咬破舌尖,一口鮮血噴在手中的「蚩龍骨」上,同時,體內法力毫不猶豫向那「蚩龍骨」內灌注。

「祭!」

月楓 這塊「蚩龍骨」長不足二尺,似人的小腿骨棒,受到法力激發,頓時一股金色的血氣沖霄而上,這股血氣在空中瀰漫,漸漸凝成了一名身高至少百丈以上的巨大身影,若隱若現,瞬間開始向實質轉化。

轟!

一隻身高百餘丈,鬚髮可辨,長的的妖異無比的神氏從虛空中金色的血氣中走出,矗立天地間。

它每一步踏落,都令這片空間震顫,虛空留下了一連串山嶽般大的腳印!

神祗抬手,向下一拳轟出,就像是一顆星辰劈落下來,砸在如同一座大山

的雷神杖上。

轟轟轟……

頓時,像是二座巨山相撞,天崩地裂,地面被震開一道又一道的山谷大裂紋,整個這片空間發出了開裂的清脆的聲音,似要破崩塌。

恐怖的能量朝著四周散去,方圓四周百丈內的所有,剎那間化作齏粉。

「砰、呯!」

兩股力量反震,讓殷天祥倒飛出去。

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傷口遍布他的周身,鮮血橫灑了虛空,顯然在法寶的對峙碰撞中,受到了重創。

「啪、啪!」寒白元也在洶湧而來的能量中受創。

一陣劈啪聲,他的左臂及右腿,突然爆裂,這是他竟敢以血骨架的軀體硬接「蚩龍骨」的後果。

一擊之下,雷神杖體積足足縮小了一圈,而「蚩龍骨」演化的神氏鬚髮也開始模糊了起來。

突然,從雷神杖深處,傳出一聲聲雷鳴般的咆哮。

這聲音似雷神覺醒,在滾滾雷音之中夾雜了無盡憤怒,同時,雷神杖的前端噴射出滿天烏雲,一股暴戾、強橫、冷冽的龐威壓向殷天祥轟然壓下。

「臭骨頭,雷神之杖乃天威的象徵,在此界從末遭敗,再戰!」這是器靈之音!

「你的載體只剩下一具骨架,現在又成了一條腿的瘸子,你拿什麼與我再戰?」「蚩龍骨」中的那道印記也發出了冷哼。

寒白元一條腿金雞獨立,催動法訣,雷神杖立刻就爆發出來了強大的殺意!

天空中,那翻騰滾滾的烏雲,忽然間有電閃雷鳴,一道道青色雷霆普天蓋地呼嘯著向殷天祥打來。

「隆隆隆……」

這股強大的天地之威,讓殷天祥為之色變。

他低吼一聲,猛然一拍額頭,竟將元神出竅,與「蚩龍骨」中的那尊神祗合一,頓時,神祗的眉眼又清楚了起來。

那尊神明手持「蚩龍骨」沖向雷神杖。

「轟!」

「蚩龍骨」被直接打出了,剎那間變成了一座亘古仙山,猛的擊向雷神杖,連空中的烏雲都一下子被生生打散了。

山嶽崩塌、枯竹折斷,「蚩龍骨」與雷神杖雙雙落地!

這二件法寶若不重新祭煉,己然不能再用!

殷天祥的元神快速回歸本體。心中驚嘆道:好強!

「天殺堂」的殺手果然了得,居然在重傷極盡殆死的情況下,與自己鬥了個兩敗俱傷!

「砰!」他倒飛出去,鮮血橫灑了虛空,受創極重……胸口破開一個血洞,連五臟六腑都露出來。

殷天祥掏出一大把丹藥,看也不看,塞到口中。

若不是他用韓星煉的神級「回天再生丹」救治,只怕會命喪當場!

而寒白元也沒好到哪去,整個人狠狠的摔落在塵埃……他的另外一隻腿被炸成了粉碎,身上剩下的所有骨頭幾乎全部折斷!

「殷天祥,你殺得了我嗎? 你可以叫我魔王 有天殺堂的無上秘法在,我只要留著這顆腦袋在,便能重新肢體再生!」寒白元發出了一聲怒吼:「但,我卻能殺了你!」

這就是不死金身的可怕!縱然肉身盡毀,只剩下了骨架與一個完整的頭顱,依然能靠神識來驅使法寶戰鬥!

殷天祥心神震動……這是能讓死人復生的大術!

他的身軀猛的顫抖了一下,驟然想起一件明明就在眼前,卻又因為狀況危急而完全忽略掉的事情……陸千夜便是以此種秘法重新活了過來!

若是如此,靈鷲峰己然與天殺堂勾結在了一起,必會在這古遺葯園中設計共同伏殺韓星!

「是天殺堂救了陸千夜?」殷天祥沉聲問道。

「不錯,可惜你知道已經太晚」寒白元陰鷙的說道:「因為,你馬上就會變成一個死人!」

「吞天葫蘆,祭!」

寒白元就像被人用刀剔肉只剩骨架的野獸,詛咒著,痛罵著,慘叫著……用那僅存的一隻骨爪打出了印訣。

他要用吞天葫蘆將殷天祥與小毒蛟赤龍煉化成血水。

一個青玉色的葫蘆飛旋著衝起在空中,霎時間漲大了千萬倍,從葫蘆嘴中發出了如海嘯般的聲音,震的一人一蛟雙耳嗡嗡作響,耳鼻溢血。

吞天葫蘆白光鼓盪,噴放出萬道神芒,聚集成一把彎月天刀,劃破天空,像是一道閃電,向下斬來。

「我就不信,斬不掉你這顆頭,把你元神弄死,看你怎麼活!」殷天祥也是有些急眼了,整個人身上的氣勢瞬間升騰到極致!

滄浪一聲,他抽出了自己的金劍,以神念催動,直接迎了上去。

「斬!」

金劍劍芒暴吐,一聲霹靂響起,一把通體閃耀金光的巨劍,狠狠與閃電天刀撞擊到了一起! 這是可裂天地之威的一劍,劍芒產生的恐怖威壓,讓人靈魂都顫慄!

但就是這樣的一劍,在吞天葫蘆發出的白色刃光面前卻不堪一擊!

天空中,一聲巨響,吞天葫蘆疾速朝下沉落。

一股凶煞之氣從葫蘆中轟然散發,橫掃而出……

從葫蘆嘴中噴射出的白光一閃,如同削一段朽木,將闊達百丈的金劍發出的劍芒,一斬而斷!

此刻,吞天葫蘆遮天蔽日,籠罩高空。

獨寵萌妻:病嬌影帝是精分! 驟然間,殷天祥感覺到吞天葫蘆發出了一股汪洋般的冰冷的殺機,鎖定住他與小毒蛟赤龍,而且將凡是夠逃出去的死角全部封死!

殷天祥的心猛地一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