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

以前那些牛逼拉轟,見誰都欺負,也就比主人差了那麼一丟丟……的天魔族,已經無了啊!

那他慌什麼?


而且現在的魔域,是那勞什子三大君王執掌的,這三大君王,能跟天魔族比?

笑話!

簡直是開玩樂一樣!

毫不誇張的說,當年的天魔族真正的強者出世,除了修煉界的五位神尊,誰是對手?

沒人!

現在的魔域,辣雞爾。

“天魔爲何這麼強?”江北仔細思索了一下,還是決定好好了解一下這個“天魔族”,此天魔族是不是彼天魔族……肯定不是了。

九成九就是個拿着人家名字出來招搖撞騙的,或者是什麼多少代的子孫後代之類的。

“強在身體!”小魔靈好不猶豫的說道。

“主人,您是見過血獄一族後代的,他們的血脈天賦如何?”小魔靈試探性的問道。

“嗯……”江北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

說句老實話,就頭陣子,小騷騷沒晉級成道器法寶的時候,他都拿那小紅蟲子一點辦法沒有。

不過道器……就是質變了。

如果這天魔族的身體天賦真的能和血獄一族的天賦一般的話,那這萬年天魔骨還真是可以爭一下的。

“我偉大無上的主人,那血獄一族的血脈天賦,在真正的天魔面前……屁都算不上一個!”小魔靈一臉認真地說道。


江北:“……”

這樣的話,我就不客氣了。

“那天魔骨有用嗎?”江北轉而問到。

“嗯?”小魔靈明顯被這句話給震到了,“主人……您剛剛說什麼?”

“天魔骨。”江北臉色稍顯陰森。

“有用啊!主人!大用啊!如果那天魔骨能磨成粉末……就算是能拿到手裏,拿來砸人,都絕對不比一般的道器寶物弱!”小魔靈雙眼泛着光芒說道。

隨着小魔靈的話音落下,江北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詭異的畫面……

他哥,一隻手摸着自己的大光頭,嘴裏叼着煙,鼻子嘴巴往外一邊冒煙,一邊……把那個大牌匾給丟出去砸人。

“嘶!”

江北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氣,爲自己識海空間的溫度調節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幫助。

“真的這麼猛?”江北一臉詫異的問道。

這尼瑪。

這就相當於是……一把道器擺在面前,等着人去搶啊!

只是爲什麼這牌匾會被掛在這裏呢?

江北的腦袋裏出現了一個大大問號。

難道是當年的哪個魔域大佬創建這個天窟,然後……示威啥的?

可能吧。

“你接着說,如果能把那天魔骨化成粉末,又能如何?”江北轉而問到。

小魔靈長了張嘴巴……

臉上有些呆滯。

而後猛地哆嗦了一下,抽了自己一嘴巴子。

“啪!!!”

這個響啊,雖然不能感同身受,但江北都爲這小魔靈感到疼。

可能是抽了一巴掌,小魔靈終於轉醒了一般,下一刻,只聽得他突然喊道:“主人!如果真的能將那天魔骨磨成粉末,那就……就……就能直接下藥了。”

說吧,小魔靈吞了口唾沫,一臉期待的看着江北。

江北的腦袋裏開始出現一個接着一個的問號……

是不是哪裏出了什麼問題?

“如果是萬年天魔骨呢?”江北下意識的問道。

“我偉大無上的主人,如果是萬年天魔骨,那藥效就足夠猛烈了!”

“怎麼個猛烈法?”

“就那區區的主宰境修士,只要你您捨得給量,一下就藥死!”

江北:“?”

“這麼猛?”

“真的這麼猛!”小魔靈一臉肯定的點頭道,而後又有些唏噓的說道:“只是……這天魔骨在當年便是何其難尋?天魔若是死亡,他們的身體變會隨着時間而逐漸消散於天地,若是能堅持萬年而不消散……那定然是當年天魔一族的大能之輩!”

看着小魔靈這一臉堅定的模樣,江北微微的點了點頭,可以,那牌匾是我的了。

而後,給了小魔靈一個“權限”,讓他也能和自己心神溝通一下,便給他看了一下外面的景象。

以及那個深灰,甚至有些發黑的牌匾。


這畫面剛傳到小魔靈腦袋裏的時候……小魔靈明顯有些呆滯,而後,便是緩緩長大了嘴巴,雙眼呆滯。

“天,天魔骨……”小魔靈嘴角艱難的嘟囔了一下,

而後,渾身又哆嗦了一下。

瞳孔開始收縮,“主人,這是,真,真的……萬年天魔骨!”

“臥槽!”

江北:“?”

“我知道啊,我就是給你看看,我沒遇到天魔。”江北撇了撇嘴道。

“主人……這,這可是無主之物!”小魔靈激動了,雙眼都由此前那種暗紅,開始逐漸的變成鮮紅,他要出去幹一下!

“看不出來來嗎,這叫天窟,這是人家的牌匾。”

“主人……何爲牌匾?”

醫道小王妃要逆天 ●TTkan ●CΟ

“你不用管了,我已經決定了,這東西是我的了。”江北微微一笑。

“是,主人!就算魔域三大君王過來,憑您的速度,也是可以跑的!”小魔靈一臉誠懇的說道。

“好了,沒事了!”江北照着小魔靈腦袋就來了一巴掌,“說什麼呢!”

“是……”小魔靈完全不懂自己哪裏說錯了,但還是趕忙匍匐下來,屁股一撅,然後……就沒然後了。

江北的心神已經離開了識海。

擡起頭,看向那天窟的牌匾,他決定……動手了!

“北兒,可是有什麼發現?”江萬貫磚頭,目光有些疑惑的看向江北問道。

“嗯……”江北沉吟了一下,決定暫時還是不將這事兒說出去了,這天魔粉兒將是自己的大殺器!

能一下就給那三大君王藥死的東西!


絕對的好東西!

“無量師兄,麻煩您封禁這裏的神識。”江北突然轉過身,一臉認真地說道。

“嗯?”無量明顯有些不解,不過還是照做了,手一揮,一道無形的籠罩就此出現。

“呼……”江北深吸一口氣,而後繼續道:“一會兒,裏面……可能會有人出來追殺咱們,爹,到時候就跑!”

“北兒,你要做什麼!”江萬貫心裏頓時一緊,這小兒子還能先提醒一下他……那這事兒,絕對小不了!

江北沒有回答,反倒是看着腦海中,小系統面板上還在一閃一閃的提示。

“發現萬年天魔骨,是否吸收?”

“吸收!”

江北在心裏喊了一嗓子。

正此時!

只見江北周身突然狂風大作!

而江北,也是非常應景的開始雙手緩緩滑動,魔氣從體內縱橫而出!

江萬貫表示秒懂!

看來北兒不準備穩健行事了!

這是要直接一招幹翻着天窟啊!


吾輩修士,何惜一戰!

幹就完了!

“爹!你們先跑!”就在此時,江北突然轉頭喊道,雙眼中帶着決然。

而這個時候,無量的心神也是開始動盪,這……這是什麼波動!

好強大!

再看!

這黑風開始繚繞了起來!

從江北的周身直接衝刺而出,速度奇快!

而這風向涌動之處,便是……天窟大門之上的那塊巨大牌匾! 正此時。

“咔嚓,咔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