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峯這老小子的品行我就不說了,大家心裏面也清楚,我想說的是,如果大家跟了我,我至少能夠保證大家衣食無憂,哪怕我自己是負增長也要保證自己身邊的兄弟吃飽喝足了,因爲我近期要成立一個公司,很需要人手來提高業務的增長,考慮到大家跟大軍以前都是同事,我纔想到大家,帶着一起發家致富,至少每月能往家裏寄錢。”羅昊這番話可比剛纔大軍說的那些廢話要有用多了,一個勁的數落宋玉峯沒多大用處,羅昊抓住了大家的需要,大家如今需要的就是錢,不光是自己用錢,而且還得往家裏寄錢,這些都是秉承了家裏人的意願,來城裏打工賺錢的當下就決定,“昊哥,我跟你了。”

此言一出,另外的七個人也都相繼答應了,羅昊的隊伍一下子就拉起來;“咱們走吧,咱給宋大隊長騰地方。”在桌子上留下一封羅昊起草的辭職信大夥就都走了。

出門還真是遇冤家,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宋玉峯看見羅昊就來氣,“這個小癟三來我保安隊不會真來拿人了把。”瞥了一眼羅昊就對着幾個人嚷嚷着。

“你們想幹嘛,想造反啊,不上班啊,扣工資,扣工資。”宋玉峯自從昨天被打了之後本來心情就不爽,要不是去讓人**一下那就更不爽,今天過來保安隊看見一羣人要走的樣子,心裏當然就受不了了,指着他們就罵。

羅昊對衆人使了一個顏色,好像就在說,“有我在,勇敢點。”

其中一個人就站了出來,對着宋玉峯就低頭,宋玉峯一看,這還不錯,這死孩子有覺悟,於是指着其他人就罵了,“學學人家小張,到時候被人騙了還幫着人家數錢呢。”

“隊長,我想跟你說句話,今天我們要做一道菜,我們要爆炒宋隊長!”小張上去就揍他了,一拳落在宋玉峯的臉上,立刻就倒地了,“姓宋的,爺爺早就看你不爽了,平常欺負欺負我們就算了,如今你還敢欺負到昊哥頭上,今天我就明擺着告訴你,你一個人守着小區把。”說着又上去擼了兩拳。

這場面簡直控制不住了,羣情激奮,看小張一個人打的挺嗨,周圍的幾個人一擁而上就把宋玉峯給圍住了!

“我們也早就看你不爽了,弟兄們給我揍!”

“反了,反了,我一定要讓你們進警察局。”

打完宋玉峯之後,羅昊便帶着一羣人去吃飯了,這時候可不能去小吃店了,帶着哥幾個直接去了明發大酒店,明發大酒店作爲江海市數一數二的酒店,進去一頓消費至少是要幾千的,在加上身邊帶了這麼多人,一下子出去五位數都是有可能的。

幾個人身上全部都穿着保安服,還鬧出了笑話,門口保安直接就把幾個人給攔住了;上來一個門衛就給擋住了,“你們不好好巡邏來這幹嘛!不想混了,趕緊回去巡邏。”


羅昊風輕雲淡的說了一句,“怎麼我們幾個穿的不像是吃飯的嗎?”

“吃飯的?”那衛門眨巴了幾下眼睛,咋看咋不像啊,吃飯還有穿灰色保安服出來的嗎?

“哥幾個出來早了,沒換衣服?怎麼要把上帝堵在門外嗎?”門衛見羅昊說話不凡,能夠明發吃飯又都是江海數的上的角色,便給他們讓了位置,“進去把。”

於是幾個人便大搖大擺的進去了,其餘幾個人都矇住了,以前這種地方只能看不能進的,這次能夠進來了,心中感慨萬千,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行。 進去之後服務員MM便帶着一行人的來到了包間,大軍眼睛便開始不老實起來,盯着那服務員的超短裙就不轉移目光了,服務員在前面走着,絲毫沒有發現大軍的目光。

“這裙子穿的真短,比我們村的王寡婦穿的還短。”大軍向旁邊的一個哥們說道,這話雖然小說,別人聽不見但是羅昊還是聽的見,各項指標都異於常人,聽見這話的時候,羅昊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了,沒想到大軍還會觀察這個,難道是想村裏的王寡婦了?

羅昊有些無語,“大軍,原來你好這口啊,待會吃完飯,自己去紅燈區轉轉,什麼樣的沒有啊,何必呢人家也是正經女孩,你個色狼!”

一羣人哈哈大笑,那服務員就不好意思,羅昊這話是敞開了說的,她自然也能夠聽見,紅着臉在前面帶路。


“先生您好,您要的包間好了。”一路上服務員帶着羅昊一行人轉了幾個彎,走廊中似乎還有幾個人走來回走動着。

羅昊踏步而進,這時候不遠處的一聲呼喊使所有人都轉過身來,“昊哥,你怎麼會在這裏。”沒想到喊羅昊的人居然會是曾幼誠。

羅昊也沒想到會是曾幼誠在這裏,但一想到這是富家公子哥初入這種高檔場所也是應該的,上前跟曾幼誠打了一聲,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旁邊的人服務員卻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對於曾幼誠是誰,她還是知道的,連自己的頂頭上司的上司都不敢輕易惹怒曾幼誠,這個人居然上去很隨意的跟曾幼誠打招呼。

“你小子怎麼在這呢?我知道了!帶小女孩來開房啊?”羅昊上去不給曾幼誠留面子,開玩笑都開出習慣了,曾幼誠旁邊的人火大了上去就要揍,幸虧被曾幼誠給攔了下來,而那個服務員也是一頭霧水,這是誰啊,實力這麼牛,上去就說這麼粗俗的話。

“昊哥,別數落我了,自從上次的事情我在公司已經是總經理的位置了,以後有啥事吱聲啊,別藏着掖着真不把咱當自己人,我算想開了人生該有點追求,至少咱得像昊哥一樣活的像個男人。”曾幼誠笑道,看了看羅昊身後的一羣人,在看看那服務員正站在包間的門外,很快就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我日,昊哥你真把我當外人了,過來明白吃個飯而已,你還親自過來,跟我說我派加長版的奔馳S600過去接你。”

說着拉着羅昊走了進去,旁邊的人一頭霧水,什麼情況啊這是,這還是以前那個不可一世的曾幼誠嗎,遇到一個人雖然旁邊擺了幾個保安,就慫成這樣了;曾幼誠身邊幾個穿黑衣服的人實在是想不透,這要是被曾幼誠知道了,肯定就把他們幾個開了。

“幼誠。”羅昊拍了拍曾幼誠的肩膀,“你跟這明發有關係啊?說真的我實在是不知道,我下次過來一定開車過來,絕不走過來,開着我那輛自行車,很久都沒用騎了。”這番話把衆人都逗樂了。

曾幼誠大大咧咧的向那服務員喊道,“嘛呢,嘛呢,趕緊上菜去啊,這都餓了。”轉頭看向羅昊,“這個待會咱們在說,先吃飯喝酒。”曾幼誠今天也是異常的高興,能在明發遇到羅昊,逮住這機會就不讓羅昊走了,非得吃頓最貴的。

服務員立刻會意,匆匆走了出去,這個世界太瘋狂,總經理都跟個伴娘一樣,爲他人作陪襯的。

站在曾幼誠身後的朝着曾幼誠的耳邊說了幾句話,“曾總,我們對明發的考察什麼時候結束啊?”

“現在就結束了,老頭子那邊我來說,今天難得見上一面,你們出去把,上廚房那看有沒有胡蘿蔔啥的,自己找根啃着這也到飯店,順便幫我催催廚房讓他們快點上菜,這都餓了快去把。”曾幼誠這番話說的讓大軍直接笑了。

見幾個保鏢出去之後,“幼誠,這你爸給你安排的人啊,你還讓他們啃蘿蔔,你真下的去手。”

“大軍,你還是這麼風趣,你懂啥,在苦不能苦自己我說是說讓他們去啃胡蘿蔔,但他們是我保鏢仗着這個身份都會在廚房待上一陣子。”

過了不久,菜終於都上來,人蔘,鮑魚,龍蝦,螞蟻上樹,什麼拿的出手的都拿出來了,還有一個壓軸的那就是明發特有的菜,皇家爆炒蘿蔔,這讓人不禁想起往年的一個小品裏面的內容,真是佔皇家兩字這價錢就不一樣,賣出去的價錢都跟人蔘一個價,能吃的起的都是有錢人,偏就所有人來明發吃飯都是爲了嚐嚐這皇家爆炒蘿蔔。

飯桌上無酒不成席,咔咔開一箱酒,一羣人就這麼喝上了,保安隊那幾個喝的就是忘我,開始還有些拘謹,但昊哥在這呢怕啥,錢也不用自己付,框框兩紮啤酒下去,面色潮紅,平常在保安隊哪能看見這些好東西啊,連酒都是隻能在外邊看着,卻不能喝,每次看見宋玉峯喝酒,哥幾個都是往下嚥口水,這一有機會都猛喝,都海量,喝完還不止,在酒桌上最重要就划拳了。

“感情深啊,一口悶,感情淺舔一舔。”這些行酒令一個不能少,大家也是喝的可以,吃也是滿足。

“昊哥,不滿你說明發是我們曾氏底下的財產,你要是看上了我直接送你了。”曾幼誠威武霸氣,一家這麼豪華的酒店在市裏面它敢認第一沒人敢認第二的酒店就這麼拱手讓人了,但羅昊也並沒有接。

“你小子成天就大款,送就免了,以後我上這來吃飯,你就給我打個八五折就好了,那我以後都過來光顧光顧。”

“八五折?小家子氣,我現在是曾氏的總經理了,明發我說話還是算數的,待會我讓人給你張會員卡就行了,隨便刷就行了。”曾幼誠臉色潮紅,不明白的人可能會以爲這是說酒話呢,不能當真,但羅昊大軍明白這是真的,就衝曾幼誠這秉性也是真的,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一點沒錯。 在包間裏跟曾幼誠東扯西扯之後,這才聊到正事上面,曾幼誠自從上次回曾氏之後,整個人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連曾晨星對曾幼誠也是刮目相看,這小子是不是打了雞血了,這麼有幹勁;殊不知自己兒子在西江遇到了怎麼樣的情況,羅昊一個人提棍與人廝殺,爲的就是讓曾幼誠逃走,這纔是男人,一個真正的男人。

曾幼誠把這股勁全都憋着,主動請纓想任總公司的總經理,公司這個位置一直是個空缺,這也是曾晨星事先就留給自己兒子的,沒想到這次回來之後整個人煥然一新,居然想到爲自己承擔點負擔了,接手總經理之位之後,曾幼誠才發現一個問題,自己對於公司的經營一點也不知道,於是就開始早出晚歸,在公司跟人學習着各種各樣的經驗。

下基層那都是常事了,公司裏認識曾幼誠的存多數,一看這小少爺這次咋地了,轉型了還是吃多了三聚氰胺的奶粉了,居然給整的煞有介事似,教唄,看小少爺有這麼高昂的熱情,曾幼誠也正是學習到了這些東西,才慢慢的在事業幫助了自己的老爹曾晨星的一些忙;

弄的曾晨星直呼,“羅昊乃神人也啊,把我這兒子給**成這樣了,不容易啊。”那五百萬花的可不是一般的值,升值空間還有好多,看着兒子這麼勤奮的學習,曾晨星也是倍感欣慰,自己都已經五十多歲,俗話說五十知天命,也算半隻腳已入黃土了,身上還有一些陳年老病,這時候兒子的行爲可謂是振奮了這個老爸的心情。

曾幼誠把自己在公司的事情一說,羅昊一伸大拇指,拍了拍曾幼誠的頭,“你這小子行啊,知道努力了,你老爸肯定得高興壞了。”

“是啊,我去基層的時候,聽見很多人都說我家老頭子在月季總結大會上表揚了我,爲了學習家族企業管理,我就先來明發酒店考察來了,沒想到就遇上昊哥你,把我高興壞了,沒有你就沒有我。”曾幼誠舉起酒杯,“爲這個咱哥兩得走一個!”

羅昊笑了笑,這話咋聽的那麼怪,沒有你就沒有我,說着酒杯一端,跟曾幼誠兩人開始吹起來了,接着又吹了一瓶,羅昊都有點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

包間裏充斥着酒氣,一羣人是你敬我啊我敬你,能聽見的聲音就是嚷嚷聲和碰杯子的聲音。

“來來來,今天要不喝個痛快就是不給我面子,爲了咱以後還能出去見人,這面子大家得給足了。”曾幼誠也學的油嘴滑舌了,正式場合一點都不含糊。

酒也敬了,羅昊躺在椅子上便開始跟曾幼誠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

“唐雨柔在你那還好把?”羅昊風輕雲淡的說着,不知道爲什麼羅昊也不清楚自己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想起她來,想起她的眼淚,她的眼神,羅昊心中一陣不舒服。

“嘿嘿,想人家啦,去追唄,反正我可聽說了,公司十來個牲口躍躍欲試的追我們的唐大美女呢,某些人要是不出手的話估計唐大美女就跟我跑了。”曾幼誠也特別賊,隨意的說了這一句話。

說完羅昊就佯怒了,拍了一下曾幼誠的腦袋,“說啥呢,你這不是逼我犯錯誤呢嘛?好歹咱也是有家室的人,雖然還沒升級成媳婦,那不遲早的事嗎,我關係她主要是因爲我們是朋友來着,懂不,死孩子盡瞎說。”說完拿起一杯一飲而盡。

只見曾幼誠淫笑着看着羅昊,“昊哥生氣了?表情咋這麼不自然呢?行,到時候我就鼓勵那羣牲口讓他們追唐大美女,說真的,要不是昊哥你內定了,我都想追唐大美女了,這種級別的還真不是電視上那些擦了許多粉能夠比的,純天然製造,不加任何防腐劑,真把我這些年沒處燃燒的激情歲月給點燃了。”

羅昊不說話,接着又是幾口悶酒,心裏就開始在鄙視了,什麼大風大浪沒經歷過啊,怎麼被個小妮子給搞的這麼心煩意亂了,蕭曉要是知道了那咋處理啊,沒別的,就只剩下喝酒了,一杯兩杯嫌不夠,三杯四杯下了肚,五杯六杯沒啥事,七杯八杯躺那了。

這頓飯吃了好久,嚴格來說是喝了好久,一羣人就像是肚子裏沒啥東西一樣,卯足了勁喝,這可把服務員給累壞,上來一箱一箱的送酒,幸好有電梯,不然他們都該辭職了,以他們話說,“要不就是沒啥活幹,幹起來還就沒完沒了了。”

喝完了之後,曾幼誠讓人開了五個房間,兩人一間,橫七豎八的就躺那了,都擱那呼呼大睡着,這頓酒可能是他們喝的最瘋狂的一次,羅昊曾幼誠兩人邊喝邊說話,其餘的人就死命的喝,睡覺了還不管用,來來回回上了七八趟廁所。

大軍就直接怒了,上了七八趟廁所,那是什麼概念,人都給累趴了,“日,這是給整泌尿了還是咋整的,前列腺咋這麼不頂用,哪時候哥把你開除了,讓你得瑟。”大軍這說着夢話,讓人忍俊不禁,這前列腺要是開除了,我看懸。

第二天,所有人也全部起來了,曾幼誠考慮的還真周全,他們全醒了之後還讓服務員集體上醒酒茶,喝完之後大軍等人都領着保安上崗去市都大廈了。

“哥幾個都起來上班去了,現在開始你們就是昊天鬥羅工作室的一員,有錢拿,有妞跑,各種福利在等着你們。”大軍自己也是迷迷糊糊,說完就又躺了,小鼾了幾分鐘帶着幾個人去上崗了。

羅昊拍了拍身邊的石頭,還跟死豬一樣睡呢,這時小靈通響了起來,羅昊拿起電話有氣無力的說道,“喂,誰啊。”

“羅昊,你現在在哪呢?”


“你誰啊,憑什麼問我在哪!”

“我沒心情跟你吵,你快回公司,我有事情找你,別忘了我已經幫你在公司掛名了,你要不來我就把你開除!”

“開除就開除!”說完電話那端傳來了盲音。 羅昊這時候正睡得正香着呢,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打擾,在加上莫霏那冷冰冰得聲音,羅昊當場就怒了。

喝完醒酒茶之後,羅昊那陣酒勁纔下去了,曾幼誠就又嚷嚷着嗓子就來了,說是昨天喝得不夠,今天得繼續大擺宴席喝上。羅昊哪受得了這個,聽見曾幼誠有這意願馬上就跑路了,其餘得幾個兄弟也都跟着大軍走了,石頭一個人就去了小吃街。

可是羅昊卻因爲接了個電話就被曾幼誠給逮住了。“昊哥這是上哪去啊,中午飯我已經張羅好了,就等着我們感情鐵,喝吐血呢。”

羅昊隨便找了個藉口就搪塞過去了,他心裏知道莫霏一般是不給人打電話,打了電話就知道公司出事了必然得趕緊趕過去,“幼誠,這頓我們先擱一擱,喲公司裏還有事,如果那時候你還在明發得話,我帶着一羣哥們開捧你場。”

聽此,曾幼誠也不好挽留了,跟羅昊說了幾句話劉離開了。“替我照顧好唐雨柔,別讓她受委屈。”

羅昊笑了笑,倒不是因爲曾幼誠先前說得曾氏有人在追她而耿耿於懷,只是唐雨柔一個人在陌生得城市會孤獨寂寞,如果把她安排在西江得話,龍興幫要是查出來這件事情那就只能找唐雨柔報復了。

“放心把,我會告訴嫂子你一直在惦記着她,準備過兩天把她給娶回家。”“我日你,皮又癢了是吧。”羅昊摩拳擦掌着,準備要擼他了。

途中羅昊又接到了莫霏得電話,這次羅昊很客氣得跟莫霏說了兩句,“又打電話來幹嘛,電話費很貴得哎,你幫我充啊。”羅昊嚷嚷着。莫霏那頭卻已經聽慣了羅昊得口氣,氣定神閒得說道,“終於肯接我得電話了嗎?如果你現在有時間得話,去藍山咖啡我們以前談話得地方,我有事情要跟說。”

想起藍山咖啡羅昊心中一陣嚮往,難道莫霏小娘子喜歡我?每次邀我都是去藍山咖啡,臉上得淫笑暴露了羅昊得企圖,當年也是無數次想過要**,甩掉自己處男得名號,“怎麼,想做我女朋友直順好了,扭扭捏捏得,搞得我也不好意思了,我可告訴你,我是有女朋友的,如果想得話你只能當喝備胎了。”

聽到這番話,莫霏氣得不行,攥着秀拳緊緊得握着,如果羅昊在面前得話,莫霏氣憤得都能夠撕爛羅昊得嘴。

“我懶得跟你吵,藍山咖啡,不見不散。”還不見不散嘞,以爲我欠你似得,羅昊心中把莫霏貶低了一遍,收拾收拾心情就往藍山咖啡去了。

羅昊攔了一輛出租車,報了地名之後那司機饒有興致得跟羅昊攀談了起來,不知道是買彩票中了一瓶醬油給氣得,還是家裏老婆生了孩子給高興得,“藍山咖啡可是情侶經常去得地方,去見女朋友啊。”羅昊聽了,皺了皺眉,你開車就開車把,還這麼多話幹啥。

含糊其辭得說了聲恩之後便不在說話。想起莫紹千讓自己幫忙的事情,在加上這莫霏得態度,羅昊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很快就猜到了發生了什麼事情,不是公司得問題,就是莫霏私人得問題,前面公司問題還好解決,但是這種個人得私人問題,而且對方還是和自己不對付的人,一見面就掐得!

讓羅昊想到一個嚴肅得問題,難道是莫霏脾氣不好嫁不出去讓自己來頂些。想起老爺子得態度,在想想莫霏每次約自己都是在藍山咖啡,這讓人很值得深思。

以至於此刻去不去藍山倒成了一個問題了,羅昊把心着橫,難道自己還會怕一個小女孩嗎?三步化兩步走了進去,一位侍者走上前,羅昊四處看了一下,看見莫霏正坐在那裏看着窗外。旁邊一羣牲口溪水流了一地,看着靜坐在那裏得莫霏一臉淫笑樣。

羅昊輕咳兩聲便坐可下來,旁邊的幾個牲口不幹了,草,打擾小爺看美女,後來才發生這鮮花已經有人釆了,個個都想衝上去跟羅昊幹架一樣。

“你終於來了。”莫霏輕聲說道。羅昊笑了笑,“來咖啡館不喝點咖啡嗎?”說着侍者把咖啡端了上來,羅昊喝了兩口,吧唧了下嘴,“還是那個味。”莫霏笑了笑,哪有喝咖啡把方便麪結合在一起得啊。

“咳咳,今天找你來呢,主要是爲了找你商量件事?能不能先答應我?”

羅昊放下杯子,眼珠轉了轉,“什麼事情,如果是私人得問題得話,我想我還是老老實實得在這裏喝咖啡把。”

羅昊砸了砸嘴,享受着這美妙得味道。莫霏皺了皺眉,她早料到羅昊會拒絕自己,沒想到會是這麼得含蓄得拒絕,莫霏是有着個人修養得,“羅昊,你真的這麼絕情嗎?等我說完是什麼事情你在拒絕也不遲啊!”

莫霏眨着迷人得眼睛向羅昊笑了笑。羅昊心想,這是要對我使用美人計嗎?她怎麼知道我得軟肋啊,別得不喜歡,就喜歡女性朋友對我使用美人計了。

“說把,什麼事情,如果我能夠幫得話,我一定會幫得,當然還得看看我得行程能不能抽出時間來幫你。”

羅昊做出了一個請得姿勢。莫霏不想把建豪得事情告訴給羅昊知道,本屬於自己得事情沒必要把傷疤揭開讓別人看,“有一個酒會要去參加,所有我想找個男伴和我一起,你也知道開門做生意得把主辦人得面子得給足了,同行之間不好交待。”

羅昊連連點頭,對着莫霏說道,“原來是這樣啊,你早說啊,條件提的相當真肯,我似乎沒有拒絕的必要。”

一聽羅昊這樣說,莫霏兩眼放光的看着羅昊,之後羅昊的一句話就把莫霏打入深淵了,“但是我統統拒絕。”

不等莫霏說法,羅昊便開始說出了幾個原因,隨便列舉了一二,“第一,我不認識他們,他們也不認識我,第二,跟你去酒會的話,那會把我置於風口浪尖處這種傻事我不幹,第三,你見過誰辦事不給點酬勞的,不給酬勞人家願意給你辦事啊。”羅昊說出的三個原因都很在理,尤其是第三個,簡直就是名言啊。

莫霏沒想到羅昊會考慮這麼多,心中對羅昊高看了幾分,但一想到他那副洋洋得意的樣子,幾乎只要一說話就要面臨着吵架的境地,莫霏就來氣,恨不得撒開架子衝上去把羅昊撓個七葷八素的。

“說吧,你想要什麼條件,前面我知道是個幌子,酬勞我會按勞分配的,不過得看你做些什麼事了,如果你能夠給我拉到一個合作伙伴的話,並且讓他融資建豪,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莫霏氣的雙手抱胸,一副氣煞我也的樣子,明明就是來索取酬勞來的,還被他說的這麼的冠冕堂皇,簡直是讓人聞者想揍,聽者想痛揍;徹徹底底的打土豪。

“這個好說。”羅昊身體往前傾了傾,一副淫笑的樣子看着莫霏,這一看讓莫霏有點不適應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近距離的如此不要臉的看他,心中已然把羅昊給罵的個狗血淋頭,什麼檯面上不敢說的話,在心中全都說了,色狼,在看把你眼睛挖出來。

莫霏下意識的把衣服扯了扯,故意輕咳了兩聲;沒想到羅昊這小子更來勁了,“放心吧,我不會對你有什麼企圖的,像你這種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我不會有啥奢求的。”

女人可以容忍別人說自己長的不好看,可以容忍別人說自己裝,但最不能的事就是別人說自己的身材不好,尤其是胸部。

“你說什麼!你說誰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一般莫霏是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的,被羅昊一氣今天真是什麼話都往外說的,一雙會噴火的大眼睛怒視着羅昊。

你媽媽的,不用這麼來勁把,我不過是說了兩句剛從網上學來的話而已,就能有這麼大的反應?羅昊心中暗想。

羅昊呼了口氣,讓自己顯得更加的冷靜,甩了甩手,“好啦好啦,最受不了你們這種女人了,明明什麼都沒有,卻還要裝作你有,大不了我讓你說一次我要身高沒身高,要長相,沒長相把。”其實羅昊說的是瞎話,就這身高,一米八拉出去有幾個能比羅昊高的,除了國外那些大部分人,在國內還是沒有幾個人能夠與之匹敵的,在說說這長相,哎喲喂,這就更氣人了,無敵可愛美少女唐大美女當初是怎麼被你勾搭上的,英雄救美在加上救的還是一個白馬王子,得,又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墮入凡間了。

莫霏一拍桌子,“哼!”嘴巴撅的老高,一副不服氣的樣子,下意識的望了望自己的胸部,也不小啊,自己也喝了幾個月的木瓜啦,也做了瑜伽,難道在這混蛋眼前真的很小嗎?莫霏在心中腹誹着,說來莫霏的也不小了,剛剛轉的D杯,羅昊只是把從網上學來的那套用來對付莫霏,沒想到這反應這麼激烈。

這是羅昊始料未及的,也知道胸部對女人來說意味着什麼,也就沒有多說什麼,隨後自己在自言自語了幾句,說自己那個不對,這個不好,莫霏才肯罷休,一場虛驚。 莫霏讓羅昊去參加其實也是有目的的,就是爲了在酒會上帶個男朋友去氣氣趙得柱,其實也沒有必要去氣趙得柱,只是想煞煞他那囂張的氣焰,又或者羅昊要是能夠悄無聲息的釣到一個人的話,那價值就顯而易見了,在融資建豪,那簡直了如果那樣的話,那建豪的危機也就能夠慢慢的減除了。

“看你穿的這麼隨便,我帶你去買幾套衣服把,我可告訴你,我挑衣服的水準一直都是久居不下的,別懷疑我。”見羅昊想要張口的瞬間,莫霏來了一個先發制人,讓羅昊閉上了嘴巴,嘴裏不讓說,難道還能夠關注自己的心嗎?

羅昊在心中又在數落莫霏,還你挑衣服水準最高,整天看你玩辦公室制服誘惑也沒穿什麼有品位的衣服啊,的確;莫霏在公司裏面都是穿的極其的正式,基於公司和家裏考慮,那麼不必要的宴會,莫霏是能推就推,但以前跟莫紹千出去參加晚會所留下的衣服都在自己房間櫃子裏擺着,一套接着一套,一趟數下來十幾套衣服,而且都是名牌,米蘭時裝週買的,莫紹千特意託人帶的。

見羅昊有話說,莫霏根本不給機會,“好了,現在我們走吧,我給你買衣服,你來這張單。”羅昊撇了莫霏一眼,“你這女人還還真是一毛不拔,看誰以後還敢你娶你,能娶你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心中這樣想,嘴巴不能說,說了又要籤霸王條款。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