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躍拿出自己的手機,刪除了剛剛拍下來的季南城和劉絮的親密照片。

這麼多天她都沒見這個小丫頭有動靜,還真以為是她看錯了呢,當初把她引過來就是想借著她的手攪和了李程美和季南城,看來小丫頭沒讓她失望,果然是一個不安分的主。

至於穆星辰……看不透,但她相信能養這麼一個小鬼在身邊的人,一定不會是表面看起來這麼不諳世事的一個少爺。

周孜月走到路邊等了一會,古宗開車過來,周孜月坐進了副駕駛,她看了一眼古宗,眉眼一彎,笑的那叫一個壞,「古叔叔,幫個忙唄。」

*

幫忙就幫忙,笑的這麼諂媚會給人一種不祥的預感。

聽完她的話,古宗鬆了口氣,原來是讓他幫忙看著季躍,這倒不是什麼難事。

周孜月回到總統府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前把自己的手機號碼改了,改一個號碼對她來說不是難事,但是要查一個被改過的號碼,那就不容易了。

李程美拿著手機去找季浩昇,季浩昇立馬就叫人去查這個號碼是哪裡發來的。

季南城有沒有外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心機叵測讓他媽知道這件事的人是誰,如果只是一個外遇,在外面養著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他媽這個性格要是知道這件事那就是真的家宅不寧了。

「媽,你冷靜點,我從來沒聽爸說過這件事,或許只是誤會,我會查清楚的。」

李程美支支吾吾的聲音聽起來比之前更加沙啞,季浩昇勸道:「我知道你生氣,把照片發給你的人就是想讓你生氣,我先送你回醫院,你要把嗓子養好,這件事交給我,我會查清楚的。」

他想查,周孜月早就料到了,但是他有沒有這個本事就要看他自己了。

周孜月這會兒正窩在穆星辰的懷裡翹著二郎腿打遊戲呢,季天心敲了敲門推門進來看了他們兩個一眼,「我男朋友來了,小月,你想不想見見?」 季天心的男朋友?

周孜月只在過年的時候聽到誰提了那麼一嘴,到現在還沒見過真人呢。

聽說他來了,周孜月驀地扔掉手裡的遊戲機,爬起來使勁點了點頭,「天心姐姐的男朋友哇,要見,要見。」

就知道小傢伙喜歡熱鬧,季天心才特地過來叫她的,季天心笑了笑說:「那你快點下來,我在樓下等你。」

季天心很少帶尚郁回來,最初是因為他們交往的時間不長,而她又是總統的女兒,交了男朋友總是要小心翼翼的看出對方的人品才行。

尚郁來過幾次,季北城對他的態度並不明顯,沒有阻止他們交往,但也從沒說過同意。

今天季北城和季天堯都不在家,尚郁難得自己要來,他最近總是聽她念叨小月星辰,聽得多了就想來見見真人。

穆星辰對陌生人沒興趣,所以沒有出來,周孜月自己跑了出來,第一時間在客廳里搜索季天心的男朋友。

坐在季天心身旁的男人,長的一般,一副書生氣,乍一看覺得有點配不上季天心。

周孜月小跑著來到季天心身邊,甜甜的叫道:「天心姐姐。」

「星辰呢?」季天心問。

「哥哥說他就不下來了,他的眼睛不方便,來了也看不見人。」

季天心點了點頭,尚郁已經知道了穆星辰是個瞎子,所以也沒說什麼,他看著周孜月笑了笑,「你就是小月,總是聽天心提起你,果然跟她說的一樣可愛。」

季天心摟著尚郁的胳膊,看著親密,但周孜月卻不羨慕,朱雨謠坐在對面的沙發上,朝著周孜月招了招手,「小月,過來坐。」

白蘇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不太喜歡家裡來人,本來想走的,看到周孜月下來了他才留下。

「小月今年幾歲了?」

「十歲。」

「聽天心說你不是Z國人?」

周孜月點了點頭,「嗯。」

尚郁笑了一下,小聲嘀咕的說了一句「命還真好」。

話音不大,季天心卻聽得清楚,她暗地裡掐了他一下,尚郁笑著哄道:「我沒別的意思,就是隨便說說。」

沒別的意思?

要不是情商低,那就只能是羨慕了?

周孜月本來只覺得他長得配不上季天心,現在覺得他連智商都不夠,周孜月眉眼一彎,小臉蒙上一層虛偽的假笑,「我的命是挺好的,好多人羨慕都羨慕不來呢。」

尚郁笑道:「這孩子還真會說話。」

周孜月也是男的碰上一個這樣不會說話了,也懶得再跟他說什麼。

尚郁覺得無趣,沒坐一會就說要走,季天心說要送他,這一送就不知道送去哪了,半天都沒回來。

客廳里就剩下朱雨謠他們三個,她看了一眼周孜月,問:「小月覺得這個人怎麼樣?」

周孜月原本也不是個客氣的人,她說:「缺心眼。」

朱雨謠噗呲一笑,只當這話是童言無忌。

「嫂嫂喜歡天心姐姐的這個男朋友嗎?反正我不喜歡。」

「看出來了。」不然她也不會這麼問。

這時,白蘇說:「他身上有股味道。」

聞言,周孜月和朱雨謠一起看向白蘇。

周孜月伸著鼻子聞了聞,「味道?啥味?狐臭?」

「不是,是女人的味道。」

朱雨謠連忙拉住白蘇的手,「別亂說話。」

朱雨謠的反應有點大,周孜月看了她一眼,之後又看向白蘇,「女人的味道?是天心姐姐身上的味?」

白蘇搖頭,顧忌著朱雨謠,沒再說話。

周孜月回到房間,穆星辰靠著床頭,輕闔的眸子微微張開,「見到人了?」

「嗯。」

一聲嗯,沒了後續,明顯就是不太對勁。

穆星辰看著她走過來,問:「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白蘇說天心姐姐的男朋友身上有奇怪的女人味,表嫂又不讓他繼續往下說,我聽的不清不楚的心裡怪難受的。」

什麼叫奇怪的女人味,穆星辰也聽不懂。

「是看到的女人味,還是聞到的女人味?」

周孜月愣了愣,「有區別嗎?」

「你說呢?」

有上次王海蘭的事做榜樣,周孜月立馬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了,她嘴角一抽,「不能吧,這事不能每次都讓我碰上吧。」

穆星辰輕笑,「這可不好說。」

「冰蛋兒說的應該是聞到的。」

穆星辰點了點頭,沒有給出太多意見,說出的話更像是隨口說說,「白蘇的鼻子應該挺靈的。」

小時候聞過他的味道,現在還能聞出來,穆星辰一點都不吝嗇誇他的這個本事。

周孜月說:「白蘇也就算了,表嫂是怎麼回事啊,他們走了之後表嫂問我喜不喜歡這個人,之後又攔著白蘇不讓他說話,明明就只有我們三個人,你說她是不是在顧忌我?」

「不然呢。」

當然是在顧忌她,周孜月也知道這點,所以就更加不明白,「可是為什麼呀?」

「可能覺得你話多。」

*

周孜月今天給李程美髮去一張照片,明天給她發一張地址,後天發個門牌號,連著一個星期,周孜月覺得李程美的耐心被她磨練的越來越好了。

這麼多天了,她一點動靜都沒有,周孜月每天打聽風聲都沒有聽說她鬧起來了,感覺跟她的性格有點不搭。

厄雷傳 「哥哥~」

周孜月又開始無聊了,事都是穆星辰給她的,但是他千叮萬囑只能讓李程美自己上鉤,她除了暗地裡做些見不得人的事情之外,不能有任何的人為動作。

小腦袋瓜在他胸口蹭來蹭去,都快摩擦起電了,穆星辰被她鬧的沒辦法繼續看書,一把掀開她的腦袋,「上一邊玩去。」

周孜月爬回來繼續蹭,「沒什麼好玩的了,我好無聊啊。」

「怎麼會沒的玩?」穆星辰說著,放下手裡的書,看了她一眼,「我把狼海調回來了。」

聞言,周孜月蹭的一下坐了起來,「啥?」

穆星辰輕輕勾起嘴角,好看的臉透著危險,人人都說長得好看的蘑菇才帶毒,越好看的蛇咬起人來才最致命,穆星辰就是這樣的一種毒物,看起來耀眼奪目,實際心肺都黑透了。

「季浩昇最近跟你一樣太閑了,所以我想給他找點事做。」

周孜月眯了眯眸子看他:「我最近看了本書。」

穆星辰嗤笑,「你也會看書?」

周孜月小手一揮,不樂意的說:「你管我,我就是看了一本書,書上寫越是平時不愛說話看上去很安靜的男人就越是悶騷,我看你就是。」

穆星辰:「……」

果然從她嘴裡還是說不出好話。

「我又怎麼你了?」穆星辰鬱悶,什麼叫悶騷,這個詞他聽都沒聽過。

周孜月一把捏住他的下巴,嘰嘰歪歪的說:「這段時間我都忍著不撩你了,你呢,剛才在幹什麼?勾引我?是不是人了你,我還小。」

他剛才幹什麼了?

穆星辰被她說的竟是有那麼一瞬忘了自己剛剛做過的事,他們不是在說季浩昇嗎,他什麼時候勾引她了?

「周孜月,我看你是犯病了想找茬是嗎?」

她哪裡是在找茬,明明是他在對她笑,笑的她都覺得自己透心涼了!

周孜月舔了舔乾澀的嘴唇,穆星辰似乎預料到了她下一步的動作,但是他沒躲,濕噠噠的小嘴湊過來,落在了他的唇上,只是那輕輕的一沾便離開了。

親完了周孜月渾身都舒坦了,小手順著自己的胸口,美滋滋的說:「好了,你繼續說吧,我沒事了。」

她是沒事了,穆星辰的事兒還沒了呢,他伸手拖住她的圓滾滾的下顎,抬起,「悶騷?」

周孜月呲牙笑了笑說:「不騷,不騷。」

「看的哪本書,拿來給我看看。」

「好啊。」

見她答應的這麼痛快,穆星辰愣了一下,還以為她是胡謅的,難道還真有這麼一本書?

周孜月從床上爬下去,從桌子的抽屜里拿出一本紅紅綠綠印花的書,書名是《搞定霸道總裁的一百零八式》。

「吶,就是這本。」

穆星辰看了一眼書名就皺眉頭了,往裡頭一翻,剛好看到的是一章床上內容。

他耳根一紅,直接把書扔進了垃圾桶。

「喂你幹嘛呀,書是我租的,還得還呢!」周孜月伸著小手就要撿,穆星辰一腳把垃圾桶踹遠了點。

「你就看這種東西?」

周孜月不樂意,「這種東西怎麼了,很長知識的,我還借給天心姐姐兩本呢。」

穆星辰:「……」

這難道不是黃書嗎?怎麼季天心也跟著湊熱鬧?

周孜月趁著穆星辰走神,趕緊把書從垃圾桶里撿起來抱在懷裡,「你不看就不看唄,幹嘛給我把書扔了,討厭。」

「以後不許看這種東西。」

「憑什麼?」 奪愛 周孜月嚷嚷,「女孩子都看這些的,你幹嘛不讓我看,你自己不也天天捧著你的破書看嗎,你別管我。」

季浩昇的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說到最後他們都忘了「黃書」的事是怎麼引起的了。

*

晚飯後,穆星辰正準備上樓,手臂被人扶了一下。

季天心笑道:「是我,那麼緊張幹什麼,你跟小月吵架了嗎,難得見她自己吃完飯不管你就走了。」

說起周孜月,穆星辰莫名的想到了那本書里的內容,他不自在的清了下喉,「咳,有件事我想跟你說一下。」

「什麼事?」

「就是……」

見他難以起口,季天心笑著說:「有什麼事就直說吧,不用不好意思。」

「小月最近好像再看一本不是很好的書,她還說你那邊也有。」

「你說的是那些小說?挺好看的呀,也不知道她是從哪弄的,我還奇怪呢,她年紀不大又沒有上學,字認的還挺全。」

季天心的話對穆星辰來說就是侃侃而談,看這種書值得驕傲嗎?那不是「黃書」嗎?

「天心。」

這是穆星辰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季天心糾正道:「是天心姐。」

穆星辰沒有再叫第二次,他說:「難道你們女孩都喜歡看這樣的東西嗎? 變身女記事 不會覺得奇怪嗎?小月還小,你不覺得不好嗎?」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