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凡身上的虛空袋都被他扯破,無數靈材掉了出來,這讓火炎的這位叔祖只能先收起那些散落在地上的靈材,難以分身去追殺姜凡。

以火炎這位叔祖的修為,那晚如果一心要殺姜凡,不管那些靈材的話,姜凡可能就要倒大霉了。

「叔祖,有沒有辦法將那傢伙生擒?」

火炎恨恨說道,拜姜凡所賜,他即便是服用靈藥來療傷,也還有十多天才能完全好起來,這還是有高手醫治的結果。

因為他的叔祖可以幫助他煉化體內的靈藥,讓他很好的吸收靈藥的藥性,荒體痊癒起來,比他自己療傷要快得多。


「不用心急,現在那麼多人盯著他,尤其是那個黑山侯,要是被人發現我們在暗中出手對付那個小傢伙,這將會引起很多麻煩,還是等一等吧!」

火炎的叔祖淡淡說道。

自己的這個孫侄子雖然天賦很好,在火族之中也是難得一見的火行荒體,天生與火行靈能親近。

但是,老人也很清楚,火炎沒有經過任何風浪,可以說是在眾人的保護之下成長起來的,就像是溫室里的花朵,雖然看似艷麗,然而一陣風吹來,就能將這艷麗的花朵吹掉在地上,最後化作泥土。

「那就讓那傢伙多活上一些日子!」

火炎咬牙說道,眼眸之中凶光閃爍。

就在火炎想要對付姜凡的時候,,姜凡的院落之中,房屋裡,姜凡正在清點著木驚鴻的虛空袋裡的東西。

「爽啊!這木驚鴻比想象之中還要土豪啊,這絕對是土豪之中的土豪。」

姜凡驚喜無比,他身前的桌子上,正擺放著十幾樣東西,其中一件東西,卻是令他口水都流下來了。

那是一顆裝在玉瓶之中的青綠色丹藥,這顆丹藥上竟然有荒紋隱現,內蘊著一股強大到了難以想象的生命靈能。

「難道是可以助人突破修鍊桎梏的靈丹?」

姜凡恨不得將那顆丹藥吃了,但是他卻是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要服用這顆丹藥,至少要修鍊到化極第四階大圓滿的境界才行。

如果沒有猜錯,這顆靈丹,應該是木驚鴻為他自己準備的,因為木驚鴻的修為已經到了化極第四階大圓滿境界。

「哈哈,現在卻是便宜了我了。」

姜凡這一回卻是學精了,所有東西都不能放在一個虛空袋,他決定叫那胖子甄鵬去找幾個虛空袋來。

「甄鵬那胖子也不知道在搞什麼鬼。」

姜凡在自語,他覺得那胖子不簡單。

「難道木驚鴻的底牌就是這個?」

姜凡伸手拿起了桌子上放著的一張看似很普通的木弓。

「咦!」

姜凡很快便發覺這張木弓的不同凡響了,剛拿起的時候,木弓像是有千斤重,但是,當他嘗試著引動體內的木行靈能灌注進木弓的時候,那木弓上立時便有符文隱現,竟然一下子變得輕若鴻毛一樣。

他嘗試著拉開木弓,周圍的天地靈氣立時便開始向著木弓快速匯聚而來,一道道符文開始在木弓上隱現。

「這……」

姜凡可以感應到一股強大到了極點的力量在木弓內復甦,只是拉開了一點,一支神箭便在弓弦上凝現而出。

「給我開!」

姜凡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而後渾身靈能浩蕩,雙手猛的用力,想要拉開這張神弓,但是,他吃驚的發現,自己別說拉開木弓,就是將木弓拉的半開都辦不到。

「吼!」

姜凡低吼一聲,他的臉色變得凝重無比,渾身上下傳出了一陣爆音,五行荒體的力量在釋放。

一股強大到了極點的金行靈能從姜凡的身上爆發了開來,他已經全力出手,想要拉開手中的神弓。

在這一刻,附近的荒士都感應到了強大的靈能波動,都震驚無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最後,無論姜凡如何催動體內的金行荒力,那木弓只能被他拉的小半開,即便如此,木弓上凝聚而出的那支神箭上透發出來的強大靈能波動卻也令他震驚無比了。

他有一種感覺,如能拉開這張木弓,恐怕連辟天境界的強者也難以抗衡這一箭。

其實,他不敢五行齊出,因為這樣一來,他的荒體體質就要暴露了,五極荒體,那可是上古年間的一種至強的荒體啊!

這種荒體的體質在當世已經絕跡,五極荒體一旦出現,絕對將會引起整個大荒修鍊界的震動。

姜凡還不想過早的暴露自己的體質。

最後,他放棄了,鬆開了木弓,在木弓上凝現而出的那支神箭也隨之消散在了虛空之中,化歸於無形,那股強大到了極點的靈能波動也隨之消失。 姜凡這一次的收穫不小,比他之前失去的東西都好的多,尤其是那張木工,絕對是一件少有的荒器。

還有那一顆丹藥,那是可以助人突破的靈丹,但是現在姜凡卻是用不到,那要等到他化極第四階大成的時候,才能服用這顆靈藥。

他身前的桌子上,還擺放著十幾件靈物,一件木甲,由一百零八塊靈木祭煉而成,靈氣繚繞,每一塊靈木上,都烙印有荒紋。

這應該是一件戰甲,也是荒器,但是可惜,那木驚鴻太過自傲了,在與姜凡大戰的時候,根本沒有穿上這件戰甲。

如果木驚鴻在大戰的時候動用木弓與戰甲,誰勝誰負卻是難說了。


「這木驚鴻到底是自傲過頭了呢,還是一個蠢蛋?」

姜凡在自語,那傢伙攻伐與防禦的荒器都有,就是沒有在第一時間動用,要不然,也不會敗得那麼慘了。

現在卻是便宜了自己了。

就在這個時候,姜凡忽然感覺到正有人從外面走進自己所在的院落之中,他心中一動,連忙將台上的所有東西都收進了虛空袋之中。

「少爺在嗎?」

很快,一個聲音便從外面傳了進來。

「這死胖子!」

姜凡聽到這個聲音,哪裡還不知道來的人是誰?

「進來吧!」

姜凡說道。

「哈哈,恭喜少爺啊!」

胖子甄鵬笑容滿面的走進了屋裡。

「那件東西處理掉了?」

姜凡問道,他之前叫甄鵬處理得自萬毒教雲天公子的那件五毒骨扇,甄鵬在這個時候到來,應該不是恭喜自己打敗了木驚鴻那麼簡單。

「呵呵,少爺怎麼知道那件東西處理掉了?」

胖子甄鵬說道。


「我還不知道你嗎?說吧!」

姜凡老神在在的看著眼前這個臉上似乎永遠帶著笑容的胖子,這個傢伙雖然沒義氣,但是辦事的效率還是不錯的。

「東西是已經處理掉了,這裡是一百萬斤靈晶石,少爺你查收一下。」

說著,胖子甄鵬便從身上取出了一隻虛空袋遞給了姜凡。

姜凡沒有說什麼,他接過了虛空袋,而後便直接收了起來,並沒有查看袋子里的靈晶石數量。

「少爺,你這次打敗了那木驚鴻,收穫不小吧!」

胖子甄鵬試探著問道。

「你又知道我收穫不小?」

姜凡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個胖子。

「嘿嘿,以少爺你的個性,既然打敗了木驚鴻,又怎麼會不從那木驚鴻的身上拿一點戰利品?」

胖子甄鵬嬉笑著說道,其實,他在遠處便已經看到了姜凡所在的地方靈氣隱現,便已經猜到了。

「是有一點小收穫!」

姜凡笑了。

「那……,要不要我幫忙處理一些東西?」


胖子甄鵬聞言,他的眼睛頓時便亮了起來,這一次,他幫姜凡處理那件五毒骨扇,卻是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要知道,一件完整無缺的荒器,絕對是有價無市的東西,五毒骨扇絕對不止一百萬斤靈晶石。

姜凡也很清楚,但是他卻是無所謂,讓那胖子得一些好處無關緊要。


「這一次沒有東西要處理,下次有東西要處理再找你吧!」

姜凡說道。

這一次得自木驚鴻的那些東西,都對自己有用,而且,這是自己光明正大得到的戰利品,可以隨意動用,沒有人會說什麼。

「這樣啊……」

胖子甄鵬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失望的表情。

「你來的正好,我有事情正要你去辦。」

姜凡看了胖子甄鵬一眼,而後說道。

「什麼事情,只要我能辦得到,必定全力以赴,不讓少爺失望。」

胖子甄鵬連忙說道。

姜凡擺了擺手說道:「也不是什麼大事,我需要三個虛空袋,你想辦法給我找來就行了。」

「什麼……」

甄鵬聞言不禁愣了一下,他卻是想不到姜凡要自己辦的事情,竟然是這種小事,虛空袋並不是什麼珍貴無比的荒器。

「難道你不願意?」

姜凡見到甄鵬的反應,不禁有些意外,他並不是知道,虛空袋其實並不難找,在黑山小鎮上的一些出售低等荒器的店鋪便能找到。

「不不不,我馬上去為少爺找來。」

甄鵬連忙說道。

「嗯!」

姜凡點了點頭,而後說道:「你可以離開了。」

「是!」

甄鵬連忙退了出去,而後離開了姜凡所在的院落,去為姜凡找虛空袋去了。

「黑山侯那裡要去一趟才行,畢竟是在對方的地盤上啊!」

甄鵬離去后,姜凡便想到了在比武場那燕飛鴻對他說的話語。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