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喬恩不死,他還有價值,但喬恩死了,他就失去價值,因此隨時會被喬恩的手下殺死。

他為何一點都不畏懼?

或許……蘇韜有底牌,有辦法讓喬恩轉危為安?

律師帶著他的團隊匆匆趕到,他的助手攜帶密碼箱,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雖然他們都不願意承認,但必須得接受這個事實,偉大的預言者,第二大暗面巨頭,此刻已經死了。

他的遺囑是什麼,決定了所有的人去向。

「箱子里裝的是喬恩閣下的遺囑,包括我在內,都不知道裡面裝著什麼內容。現在我會當著大家的面宣布遺囑,請大家務必遵守喬恩閣下的遺願。」

律師打開密碼箱,取出封存的牛皮紙文件袋。

原本亂成一鍋粥的現場,突然安靜下來! 韓穎的話可把蘇韜為難壞了。

「聊天是雙方交流,哪有一方滔滔不絕,另一方洗耳恭聽的?」蘇韜哭笑不得。

「我看過一本書上說過,男女之間相互交流,想要得到對方的好感,就得注重傾聽嗎?」韓穎狐疑地望著蘇韜。

「要麼這本書的作者是個白痴,要麼就是你理解錯誤了。」蘇韜耐心地解釋道,「男女之間相處最重要的是彼此能夠放鬆地交流,而不是故意的迎合一方。」

韓穎托著泛著粉潤之色的雪腮,「那咱們聊什麼呢?投資?我只懂這個。」

蘇韜拍著大腿,笑道:「那就聊投資啊,我給你介紹一個項目,不知道你看中沒有?」

韓穎沒好氣地白了蘇韜一眼,「敢情是在這兒等著我呢,說吧,又有什麼項目缺錢了?」

蘇韜搓了搓手,不悅道:「你說這話我就不高興了,搞的我貪圖你的錢一樣。咱們呱唧呱唧,現在我給你介紹的哪個項目沒讓你賺得瓢盆滿缽?加拿大那個抗毒藥劑的項目,現在給你創造的收益已經翻番了吧?還有香都的房地產項目,也讓你賺了不少。」

韓穎倒也不否認,跟蘇韜合作的幾個項目,現在的收益都不錯,尤其是喬舒亞現在管理的製藥廠,已經進入良好的運轉狀態,韓穎正在安排團隊幫喬舒亞的公司進行上市,一旦成功的話,便可以獲得至少五倍的盈利。

韓穎並不關注這家公司是否能存活五年或者十年,她只關注自己能否給顧客帶來前景不錯的項目。

醫藥領域的確是一個有利可圖的項目,她也讓團隊在全球範圍內尋找類似的企業,準備採取撒網策略。

當然,通過各種數據分析,韓穎發現最大的潛力股,當算是三味集團。儘管三味集團的成立時間很短,但它現在已經變成龐然大物,除了中醫作為特色之外,還覆蓋了所有醫療領域,而且背後還有岐黃慈善這個龐大的組織作為靠山和支撐,基本實現了醫療、保健養生領域的全部覆蓋。

未來社會大趨勢是和平,即使發生大規模戰爭,醫療永遠也必然是存在商機的領域。很多人將武器比作戰爭之王,而醫療也是左右戰爭走向的有力武器。武器是否精良,決定了死亡人數,醫療是否給力,決定了活下來的人數。當彼此戰鬥力相當,那就是考驗雙方的醫療水平。

「說來聽聽。」韓穎放下酒杯,抱膝凝視著蘇韜。

她望向蘇韜的時候,整個人變得無比的認真,蘇韜發現很喜歡這樣的韓穎,這是她獨一無二的魅力。

「我打算和NY大學附屬醫院合作一個項目,主要方向是研究新一代的醫療機器人系統。」蘇韜笑著說道,「現在學校已經表示認可,將在學校成立研究室。」

「你的意思是,研發類似達爾文機器人的項目?」韓穎迅速反應過來。

蘇韜不僅感嘆韓穎涉獵面廣泛,自己只是點了一下,她立即就說出了精髓,跟她談生意還真討不了好,別人什麼都一清二楚,你就算是天花亂墜,她也能做到心中有數。

「達爾文機器人算什麼?我們新研發的項目,將是劃時代的產品。達爾文機器人系統只能算是一個輔助系統,類似於軍用外骨骼技術,將人體的視覺、觸覺等能力放大,還不足以稱得上是真正的智能。」蘇韜不得不展開自己的想象力,「我們研發的項目將綜合世界上最頂尖的醫學,製造家用型醫療機器人。換而言之,在未來每個家庭都會有一個機器人醫生,正常的小病小痛,都可以由家庭醫生斷診治療好。如果是重大疾病,也會將病人的資料上傳到系統的雲台交給大數據進行處理。」

「家用醫療機器人?」韓穎饒有興趣地撩了一下劉海的髮絲。

蘇韜也被自己這個驚人的想法嚇了一跳,他原本是打算借鑒或者說抄襲達爾文機器人,但總覺得沒有足夠大的新意和亮點,沒有辦法吸引韓穎。

韓穎是金融投資人,她對項目的要求很嚴格,尤其是像投資蘇韜現在提出的項目,這屬於天使投資,項目還沒有,便開始進行投資,更需要承擔風險。

韓穎能夠在投資領域風馳電掣,她最大的優勢在於,身後有一批出色的金融精算師,根據公司的業績推算出項目的成功概率。

但天使投資是投資創業團隊核心,從項目還在雛形的狀態開始投資,失敗的概率還是很大的。

「不僅是家用,而且還有軍用。」蘇韜琢磨著既然吹牛,當然要往大方向吹,格局必須要高,「在戰場上,如果每個戰士都能配備一個醫療機器人,那將極大降低戰士的死亡率。」

韓穎皺眉道:「你說的有模有樣,現在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

蘇韜咳嗽了一聲,道:「我也不瞞你,這只是我藏在腦海中的一個想法。華夏的醫療水平雖然不是特別發達,但醫療普及度在這兩年還是做得很好,基本覆蓋所有人群。患者有個頭疼腦熱,可以就近尋找醫院,進行醫治。但國外的醫療水平儘管非常高,但治療起來很複雜,必須要先進行分診,再和醫生進行預約治療。小病要麼抗一下,依靠自身的免疫力康復,要麼就演變成了大病。所以很多家庭都有家庭醫生,隨時隨地跟自己服務。但這種服務要花費的金額也是極為昂貴的。如果有了家庭醫生機器人,可以降低看病的成本,加快治療患者的速度,一定有不錯的市場。」

韓穎眉頭皺起,她對於看病沒有太多的印象,但她是有家庭醫生的,而且每年要支付不少費用,單單是體檢的費用就高達數百萬美金。

「你作為醫生,難道就不怕醫生這個職業被機器人完全取代嗎?」韓穎皺眉道。

如今已經有很多人都在預測未來,什麼將取代信息技術的發展,巨頭們都將目光灌注在智能製造,也就是AI上。

醫學一直和前端技術緊密聯繫,當AI到來時,勢必醫學將會首當其衝受到影響。

達爾文機器人為何能得到資本的重視,原因便在於它代表未來醫學的趨勢。但達爾文機器人還沒有做到將醫學徹底地普及,對民眾進行開放,而是給醫院提供尖端醫學,這並不能形成顛覆性的產業革命。

未來的醫學必然是開放式的,患者接受治療不需要看醫院的臉色,不需要面臨被醫院宰一刀的心理障礙。

當下想要盈利的商業模式,無一不是符合消費者的心理,迎合他們所做的產品。

韓穎見慣了很多傳統產業被新技術所取代,很多人面臨著失業,蘇韜一直在努力振興中醫,改變華夏的醫學格局。難道她就不怕技術的出現,將他個人也取代嗎?

她無法理解蘇韜的信心。

中醫早就因為現代醫學的崛起,受到巨大的衝擊,雖然在艱難中曲折成長,但也因此受到足夠多的衝擊和考驗,絕對不會因為更新的技術出現,而導致瀕危。

萌娘神話世界 相反,醫療機器人如果真能普及,將會對西醫形成巨大的衝擊。

因為西醫完全是靠著數據設備進行判斷患者的病情,如果家庭醫療機器人能做到最後一步的判斷,那豈不是就取代了西醫的工作職責?

但中醫不一樣,中醫檢查病人的體系,是無法用現在任何一種機器便能取代,儘管現在蘇韜已經支持人去進行中醫人體建模研究,但距離完全取代中醫的職能,還有很遙遠的距離。

而現代西醫的設備種類繁多,比如驗血、肝功能等基礎項目,家庭醫生機器人完全可以通過數據系統便能完成檢查的環節。

而中醫的脈診、觸診、面診等,都無法用設備取代。

當然,隨著科技時代的發展,中醫方向研發人員的不斷進步,早晚還是能達到像西醫那樣,依靠機器便能完成中醫邏輯的斷診,但西醫面臨技術衝擊的時間似乎會來得更早一些。

既然革命遲早到來,不如早先做準備。

蘇韜自信地笑道:「機器人如果能在醫療系統全面普及,那麼只會對醫生的要求更加嚴格,因為小病小痛,患者在家裡便能解決。醫生必須要研究對重病大病的研究,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在更高層次。現在的商業系統很發達,機器人和網路進行互聯,確定病情之後,便可以通知最近的藥房配套相應的藥物,再由外賣配送到病人的家中。機器人幫助病人在家裡就可以實現配藥或者掛水。」

韓穎怔怔地望著蘇韜,蘇韜輕描淡寫便跟自己勾勒了一副未來世界的畫面。

關鍵是蘇韜的提議,具有可操作性,即使有些技術存在困難,但兩三年內便可以形成突破。

韓穎輕輕地嘆了口氣,「你想要多少錢?」

「這可是個無底洞,我現在沒數。」蘇韜沒想到自己信口胡謅,竟然讓韓穎說服,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先給你一億美金!」韓穎很認真地說道。 當一個人的視野地位高了之後,談起生意也就更加輕鬆自如,蘇韜也沒想到自己會有這麼一天,隨意胡謅,便能談出價值一億美金的項目。

蘇韜突然意識到低估了自己現在的實力。

他現在所擁有的人脈和資源,已經是常人難以所企及。

他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那些富翁面對媒體時會說出「先定個小目標,比如賺一個億」。

妖后難惹 如果讓現在蘇韜去做個每年收益只有十幾萬的小生意,顯然已經不太適合,甚至他對賺錢也逐漸失去興趣,而去追求更高層次的角逐。

比如有些人將目光放在文化和體育上,也有些人將精力放在環保和慈善上,蘇韜現在更多地是將注意力圍繞自己的中醫帝國,同時甚至萌發出用一己之力改變醫學格局的瘋狂想法。

他的思想在很多方面發生改變,以前總認為讓全世界的人都接納中醫,便是最終的目的,其實現在仔細一想,格局還是不夠大。

他的目標應該修正為,引導世界的醫藥,朝自己所認為的方向去發展。

他是中醫的扛旗者,他一舉一動都代表著中醫的傳承。

如果世界醫藥的格局,如自己所願所發展,其實便是中醫文化與時代融合,繼而新生。

中醫經曆數千年的沉澱和積累,表面來看已經成為一整套體系,但在蘇韜看來,它並不是中醫的完全體。

讓無數從業者精通望聞問切、針灸、推拿也並不是中醫的未來,只是中醫盛世的基礎。

真正的中醫盛世,應該是將中醫五行相生和陰陽平衡的理念,融入到有關醫學的每個細節當中,在現代醫學的體系內,融入中醫邏輯的精髓。

未來的中醫,絕對不會是像現在這樣的中醫館,中醫工作者拿著脈枕和銀針,給患者進行治病。中醫工作者可能和西醫一樣,只是判斷機器給出的結論,然後以經驗進行開藥。

中醫和西醫看病可能沒有區別,可能寫藥方的時候,一個是病毒性感冒,一個是寒邪侵體。

很多人都想保留中醫的原汁原味,但這種思路不僅不會讓中醫更好地融入社會,反而會遏制它的發展速度。

蘇韜在努力讓中醫與時代接軌,同時他也會讓中醫有所改變。

說的更偏激一點,蘇韜很可能會成為「中醫」殺手。

他會讓機器人取代中醫從業者,用人體建模系統,代替從業者望聞問切,配藥、取葯。

像宋思辰、竇方剛甚至道醫宗主,他們必將無法理解蘇韜的這個想法。

在中醫當中融入現代科技,既可以看成是中醫的進步,但也可以看成傳統中醫的消亡。

那些老一輩的傳統中醫肯定會很難接受,作為一名中醫怎麼能不懂如何脈診。

因此蘇韜沒有與他們提起過自己的大膽設想,生怕他們認為,自己的想法是想要殺死中醫。

但未來的現實,可能會變成這樣。

中醫從業者跟西醫一樣,只需要了解系統、操作流程,便能通過人體建模提供的數據,從中醫的辯證角度,分析患者的病情,甚至還會配比相應的中藥。

而中醫巨大的變化,也將會觸發一系列的矛盾,新中醫和老中醫的對立。

蘇韜已經有預感,五到十年後,現在支持自己的老中醫,可能會成為自己最大的敵人。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蘇韜已經在提前做準備工作。

比如家庭醫生機器人項目,如果能夠在社會普及,西醫先有所改變,那麼中醫人體建模等一整套的智能系統出現之後,也將更容易被那些老一輩中醫所認可。

韓穎喝了一瓶洋酒,微微有點醉意,她感覺面頰發燙,朝衛生間走去,「我感覺有點暈,洗個臉。」

蘇韜見她搖晃身體,連忙走過去,在她腰上搭了一把,韓穎借力之下,才沒有摔倒,橫眉瞪了蘇韜一眼,沒有說什麼。

韓穎滿臉通紅,只是粗粗地掃了一眼蘇韜,沒有說話。

蘇韜暗嘆了口氣,韓穎只有在酒精的作用下,才有點女人的味道。

這麼晚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又喝了點酒,恐怕不僅蘇韜覺得有點心猿意馬,韓穎怕也是蠢蠢欲動。

雖然韓穎是個投資高手,但她也是女人,也會春心泛濫,難以自制。

如果自己跟韓穎就這麼順其自然,是否會產生什麼後果?

蘇韜內心開始天人交戰,水君卓的樣子浮現在腦海中,儘管跟水君卓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但不知為何蘇韜對水君卓有種愧疚感。

水家和夏家的矛盾,因為自己的關係,有所緩和,但兩家的對立狀態依然保持著,若是自己跟韓穎廝混在一起,何嘗不是對水君卓的背叛,更是違背當初水老對自己的維護和栽培。

酒意湧起,一個大膽的想法湧現。

為什麼自己不能左擁右抱,讓水家和夏家因為自己的緣故,矛盾徹底化解呢?

如此奇葩的想法,惹得蘇韜下意識地賤笑起來。

「你壞笑什麼呢?」韓穎在房間里擦了把臉走出,見蘇韜坐在沙發上傻樂,莫名其妙。

「我覺得咱倆的合作,肯定會有不錯的前景,所以喜不自禁。」蘇韜應付道。

韓穎無奈搖頭,看了一眼腕上的手錶,「時間不早,我得離開了。」

蘇韜笑道:「急什麼?再喝點。」

韓穎還沒來得及說話,門鈴響了起來,她無奈聳肩,「看到了吧,如果我再呆下去,肯定會出大事。」

她走過去打開門,夏連峰滿面鐵青地瞪著蘇韜。

蘇韜瞬間明白,韓穎猜到自己二舅絕對不會那麼輕易離開,自己今晚就算是想做什麼壞事,也難以成功。

「再見,不送。」蘇韜將手提包遞給韓穎。

韓穎一向如冰的臉上,漾起一抹驚艷的笑容,「嗯,明天見。」

蘇韜微微一怔,韓穎的意思,明天還會找自己嗎?

韓穎和夏連峰早已朝電梯方向走去,韓穎有種衝動想要回頭去看一眼蘇韜,但心裡卻有個聲音,忍住別回頭看,看了說明你在乎他,那麼你就處於弱勢了。

韓穎暗嘆口氣,最近看了幾本關於解剖男女感情的聖典,受到很大的影響。若是按照她以前的性格,可沒有這麼多顧忌。

夏連峰和韓穎坐入加長林肯車內,夏連峰語重心長地說道:「小穎,你沒有太多感情經歷,遇到蘇韜這樣的人,一定要小心戒備才行。」

「戒備什麼?」韓穎狐疑道。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如果發生關係,受到傷害的肯定是女人。」夏連峰反常地嚴肅道。

「你是說,我跟他發生關係,然後懷孕嗎?」韓穎淡淡問道,「如果懷孕的話,就將孩子生下來,獨立培養他成人。我有能力給他最好的教育。」

夏連峰無言以對,他忘記自己的外甥女是一個有獨立自主能力的女性。別的女人害怕男人不負責任,而她完全沒有後顧之憂,完全有能力養活自己和小孩。

「他是個花花公子,據我所知,跟多個女人保持親密關係,甚至還有個女兒。」夏連峰提醒道。

「與他保持親密關係的女性,都是很優秀的女人,何嘗不是說明他本身就很優秀,才會擁有吸引力。如果給我一個選擇,讓下一代有好的基因,肯定會選擇不讓我討厭,同時也很優秀的對象。」韓穎認真地說道,「蘇韜難道不是適合的人選嗎?莫非因為他的對象很多,就會影響基因的質量,好像科學沒有這個證據吧?」

夏連峰雖然混不吝,但跟外甥女討論這個話題,還是覺得有點尷尬,悶了半晌才勉強組織語言道:「你不會將他當成傳播生命的種子吧?」

韓穎皺眉道:「不然呢?」

蘇韜不是種子又是什麼呢?難道是玩具?

偶爾用來消遣打發時間的玩具,或許還可以如此定義。

夏連峰很認真地說道:「如果你真喜歡一個人,應該跟他每天在一起,共同經歷,共同變老。」

韓穎搖頭道:「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怎麼可能隨身攜帶一個掛件呢?一起變老那就更加不可能了。生命無常,誰也不知道明天是怎樣的。」

夏連峰對韓穎的愛情觀也是感到無語,跟她從小生活的環境有關,自己的姐姐就是女強人,至於她比姐姐還要強勢。

她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讓她跟男人每天膩味在一起談情說愛,的確畫風不大對。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