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少爺。”

王管家應聲道,渾濁的眼裏閃過一絲精光。

隨後腳踩地面,砰的一聲,整個人化作一道流星朝着對方襲去。

趙雄看到眼前的老頭突然跳起來,有些驚呆了。

什麼鬼。

一股強烈的威壓籠罩在他的身上,好似泰山壓頂一般。

瑪德。

趙雄額頭出現汗水,他明白了。

這他麼絕對是築元境強者。


“這…這…都是誤會。”

他立馬停手,強撐起笑臉,解釋說道。

“誤會不誤會的先不說,老王先打他一頓。”

“好的少爺。”

王管家的身形迅速,如鬼魅一般,來到趙雄面前。

五指微握,對準他的額頭,猛地一按。

嘭!

趙雄直接被彈出去數百丈,撞斷數十顆大樹。

最終重重地甩在地上。

他剛要掙扎地起身,忽然感覺到面前被一道身影籠罩。

“這件事…”

話還沒說完,整個人直接被枯槁的手臂拽起來。

王管家另一手成掌,直接一拍,打在他的臉色,拍出去數十丈。

咳,咳,咳。

趙雄無力地癱軟在地上,嘴角滲出血跡。

不想說話,你打吧。

老王見此頷首點頭,回到林寒的身邊。

恭敬地說道:

“少爺,您看現在如何?”

“不錯啊老王,你這修爲好像比以前還要厲害了。”

林寒也有些驚訝,好奇地使用洞察技能一看。

我滴個乖乖。

築元六重。

老王你莫不是也得到了金手指?

“嘿嘿,此事這還要多謝老爺。”

林寒露出瞭然的樣子,果然。

自家老爹真的很牛逼,輕輕鬆鬆就讓老王升級。

看來是隱藏大佬啊。

他忽然想起來遠處的地上還躺着個人,走過去。

趙雄的模樣很慘,額頭腫了一個大包。


原本乾淨的衣衫,此刻都被鮮血浸染。

他的心裏也很苦,你他麼有一個築元境的僕人。

爲什麼不早說呢?

你要早說,至寶還用偷嗎,我送給你都可以。

這不是明擺着扮豬吃虎嗎。

太過分了。

“這位…這位公子,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您,請允許我將功補過。”

他是個明白人,該慫的時候,必須得慫。

小命最要緊。

掏出自己的儲物戒指,顫巍巍地放在地上。

林寒聞言,露出思索之色。

其實吧,和天刀傭兵團的恩怨,真的是有些奇妙。

那幾個想要殺自己的,如今屍體恐怕沒了。

至於放過這個傢伙,會不會留下後患。

他並不是很害怕,就這實力。

連老王都打不過,還怕個啥。

而且主要是道歉的態度很誠懇,不是很好意思殺了。

地上的趙雄看到林寒無動於衷的樣子,打了個寒戰。

魔鬼啊,我都交出戒指了。

還不肯放過我嘛。

他咬着牙,竟然從自己的某個不可描述的部位,掏出另一枚儲物戒指。

“公子啊,這些真的是我全部的家當了,還請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馬吧。”

林寒正思索着,忽然看到他這神奇的騷操作,有些驚呆了。

很想問一下,你是怎麼把戒指藏在那裏的。

拿了一塊布裹住戒指,一定要好好洗一洗。

“行了,你走吧。”

聲音傳到趙雄的耳邊,好似天籟之聲。

他也不顧身上的傷勢,快速地站起身,朝着二人鞠了個躬。

連忙地離開了。

老王見此,也沒有過多的阻攔。

即便是小鎮上的傭兵團羣毆,他也有自信,能夠保住少爺的平安。


林寒將戒指進行了“消毒”,放進自己的倉庫裏。

還不錯,裏面的物品很多,魔核什麼的都可以轉化成銀幣。

就是一些兵器祕籍什麼的並不能轉化成經驗值。

看來只有自己通過實力得來的纔可以。

收拾好行囊。

來到十萬大山已經八天了。

“老王,咱們可以回家了吧。”

林寒笑嘻嘻地說道,有些想念自己溫暖的大牀了。

而且烤的東西也有些吃膩了,該換一換口味了。

……

……

北溟城,趙家。

趙元閉目盤腿而坐,天地間一縷縷的靈氣,隨着他的呼吸,進入體內。

“呼”

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他睜開雙眼,眼眸閃爍着藍色的光芒。

“呵呵,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林家小子很不一般,你卻偏偏不信,現在吃到苦頭了吧。”

蒼老的聲音響起。

趙元聽到這道聲音,臉上沒有絲毫的驚慌。

偷心兵王

“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在我知道自己雙生靈魂後,未免有些太過自大,如今吃了虧,倒是打醒我了。”

“呵呵,知道就好,不過也不要過於沮喪,雙生靈魂的強大,會隨着實力的增強逐步顯現出來。”

趙元聞言露出一抹笑意,他已經感受到了。

一般人突破到練氣境需要用到感氣丹,對於他來說。

根本就不需要。

趙元臉上呈現出堅毅之色,握緊拳頭。

老爹雖然說過不要輕易招惹林家,但卻隱晦地暗示自己。

如果在以後的比賽中遇到林家二子。

下殺手是不可能的,就給我狠狠地揍他。

當時的趙元看到老爹臉色的傷痕,隱隱約約有了一點猜測。

新仇舊恨加起來算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