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真是該死的好運氣!

夏侯雨被打下淘汰了,可是這個廢物卻還在榜單上。更是叫夏侯雨不服氣。

「你……!」

夏侯雨被噎到怒目而視,就是說不出反駁的話。

夏侯霜秉承著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笑得更賤了。

「我也好想上去打一架呢,哎~就是該死抽不到我呢,真寂寞。」夏侯霜嘆了口氣,可那語氣實在過於幸災樂禍了。

「……」

好氣哦!

夏侯霜不過一個廢物,她如果動手的話……不行,爺爺和爹還在上頭看著,夏侯雨還沒到那種徹底失去理智的時候。

只是這會兒實在氣到不行。

尤其是在看到夏侯霜還一臉微笑和台上的老將軍毀手打招呼的時候……

心酸,她從來沒有過的待遇。即便是親爺爺,可還是有一道隔閡,一點都不如夏侯霜親近。

「你就寂寞到死吧!」

夏侯雨氣急!

夏侯霜笑得更燦爛了:「借你吉言,讓我能一直輪空到最後。唔……輪空什麼都好,就是太無聊了,一點都沒有挑戰性,你說是吧。」

「!!!」

夏侯雨感覺自己能被氣成河豚。

「除非你真能一直輪空到底!」

夏侯雨幾乎是咬著后槽牙說完的這句話,然後轉身離開。

她本來是想找她麻煩,結果不想三言兩語,差點被氣傷的人成了她自己。

夏侯霜擱在後頭,還故意搖了搖頭,嘆道:「哎,這心理素質,還真是嬌弱啊。」

去他娘的嬌弱。

夏侯雨聽到之後差點罵出來。

夏侯雨心生一股無奈,再看這個嫡姐……怎麼看都覺得不順眼,關鍵是越看越氣。

尤其是聽她說話的時候,以前都沒有這麼得勁。

更氣了。



這幾天要命的折騰,沒時間,明天更新。 隨著唐家抵抗勢力介入,圍困琅城的韓家大軍分批次逐漸撤離,琅城危機得以解除。

而陸離也在神秘道士的醫治下轉危為安。三天後,有著唐家滋補丹的供應,陸離徹底恢復。

他現在只想弄清楚兩件事:下蠱之人是誰? 軍婚蜜戀在八零 出手救自己的紅袍道士又是誰?

聽過唐家父女對那個自稱杜天劫的道士的外貌描繪,陸離在記憶中搜尋很久,但之前似乎確實與這個道士並無交集,也不知為何他能夠在自己性命攸關之時恰巧趕到。

唐爵下令全城尋人,可是那紅袍道士彷彿人間蒸發一般,唐家和琅城守衛幾乎全部行動,接連找了整整三天,依然毫無線索。

圍城危機過後,琅城開始修復防禦工事,唐爵作為目前的城主,只得放下原本計劃,暫時駐紮在這裡。

鑒於隱藏在暗中的殺手一直沒有露面,城主府不得不保持高度的戒備,陌生面孔禁止入內,否則格殺勿論。

接下來的日子難得地平靜,一切又回到先前的軌道上,商販開始出來做生意,街道熱鬧起來,琅城恢復往日繁華。

然而在半個月後的一個傍晚,意外發生了。

琅城守軍例行巡視,卻在城西護城河邊發現一具乾屍,那屍體極度萎縮,皮膚和骨骼緊緊貼在一起,血液盡失。

后經解剖,那屍體體內的臟器也消失不見,而死者除後頸處有幾個細小的洞狀傷痕之外,並無明顯外傷。唐爵覺得此事蹊蹺,急忙派精銳進行調查。

城西乾屍事件不脛而走,由於事情實在是太過離奇,一時間琅城再次陷入恐慌之中。

令唐爵感到焦慮的是,隨著時間流逝,事件非但沒有平息下來,反而愈演愈烈,之後一周的時間裡,城內城外每天都會有乾屍被發現,有的甚至直接死在家中。

那些死者都是琅城百姓,除傷口位置有所差異外,死法基本相同。

專案小隊接連調查七天,一無所獲,百姓的恐慌情緒和非議之聲不斷傳入城主府,唐爵大怒,卻又無計可施,只好終日借酒澆愁。

身體剛剛恢復的陸離被拉壯丁,緊急參與到事件調查當中,看到十餘具屍體的情況,結合曾經在雙雲門藏書閣看過的古籍,陸離得出結論:城中有人在用禁法修行。

在修行界,提升修為的手段數不勝數,但從大層面來劃分,無外乎正、邪兩種。與憑藉天賦和實力獲得的正當手段不同,那邪魔外道的手段極為殘忍。

其中便有一門鬼修手段,修行此法者可以通過吸食活人精血臟器及靈魂,來使自己修為在短時間內得以迅速提升,這種方法因殺戮太重、過於血腥,已被列為邪道禁法,不得使用。

本以為它會隨時間推移,消失在歷史的塵埃里,可沒想到這近百年都未曾聽聞的禁術今日卻重現江湖,而且造成了如此嚴重的後果。

陸離從眼下情況分析,判斷修行鬼道之人應該就在城中!

城北,御風樓。

老林頭找了個隔音的包間,點茶,等人。

半刻鐘后,一個穿著黑風衣的蒙面男子推門而入。

「司馬先生,請。」老林頭站起身來,招呼黑風衣落座。男子點點頭,拉把椅子坐在桌子對面。

「你膽子可真夠大的,居然敢在這麼人多眼雜的地方露面,就不怕被人察覺?」黑風衣靠在椅背上,翹著二郎腿,盯著老林頭。

「無妨,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最安全。」老林頭拿起茶壺,把黑風衣面前的茶碗斟滿。「現在滿城都在搜尋可疑人員,司馬先生難道不考慮離開?」

「呵呵。」黑風衣冷冷一笑,「就連你這條韓家的狗腿子都沒有離開,我又為什麼要走?」

「也是,也是。」老李頭點點頭,「雖說我上一次將琅城高層盡數毒殺,得到韓二少爺的獎賞,但我還是有些遺憾,我的紅蓮火蠱居然失效了。」

「在那個你說的天才修士身上?」黑風衣語氣平靜。

「沒錯,不愧是司馬先生,一下子便猜到了,那小子也不知道什麼來頭,命竟然如此的硬。」老林頭有些無奈。

「那個年輕人叫陸離,雙雲門的人。」黑風衣淡淡地說道。

「呦呵,司馬先生情報工作做得可以啊。」老林頭讚歎地伸出大拇指,「我倒是疑惑,雙雲門去年不是被韓家滅門了,怎麼還會有修為真么高的倖存者?」

「倖存者可不止他一個,修為高的,也不止一個。」黑風衣說完,站起身來。「老林頭,知道我為什麼今天和你說了這麼多嗎?」

老林頭搖搖頭,「或許是司馬先生修為增進,心情好?」

「呵呵,錯。」黑風衣走到老林頭近前,「因為你馬上就是死人了,再臨死前我和你多聊幾句,不枉你幫我一場。」

「司馬先生……」老林頭剛想說些什麼,卻見黑風衣舉起右手,手上黑氣縈繞,老林頭身體迅速乾癟下去,連慘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就已變成一具乾屍。

「這下城內的蛀蟲總算都清理完了。」黑風衣收手,自言自語道,接著瞥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乾屍。

「果然內心骯髒的人連靈魂也是骯髒的。」說著,黑風衣轉身離去,從此再也沒有出現在琅城。

乾屍事件莫名其妙地開始,又毫無徵兆地結束,這是讓唐爵意想不到的。

後來經過進一步調查,通過各種線索得知,涉及該事件的數十名死者都和韓家有著或多或少的聯繫。

而在城北御風樓發現的那具屍體,正是投毒事件的始作俑者老林頭。那個表面上看起來和善的老者,暗地裡卻早已投靠韓家,成為安插在琅城的內應。

從在他家裡搜出的日記可以得知,林家覆滅也與他有著脫不開的干係。

鬼修重現,這讓陸離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據記載,每次鬼修現世,都會在江湖上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楚校官–吃完請負責 雖然不知為何那鬼修專挑韓家人下手,但畢竟是邪道,終究弊大於利,因此對鬼修的搜捕工作依然在暗中進行著。

陸離見琅城諸事基本平定,便向唐家父女告辭。為了與韓家龐大的勢力相抗衡,陸離必須聯絡更多人加入到抗敵同盟當中,只有這樣才有希望報雙雲門滅門之仇。 陸離選擇離去,唐家父女知其有重任在身,因此沒有作過多挽留。

清晨,陸離背負長劍,帶著唐家父女特意為自己準備的一應物資,隻身離開琅城。因北水玄州西部大部分已經為韓家所侵佔,陸離不得不選擇一路向東,尋找機會。

傍晚時分,陸離來到一處群山腳下。抬眼望去,層巒疊嶂,山勢險峻,懸崖峭壁隱映在霧氣之中,使得山峰平添幾分神秘之感,而蒼翠之色映入眼帘,展現出自然幽靜之美,當真是隱逸的好去處。

翻過眼前這座山,便可到達與琅城繁華程度不相上下的宋城,宋城城主宋義山在江湖上口碑甚好,資源雄厚的宋家也是為數不多敢於直接與韓家叫板的世家之一。

按照陸離的計劃,宋家是他第一個準備聯絡的世家大族,如果能夠爭取到這麼一個強大的靠山,之後的行動相對而言就會輕鬆許多。

見天色已晚,趕了一天路的陸離也感到有些疲憊,便打算先行休息,等到明天天亮再繼續趕路。他走進山腳下的密林,挑了棵參天古木,一個縱身跳到樹榦上。

陸離在樹榦之上盤腿而坐,開始像平時一樣修行起來。自從無意中使用過飛劍后,他愈發覺得自己丹田內真氣流轉的速度日漸加快,照這個速度,半個月內就有望晉級到元嬰中期。

修為的提升令陸離激動不已,韓家在北水玄州勢力日益強大,所侵佔的領地也變得越來越多,因此只有自己實力增長得足夠快,才能夠應付接下來可能出現的危機。

行氣整整十二個周天之後,陸離長出一口氣,緩緩睜開眼睛。此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陸離估摸一下時間,發現現在大概二更天過半,他隨手從包裹里拿出攜帶的乾糧,開始補充體力。

陸離一邊吃著,一邊思考接下來近期需要辦的事情。就在這時,他耳朵敏銳地捕捉到距離自己棲身的這棵古木不遠處,有輕微的異響傳來,那聲音聽起來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林子里穿梭。

陸離一下子警覺過來,他收起手中的食物,慢慢抽出長劍,盡量做到悄無聲息。

聲音越來越近,片刻,陸離便看到有幾個黑影從樹下一閃而過,看樣子並沒有發現樹上還蹲坐著一個人。

儘管那些東西移動速度很快,陸離還是一眼就認出它們是何種東西:暗月狼族。

陸離不能夠確定剛才所見到的是不是趁亂攻打琅城的那批,但他知道這種產於極北妖境的物種出現在此處,准沒有好事。

看狼群奔跑方向,似乎是去往群山深處,說不定暗月狼族的老巢就在那附近。

待到狼群遠去,陸離站在樹榦上向四周觀察一番,確定短時間內不會有狼經過後,他飛身跳下。經過短暫的思索,他決定沿著狼群留下來的痕迹前去追蹤,看看能否找到這幫妖獸的巢穴。

陸離知道自己這樣做很危險,可轉念想到為整個鳳麟大陸的安寧,而義無反顧前往極北妖境的雙親,他覺得不能給父母丟臉。況且自己修為已近元嬰中期,又有使用過飛劍的經歷,這樣一想便又多了幾分勇氣。

雙手撫地,真氣運轉,神識擴散出去,幾條路線清晰地浮現在腦海中。作為元嬰初期修士,陸離已經能夠做到將神識擴散到數百米之內。通過狼群殘留下的妖氣,他基本確定了狼群移動路線。

腳踏在草地上發出沙沙的聲響,偶爾會不小心踩斷從樹木上墜落下來的枯枝,陸離在密林中飛速穿行,夜晚山林里靜悄悄的,偶爾有鳥鳴或獸吼從或遠或近的地方傳來,他並不去理會,只顧專心追蹤。

半個時辰后,陸離跨過一條山澗,一股濃烈的血腥之氣鋪面而來,他閃身躲在一塊巨石后,施展手段將自己的氣息藏匿起來。

眼前是一片開闊的草地,借著朦朧的月光,陸離能夠看到草地上橫七豎八躺著不下十具屍體,仔細望去,那些屍體皆屬於暗月狼族。

以敏捷、兇猛、狡詐、高智慧聞名的暗月狼族,在鳳麟大陸是無數修士的噩夢,即便是達到高級境界的大拿也不敢掉以輕心,而此刻卻損失慘重,看數量近乎團滅。

追蹤而來的陸離心中並沒有一絲欣喜,反而對造成眼前血腥場景的東西感到莫名的恐慌。陸離不知道那東西是人還是妖獸,也不知道是群體還是單獨行動,但能夠擁有如此恐怖的殺傷力,絕不可掉以輕心。

山風襲來,陸離不禁打了個寒顫,他這才發現額頭竟有冷汗滲出。修為達到元嬰境界,對外界環境的敏感程度會遠勝於常人,能讓自己如此緊張的生物,究竟會是什麼?

「咔嚓」樹木斷折的聲音在左前方響起,把神經緊繃著的陸離嚇了一跳。小心地順著聲音來源望去,只見一個巨大身影從空地旁的樹林中緩慢走出。

那東西目測身高三丈有餘,身形搖晃,彷彿一座移動的小山,行走起來地面都在微微顫動,所過之處樹木盡斷。

一陣驚悸湧上心頭,難不成就是它?陸離集中注意力仔細觀瞧,這才看清楚那東西應該是一隻山地大猩猩,不過卻僅有一隻眼睛生長在額頭之上。

七星妖獸,獨眼魔猩!

在大腦出現短暫的空白之後,陸離終於在記憶中搜索到了與眼前這一物種相關的信息。

與暗月狼族一般,獨眼魔猩同樣產於極北妖境。這是一種兼具速度及力量的恐怖生物,同時裸露在外的堅硬皮膚據說除上古神器之外,尋常兵刃幾乎無法傷其分毫,這又使它具備了極其強悍的防禦能力。

通常單獨行動的獨眼魔猩,即便是在詭異莫測的妖境,也是一方霸主般的存在,只是不知為何它現在卻遠離適合生存的妖境森林,出現在這裡。

面對這種遠比人類出竅巔峰期修士還要恐怖的生物,陸離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夏侯霜自己本身倒是沒有一點意外。

從小,她就知道這件事,所以夏侯將軍、也就是她爹宣布這件事情的時候,她只覺得說得太早了,她還沒有徹底玩夠。

而且……麻煩的是,爹的那個妾室,現在恐怕是恨不得把她給殺了。

雖然過去也談不上友好……

夏侯霜也不是怕,就是覺得麻煩。

想著借這次大比,她也決定不再隱藏的話,那結果倒是無所謂了。

嗯,不怕,反正還有凜凜在。

想通了,夏侯霜做起事來更是不看人臉色,讓那府中的妾室和庶子都氣得臉色發青。

倒是夏侯雨……身為庶女,自出生,就不被爹娘所期待,娘一心在她弟弟身上,夏侯雨只能憑著自己的努力……可如今看來更像是笑話。

病嬌反派又騙我寵他 「你就知道一定是出醜了?」

聽到夏侯霜這麼說,夏侯雨就笑了,那笑得叫一個輕蔑:「誰人不知道夏侯府的嫡出大小姐是個無法修鍊的廢材。一個廢材站在都是天才的中間,不是出醜還是什麼。」

「那怎麼辦呢?我這該死的運氣實在好到沒辦法,居然就這麼一路晉級了。」夏侯霜攤手,挑眉看向這個庶妹,咧開一嘴大白牙,看似天真,卻是更叫夏侯雨氣到不行,「還真是可惜呢,你就這麼被淘汰了。」

她還真是該死的好運氣!

夏侯雨被打下淘汰了,可是這個廢物卻還在榜單上。更是叫夏侯雨不服氣。

「你……!」

夏侯雨被噎到怒目而視,就是說不出反駁的話。

夏侯霜秉承著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笑得更賤了。

「我也好想上去打一架呢,哎~就是該死抽不到我呢,真寂寞。」夏侯霜嘆了口氣,可那語氣實在過於幸災樂禍了。

「……」

好氣哦!

夏侯霜不過一個廢物,她如果動手的話……不行,爺爺和爹還在上頭看著,夏侯雨還沒到那種徹底失去理智的時候。

只是這會兒實在氣到不行。

尤其是在看到夏侯霜還一臉微笑和台上的老將軍毀手打招呼的時候……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