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起身,在空曠的鐘乳石洞穴中走動,身姿曼妙,容顏絕美。

姚婉韻! “影叔,最近有什麼大事發生了嗎?”姚婉韻四處的走動,開口對着面前的空間問道。

嗖!

一道人影無端的出現,正是當日和秦陽有過一面之緣的影腿,此刻,他的實力上升,達到了金丹圓滿。

“這……”影腿一時間語塞。

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這些天姚婉韻在閉關,但他不是,外界的消息,他都是知曉的。


但秦陽,那是姚婉韻的男友,雖然現在因爲身世,二人不能太親切,但以後,是有機會走在一起的。

影腿很看好秦陽,只不過秦陽死了,這消息,讓他第一時間驚駭,更多的,則是擔憂如何給姚婉韻說這事。

這,太難以開口了!

不,這幾乎是不能開口,身爲姚婉韻從小的保鏢,他豈能不清楚姚婉韻的脾氣?

“影叔,您說。”姚婉韻語氣清冷,沒有什麼情緒。

但太熟悉她的影腿,此刻已經聽出了姚婉韻的語氣的變化,她很強硬,外柔內剛。

這,是不得不說了!

“你……他…….他死了!”影腿終究不知如何開口。

但姚婉韻似乎動了,身形盪漾,隨後無喜無悲。

“影叔,請通知家族,我要出關!”姚婉韻聲音清冷。

這讓影腿一陣頭大,姚婉韻態度堅決,熟悉姚婉韻的影腿知道,她一經開口的話,絕然是更改不了的。

“是!”影腿只能留下一句應答,身形瞬間消失。

彷彿從未出現,他的實力,早已在家族支持下,快要接近地星的天花板!

這清冷的鐘乳石洞穴,再次恢復了寧靜,留下一人,似乎有些不平靜的呼吸。

洛城玄門,顧安濟在不斷嘆息,憋着一口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一顆被天雷劈過的斷木,今年春天,它發芽了。

他情緒複雜,後悔,自責,傷心,難過。他不知做錯作對,心中不斷想着,若是能夠在秦陽出發的時候,攔住秦陽多好。

wWW ⊕Tтkan ⊕¢ Ο

剛得知消息的時候,他滿懷希望,期待秦陽能夠帶給他再一個奇蹟,可現在,他幾乎也是心灰意冷。

他無比希望,希望窗前抽枝的斷木,就是秦陽,戰神沐血,踏歌歸來!

隨即,他想到了什麼,快速出了辦公室。

“小秦,他真的不在了嗎?”李慧雙眼紅腫,卻是哭不出來,張口,只有這麼兩句話。


“別難過,那狼族,哪次不是言論小秦已死,可哪次,小秦不是出來,狠狠的打它們的臉!”

秦正史在一邊安慰李慧,實際上,他雖然相信秦陽不會死,但心中也滿是忐忑。

這次是印國,一個國家,消息更是最強戰力發出來的,稱呼親眼所見,看着秦陽死在了邪鴉王的火焰中。

這樣的情況,讓他也恍惚,宛如晴天霹靂,難以接受,一個所向無敵的老警察,服用過覺醒果實,鍛骨圓滿的實力,此刻卻是瞬間白頭。

“老大一定活着,那什麼邪鴉王,還有什麼狗屁最強戰力,都不過是雲煙,老大自然一劍破之!”這是郝俊郝帥,他二人絕對的死忠,對秦陽百分百有信心。

他們身邊,劉樂雨也是如此,她見識過太多的秦陽創造的奇蹟,心中建立了一堵高牆,絕不會倒!

他們,或許是爲數不多,絕對相信秦陽不會出事的人了。

哪怕是秦陽被人看着死亡,化爲飛灰,他們也決然不信。

抱着這樣信念的人,還有遠在京城的胖子,這傢伙甚至買了紅酒,備好了起酒器,就等秦陽得勝歸來了!

“狗屁玩意兒,想殺我陽哥,鍛骨滅伐髓,伐髓滅金丹,金丹滅了最強戰力,不就是我陽哥擅長的嗎?!”胖子對人都是這麼開口的,極爲自信。

有人憂傷,有人喜,一些和秦陽不對付的華夏小獸族,得知消息後,心中大爲鬆氣。

“哈哈哈,天助我狼族,秦陽居然死在了國外,化成了飛回,我狼族無數死亡的狼子狼孫,大仇得報!”有狼族的人高效的大喊。

“擺好宴席,大慶全族,我犀牛族大仇得抱,開酒慶祝!”犀牛族也是歡天喜地。

許家的別墅,熟悉的會議室,開啓了新的會議,只不過這次,在主座上的家主,成了許狂。

他直接在屋內踱步:“秦陽,死了?真的還是假的,我怎麼那麼不信呢!”

“可不能死了,許家還有我解決不了的問題,可全靠你幫我了。”許狂最後十分斷定的開口。

樊家,地室,防守嚴密。

“他死了!”許曼紫開口,清脆。

“開玩笑,就是化成灰,我都覺得他能活過來。”樊旗很冷靜的開口。

秦陽這個名字,早就被他無限擴大化,對於秦陽的手段,樊旗甚至直接按照神話中的人物來對應了。

他認爲,就得這麼估算,纔不會再次估算錯誤!

時間過去了兩天,還是沒有任何消息出現,這時候,許多人心中都慌了。

就連郝俊郝帥,也有些不確定了,老大一般會在消失兩日後出現,這次好像久了點?

顧安濟和秦陽父母,心中那是期望,也宛如灰暗中的燈火,將要磨滅。

絕對堅持的人,只有胖子,還有樊旗了。

一個打心底就覺得絕不可能死,一個按照神話故事推理,萬度高溫能殺死生神話人物?開玩笑!

兩天的時間過去,有些人也聚集在一起了,古武聯盟,大海研究會,外星研究所,等等,他們估算,秦陽這次可能真的死去了,因爲時間太久不出現。

他們選擇了很多種當前的本事,不斷推理秦陽活下來的機會,最後也只能判斷出,秦陽卻是死了,不然兩天時間,該是秦陽打臉衆人的時候了。

嗯,他們已經習慣被打臉了!

“這次秦陽應該真的死了,哪有那麼多奇蹟可以發生,翻盤也要看對手的實力如何!”姚家,會議室姚婉韻的三叔開口。

“婉韻如何了?”最主位的姚老爺子開口,語氣很認真。

“她要出關,我怕她會胡來,還沒有到達劈山境界就出關,太危險了!”姚婉韻的大伯開口,語氣中滿是慎重。 “汰!那是咱們姚家的小公主,幾個印國的王八蛋,如此囂張,敢惹小公主不開心,我去滅了他們!”姚婉韻四叔怒拍桌子。

他是個大光頭,肌肉滿滿,單身了五十多年,脾氣暴躁。

“不可衝動,你才金丹圓滿,還沒到劈山境界,出去了不是送死?而且就算到來了劈山,萬一還有……”大伯再開口。

“汰!大哥你好囉嗦!”四叔只能牢騷,卻不多多說。

“讓她去,派人保護她,這是她的劫,不能不度,老大,你去護住婉韻,必要時,滅了所有來犯!”姚老爺子開口,語氣森然。

華夏不平靜了,一個人還不確實是否死亡,就能造成如此大的影響,無數暗地裏的,明面上的,大大小小的實力,都在爲此開了好幾次的會議!

這是絕無人能夠做到的,類似姚家這樣的龐然大物,更是不會爲了一個外人,居然開了這麼多此家族會議!


華夏久久不平靜,網友們也在熱議,秦陽究竟活着?死了?

印國的太陽神殿祕境,真相到底是什麼?

不少人懷疑,甚至各大勢力,都是擺明了不信的,一個祕境,那麼多金丹,還有劈山境界,就因爲秦陽一人出發了什麼開關,全死了?

騙鬼都不信!

尤其是涉及到了秦陽,說秦陽害死了所有人,誰都知道這可能是邪鴉王發出的消息,它是不是栽贓獻禍?

很多人懷疑,更多是不屑,冷眼看着這一切。

“重大新聞,印國發出了通告,因爲華夏沒能及時交出秦陽的從犯,還有秦陽的家人,他們決定,最強戰力親征!”

消息一處,直接爆炸,天大的浪花,大海都要被掀翻了。

苦蓮,古象王,還有賓鷹王,三個最強戰力的存在,無比強大,竟然是一同發聲的!

“該死的,將他們交出去,三尊最強戰力來犯,我們拿什麼擋?!”有敵對秦陽得獸族,立刻就發生了。

“黑鹿王,小鹿王,你們犯下了過錯,此刻還要連累所有人嗎?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狼族發言。

“秦陽父母也該自動站出來,那是你們的兒子,子不教父之過,你們該替他受罰!”犀牛族發聲。

“放肆,居然口出狂言,我先將印國的狗崽子打趴下,再去滅了你們!”大黑鹿第一時間爆炸了。

它很清楚,這都是秦陽的敵人,和秦陽有深仇大恨,此刻在網絡上鼓動這麼多消息,會讓許多人,改變立場,從而憎恨秦陽的。

面對這樣的事,它心知絕無可能沉默,腹中果實已經不多,它和小鹿此刻站出來,面對着衆多詆譭秦陽的傢伙。

很快,小鹿將一份報告都寫出來,發在了網絡上。

“這纔是一切的經過,這都是苦蓮和古象王的陰謀,這其中一環套一環,無窮無盡的陰謀!”

消息發出來,詳細的記載了,太陽神殿祕境中,苦蓮等人從一開始的謀劃,包括血珠的事實,唯獨果實的副作用,還沒有發出去。

那是關鍵時候,讓苦蓮等人內訌的重要情報,現在說出去,效果會大打折扣。

一時間,整個亞洲都炸鍋了,世界上無數關注這裏的人,也爆炸了。

實在是這些消息,一條條的,將苦蓮等人的陰謀展現在衆人面前,這是多麼龐大的陰謀,多麼恐怖的算計。

這是新時代以來,堪稱是第一算計!

驚世駭俗!毛骨悚然!

“該死的,印國真的能夠誕生出上萬金丹的軍隊嗎?那我西方教會,絕對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教會的城牆堅不可摧!”

“恐怖,這就是內幕嗎?這古象王和苦蓮的野心,也太大了吧!”

很多人此刻想到了古老的印國,傳聞那時候,印國極爲強盛,有許多神祕的傳承,極爲神祕和強大。

有人懷疑,是不是那時候的東西,都在新時代出現了。

“簡直是愚不可及,這麼荒誕的謠言,太過於漏洞百出!”有印國的人出來了。

“如果苦蓮大人真有這麼大的計謀,豈會讓你們幾個小小的金丹走脫?最強戰力都得被算計死,何況你們?”

“這解釋,是我看過最好笑的笑話!”有印國的獸王開口了。

他們大聲的反駁,斥責兩頭鹿傳播謠言,抹黑他們的形象。

“我可以確定,秦陽就是真兇,兩頭鹿百分百是從犯,這份解釋,也是它們早就謀劃的藉口!”

這時候,有人出來發聲了!


是青蛙王子,它的老家和印國相聚很遠,而且青蛙王也和印國沒有多大交集,他居然出來都做聲了。

青蛙王子自稱,自己和秦陽沒有任何關係,它是以外人的角度,進入了祕境中,觀察了一切,現在它要以絕對‘公平公正’的旁觀視角,講述這一切。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