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站了一會兒,便走下樓。

顧瀾給了她電話,說要她下去一趟。

不知道顧瀾怎麼這時候找上她說事兒,但江緋色對顧瀾大哥的印象很不錯,也就換好衣服下去大廳找顧瀾。

顧瀾站在外面,見到她緬甸的笑了笑。

「顧瀾大哥新年好。」

顧瀾笑呵呵的,伸出手,「紅包給你。」

江緋色微囧。

「謝謝顧瀾大哥。」回頭讓穆夜池包個大的給回去。

顧瀾笑了笑,有些憨厚的笑容多了點緊張。

「顧瀾大哥,你把我叫下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跟我商量。」江緋色看出來顧瀾的緊張。

如果是穆夜池吩咐的事情,顧瀾不會有這樣有緊張感,顧瀾不是沒有見過風浪的人,會如此,大概是真的背著穆夜池私底下找她問事情。

「江小姐,你相信顧瀾大哥嗎?」顧瀾走出去幾步,問道。

「嗯,顧瀾大哥你放心,如果不能讓你們少爺知道,又跟我們有關,我有分寸的。」

顧瀾放下心,點頭,「那請江小姐跟顧瀾到那邊說吧。」

「行,顧瀾大哥不用這麼緊張,你是什麼樣的人我知道。」

走路都看出來很緊張。

顧瀾笑了笑,這才稍微放鬆下來,轉身認真的看著人,說道:「江小姐,你相信有兩個一模一樣,但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人嗎。」

江緋色額頭三條黑線,覺得顧瀾這話問得太奇怪,如果真的有,那就是傳說中的性格分裂吧。

「江小姐,你相信有這樣的人嗎。」顧瀾很認真的在問沒有開玩笑。

「有。」江緋色也很認真的回答。」

「那江小姐你覺得這樣的人會跟平常正常的那個自己有什麼分別嗎?」

顧瀾怎麼好端端的,跟她說這樣奇怪的事情,還問這麼詳細。

江緋色眯著眼睛,看向顧瀾的時候,是顧瀾有點兒緊張的憨厚笑容,「顧瀾大哥,你想跟我說什麼別直接來,咱們還真不適合遮遮掩掩的問話,你彆扭我也彆扭。」

顧瀾:「……」

他表情微囧,有點不好意思了起來。

「問啊,現在是給你問的機會,你要是不願意跟我說清楚,那下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你,更不會願意下來與你好好說話了。」

顧瀾不會平白無故問她這樣問題,江緋色從顧瀾的反應,隱隱約約覺得這件事應該跟她又關係,不過顧瀾肯定是不想讓她這麼覺得。

「江小姐,說真的,我發現了一個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江緋色的表情是:你丫開玩笑?

「所以,顧瀾大哥你是在懷疑我是不是有精神分裂嗎?」顧瀾這麼一說,江緋色也就知道他剛才為什麼要這麼支支吾吾,還很緊張兮兮的叫她下來,小心翼翼問她這種問題了。

直接問她是不是有病不就行了。

兜兜轉轉的,看他為難成這樣。

顧瀾正要與江小姐好好說在J市的事情,就看到管家林叔忽然從對面走過來,看到他們,更是挺奇怪的問道:「江小姐,您在這裡呀。」

「嗯,林叔,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江緋色看到林叔走進,笑眯眯的,邊識相的自己問了林叔。

「是,剛才找不到江小姐,現在看到人,您先跟林叔過去一下,有事情要交代給江小姐。」至於顧瀾?哎喲,林叔是故意的直接忽視掉了。

顧瀾一臉血,默默跟在身後,也不知道林叔要帶江小姐過去做什麼。

(本章完)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顧瀾有點擔心,怕他剛才跟江小姐的見面和私聊,讓林叔誤會什麼。

走到門邊的顧瀾想跟上去,又覺得不妥。

「顧瀾,過去公司那邊,少爺找你有事要做。」林叔回頭,眼神暗示的跟顧瀾打招呼。

顧瀾一下恍然大悟,覺得他是太著急了。

他那點小心思,少爺肯定知道,暗中叮囑林叔看著他點,他剛才差點就全部跟江小姐全盤托出j市奇怪的事情了。

如果江小姐真的精神有問題,性格分裂,那……這件事情一定是最最最最高級機密。

少爺絕對不會讓別人輕易發現,尤其是那些對江小姐懷恨在心的人,一旦被他們發覺江小姐有精神分裂症,那個天真無邪又如此脆弱的江小姐會非常危險。

顧瀾懂,跟林叔與江小姐微微點頭,轉身出門去找少爺。

「林叔,你是故意把顧瀾給支開吧。」江緋色靠在門邊,似笑非笑的看著林叔。

林叔微笑,很無奈的攤手,沒有不打算遮遮掩掩,「是啊,被江小姐發現了,真是讓人沮喪。」

江緋色噗嗤一笑,「把顧瀾支開了,林叔你是不是要跟我談什麼。」

林叔走進,聲音也壓低了下來。

「剛才少爺透過家裡的監控,發現江小姐與大小姐見過面了。」

哦? 豪門婚寵:惡魔老公請住手 所以?

穆雅言畢竟是穆夜池親生妹妹,在沒有真正想置她於死地或者不識相把她惹火之前,看在穆夜池和老爺子竹姨面子上,江緋色真不想跟穆雅言整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何必弄得跟穆曉曉那些人一樣難看。

「很抱歉,少爺沒有想過大小姐會這樣與江小姐說話,少爺說了讓江小姐在別墅里等他回來,哪兒也不要去,一切等少爺回來再商量。」

「就這事兒,那就沒事了。林叔,我可以理解雅言姐姐的行為,她只是為她哥哥著想,並沒有什麼過錯。」江緋色打了個幌子,不想她和穆雅言私底下的事情被人捅出徹底。

穆雅言肯定有事隱瞞,想趕走她不單單是她不配嫁入穆家。

在穆夜池沒有察覺這件事時,她也很好奇穆雅言這麼著急的目的地是什麼。

「少爺已經跟大小姐見面好好談談了,江小姐別擔心,不會有事情的。」

「沒事兒,我習慣了。」這麼多年還不習慣,她還有什麼臉面活下去。

江緋色與林叔說了會話,想上去休息會,大門打開,穆曉曉大包小包,笑得眉開眼笑的走了進來。

高高興興的穆曉曉一看到大廳沙發里安然端坐的江緋色,臉上迅速換上譏諷,眼睛不屑的看過來,「臉皮真厚,這都已經大年初四,也不知道滾,非要別人拿著打狗棒打出去才幸福啊,真是賤。」

把手中的東西全都甩到沙發上,穆曉曉的動作很大。

她故意的,東西全都砸到江緋色身上了。

要不是林叔在一旁盯著,穆曉曉估計會撲上來掐江緋色脖子,恨不得把江緋色給活生生掐死。

「二小姐回來了。」林叔不著痕迹走過來,恭敬的說道:「林叔幫二小姐整理東西放到樓上二小姐的房間吧,二小姐也一起上去看著怎麼放好。」

林叔不想讓二小姐無理取鬧欺負江小姐,他一個下屬又不能直接叫二小姐滾出去,能做的就是這樣把二小姐帶走,還給江小姐安靜的小天地。

「你幫我拿?你那雙手臟死了,還經常碰江緋色這個賤人的東西,我嫌噁心。」穆曉曉才不給面子,一副嘔吐的表情:「你走開,你的手臟我不願意讓你幫,我現在就想讓江緋色這個穆家養大的賤人幫我撿起來。 因緣安期生遍逅萼綠華 我要她給我收拾乾淨搬到樓頂,再給我全都一件一件的,從樓頂往我的房間里搬下來。」

穆曉曉惡聲惡氣的說,雙手雙腳扒拉著沙發上的東西。

十幾個盒子,全都嘩啦啦的掉落到穆曉曉腳邊。

「賤人!白吃了我們穆家這麼多年的好飯好菜長這麼大,現在該是你回報穆家的時候了。給我跪下,把東西全都撿起來按照我說的做,不然我今天把你弄個半死不活!」

囂張跋扈的惡毒嘴臉,實在太醜陋。

林叔怒火上升,「二小姐,您不要忘記了,除夕夜那天晚上少爺說過,他愛江小姐,要娶江小姐為妻,二小姐你應該尊稱江小姐一聲嫂子!」

「嫂子?」穆曉曉站起來,臉上噁心的指著江緋色,哈哈大笑:「就江緋色這種賤人,她也配讓我叫她嫂子?我呸,要是江緋色敢嫁入穆家,夜池大哥要把她娶進家門,他們結婚那天我一定要把他們的婚禮場地炸成四分五裂。不是我穆曉曉與穆家的人死就是她江緋色的忌日,她別想得逞嫁入穆家,做夢都別想得這麼美——」

那竭嘶底里的恨意,濃烈的從穆曉曉字裡行間透出來。

林叔都被震驚得啞口無言。

他甚至相信,少爺要真的與江小姐結婚生子,穆曉曉這些人的瘋狂舉動一定不會少,只會越來越惡毒。

除非少爺能親手大義滅親,為了江小姐不惜當個手刃所有親人朋友的惡魔。

那麼血腥的場面,林叔想想就覺得頭皮發麻,在看看二小姐宛如世上最惡毒的笑容,真會出事的……

「江緋色,賤人,跪到我腳底下,給我把東西都撿起來。快點,三秒不撿起來我拿爺爺的皮鞭揍你!」穆曉曉一腳踹江緋色,想把江緋色給踹下來,跪在她面前讓她親手虐個半死不活。

穆夜池又不在,她虐了江緋色就躲起來不見人,夜池哥哥還能把她怎麼著。

哼,要是哥哥回來了,穆夜池很快就會虎落平陽被他們玩弄於鼓掌,有什麼好得意。

穆夜池下了台,她江緋色這個賤人也就會死翹翹咯。

心裡想得得意,穆曉曉腳下不留情,恨天高直接踹江緋色的臉。

「江小姐,快閃開——」林叔驚叫,跑過去要推開江小姐。

『嘩啦』

穆曉曉一腳飛過去,臉上陰毒的得意笑容,很快就被濃稠的咖啡潑了一臉。

眼睛被咖啡黏糊,穆曉曉失去視力,腳下用力過猛,在滿臉顏色下,撲在了江緋色腳下。

「嘖嘖,說錯話,被雷劈了吧。」江緋色腳尖一抖,不偏不倚,正好踩在穆曉曉手背上。

糊了一臉咖啡的穆曉曉頓時痛得尖叫,受傷胡亂摸著臉上的咖啡,兩手跟抓了就特別噁心狼狽。

「江緋色你這個該死的賤婢,放開…啊,啊啊……好痛!林叔,林叔救救我…,江緋色她打我,她打我,哇……」穆曉曉滿嘴臭得不像話,罵得越惡毒江緋色越用力,痛得哇哇大哭的跟林叔求救。

林叔臉色冷漠。

等穆曉曉哭得快斷氣的時候,林叔才出口說道,「哎呀,二小姐你這是在做什麼,為什麼要自己潑一臉的咖啡找江小姐玩,你看你,這麼臟,江小姐很嫌棄的,二小姐你趕快起來,別再丟人了。」

「你……」

「哦,二小姐還想玩?那林叔再去燒一杯滾燙的熱咖啡,這一次讓江小姐親手從二小姐頭上淋給二小姐好不好?」林叔說得很是溫和,聲音帶著笑意,說得那是穆曉曉倒貼要跟江緋色玩,江緋色不願意她就自己潑自己一臉咖啡搞新花樣玩。

穆曉曉氣得你你你,一個字也說不出來,身子抽了。

江緋色鬆開穆曉曉,把她隨手扔到腳下,「林叔,我就不跟你們高貴的二小姐玩了,林叔好好勸勸二小姐,別總是腦子壞掉被紙糊了似的,自己虐自己一臉還想拉別人跟她一樣腦殘。」

林叔:「……好,林叔會好好勸勸二小姐,江小姐慢走。」

江緋色走得洒脫,腳步穩穩噹噹,上了樓,關了門,她這才吐出一口氣。

這日子,實在似過得太沒有意思了。

呆在穆家每一天,要都如同今天這樣,欠著誰了啊。

前夫離婚吧 過不下去的,這種不想承著也不想擔著。

她就想實實在在的過日子,招惹她麻煩她不怕,她就是嫌煩行不行,如果愛情的甜蜜大到可以忽略掉這樣的意外,這得花多大的自我欺人才能騙自己。

我的冰山總裁未婚妻 沒有辦法,她比較現實。

經過這麼一鬧,江緋色知道,她是時候告別離開穆家了。

穆夜池……她不討厭他,甚至她貪戀他身上尋求的安全感,可她也騙不了自己愛情的甜蜜能讓這些煩惱統統拋到腦後。

還是這樣保持關係吧。

如果哪天穆夜池說不要她,她也不用撕心裂肺,這樣的距離是她現在覺得很安全的關係。

她不在抗拒穆夜池,也不會因為穆夜池留在穆家,與穆家這些人整天鬧得雞飛狗跳。

穆夜池是個男人,是挑起整個穆家重擔的男人,如果每天還要他無時無刻花費精力調和她和穆家人的關係,她都接受不了這麼婆婆媽媽的女人之間的撕逼,更何況穆夜池這樣的男人。

她不願意看到穆夜池這麼累,回到家還要更累。

她沒想一聲不吭的走人,年會那天她也沒有打算逃避。

老夫人和老爺子說的要她和穆夜池假結婚,她並不拒絕,走之前她會跟穆夜池好好把這件事說清楚,至於結果如何……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穆夜池帶著滿身外面的冷氣回到穆家,已經是晚上八點半。

江緋色正站在窗前,望向窗外綻放的煙花出神。

穆夜池脫掉西裝,用身後抱著江緋色,下巴抵在她香肩上,低低的嗓音甘醇如醉人的紅酒,特外動聽,「有沒有想我,我想你了,一分鐘不見你就想你,每天都沒有少過。」

小臉一熱,江緋色有些緊繃的身子,在嗅到穆夜池靠過來的熟悉氣息時,放鬆了下來。

穆夜池身上有種迷人的味道,讓人很舒服,不管是運動后還是上班一整天回來,都不讓她生出一點點的討厭。

將身子輕輕往後,靠在他懷裡,她想要的安全感,便鋪天蓋地的將她呵護著。

江緋色心裡微微一顫,動情的轉過身,勾住穆夜池的頸項,踮起腳尖輕輕的吻他。

沒有一絲絲讓人不舒服的抗拒,沒有那種精蟲上腦的想法,他們只是甜蜜動情,只想這樣與對方痴纏著,享受這樣令人沉迷的美好感覺。

「有事兒要說,是吧。」穆夜池抱著江緋色,輕聲問她。

甜蜜過後的江緋色,神色帶著一絲饜足的緋色,看起來特別迷人。

穆夜池張開薄唇,壞壞的咬了一口,江緋色打了她一下,匆忙的想要掙脫他,卻被他有力的雙手緊緊按住。

「困了,不說了,轉眼都快十二點。」江緋色慵懶的窩在穆夜池懷裡,他要抱她不給,自己抱著就乖乖的讓人喜歡得不得了,

「好,乖乖睡覺,小老婆晚安。」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