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蕭雋璟一定是看在岑卿卿的面子上才幫她,但不管怎樣,受益人是她和兩個孩子。他對她們,恩同再造,令她重獲新生。

岑雪鄭重磕頭……

。 老司機踩著近千米高的木巨人,居高臨下,俯瞰身前超過四百米的C-初期蟲獸。

兩者比較下,這蟲獸就是個弟弟!

這個木巨人神似菩薩,如同當初哈尼磊施展的真樹萬手,背後一輪木質圓盤,如同雕刻般,出現密密麻麻的粗大手臂,超過一萬隻!

而木巨人體內則是有密密麻麻的玩家在裡面齊齊維持著木巨人的運轉,足足萬人。

「真樹萬手,萬手齊出!」老司機二話不說,直接一聲令下。

「木靈無敵!」

「木靈無敵!」

「木靈無敵!」

近兩萬玩家在木巨人體內,紛紛吶喊助威!

菩薩背後的輪盤動了,無數手臂化作拳影直接伸展了出去,朝著C-蟲獸席捲而下。

「卧槽,這可是真的有點大啊!不過,一群C-都沒有的玩家,估計只是個空殼子吧?」想啥瘋狂咋舌道。

「陣仗還可以,老司機雖然在鈔能力的幫助下,進步很快,直接到達了D+巔峰,但這種級別的威力,應該能撼動一隻C-初期的蟲獸!」環境分析道。

「不錯,集體爆發核爆金身的威力,這個木巨人,拿下這個C-應該沒問題!」

只見這些密集的拳影上,每隻都纏繞著各色的光鎧!

木巨人加上光鎧,有點吊炸天!

「嘶….」C-初期的蟲獸奮力抵抗,全力出手,不斷打出自己的最強絕招,可雖然強大,依舊不敵,被萬道拳影強行打爆!

由此可見木靈軍團的實力是節節攀升!

科研團也在不斷忙碌,加工生產零件,組裝戰艦,以及新式武器。

哈尼磊在被姜澤賦予了三大獎勵后,一隻閉關在訓練營。

此刻的他正遊走於虛空中。

他能感受到周圍無盡而狂暴的虛空亂流,但這些都被自身的虛空元素抵擋在外,無法傷及自身分毫。

行走浩瀚無限的虛空中,他憑著感覺,來到了上次來到的地方,這裡的虛空亂流更加狂暴,讓他壓力陡然上升。

忽然,一道冥冥中的低語傳來。

「虛空哨衛!」

「英勇之心,堅定決心。」

「我顫抖著,雙手扶膝,喘著粗氣。」

「讓怪物們來吧,儘管來吧,就讓它們越過它們腳下同類積如山的屍體,我不在乎。」

「無論是來多少怪物,它們都會死在我的腳下!」

「我不在乎它們的強大招式、特殊秘術,或是維度空間利刃!」

「我不在乎,因為我絕不動搖,我就是那道擊退黑暗的高牆。」

「但當可怕的怪物從黑暗中奔出,我就是那個毫不動搖的人。」

「我是一道牆,高牆絕不移動,因為高牆毫不在乎。」

….

哈尼磊聽著喃喃低語,眼前彷彿出現了一道背影,他迎著黑暗,奔向無數襲來的怪物,不斷揮舞著手中的盾牌,如同一道高牆,抗擊著每一隻怪物!

「超能爆發!」

剎那,背影一聲吶喊,氣焰驚天,虛空裂開,這道背影通體開始流轉紫色虛空元素,左手持一圓形盾牌,猶如超能版本的「美隊」般,一下子變得無比強大,黑暗中的許多怪物都顫慄,甚至有直接逃亡的。

而後,他動了,甩手將左手的盾牌投擲而出。

「轟!」

虛空炸開,紫氣滔天,巨大的盾牌橫空而去,向著無盡的怪物襲去,有驚天動地之威勢,所到之處皆是虛空破碎,無數怪物被瞬間秒殺,或被虛空亂流撕碎!

在怪物全部被擊殺后,黑暗中,有一條巨大的宛如蛟龍般的漆黑怪物出現,帶著黑霧滾滾的浪潮,翻騰而來,一腳踏下,將擾亂的虛空定住,可見其強大之處。

「轟!」

背影與黑影激戰,超能如汪洋攪動,驚天動地,將這片區域都打的近乎破碎,化成碎片崩散!

突然,盾牌飛回背影手中,通體發光,再度飛了出去,散發出一道又一道紫色漣漪,在虛空中蔓延,擊中黑蛟的一瞬間,鱗甲紛飛,鮮血灑落,身軀化為黑霧直接消散了!

「虛空下行–侵略者法典!」

畫面消散前,一股信息,流入哈尼磊腦中。

「叮,你已領悟意境–虛空侵略!」

「叮,你已領悟虛空哨衛專屬秘術–超能爆發(虛空)」

「請注意:開啟超能爆發后,你將解鎖變身後的所有技能!」

「卧槽!!這尼瑪,也太強悍了吧?這就是虛空哨衛??屬於我自己的奇遇??」哈尼磊咋舌!

不等他繼續感嘆,一股紫光自虛空深處湧來,將他包裹。

……

同樣的,其他團隊的玩家,也都在磨練更加強大的招式,用來應對接下來的持久戰,打算一鳴驚人!

而太陽系經過兩天的時間發酵,太陽聯盟各大文明調動部隊欲拿下木衛二的消息,也傳遍了太陽系。

不少文明勢力將目光放到了處境微妙的暗礁。

暗礁暗地整合部落被各方文明發現后,連太陽聯盟駐紮在小行星帶的聯合駐軍都加派了不少。

表面上看起來,墮落者們依舊老實上供,什麼東西都很透明,實則各方文明心知肚明,他們看到的只能是「他們」給你看到的。

暗礁王宮中。

「姜澤與太陽聯盟要對木衛二下手了,咱們的時間不多了。」

宮殿空無一人,基澇懶洋洋躺在自己的王座上,優雅搖晃著電漿液,彷彿對著空氣說話!

邪影緩緩自他體內浮現出來沙啞道:「土衛六的統一考核延長了一個月,估計是要拿下了木衛二,再進行考核,從而開啟黑洞秘境!」

若有所思的基澇喚來侍衛。

「王!」一個墮落者快速來到宮殿大廳中行者尊敬禮節道。

「星空龜一族的事情進展怎麼樣了?」基澇淡淡道。

「由於聯盟軍加派增多,我們一直小心暗中抓捕,如今星空龜一族除了那隻被姜澤打成重傷還在逃竄的獸王,其餘已經全部抓捕滅殺!

而這隻老龜仗著一雙奇異的雙眼,非常靈敏逃脫了咱們布下的包圍圈,不過已然垂死,我們還在追捕!」近侍開口道。

「加大力度,死活不論!」

基澇眉頭微皺,他不喜歡事件有漏洞,揮退了這個侍衛后,繼續開口:

「宇宙之大真是無奇不有!」

邪影點了點頭:「嗯,確實,我也是萬萬沒有預料到,邪能製作的狂暴藥劑居然會被區區一隻星空龜化解,真是應了你這句話!」

在姜澤木衛一巔峰一戰後,少數幾隻獸王逃了出去,其中與姜澤戰鬥逃脫的星空老龜,與哈尼磊戰鬥的四隻火凰後代,就是其中部分。

而就在基澇暗中截胡這些獸王用以做傀儡時,引動了邪能詛咒卻發現,這隻老龜依舊安然無恙逃離,這讓基澇與邪影不得不把心思放到這隻奇怪的老龜身上。

這不追查還好,一查直接驚了,星空龜整個族群完全沒受到邪能藥劑的影響!

在暗中研究后,基澇與邪影發現了星空龜的龜殼有一種奇特的物質,可以抵消甚至消除邪能的影響。

這不得不令基澇下令,全部暗中抓捕擊殺!

不然那群被下了邪能的獸王,解除了來自邪能的影響,那他就提前暴露了。

一想到獸王群被姜澤封印帶回木衛二,基澇還是有點心堵的!

誰知道這群獸王這麼不爭氣,居然連跑都跑不掉,這讓他少了很大一部分傀儡戰力!

姜澤壞了他數次好事,是他的勁敵!

姜澤回到指控中心后,這兩天都在閉關修鍊。

此刻,他睜開了眼。

「這幫傢伙,還真是能刷!」姜澤看了眼後台,光能已經10E出頭了。

偷香 第六百四十七章欲擒故縱?

在旁人的眼底,蘇蘇可能是一個非常非常高冷,而且對人也很冷漠的存在。

平時,就算是一些顏粉在路上偶遇到她,也會秒變慫慫,完全被她身上清冷的氣場煞到,壓根兒就不敢上前打招呼。

可不知道為什麼,顧兮兮卻覺得。

這種冰冷好像只是她自我保護的一個外殼而已,她本人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難以相處。

於是,她也沒有避諱:「我之前在洛杉磯讀大學,在這邊待了差不多五年,才回去的。今天到這邊來,是特意過來探望……」

哥哥兩個字都已經到嘴邊了,顧兮兮又強行咽了下去。

除了顧家那幾個渣滓之外,好像就只有墨錦城他們兩兄弟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親哥哥的存在。

這種私事,沒有必要跟外人說太多。

「我這次過來,就是到醫院看一個親戚。沒想到,竟然碰到你了。」

「原來如此。」蘇蘇原本還打算跟顧兮兮多聊兩句的。

可這個時候,拐角那邊突然傳來一些聲音。

「咦,你們快看,那個女人是不是蘇蘇啊?」

「長的好像啊!她怎麼會出現在醫院這種地方啊?」

「不對啊,她前陣子不是才回國嗎?而且好像還在機場引起了很大的轟動,都鬧上熱搜了呢。這麼短的時間怎麼會出現在洛杉磯啊,還在醫院裡面!」

「難道是我們看錯人了嗎?」

「要不然我們上前去看看吧,打個招呼,能合照要個簽名更好!」

「好啊好啊!」

「……」

這些對話清楚的傳了過來。

蘇蘇第一時間將墨鏡帶上,將帽檐壓低了一些。

顧兮兮在洛杉磯這幾年,其實也多少了解一些。

蘇蘇常年國內外跑,她的粉絲不光僅限於國內,在國外,甚至於世界各地,都有不少她的顏粉。

所以在這種地方被認出來也不足為奇。

只不過,因為她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醫院,萬一這個照片傳出去,不知道又要以訛傳訛成什麼樣子。

顧兮兮連忙側身,將蘇蘇擋在了自己的身後:「蘇蘇,你先走,這邊我來想辦法。」

蘇蘇回頭看了過去。

發現不遠處已經那兩個人已經追了過來,甚至還掏出了手機。

「兮兮,你沒問題嗎?」蘇蘇有點不太放心。

顧兮兮點點頭,「放心吧,你快走,我有辦法。」

「多謝。」蘇蘇一咬唇,還是率先走了。

那兩個人沒拍到蘇蘇,十分不甘心,拔腿就要追上去。

只不過他們才跑出幾米遠,突然從旁邊的拐角處看到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沖了出來。

她的手上還端著一個保溫杯,杯蓋打開,裡面呼呼的冒著熱氣。

「啊啊,小心,小心,熱水,熱水!」

顧兮兮像是被他們兩個人嚇到了,手一抖,杯子裡面的熱水順勢就潑了出去。

「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