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沒有提前知會賀執遇一聲,就想給他個驚喜。就像他得知她挨了打后,不顧一切回來找她的那晚一樣。

。 擔心她被蕭平君騙?

怕是想讓她被他騙吧!

陳桑朝他嗤了一聲,滿臉嘲諷,「那也比被你繼續騙的強,再說了,蕭同志可從來沒讓我主動給他那吃的也沒說借。」

看見劉長志這張白斬雞樣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她就覺得空氣都變得渾濁了。

劉長志臉都氣綠了,可耐不住想,蕭平君不主動讓她送,不代表這死豬肥豬不主動送啊。

他可是領教過,何況好東西誰能拒絕?

他們本來就吃不飽穿不暖,送到嘴邊的肉,沒有不吃的道理。

就算是蕭平君也一樣。

劉長志心裡這麼想著,心裡對陳桑又氣,可總得賠著笑臉,「瞧你這話說的,就我倆這關係,能說被騙嗎?」

陳桑就見不得這種沒有自知之明的人,還朝自己拋媚眼,他有病吧他。

跟鄧云云真的是一路貨色,永遠擺不清自己的位置。

「可別,我跟你沒有半點關係。」陳桑出手做拒絕狀,她是一點關係都不願意跟這個軟飯男沾上,「我可跟你說過了,叫我陳同志或者陳桑同志,我們還沒有熟到你可以叫我桑桑的地步,讓人聽見,還真以為我跟你怎麼滴了。」

陳桑這麼急著撇清關係,要是以前,劉長志求之不得,但是現在不行啊。

現在陳桑是他唯一的糧食來源,要是沒了她,他真得餓死在這東風生產大隊。

鄧云云有個親戚在這裡,但是因為鄧云云公分低,總是讓親戚倒貼,時間短還行,但是長時間倒貼,是個人都不樂意。

現在他不僅不能從鄧云云哪裡得到半點幫助,還要幫著把她從陳桑這裡拿口糧來。

所以,陳桑成了他和鄧云云兩人的衣食父母。

絕不能撇清關係!

「桑桑,你是不是因為我昨天因為護著鄧云云同志推了你一把而生氣?」劉長志試探性地問道,看到陳桑掀開眼皮看向他的時候,他篤定,陳桑就是因為這個生氣,所以才要和自己撇清關係。

只要他認錯,這死肥豬還能不屁顛屁顛地去家裡拿吃的慰勞他?

他心裡的如意算盤打得啪啪響,卻忽略了,陳桑看他的眼神,滿滿的鄙視。

「你相信我,我一點也不喜歡她,你想想,她幹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這不能做那也不能做,每天還要人幫著幹活,就這樣能造的人,我咋可能會喜歡?」劉長志忍著噁心,伸出手握著陳桑的肩頭。

肥,那是真的肥。

就是一個肩頭,跟豬肘子似的,根本握不住。

劉長志恨不得這些肉能長到自己身上,至少會讓人覺得,他是混得還不錯的那一掛。

看著陳桑一身的肉,劉長志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以前只知道陳桑死胖死胖的,但是沒想到她能這麼胖,僅僅是一個肩頭都這麼厚實。

這究竟得吃多少的好東西才能補成這樣?

一時間腦海里已經閃過一系列自己沒吃過的美食,全都進了陳桑的肚子。

「你喜不喜歡她跟我沒有關係,你用不著跟我特意解釋,說得我跟你有點啥似的。還有你再動手動腳的,信不信我喊非禮了?」

陳桑手勁兒大,一巴掌拍在他手背上,疼得發麻,手背立馬紅了。

劉長志捂著手背,心裡把陳桑從頭到尾罵了個遍。

她喊非禮?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是他非禮她。

倒是她,全村人都知道她天天追在自己屁股後面倒追。

劉長志都快壓不住脾氣了,可是咕咕響的肚子,時刻提醒著他,陳桑是他的飯袋,不能得罪。

他不僅沒表現出生氣,還更柔了幾分語氣,「是我太著急了,我只是想跟你說清楚,我跟她之間的關係。」

要說鄧云云是朵白蓮花,那劉長志就是一杯男人中的綠茶。

說起話來,真容易混淆視聽。

旁人聽起來,就像是他和陳桑關係不清不楚一樣,如果是原主,還真的以為是他對自己有意思,鐵定是巴巴地給他送溫暖了。

他該不是以為她沒聽明白,他這是啥意思?

不就是餓了,想吃東西么?

她有,就是不給。

她寧願拿去喂狗都不會給他。

說起來喂狗,她想起來,蕭平君養的狼崽。

這東西這麼小,吃啥?

蕭平君平時都是咋喂的?

她手伸進衣兜里,還剩下一個玉米餅子,她掏出來聞了下。

真香啊。

而對面的劉長志咽口水的聲音老大。

「桑桑,玉米餅子呢?」劉長志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恨不得能長在餅子上。

陳桑翻了個白眼,「長得不像還是咋的?」

劉長志被懟了一嘴,不僅沒有生氣,還笑呵呵地問:「還沒吃呢?」

陳桑緩緩彎唇,圓滾滾的眼珠子笑眯了,「是呢,吃得太撐,吃不下了。」

肉乎乎的手拿著玉米餅子,在劉長志眼前來回晃。

看得他眼珠子滴溜溜地跟著轉。

果然在聽到陳桑說這話的時候,他咽口水的聲音更響了。

意識到自己此刻的行為,和往日清高的形象不符,劉長志站直身體,握拳假咳了一聲。

「既然你吃不下了,那就給我吃吧,我幫你吃。」劉長志絲毫不覺得自己說出這樣的話,有什麼不對,反而覺得理所應當。

倒是陳桑愣住了,忍不住為劉長志這樣的人拍手叫絕。

什麼叫幫她吃?

糧食這麼精貴的年代,還有幫吃這種說法?

明明就是他想吃!

她呵呵一聲笑,「說得挺好聽,還幫我?你特么就是自己想吃吧?憑啥我的東西要給你吃,你算個什麼東西?!」

嘩的一下,劉長志白凈的臉上一下子紅得跟個紅屁股似的。

他氣得說不出話來,可是餓得都要昏過去的感覺時刻提醒著他。

劉長志支支吾吾地,看著陳桑,好半晌才組織了一句完整地話,「以前……你都會把……吃的,給我……」

「哦~」

陳桑瞭然地點了點頭。

劉長志臉上一喜,就在他以為陳桑會把手上的那張厚厚的玉米餅子,放到他手裡的時候。

陳桑猛的把手往後一縮。李肆此時卻顧不得去看那信息,只是放空心神,盡量回憶,回味,感悟方才那一秒的天地胎息狀態,那真的是讓人神往。

整整一個時辰之後,他才平靜的睜開雙眼,感覺好極了。

這才是修仙者的優勢啊,也是師法天地的優勢。

整座天地,這麼大的一位老師在,實在沒必要去另闢什麼蹊徑。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角》第82章蒙塵飛劍(第一更) 轟!

空氣炸響。

銀黑色的半透明拳印,裹挾十五萬斤巨力,和石之邦的裂鷹爪印,對撞在了一起。

「嘭~」

兩股力量硬碰硬,迸發出沉悶的響聲,在甬道里回蕩。

滿腔殺意的石之邦,只覺得右手先是一麻,失去知覺,然後劇烈的疼痛,自手臂開始,傳遞進大腦,讓他臉龐抽搐,身體抖動。

同時耳畔傳來骨骼「咔嚓、咔嚓」的斷裂響聲。

嗒~嗒~嗒!

整個人控制不住往後倒退的石之邦,驚醒之際,看見一蓬血霧包裹了自己上半身。

血霧來自右手臂。

此時的右手臂,已經全部骨折、骨片斷裂,整隻臂膀,像一團剛發酵的麵糰,軟趴趴的搭著肩膀。

「你……」

唰!

刀光憑空綻放。

蘇景行閃電取出寶兵,照著驚恐的石之邦,就是一陣迅猛劈砍。

真氣修為,四十年!

《三元刀法》人元之——

「逆風一刀斬!」

「盪江千軍斬!」

「亢龍霸王斬!」

唰!唰!唰!

「呼~」「呼~」「呼~」

刀光伴隨刀風,撕裂了空氣。

同樣是銀黑色的刀氣,一片緊接一片,一片疊加一片,不停歇的轟擊在石之邦身上。

先粉碎石之邦的護體真氣,再撕開石之邦身上的特製護身服飾,半寶兵級別的練功服。

最後,將石之邦的腦袋連同上半身,劈成兩半,血灑一地。

速度快,力量大。

五品境界的石之邦,連底牌也沒來不及用出,就去見了祖宗!

甬道里一片寂靜。

收刀的蘇景行,拾取了一張卡片,站在原地,仔細聆聽四周片刻,確定沒有人再往他這邊過來,稍稍放鬆。

「好像下手有些重了。」

低頭打量石之邦的兩半軀體,蘇景行低聲呢喃。

五臟六腑落了一地,散開的鮮血,濺灑的到處都是。

這要收拾乾淨,多少有些浪費時間。

想了想,蘇景行乾脆放棄收拾,前往下一個目標住處。

只要他速度夠快,不怕被人發現屍體。

所以……

唰!

刀光閃過,又一個石家高層,在尚未反應過來之前,被砍掉腦袋。

蘇景行拾取了卡片,轉身離開,直奔下一個。

大腦里有明確地點,路上沒耽擱一秒。

下一個目標,是和聶人仇一樣從小培養起來的死士。

蘇景行維持「聲臨耳境」的百米範圍傾聽,鎖定這個死士聽到敲門聲,警惕的從屋裡出來,藏身頭頂天花板。

在死士探頭出房門,左右環顧沒看見人,忽然警覺剎那——

唰!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