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好生奇怪,她悄悄站起身來一看,卻又沒看見人影。

這時,李江河突然醒了過來,他急咻咻問道:“我剛纔好像聽見有動靜,你聽見了嗎?”

鄧紅櫻搖頭不語。

李江河站了起來,向洞口看去,大叫道:“不好,哨兵不見了!”

於是疾步上前,但是手臂上的鐵鏈拴着鄧紅櫻,他又停下來,將鐵鏈打開,然後又將鐵鏈固定在一根鐵柱上,對鄧紅櫻吼道:“你最好老老實實呆着,不然——你是知道下場的!”

說罷,躬身向洞口走去。

洞口,五名哨兵倒在地上,他試了試鼻息,已經停止了呼息。

李江河陡然一驚:“是誰能潛入這懸崖峭壁間,同時秒殺五位哨兵?”

正在驚疑,突然一隻巖鷹從旁邊的崖壁上飛起,直向他撲來,他趕緊手一揮,一道灰色的幕牆瞬間將洞口封住,只聽得“咚”的一聲,巖鷹撞在了幕牆之上!

“他奶奶的,巖鷹都成精怪了,想來偷襲我!沒門!”李江河說罷,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李江河這一招是紅眉道尊傳授的“鬼影牆”,能夠抵擋地球上任何人的攻擊。

李江河背轉身,正要向洞內走去,只聽得“滋啦”一聲,一道白影竟然刺透鬼影牆,穿雲奪霧而來!

李江河頓時大驚失色,慌亂之中連續揮出三道鬼影牆,心想這樣會行了吧,你再大本事不會連破我四道鬼影牆吧!

正要喘一口氣,卻聽見“呼”的一聲,鬼影牆燃起了熊熊烈火,瞬間化爲烏有!

同時那一道白影飄了過來,手中還掄起一對臉盆大的銀錘!

李江河一見,頓時魂飛魄散,心底一沉,遁地不見了。

白影拋出銀錘,銀錘砸向地面轟隆一聲巨響,地面立即出現簸箕大的一個坑,亂石紛飛,揚起沖天煙塵!

“啊呀——”一聲慘叫之後,李江河出現在坑邊上,滿臉蓬頭垢面,口吐烏血,看來是被炸成了重傷。

白影飄然降落,對着李江河喝道:“李江河,你還認識我嗎?”

李江河恐懼地打量着這個白影,囁嚅道:“你、你、你是人是鬼?”

“哈哈哈哈!李江河,睜開你的狗眼看看吧!”白影說罷,手一揮,身上衣服換成了迷彩服,白袍老者變成了年輕壯漢。

“朱清宇!”李江河失聲叫道。

“不錯,正是在下!”朱清宇向前走了兩步,眼露兇光:“上一次在鄧家堡讓你逃脫了,這一次你還能逃到哪兒去?”

“清宇!”一個女人的叫聲從裏面傳來。

聲音是那麼親切,儘管朱清宇已經知道她紅櫻在洞內,但聽見了還是心裏一顫。

然而就是這一瞬間,李江河突然遁到鄧紅櫻的旁邊,將無影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朱清宇心裏一緊,但是表面上仍裝着沒事一樣,繼續向洞內走去。 見朱清宇走進洞來,李江河全身顫抖,手中的無影刀不聽使喚,似要滑落。

雖然無影刀還架在鄧紅櫻有脖子上,但是鄧紅櫻心裏的衝動早已將危險置之腦後,她突然向外一推,向朱清宇跑去,不曾想腳上有鐵鏈,腰間也有一條鐵鏈被固定在鐵樁上,跑了兩步便跌倒在地。

那李江河沒想到鄧紅櫻會突然襲擊,加上身負重傷,竟然被她推出一米開外,身子歪向一邊,他急用無影刀支撐於地,纔沒有跌倒。

朱清宇怒視着李江河,一步步靠近,李江河的眼神由驚恐轉向暴怒,向全部內力灌注在右手之上,然後向朱清宇的脖子狠狠刺去!

朱清宇並不躲避,當無影刀刺來的時候,他臉上掛着一絲微笑,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裏。

“清宇——”鄧紅櫻爬在地上,驚恐萬狀地擡頭呼喊。

李江河大喜,奮力向朱清宇刺去!

“噗哧——”一聲裂帛之聲響起,鄧紅櫻一看,倒是李江河口中噴出一口血霧。

再一看,朱清宇已站在李江河身後,右手正從他的後背移開。

鄧紅櫻轉憂爲喜,又輕輕地呼喊一聲。

李江河睜大雙眼,無力地擡起右手,偏頭道:“你、你、你會分身術……”說罷,轟然倒地。

朱清宇冷哼一聲,走上前來,扶起鄧紅櫻,意念一動,套着鄧紅櫻的兩條鐵鏈自然打開。

“清宇!”鄧紅櫻撲向朱清宇,倒在他的懷中,淚水似決了堤,嘩嘩淌下。

“紅櫻——”一絲久違了的女人氣息飄向他的鼻息,他忍不住叫道。

“你、你咋纔來,我、我都快不想活了。”懷中的女人呢喃道。

朱清宇本來要質問她當初爲啥不辭而別,但見她蓬頭垢面、面容消瘦的樣子,又不忍出口,只淡淡說道:“這在不是訴苦的時候,待回去慢慢講吧。”

話音未落,只聽一片刀劍的蜂嗚聲傳來,朱清宇一看,只見洞口外邊幾十個黑衣人挺刀遁入。

“快讓開!”朱清宇推開鄧紅櫻,揮手一掌,白色氣彈“呼”地飛向黑衣人。

轟隆一聲巨響,黑衣人羣鬼哭狼嚎,碎裂的肢體從滿是煙塵的空中墜落,有兩隻斷臂還掉在了朱清宇的身上。

朱清宇又推兩掌,稀微的慘叫聲傳來,洞口的地面炸成了溝壕, 就連遁地想逃走的幾個黑衣人都炸成了粉末。

朱清宇獰笑兩聲,轉身來到李江河的旁邊,那李江河雙眼緊閉,氣若游絲,已奄奄一息。

朱清宇見狀,心想可不能讓他死了,還要帶他回邊城接受審判呢,便蹲下從李江河的百匯穴注入一絲內力,那李江河呼吸立即順暢許多,但仍沒有睜開眼睛。

隨即,朱清宇往眉眼處一按,一束金黃色的光柱呈扇形投射到李江河的身上,那李江河的身子逐漸縮小,最後變成了拇指大的小人兒。

鄧紅櫻正在驚訝之時,朱清宇又走過來,金黃色光柱投照在她的身上。

“別、別這樣……”鄧紅櫻驚惶地搖着頭,但是朱清宇哪由得她,片刻,她也變成了一個小人兒。

他從地上將她握在手中,道:“這樣是爲了便於攜帶,,暫時委屈一下吧。”

說罷,將她揣入懷中。

再轉過身來,又從地上拾起李江河,口中唸唸有詞,一個貯物袋出現在眼前,這個貯物袋竟是他那從不離身的帆布挎包。

他將李江河放進貯物袋,袋裏面有兩條眼鏡蛇,還有幾條鐵索、電擊棒等。

他冷笑一聲,將李江河放進了貯物袋。然後走出洞口,飛向紫林河上空,回手一掌,神彈飛出。

“咚嚓!”如電閃雷鳴,石洞坍塌!


巨石以強大勢能飛落紫林河谷,河邊停泊着的兩艘小型貨船立刻千瘡百孔,船上的幾名黑衣人被巨石擊中喪生!

朱清宇一不做二不休,又接連出兩顆神彈,兩艘貨船連同十多名黑衣人灰飛煙滅,掀起驚濤黑浪,水霧瀰漫。


“休得無禮!”一聲中氣十足的怒吼傳來,朱清宇一看,只見另一個石洞中站着一位身穿阿拉伯酋長服的高大漢子,那漢子雙手一動,無數阿拉伯彎刀帶着蜂鳴之聲,向自己飛來!

“馭魂刀!”朱清宇大驚,忙化着一道白光,升向高空。

然而,飛速旋轉的阿拉伯彎刀卻嗅到了他魂靈的氣味,尾隨之白光追了上去!

只不過這些彎刀的速度比不上白光的速度,待數秒鐘後,朱清宇已躍上幾百米高空,那些彎刀失去了嗅覺,在河道上空亂轉。

阿拉伯酋長也甚覺奇怪,眼看天空茫然不知所措。正在他疑惑之時,只見幾顆神彈從高空直下,轟隆幾聲巨響,無影刀被炸得七零八落,紛紛墜下河谷。

阿拉伯酋長大怒,稍一縱身,腳踏紅色地毯飛出山洞,懸在半空尋找目標。當他看見一道白光從天而降時,毫不猶豫地推出兩股烏黑之氣,立時紫陽河谷遮天蔽日,闇然無光!

接着,無數綠色的光點在河谷上空飄動,漸漸地,這些光點變成一個個魔頭,張着獠牙向朱清宇撲去!

朱清宇先是一驚,接着便朗聲笑道:“又是這魔頭,能不能玩點新花樣?”

萌妻來襲:大叔,抱一抱 ,推出幾道神火,魔頭紛紛燃燒起來,變成了飛快轉動的火球。

而阿拉伯酋長並不驚慌,他口中唸唸有詞,雙手不停翻動,那些魔頭在他的操控下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從不同方位向朱清宇展開攻擊。

朱清宇毫無懼色,手一揮,一對銀錘已攥在手中,即衝入魔頭陣,掄起銀錘一陣劈打!

“轟!”

“嚓!”

銀錘所過之處,魔頭粉身碎骨,魔鬼哀嚎之聲震響紫林河谷。

不過一支菸的功夫,所有魔頭被盡數斬殺!

這對銀錘,本是隋唐第三條好漢裴元慶之兵器,當初裴元慶在擋了李元霸三錘之後並無異樣,但是後來被新文禮誘入火雷陣而亡,可憐裴元慶當時才十三歲,竟英靈早逝!李世民當了皇帝之後,感念裴元慶英勇,將這一對銀錘存於大唐皇家博物館裏,以示後人瞻仰。後來銀錘不知所蹤,原來是玉皇大帝命神偷孫悟空將銀錘偷到了天庭,以鎮妖魔。

這一次朱清宇到了太上老君府治傷,太上老君經請示玉皇大帝恩准,將此銀錘賜予朱清宇到邊城護法,而原來臨時進入他識海之中的四大天神的兵器則迴歸到四大天神手中。但是四大天神已經與他有了心靈感應,只要他一意念或呼喊,四大天神同樣會出現在他的眼前。

如今,所有魔頭盡數被殺,阿拉伯酋長悖然大怒,呼道:“教主助我,法海無邊!”

呼畢,一把頂端有八棱尖刀、 鰍越龍門

萌妻不乖:陸少的私寵甜心

這聲音,如信鴿飛過天空,如清純美女的笑聲,如遠山的呼喚,叫人沉醉。朱清宇立時心如止水,腦海一片空白,似要昏昏入睡。

見他這個樣子,阿拉伯酋長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手的魔鬼尖刀杖轉動起來,聲音更加美妙。

朱清宇聽着這聲音,閉下雙眼倦意襲來,他好想美美地睡上一覺,然後放下武器回鄉過那田園牧歌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歇,與世無爭,安享天年。

阿拉伯酋長見時機已到,腳踏紅地毯挺着魔鬼尖刀杖向着朱清宇撲去。

可是朱清宇的眼睛還閉着,無動於衷。

這時,識海里的李江水卻一聲大叫,朱清宇一個激凌,意識審視識海,原來李江水醒過來後看見兩條眼鏡蛇,發出了驚恐的叫聲。

就是這叫聲將朱清宇拉回到現實,他突然覺得一股陰風襲來,剛一睜開眼睛,那魔鬼尖刀杖已然到了眼前三米之處。魔鬼尖刀杖後面,阿拉伯酋長正獰笑着想發出致命的一擊!

“啊!”朱清宇大驚,急舉起銀錘一搕,“當”的一聲脆響,魔鬼尖刀杖即被搕向一邊,阿拉伯酋長“哎呀”一聲,雙臂發麻,虎口出血,魔鬼尖刀杖差點脫手!

阿拉伯酋長大驚,他沒想到朱清宇在這關鍵時刻醒悟過來,更沒想到他的力量竟如此強大!但是並不想放棄,不顧虎口疼痛,又橫掃一杖打將過來!

朱清宇已經徹底清醒了,他左錘擋住魔鬼尖刀杖,右錘再向杖擊去,“卡嚓”一聲,魔鬼尖刀杖攔腰折斷!

阿拉伯酋長心裏一顫,自知對手力量強大,便吐出一股黑煙後轉身逃遁。


這些個黑煙早已不成爲朱清宇的阻礙,他噴出一道神火將黑煙驅散,叫道:“哪裏逃!”

阿拉伯酋長腳上的紅地毯就如飛機一樣迅速,但是哪裏有神光的光速快,眨眼功夫,朱清宇已趕到他的後面,銀錘向阿拉伯酋長的後背擊去!

可是阿拉伯酋長竟如長了後眼似的,一下撲在紅地毯上,銀錘落空!

朱清宇大怒,立即縱向上空,身體倒立,雙錘向紅地毯衝擊而去!

然而那紅地毯卻將阿拉伯酋長裹了起來,連續幾個翻滾,如離弦之箭,向石洞飛去…… 阿拉伯酋長裹着紅毯向石洞飛去,朱清宇由於下垂力道過大,竟然下降到離紫林河面不足兩米的高度,待他再上升到空中時,阿拉伯酋長已然飛到洞口了。

朱清宇一見,心裏一急,真接右手一揚,將一隻銀錘擲了出去!

銀錘拽着一道白光,向洞口飛撲而去,但快到洞口時,洞口上方突然垂下一張鐵網,銀錘撞擊在鐵網上面,嘣地彈回。


朱清宇心想,這外國妖道果真比李江水要狡猾多了,竟然用鐵網擋住了致命的一擊!

“呼——”

朱清宇噴出一口神火,立刻石洞門口被神火封住,鐵網瞬間消溶!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