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紅色的喜服喜氣洋洋。

看在霍擎天的心裡,就像是一輪火紅的太陽,綻滿了他的心房,讓他的心裡無比溫暖。

霍擎天迎著沈星向她走過去。

沈星心中略微有些小忐忑。

她是連續很多天沒有回沁園別墅了,霍擎天都沒有找過她,也不曾來過一個電話,今天突然間到片場,莫不是她的行為把他惹急了,他要親自來捉人了?

男人在一步一步向她靠近。

高大的身軀,極具壓迫感。

沈星直覺要發生什麼事,她有種想逃的慾望。

卻發現,走到她面前的男人身體緩緩低下去,他竟然,竟然單膝給她跪下,手中還托著一隻紅色的錦盒。

這是什麼橋段?

沈星的大腦有些發懵。

剛才的戲還沒有結束?不對呀,戲里的男主並不是他。

「沈星,請你嫁給我。」

果然,霍擎天開口了,開口很直接,開門見山,直奔主題。

他在向她求婚。

沈星的心裡怦怦直跳。

周圍的工作人員都被這番求婚場面吸引了目光,紛紛圍攏了來。

這可是霍大總裁的求婚現場啊,能飽眼福看一眼,是幾世修來的福?

有人起鬨:「沈星,快答應啊,答應嫁給霍總啊!那可是寧城第一男神!」

「沈星,趕緊答應,你不答應我就答應啦!」

「哈哈,霍大總裁真沒面子,人家沈星不答應咧!」

「霍總,沈星不想嫁,我們想,我們大家都想嫁!」

霍擎天沒有理會周圍的各種聲音。

他雙眸深情地看著著沈星,只用更加堅定的語氣說:「沈星,請你嫁給我,我一定會好好愛護你一生,免你憂,免你苦,免你驚,給你一世幸福,請你嫁給我,好嗎?」

制霸豪門:重生最強神算 他打開錦盒,將那枚閃光的鑽石戒指拿出。

舉在半空中。

在陽光的折射下,那枚戒指閃著最美的光華。

沈星看著這個在人前一向霸道冷漠的男人此時單膝跪在她面前,一臉溫柔的看著她。

心中如海潮起伏。

答應他? 重走榮華路:腹黑相公的福氣娘子 不答應?

兩種聲音在她的心底交戰。

就這麼答應他啦?可是那份被他算計的不平衡還在她的心中作祟。

沈星的眼睛眨了眨,一亮。

嘴角微微一笑。

沈星的小表情讓霍擎天心下一凜,這樣表情的沈星總是讓他很不安。

怕是又要出什麼意外。

果然,下一秒,沈星傲嬌地一抬眉,下頷微微抬起,居高臨下地看著霍擎天,她語音裊裊:「要我接受你的求婚也可以,但是你必須先同意我一個條件。」

霍擎天聽了,心中鬆了一口氣。

他並不問沈星是什麼條件,連連點頭:「行,可以。」 別說是一個條件,就算是十個條件,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答應她。

周圍的圍觀觀眾不淡定了,這可是霍擎天求婚啊,這個沈星還要拿橋,提什麼條件,為什麼不趕緊答應下來,不怕把霍擎天氣跑了?

沈星當然不怕,她總要為自己爭回一口氣。

「霍總,你先別急著答應我,我想先問你一個問題,我們會有婚禮嗎?」

「當然。」

霍擎天神色堅定,回答得很爽快,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他當然要給他的小姑娘一個隆重而盛大的婚禮。

沈星點點頭,很滿意的樣子。

「那好,在我們的婚禮上,你要為我披上婚紗。」

沈星說完,勾起唇角。

霍擎天:「……」

婚紗?要他披上?

他可是個大男人!

霍擎天聽完這個要求一下子愣住了。

周圍的觀眾也有些愣怔。

讓霍總穿婚紗?有沒有搞錯?

婚紗,那不是新娘子應該穿的嗎?

為什麼讓霍總一個大男人披上婚紗?所有的現場觀眾都屏住呼吸等待著霍擎天的回答。

好奇心驅使每個人都伸長了耳朵要聽一聽結果,生怕漏掉其中一個字。

霍擎天的確被沈星的這個要求為難住了。

一個大男人穿婚紗,這個要求,實在是太、太不合適。

於是,霍擎天醇厚的聲音里有些小懇求:「這……小星星,咱……咱們能不能換一個條件?」

只要不是穿婚紗這個條件,哪怕再多添幾個條件都行。

沈星低頭狀似猶豫了一會兒,然後又緩緩抬眸看著霍擎天。

霍擎天的眸子閃亮,他以為自己看到了希望。

可是,耳邊只聽沈星不輕不重地說出:「我只有這一個條件。」

那意思是,霍擎天必須為沈星披上婚紗。

於是,霍擎天的眼前浮現了一個穿婚紗的男子,在婚禮上迎來送往,接受眾賓客的取笑。

而那個男子,就是他自己。

沈星提出的這個條件,不可謂不刁鑽。

不可謂不強人所難。

她這是,存心報復。

故意要整他。

而且是在婚禮那麼隆重而神聖的時刻。

他暗中算計了沈星領取了結婚證,她就用同樣的方法進行反擊。

在婚禮上讓他出醜。而且是當著眾親朋好友的面。

霍擎天常嘆了一口氣,終於體會到孔子那句: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女人,果然是不能得罪的。

否則她會十倍百倍的還回來。

而此時此刻,霍擎天還單膝跪在地上沒有起來。

沈星卻也不急,一雙清亮的水眸凝視著他。

此時的霍擎天已經騎虎難下,他咬了咬牙,在心中發了發狠。

張口說道:「好,我答應你。」

就為這個小女人披一次婚紗,又如何?

這是他愛她的表現,寧城誰敢說他半個不字?

誰敢?

想明白的霍擎天頓時豁然開朗。

沈星沒有想到霍擎天竟然真的答應了她的要求。

她的嘴角勾著笑容,輕輕地說:「我接受你的求婚。」

沈星伸出無名指,自覺套在那枚戒指里。

霍擎天終於站了起來。 霍擎天擁住沈星,眸色溫柔如水。

心中卻已經暗暗下了決心。哼,小狐狸,先讓你得意著,等婚禮后,看我不好好地、收拾你。

霍擎天與沈星的婚事就這樣召告了天下。

寧城多少少女的芳心碎了一地。

心碎之餘,有感慨,有羨慕,也有嫉妒。當然,最多的還是祝福。

還有一種傳聞說霍擎天將要在婚禮當天為心愛的女人披上一次婚紗,且不論這個消息的來源真假,就已經讓廣大婦女同胞們羨慕碎了心了。

「你看看人家,那樣尊貴的男人,都肯為了心愛的女人做一些離經叛道的事情,那才是真愛!」

「我也要找一個為我披婚紗的男人!」

「霍擎天披婚紗,天吶,想想就醉人,那會是一幅什麼樣絕色的畫面,我真想親眼看到!」

「我的男神即便是穿婚紗也一定是世間最美的男神!」

韓煜宸坐在霍擎天的辦公室里,一邊刷著手機,一邊看著神色嚴肅的男人,不死心地問:「你真的要在婚禮當天穿婚紗?」

韓煜宸想想那個畫面就辣眼睛。

霍擎天穿婚紗?

嗯,有趣。

霍擎天抬眸瞥了韓煜宸一眼,語氣不善,反問一句:「與你有關?」

韓煜宸語塞。

呃……這個,與他無關嗎?他想確認一下消息的真假,如果霍老大穿婚紗,他一定提前做準備,讓攝影師多拍幾張照片留作紀念啊!

遺忘國度之德魯伊 韓煜宸在心裡美美地想著。

他沒想到,霍擎天人生的頭一栽,是栽在一個女人手裡。

霍大嫂,厲害!

韓煜宸在心裡為沈星豎大拇指。

那個女人年紀不大,卻把霍擎天吃得死死的。

新郎穿婚紗這種要求都敢提,嗯,偉大!

韓煜宸又在心裡為沈星點了一個大大的贊。

看樣子,今後想討好霍擎天的話,只要抱緊霍大嫂的大腿就萬無一失了,就一定能將霍擎天收伏於股掌之間。

韓煜宸的眉宇間流露出掩藏不住的小興奮。

霍擎天睨了他一眼,說:「你很閑?」

韓煜宸連忙辯解:「不不,我很忙,但為了你的終身幸福,我必須關心一下,呵呵。」

霍擎天重重看了他一眼,從韓煜宸的眼神里,他可一點也看不出什麼關心來,那雀躍在眼中的,只有興災樂禍。

「一分鐘之內如果你不滾出去,霍氏與韓氏的合作項目就取消。」霍擎天冷冷地,不動聲色地說。

韓煜宸的屁股上像是被鋼針狠狠刺了一下似的,立刻就從椅子上彈起來。

「別別別,對兄弟我手下留情,我這就走,這就走,不不,我這就滾!」

韓煜宸識相地逃走了。

霍擎天的眸光從韓煜逃走的方向收回來。

重新落到手中的文件上。

他的眼前,浮現出小女人那張狡黠的眸光。

沈星,可真是為他出了一個難題中的難題。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