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過去了十多分鐘,突然半山腰傳來的槍聲,讓還在大雪紛飛中尋找雲天的士兵急忙掉頭。

“總部遭受襲擊,立刻回防!”

隊長一聲令下,整個小隊紛紛掉頭,而趴在雪裏的雲天卻清楚的知道,應該是瘋子他們殺到了。

槍聲越發的焦灼,在祕密基地的門口打響。

這支小隊也得到命令,第一時間準備回援。

伴隨着卡車掉頭,其他的雪地摩托也紛紛的掉頭,而就在這時,雲天也鎖定了自己的目標。

猛然間站起身來的雲天,快步的向着不遠處的一輛雪地摩托衝了過去。

前方的卡車此時已經駛離,大雪紛飛中也並沒有注意到身後的情況。

右腳一蹬一顆松柏,雲天藉着反彈之力向着前方撲了過來。

而此時雪地摩托正好從他的面前駛過,抓着雪地摩托後面繩索的士兵,還沒有明白過來,已經被雲天一角踢翻在地。

落地的他,同時抓住了對方脫手的繩索,而雪地摩托駕駛員,也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妥的地方。

孰不知,他身後的閻王已經在一步步的向他走來。

雙臂用力的扣住繩索,雲天就這樣的爬到了座位之後。

隨着他雙臂用力一拉,整個人已經落在了駕駛座上,還不等對方反應,他瞬間就擰斷了他的脖子。

屍體直接掉落在雪堆之中,而云天則駕駛着雪地摩托,快速的向着前方追了過去。

此時大雪越來越大,遠遠也只能看到那車子射出的紅色燈光。

擰下油門,雪地摩托在雲天的駕駛下,呼嘯着向前衝去。

沒有馱載其他的士兵,這讓他的速度更加的快了。

首先他把目標對準了前方一個雪地摩托後面的士兵,從腿上綁着的刀鞘里拉出匕首。

右手一揮,匕首脫手而出,轉眼間刺穿了對方的咽喉,屍體一頭栽倒在地。

緊跟着,雲天立刻加速上千,在來到對方側面的時候,他直接從雪地摩托上跳了過去。

感覺身後有人落下,駕駛員急忙回頭,但是咽喉一緊,鮮血噴涌而出。

從對方戰術馬甲中搶來的匕首,割斷了他的脖頸,雲天急忙把屍體推倒在地,再一次迎着狂風向前衝了過去。

另一側,李清揚和瘋子,正帶着送葬者們試圖衝擊對方的祕密基地。

但是門口級挺重機槍,讓他們沒有辦法進入。

戰事膠着中,身後傳來的馬達聲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眼看着山上衝下來的小隊,瘋子他們唯有急忙轉頭,左右開弓。

本來人就不多,而且都是輕型武器,陣地戰一旦打響,他們立刻開始吃虧。

兩側的重機槍不斷的壓制着他們,唯有躲在卡車之後的幾個人,根本無力反擊。

畢竟對方人數衆多,而且還形成了交叉火力,一時無法動彈下的他們,也不知道雲天的近況如何。

“轟!轟!”

可就在李清揚準備硬衝山坡上的守軍之時,幾聲爆炸讓他急忙探出頭來。 卡車的爆炸,讓準備衝出去的李清揚急忙停住腳步。

而就在這時,一臺雪地摩托已經從大雪中衝了進來。

駕駛着摩托車的雲天,把最後幾枚手雷都扔給了那卡車。

看着飛灰湮滅的守軍,現在外圍的士兵都被清理乾淨了。

“你果然命夠大!”

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雲天,李清揚興奮的一把抱住他。

剛纔他們一進來,就看到遠處那恐怖的雪崩,一直爲雲天擔心的李清揚這才放下心中巨石。

“當然了,命不該絕,這邊什麼情況!”

雲天急忙隱藏在卡車之後,微笑着對着李清揚和瘋子問道。

“對方死守在入口處,很難衝擊!”

子彈猶如雨點般密集,即便是改裝之後的軍車,依舊被打的火星直冒。

瘋子憤怒的握着槍,但是對方的火力太猛,他們幾次反擊都沒有嚐到好果子。

“用我的摩托車吧!”

雲天擡起頭,瞄了一眼遠處那深藏在掩體之後的重機槍。

急忙縮回頭來的他,感覺到幾顆子彈就貼着他的腦袋飛過去。

這些傢伙的火力還真夠猛的,

但眼珠一轉的雲天計上心頭。

得知了雲天的計劃之後,瘋子他們立刻把自己的手雷都交了出來。

將雪地摩托車改造好,雲天把手雷全部掛在摩托車的尾部。

隨着擰下鑰匙,摩托車立刻被髮動,被牢牢固定的油門更是帶着它,呼嘯着向着那祕密基地的入口處衝去。

大雪之中,突然出現無人駕駛的摩托車,着實讓對方楞了一下。

但是三挺重機槍急忙調轉槍頭,對着那衝進來的摩托車發難。

“砰!砰!砰!”

可重機槍一轉頭,這邊隱藏在卡車之後的衆人立刻還擊。

子彈傾瀉而入見,一個重機槍手被瞬間爆頭。

看着自己戰友犧牲,對方立刻再一次的調轉槍口。

火力覆蓋下,衆人又一次被壓制住了。

但趁着這個機會,摩托車已經呼嘯着衝入了地下祕密基地。

這些傢伙在兵王的算計下,根本沒有發現問題。

一頭撞在入口處的位置,摩托車一個翻滾的倒在了地上。

兩條滑雪鏈不斷的旋轉,倒在地上的它,已經無法動彈了。

“差不多了,李清揚,掩護我!”

雲天透出半個腦袋,看了看摩托車的位置,雖然距離對方還有二十多米,但應該也足夠了。

“明白!”

李清揚答應一聲,同時開啓自己的盾牌。

快速向着右側衝去的他,用盾牌護住身體。

見到有人露頭,機槍手立刻調轉槍頭。

巨大的子彈呼嘯着撲向李清揚。

子彈猶如雨點般打在李清揚的盾牌上。

這由鈦金打造的盾牌,立刻不斷的傳來陣陣轟鳴。

雖然,盾牌擋住了子彈,可是卻不能化解子彈形成的衝擊力。

若不是李清揚的左臂是高科技產物的機械手臂,恐怕已經被硬生生的陣斷了。

這也是爲什麼防彈衣無法真正的保護人體,那無形的衝擊力纔是對人體最大的破壞。

雙手頂住盾牌,李清揚根本無法堅持多久,而就在這時,雲天已經從車後探出了槍口。

三點成一線,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側翻的摩托車尾部。

扣下扳機,子彈脫膛而出,直接鑽入了那十多個手雷的黑色包囊裏。

“砰!”

被改造過的黑色包囊瞬間被打飛出去,連同十多個手雷的保險栓也被拉扯下來。

劇烈的爆炸直接將那倒在地上的雪地摩托化爲烏有。

而距離二十多米外的守衛,卻沒有看到那隱藏在後面的裝置。

巨大的爆炸力再加上彈片以及雪地摩托車的碎片,一瞬間就將那些傢伙撕碎。

送葬者們也在瘋子的帶領下,趁着對方被重創間衝了上去。

隨着入口處的槍聲響起,幾個沒死只是被震倒在地的,不過很快就被擊斃了。

槍聲驟停,李清揚收起了盾牌,甩了甩疼痛的右手,這被重機槍急火的感覺絕對不舒服。

“快點走吧!”

雲天此時也快速的向着裏面衝了過去。

不過當他來到那祕密基地入口處的地方時,也愣住了。

“雲天,你的命爲什麼那麼大,這都死不了!”

眼前,厚厚的閘門已經關閉,重達幾噸的閘門足以防禦核武器的攻擊。

就在他們試圖尋找開門方式的時候,隱藏在大門之上的攝像頭和擴音器,傳來了魔術師的聲音。

“只要你一天不死,我也不會忍心死的,我可是答應過撒旦,一定會把你送下去!”

雲天沒想到,這裏竟然還有這樣的設施。

對着李清揚使了一個眼神後,他則站在攝像頭的面前冷笑着說道。

“好吧,不過你不會有這樣的機會,這裏的防禦遠比你想象的還要複雜,起碼這一次,你是別想進來了!”

魔術師的聲音很刺耳,但是雲天卻不覺得這傢伙是在開玩笑。

沒想到對方還有這樣一手,雲天擡起槍口,直接把那攝像頭打爆了。

現在,所有人都趴在門上,尋找着可以開啓的位置。

但是那厚厚的閘門足有一米多後數百噸重,又怎麼可能是人力能夠開啓的。

“你們可以慢慢的尋找,我就在這裏面等你來!”

攝像頭雖然一片雪花,但是那擴音器依舊可以使用。

魔術師一臉冷笑的對着雲天說道,看樣子他對於這砸門可是非常有信心。

“你放心,我一定會進去找你的!”

檢查了一圈,雲天、李清揚和瘋子無功而返的站在那閘門前。

雖然雲天嘴上不服,但是眼前確實沒有任何開啓的方法。

要想將這個閘門炸開,恐怕絕對不是一般的事情,普通的炸藥是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威力。

“好啊,我就在這裏等着你來!”

魔術師自然是一點不用慌張,身在基地之中的他,完全不害怕雲天他們。

只要這閘門落下,就別想從外部開啓,而裏面的生存系統完善,更有很多的戰時儲備。

足夠一千人食用五年的食物,至於水就更簡單了。

這也是冷戰時期,修建這種祕密基地的必備條件。

曾經陷入到核戰爭恐慌的大國,都有着這種神祕的基地。

即便是現在,很多國家還有防空洞之類的建築存在。

而三個人也轉身來到洞口之外的地方,現在局勢對於他們可是非常不利。

雖然沒有進入,但不難想象裏面的生存情況絕對比他們好的多。

現在太陽正在一點點的下山,一旦入夜,這裏的溫度將會將至零下五十度以下。

就憑他們所攜帶的物資,最多也只能堅持一天,而且還是在有保暖的情況下。

再加上,一路衝殺,不僅是體能消耗很大,還有人身上帶着傷。

如此嚴寒之中,對於他們可是非常大的考驗,或許就會有人在今晚活活凍死。

沒有地方遮風擋雪,車輛基本上也都被銷燬了,現在他們即便是想要撤退都不可能了。

反觀另一邊,躲在裏面的兩人絕對是吃穿不愁,即便是他們在外邊死守,魔術師恐怕也已經聯絡援兵了。

到時候他們依舊沒有絲毫的勝算,偷襲任務中間遇阻,這對於他們來說可是相當的麻煩。

“一定會有其他的辦法進去,不過還真要看老天爺幫不幫忙了!”

雲天皺着眉頭,正門現在是不可能走進去了。

可他之所以可以斷定,一定還有其他的地方出入,也是有原因的。

這裏可是地下,巨大的山體成爲了祕密基地的保護傘。

但裏面即便是再有生存系統,都有一個問題要解決,那就是空氣。

越是這樣大的祕密基地,就越需要通風系統的維繫。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