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屏幕上,是夕陽,山水,漁舟,這樣的一個寧靜的畫面。

古箏的聲音很清脆,帶給人一種空靈的美感,恍若能夠洗滌心靈。

琴聲之中,能夠聽出一種寧靜淡泊,女子也是全身心的投入了進去,臉上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卻能夠在眉眼之中,看出一種陶醉,一種滿足感。

如同藍天上漂泊的行雲,若山間清爽的風,似清泉泊泊流淌,時而清風拂過,時而漫長的一個轉音,時而輕攏慢捻,悠長緩慢。

旋律優美典雅,舒緩寧靜,淡然,悠然自得,再搭配上一席白衣如紙的女子,像是站在田野鄉間的一個白衣佳人,遠離塵囂浮躁,讓人內心平靜下來。

心中的塵雜盡去,走向山水間,面對著夕陽西下的漁舟,自然又是一種風景。

「這首曲子,叫什麼名字?」

「美到不可勝收,像是流淌在心裡的一種寧靜,走到了那個男耕女織,篝火重重的地方。」

女子是最懂音樂能夠帶給人的魅力的,古箏曲子,在當前流傳下來的曲目之中,每一首,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大概,這就能代表著國風了吧。

「《漁舟唱晚》。」姜然脫口而出,也是眼神眯著靜靜地聽著旋律。

有那麼多的人支持,並非是沒有原因的,這音樂,就是一個可喜的見證。

純粹的音樂,更能夠讓人靜下心來去聽這種寧靜。

走向了一種古老的歲月,冗長而典雅,像是舊時的年歲,漫長,一去不復返,但是卻回味無窮。

事實上,《漁舟唱晚》並沒有太過舒緩,但是聽起來,就像是溫柔的風,在你的耳邊輕輕的吹動著,一情一景,都像是一個溫柔的過客,在你的心底留下痕迹。

如同淡淡的流水,時而激蕩起伏,時而涓涓流淌,最後,匯聚成大河,汪洋恣肆。

就像是一杯甘甜的露,任人採擷,純粹的美感,讓人口腹生津。

一首曲子,就是一個世界,一個全新的世界,沒有喧囂,沒有征伐,只有一個簡單純粹的一個平靜祥和的世外桃源,或許是某個朝代的一角,或許是一個真實的寫照,或許就在現實里,只是你沒有去尋到而已。

夕陽西下,十里漁舟,斜陽籠罩,赤色的雲彩,映照著碧波湖面,層層疊疊的層次感,讓人心生愉悅,富有濃郁的詩意。

良久,旋律倏然激昂了起來,漁夫滿載而歸,自然是喜悅不自禁。

大屏幕上,緩緩地放映出一道絕美的畫面,漁舟,枯草,船帆,一個打漁人,蕩漾在青山綠水之中,水向兩端排開,頭頂的夕陽越來越深,越來越濃,漁歌四起,美不可言。

層次感分明,將遞進的情緒,描摹的淋漓盡致,遞增表達的是漁舟上的喜悅和青山綠水的畫面,遞減則是表達天色漸漸地暗了,漁人也是越來越疲乏。

每一道的情緒,都有著悠揚的曲調。

湖光山色之美,悠揚如歌,平緩舒暢,轉瞬,夕陽西下,人影重重,暮色襲來,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

漁夫蕩漾而歸,乘著性子歌唱,水波蕩漾飛濺,漁船靠岸,船槳聲,搖擼聲,漁歌聲,聲聲入耳。

喜悅,甘甜,都是糅合在了一起,從一幅畫面之中,徐徐鋪開,回味無窮。

在高潮的最高點,倏然停頓,一切的聲音都不存在了,之後,尾音流淌而出,依舊是青山綠水,柳岸長堤,只不過漁人已經不在,只留下悠悠寂寞,落寞而立。

後方的夕陽也在緩緩的落下,留下了一片黑暗,伴隨著最後的一道音階,耐人尋味。

漁人的日常,就像是一幅動人的畫卷一般,譜寫在音樂里,讓人能夠聽出畫面,解讀畫面,這是賦予音樂靈魂的一個曲子,曲終,讓人久久的難以釋懷。

那夕陽向晚,田野漁家,碧波水凈,小舟夜泊,雜草芳美,四起漁歌,最後歸於寧靜,遠離塵囂,倒是有些歸去來兮的美感了…….

如同仙音,不染塵雜,不可描摹……

//

古箏曲《漁舟唱晚》已收錄在收藏夾里,有興趣可以去聽一聽……

id:三san彡 幾位導師,哪怕是不懂音律的,也對這段古箏曲的評價非常高,音樂是唯一一種,不分民族,不分語言,不分人群,不分貧賤高低都能夠聽的懂,都能夠欣賞得來,都能夠有共鳴的東西。

這也是音樂與生俱來的魅力,是其他的東西根本不具備的。

純音樂,更是如此。

最終,以四百五十票的票數,三倍碾壓對手,成功晉級。

「這應該是決賽時候應該準備的曲子了,放到這裡,是過分的大材小用了。」

「當然,如果她只會古箏的話。」姜然笑著說道。「意境遼遠深邃,畫面感極強的古箏曲,畢竟不多見,開場讓人驚艷就可以了,沒有必要全部的拿出來。」

「拭目以待吧,我倒是覺得,既然敢以這個開場,那麼,肯定手底下還會有其他的東西的。」李光澈說道。

姜然自然是點頭,這一點他毫不懷疑,只是對於一開始,就掏出這麼大的底牌,感到可惜。

這應該是殺手鐧,而不應該第一次就拿出來。

底牌啊,這東西,用一張就少一張。

事實上,台上的女子心中也是在糾結,到底是否要第一場就拿出這麼有分量的東西,但是最後,還是妥協了,就拿這個!

因為無論是什麼樂器,獨奏的話,未免有些單調了,並且很難一開場,就給人驚艷的感覺,另外,這是比賽,輸贏大過天,輸了就被徹底的淘汰了,她不敢大意。

吳汐倒是感慨頗深,因為同樣是曲子,也有高低貴賤之分,無論是古箏還是七弦琴,都是高雅到了極致的東西,和崑曲一樣,想要贏,就必須要拿出最好的東西,拿出能夠讓人震撼的東西。

只有足夠讓人感覺到震撼,才能夠讓人開始喜歡。

哪怕不是耳熟能詳,也要有人聽過的句子,或者說,能夠有著特色的,讓人入迷的。

不僅僅是要打磨好自己的藝術,更要去追尋著,觀眾會喜歡什麼,再者,就是觀眾能夠接受多少東西。

這是比賽,不是演唱會,唱的差了一點,都不會有人來給你買單。

而且是投票賽制,對手如何,也影響著你的發揮。

下一個出場的,是那名西域舞女子。

頂到了第四的高度,僅僅是李光澈之下,已經算是個了不得的成績了,民族的東西,能夠富有活力,自然是有魅力的。

只是,能否讓這種魅力持續下去,這就是個問題了。

一舞敦煌,裊裊絲路,這是第一場和第二場的舞蹈名字,看起來,極具震撼力。

姜然坐在台下,靜靜地欣賞著。

到了一半的時候,輕輕的皺了皺眉。

「好像,不太行了啊。」姜然微微感嘆。

仍然是那種舞,熱辣,好像有著萬千的絲綢在舞動一般,西域的舞蹈,將女子的那種美感,全部的展現了出來,無論是著裝,還是一些細節上的修飾,完全是無可取代的一種美,恍若是從上古而來,走向了古樸的絲綢之路,在那條古老的道路上,恣意飛揚,美感無限。

聽到姜然如此說,李光澈看了過來,也是微微皺了皺眉,「我覺得挺好的啊,怎麼不行了?」

「嗯,確實是挺好的。」姜然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待會兒投票出來你就知道了。」

吳汐眨了眨眼眸,張了張口,還是沒有多說什麼。

她也能夠看出一些來,但是這種缺點,何嘗不是自己也具有的。

良久,一舞罷,掌聲甚至比之剛剛的古箏獲得的掌聲更加的熱烈,一切都很正常,接下來是倒數第三一位女子的演唱,古風歌,倒是中規中矩,沒有破音,聲音也沒有太過的雜亂,味道也有,唯一不足的,就是不是原創而已。

「這首歌的原創我認識,她還聯繫過我,讓我找原唱教教她,學的倒是也還可以了。」李光澈笑著說道。

姜然點了點頭,古風的圈子更小,似乎是更能夠貼近生活一些,古風歌,已經算是蠻貼近國風的了,唱的也還可以,只能是這麼說。

接下來是投票了。

最後的票數,定格在了330,僅僅比吳汐多了一些,這算是險勝了吧?

李光澈盯著台上的那道人影,感到極為的不可思議,這是什麼情況?這可是第四的存在啊,強到了一定的地步,按理說,應該是碾壓的呀!

就連吳汐,排名第十一,都應該是碾壓的,哪裡不對?

為什麼票數這麼低?

但是票數都是人來給定的,不可能有摻假的情況,那,一定是發揮的有問題了?

李熙檸接過了話筒,也是皺著眉頭,看著台上,隨後緩緩地開口。

確實,她是對於舞蹈最有發言權的了。

「我能給你保證,你的舞蹈功底上面,沒有絲毫的毛病,或者是問題,這一點,毋庸置疑。」李熙檸沉默了一瞬,之後說道,「但是,你的舞蹈上面,為什麼會出現抄襲上一個曲目的東西,難道說兩者是有什麼特殊的關聯么?」

「你的中後半段,幾乎就是照搬,只不過是鏡像了一下,你的原創的東西呢?」

「我姑且認為,你的舞蹈,是沒有活力的,從中後半段,你一個翻轉之後,就開始走下坡路了,不應該是這樣的,這應該是一個完整的舞蹈。」

劈頭蓋臉的一頓指責,但是這也就是她的做事方式,對於舞蹈,她是極為認真嚴苛的。

李熙檸眉頭皺的更深,帶著一絲惋惜,「希望你能夠找到教訓,下次,我希望看到你的更新一些的東西。」

更新的東西……

談何容易,台上的女子苦笑了一聲,本來兩者是不挨著的,但是兩個舞,都是讚美西域文化的,借調一些,也無可厚非,說是鏡像,有些重了,但是確實是有照搬的東西。

李熙檸看著她的神色,心中倒是有了底,「待會兒,節目錄製之後,到後台等我。」

其他三位評委都是極為意外的看著這位,後台,這不是要單獨教導了啊。

真的是,可喜可賀啊。

一位年輕的大師親自的教導,真的是一句話,就能勝過你的百般努力。

//

vx公眾平台:胖鯉魚的國風空間

大概每周會去更新一些國風元素之類的東西,歌單,或者是書,或者是插畫,壁紙,喜歡的國風元素……

等以後免費真的普及了,書大概也會在上面更新…… 「我還是不明白,票數為什麼那麼低,那五百位,難道比我還專業?」李光澈仍然是一頭霧水的看向姜然。「我就覺得,無論古風歌唱的再好,也不至於連非原創都能pk得過一些原創的東西吧。」

說的也確實是在理,憑什麼原創干不過翻唱啊,另外舞曲,是真的美啊,至少,他的眼光看來,沒有什麼毛病。

哪怕是李熙凝說她抄襲上個段落,但是,只要是好看就行了,要什麼非得去進一步的原創。

「還不明白么?」姜然笑著說道。「抄襲也有,但是也僅僅是抄了那麼幾個動作,李熙檸是故意那麼說的,還有更拉低票數的。」

「什麼?」

姜然笑著看向李光澈,這位到了現在還沒有懂,「因為同質化,和上一個舞蹈,哪怕是沒有照抄,也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我沒有看到任何的新意和亮點,如果是真的沒有突破的話,下一場,票數會更低。」

「沒有人會喜歡看同樣的東西,哪怕是再美,看一遍感覺到驚艷,第二遍,這種味道就淡了幾分,第三遍,就開始下滑了。」姜然笑著說道,「除非是那種百看不厭的東西,但是,李熙檸的舞蹈可以,因為李熙檸的個人風格,太過鮮明了,她的,還差了一些。」

「有了瓶頸啊,倒是很正常的事情,需要去克服了。」姜然緩緩說道。「不去尋求突破的話,也就到此為止了。」

「和吳汐一樣,但是吳汐看的更開一些。」姜然看向吳汐,笑著說道。

吳汐點了點頭,大方的承認了。「是啊,我只會崑曲,就看能夠走到哪裡了,我不像你,會崑曲,又會京劇,又會各個劇種,唱的還那麼好,我這種,就只是個興趣愛好,有人喜歡崑曲,那自然是功德一件。」

李光澈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沒有新的東西啊,轉念一想,那自己也挺危險的呀。

他也只會古風歌啊!

會不會有那麼一天,直接把他也給淘汰了呀!

那哪兒行啊,偷偷跑出來參加比賽,輸了的話,還不得叫自家爺爺給照著腦袋甩一胡琴啊!

不成不成,還是要有新的東西,新的元素,不能一昧的去參悟古風,還是要將一些東西都融入進來。

「想啥呢,到你了,別待會兒影響了發揮。」姜然笑著推了李光澈一把。

「對對,到我了。」李光澈深吸了一口氣,在主持人剛剛提到了名字之後,走上了台前。

就那麼的走上了台……

姜然都看傻了。

你最起碼將麥別上啊。

到了台上,這位趁著伴奏起來,大屏幕轉換的時候,將胸麥別好,然後一個轉身。

之後,再轉過來的時候,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同了。

這特么,是有多自信,方才會從台下直接走到台上,之後再去調整狀態。

「我特么的看傻了。」身邊的一個大哥直接爆粗口。「這也行?」

「不愧是古風大神,就是有個性。」

「那個轉身好帥啊!」

「爺什麼時候能有這麼瀟洒?」

這段能播么?

肯定不能啊!

那呈現出來的畫面就是,完美的一個轉身之後,就開始唱了,至少,直播前的觀眾會看到這樣的一幕。

這樣就已經是很完美了,你只管作,其他的留給後期。

因為哪怕是直播,畫面和場面,也有延遲的,有的敏感的地方,也會掐掉,或是剪下來當花絮,或是直接就給剪沒了。

算是給後期找麻煩了。

但是不得不說,節目效果,滿分。

音樂輕輕的起來,那是一首古詩詞編曲的古風歌,很長,但是李光澈卻給簡略了許多,原汁原味的詞,沒有什麼變化,只是縮減了一些而已。

這就是一種改變,姜然認真的聽著。

不得不說,李光澈的聲音是真的老天爺賞飯吃,每一個腔,都能夠拿捏的恰到好處,嗓音清脆,如同瓷器碰撞一般,美不可言。

舒緩的寫景抒情之後,便是到來了高潮部分。

高潮部分,依舊是古詩詞的填詞,只不過是改良了一些戲腔的用法,戲曲和戲腔的區別,便是在於此處了。

姜然開始記下調子,小聲的哼哼著。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