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跟鄒小北打完招呼,嘻嘻哈哈的開始撤退。

等前面人都走完了,204宿舍的四個兄弟,加上莊筆一起溜達着往回走。

凌晨的風有些涼,尤其是哥幾個都喝了點酒,風一吹,有點上頭。

“神仙日子啊這是!”

徐長青拿着一根牙籤剔牙,笑着說道。

“兜裏有錢,喝的起酒,吃得起肉,多好。”

確實是這樣。

這次跟着鄒小北倒賣u盤,大家兜裏現在都有閒錢,也不用摳搜着花。

“就是不知道以後會是什麼樣。”

葉修說到這裏,忽然問道。

“哥幾個將來都有什麼打算嗎?”

其實他們現在才大一,遠還沒到思考以後的時候。

不過或許連問出這個問題的葉修本人都沒察覺到。

這大半個月跟着鄒小北賺錢的經歷,讓他們迅速變得成熟起來。


相比於其餘學生,他們已經逐步開始意識到‘賺錢’的重要性,以及對未來的打算。

這其實就是成長。

“誰知道呢,在大學浪四年,處幾個妹子,然後回老家。”

徐長青自嘲的笑了笑。

“繼承我老爹的大廚事業,然後娶媳婦,生孩子。”

他這樣說完,衆人都沉默了。

莊筆說道。

“我應該也差不多吧,畢業了,去我們那小縣城,家裏給安排個工作。”

老實人柳園的想法仍舊最實在。

“我接下來想找個兼職,賺點生活費。將來最後能考公,回老家當村官,給村子修修路啥的。”

葉修說道:“挺好。”

“哈哈,那老葉你呢?怎麼相處了這麼多天了,也沒看出來你喜歡什麼啊?”

“我?湊活着過唄,沒啥想法。”

徐長青推了一把葉修,轉身看向鄒小北。

“老鄒,你怎麼想的啊?畢業了要去擺渡嗎?”

他這麼一問,讓衆人的視線都聚焦在鄒小北這裏。

以至於沒人注意到葉修臉上的苦笑。

“我啊……”

在衆人期待的注視下,鄒小北笑眯眯的說道。

“暫時也沒什麼想法,走一步看一步吧。”

這個回答,一點都不鄒小北。

因爲他怎麼可以沒計劃呢?!

大家一陣無言。

但怎麼說呢,二十歲的年紀,很多人表面都看似大大咧咧,其實各有各的茫然。

“怎麼了,喝完小酒就開始喪了啊?”

鄒小北左手攬住葉修,右手把手機從兜裏掏出來,笑道。

“今天多開心啊,咱們吃好喝好,還賺到錢了,哥幾個,來拍個照,笑一笑。”

他說着,伸出手臂,把手機盡力往前舉。

咔嚓。

諾基亞這個時候的自拍像素只有可憐的30萬,昏黃的路燈下,五個稚嫩男生的模樣其實都被拍的有些模糊。

葉修帶着點喪氣,徐長青表情茫然,柳園和莊筆則是不太好意思拍照,略微有些拘謹。

唯有鄒小北笑的最燦爛耀眼。

這個時候大家都還年輕,不知道以後,照片裏的五個人,各自都有什麼樣的未來。

………………………………

另一邊,陳小龍在何晟銘的攙扶下,一路咒罵着鄒小北,腳步虛浮的回到宿舍。

結果他剛躺牀上沒多久,宿舍門被一羣代理推開。

“龍哥,我手裏那幾十個u盤沒賣出去,現在退給你。”

“我這裏也沒賣出去,市場飽和了。”

“還有我,邵哥對不住啊,我要退三十個。”

“我退五十個。”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陳小龍腦子沒反應過來。

退u盤……可是u盤不都已經分銷出去了嗎?

眼前這一羣代理,你退三十個,他退五十個,這林林總總加起來,怕是得大幾百個u盤。

感情之前清倉出去的u盤,全都沒賣出去?

豈不是說,這兩萬塊最後還是砸在了手裏!

可今天晚上,他還因爲對鄒小北心存愧疚,被三班那些人灌了一晚上的酒!

感情都是白被灌的!

陳小龍氣得從牀上坐起來,臉皮子都在發抖。

他張嘴就要罵,結果一開口,哇的一聲吐了出來,整個宿舍裏頓時瀰漫着一股臭味…… 等到劫匪的兩輛麪包車離開之後,裘菲芳的手機很快就響了起來。

“喂?局掌!”

“裘菲芳,你到底在搞什麼鬼?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敢就這樣放他們走?究竟是誰給你的勇氣放他們走?是樑動茹給的你勇氣嗎?”

“局掌,別激動,你聽我說!劫匪劫持的人質當中,有一個實力很強的人,等到劫匪到了郊區人少的地方,那個人就可以輕易地把這夥小毛賊解決了!”

“很厲害的人?你是說……那個人是你們龍族的人?就算是龍族的人,你也不能這麼大意,我跟你說,裘菲芳,這個是大事情,要是人質出了一點點意外,你就等着明日頭條見,到時候就算是龍族也保不住你,而且我和你都得完蛋!”

“知道了,局掌!”

劫匪的麪包車很快就駛到了郊區。

車上的劫匪不斷地查看着身後的情況,一直都有點懵。

老五不由得皺着眉頭:“老大,這條子究竟在玩什麼蛇啊?怎麼都不跟在我們身後啊!”

“這……”劫匪頭子也是愣了愣,“這個……我也不知道呀……老實說,我從北方省搶銀行搶到南方省,被我搶的銀行沒有十家也有八家了,可是這種情況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老五不禁搖了搖頭:“害得我們還在撤退的路線上準備了四五輛車,現在看來,根本用不上這麼多啊,換一趟就完事了!老大,你說……該不會是我們綁的這幾個人質剛好都是國際知名恐bu分子,條子想借刀殺人吧?”

“你有這想象力還跟着我搶什麼銀行?你去寫小說,保管能夠成爲大神!”

“寫小說有什麼出息?寫小說死路一條啊,我還不如回家養豬!”

“……”

不單單是車上的劫匪,就連車上的人質也有點懵。

和顧藏鋒同在一輛車上的司楠不由得秀眉一皺:“喂,怎麼jing察就這麼放他們走了?”

顧藏鋒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司楠不知道原因,顧藏鋒怎麼會不知道?

此時顧藏鋒在內心深處已經把裘菲芳友好的問候了一遍,這個女人看到自己之後居然什麼都不管了,簡直太過分了,真把自己當免費的勞動力使喚?


面對司楠的疑惑,顧藏鋒也不好說太多,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可能jing察另有安排吧,我們老實的待在車上相機而動,機靈一點就行了!”

“嗯……”

一夥人換車之後,又繼續往偏遠的地方行駛了近半個小時,最終車子總算是停了下來。

一夥劫匪紛紛走下車端着手裏的***圍住了兩輛車子,其中一個劫匪還把頭上的黑絲襪給取了下來,打開另外一輛車的車門開始吼了起來:“都給我下車,趕緊的!”

司楠一臉緊張的回過頭看着顧藏鋒:“喂,怎麼停車了?”

顧藏鋒一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荒郊野嶺,正是殺人棄屍的好地方!”

“那怎麼還有一個人把頭罩摘了下來?”


“將死之人,看到他們長什麼樣又如何?難不成死之前記住了他們的臉死了後還能變成鬼去找他們復仇?”

“……”司楠一時語塞,“我現在已經很緊張了,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話?”

“哦……你長這麼醜,可能他們不忍心下手,把你放走了呢!”

“……”

很快,在劫匪的驅趕之下,包括顧藏鋒和司楠在內,六個人質紛紛集中到了劫匪的包圍圈之中。

顧藏鋒靜靜的看着戴着黑絲襪的劫匪頭子,很輕易地就從劫匪頭子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殺意,看來自己沒有猜錯,劫匪真的想殺人棄屍了。

老實說,憑藉自己的實力,真要準備動手,這些普通的劫匪憑藉現在的站位,根本就沒有一絲還手的餘地,甚至手裏的槍都還不及開出來就會悉數倒地。

但是顧藏鋒依然有自己的顧慮,在場的這些人質都只是普通人,自己不能給隨意在普通人眼前暴露自己這些匪夷所思的能力,不然會引起恐慌,而且自己活着的消息很有可能會被神通廣大的血影捕獲到。

人質自己是一定要救的,如果真的人質出了什麼意外,自己的良心過不去不說,這事傳出去自己也沒臉見人了。

看來自己想要解救人質解決這些劫匪,得想些法子了,裘菲芳這個女人還真是害人不淺。

劫匪頭子在此時也把自己頭上戴着的黑絲襪摘了下來,露出了自己粗獷的五官。

劫匪頭子咧嘴一笑:“各位,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本次旅程已經到了旅程的終點站!”

“啊?這麼說你要放我們走了?”僞裝成人質的劫匪臉上立即露出了一絲誇張的笑容。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