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號不僅可以打響他們的名頭,還能讓人產生畏懼!

也正是因為如此,常見的外號聽起來都比較霸氣亦或兇殘。

但扎西就沒有那樣的顧慮了,隨手取了一個星火,很平淡的名字。

咻————

一陣輕風飄過,南首通道中有一抹黑色的影子在晃蕩!他面容被黑色的面紗所遮掩,根本瞧不清模樣!

「南首出來的是攝魂使者!馬修·多蘭!他也是我們科奧斯登記在此的老牌角鬥士,到目前為止擁有39戰39勝的戰績! 穿越從龍珠開始 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影子殺手!」薩思科介紹道。

「攝魂使者!攝魂使者!!」

歡呼如浪,遠比之前的扎西要強盛!

馬修在科奧斯的名氣可不低,在場觀眾大多數都看過他的表演,深知其可怕的刺殺能力!

要知道,這傢伙是擁有升入上一級角斗場的實力!上一級在最近的大城市邁爾威!那裡才是高手雲集的好地方!

「攝魂使者?」扎西摸著下巴,他沒有一絲的慌亂。

昨日克萊恩臨走前扔下的袋子里不僅有可以提升他實力的魔法,還有一些關於角鬥士的資料。

接下來的角斗,扎西可能碰見的傢伙名單都在資料中。

這一份資料整合了這些角鬥士的特點與能力,不知花費了克萊恩多少的心血!

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雙方碰面!戰鬥將在鐘聲敲響之後,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扎西難得認真一回,他仔細注視著馬修,彷彿想要看穿那張隱藏在面紗後面的臉龐。

馬修一臉冷漠,冰藍色的眸子如永古不化的堅冰冰寒,又好似一把鋒利的匕首,隨時準備出鞘。

「馬修·多蘭!一名影魔族混血,繼承了影魔族部分的血統,同時修鍊了強大的體術與兵術,是一名機會主義者,強大的影子刺客。」

這是克萊恩給出的資料中的一句話。

影魔族這個種族不用多說,扎西也從艾克口中了解過許多。

但是馬修的存在仍然是一個奇迹!

因為影魔族的混血太罕見了!

眾所周知,影魔族是天生的刺客,他們只聽命於魔帝一人的吩咐。同時,也有人稱他們為殺人機器!

就因為他們的冷酷!無情!極度的理性!

想要讓影魔犯錯誤,生下一個混血簡直是難如登天!

沒有人知道馬修的來歷,他就是那樣突兀出現在科奧斯的,最後成為了一名角鬥士。

扎西心中微微警惕,資料上說的很清楚,馬修是一名機會主義者,只要沒有刺殺的機會,絕對不會輕易出手!

也正是靠著這一份韌性,才能讓他成為一名傑出的角鬥士。

咚!咚!

未多時,角斗的鐘聲響起!

嘩啦!

在數息之後,馬修便消失在了場上。

「還是老樣子,攝魂使者沉入了影子當中,不知道星火會如何應對,這可是一場新老之戰!到底誰會成為王者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火焰!來吧!」扎西沉下心神,開始聯繫四周的火元素。

火山熔岩蠢蠢欲動,亦在蔓延著自己的氣息。

然而扎西並沒有發現馬修的身影,這個傢伙的隱匿之術十分高明。

「有意思,想當老鼠那就繼續,咱們慢慢耗。」扎西故意閉上雙眼,就在原地等待著。

滴答!滴答!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場上觀眾們的熱情也在逐漸消失。

「真是個非常尷尬的時刻,不過在之前的角斗中也常常上演,這就是攝魂使者的比賽方式。」薩思科試圖緩解一下氣氛。

「啊————你再不出來,接下來的角斗可就上演不了了。」扎西伸了一個懶腰隨意道。

咻!

突然,一抹白光閃爍,陣陣勁風逆襲,扎西的脖頸處寒毛豎立。

馬修動手了!

「上鉤了?」扎西目露精光,他剛才那樣子就是引蛇出洞。

指槍·岩漿彈!

咻!咻!

只見扎西一個閃身,靈活的躲過了襲擊,反手就是十幾枚冒著熱氣的高溫岩漿彈。

呼啦!

見一擊不中,馬修再次隱入光影當中,現場恢復了之前的寂靜。

「這樣子玩就沒有意思了吧?」扎西環顧四周,僅有的一點耐心也消失不見了。

他可沒有功夫和這個傢伙躲貓貓!

「第一次接觸,可惜太快了,兩人的反應都很快!現在看起來星火角鬥士有些不耐煩,而這恰巧中了攝魂使者的圈套。」

「你認為怎麼樣?」

台上,克萊恩淡淡向著身旁的波爾羅道。

「不怎麼樣,看起來他陷入麻煩中了。」波爾羅皺皺眉頭。

強婚奪愛:總裁的祕妻 「這可不是麻煩,而是一個開始,要是連馬修都打不過,接下來的幾天就別撐了。」克萊恩笑笑。

「老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波爾羅眉頭一舒緩。

「我可聽說了他們的事情,裴羅思竟然決定放權了!這可真是一個奇怪的消息!」克萊恩低下頭思考著。

作為與老狐狸爭鬥了十數年的對手,克萊恩深知這個傢伙的本性,就算他想要一個安穩的餘生,也絕不會選擇放權這樣一個決絕的方式,其中必定隱藏著什麼情況!

「別多想了老大,裴羅思走了不是更好嗎?咱們的希望更大一分!那個德約維奇,就是一個狂妄的傢伙,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

「希望如此吧。」 ?熔火·星雨!

火山熔岩噴薄而出,扎西身上冒起隆隆白煙,角斗場的上方已經被橘紅色的熔火所取代。

嗖!嗖!

未幾,星雨垂落,涵蓋了每一塊區域。

「在外面抓不住你,這裡就沒辦法藏下去了吧。」扎西狡黠一笑。

啪!

下一息,某處傳來異動,一抹身影高速移動著。

熔炎暴走!

扎西低吼一聲,整個人被火焰所包裹,好似一道離弦之箭,飛奔而出。

馬修現身了!他被硬逼了出來!

影池!

面對扎西凌厲的攻勢,馬修沒有絲毫慌亂,繼承了影魔族天賦的他自然也擁有影池,不過樣子看上去比較嬌小,實用性也沒有真正的影池強大。

這或許是混血的一大劣勢吧。

熔火·不死鳥!

扎西嘿嘿一笑,把握住了源頭,身上的火山熔岩源源不斷的輸出,最終在天空中形成一隻美麗的大鳥,拖著三尾長羽,鳴叫著向影池撞去。

轟!

炸裂的大火席捲全場,馬修狼狽的身影讓周圍的觀眾驚呼不已。

「該死的!」

另一邊看台上阿羅塔狠狠的甩著手,對於這個局面十分不滿意。

馬修就是他找來對付扎西的一位,但現在看來也不是扎西的對手,而他只有一天的時間證明自己的能力!

「陰影是馬修最好的偽裝,一名刺客一旦暴露在陽光底下,那麼他將無所遁形,失敗也就是必然的了。」克萊恩在扎西逼出馬修之後如是道,在他看來角斗已經結束了!

「阿羅塔,你找的人看來不行呀。」德約維奇不屑一笑。

「只是一個開胃菜罷了,下午的才是重頭戲!」阿羅塔咬牙切齒道。「更何況馬修還沒有輸呢!」

咚!

阿羅塔話音一落下,扎西便是一陣發力,將馬修擊敗!

不同於其他的角鬥士,與扎西對過手的那些傢伙都還活著,他可不是一個嗜殺的人。

「哦————」德約維奇拖了一個長長的音,這在阿羅塔聽來不亞於一聲聲譏諷。

阿羅塔面色鐵青,眼眸深處還有一絲尷尬。

這剛說完馬修就輸了,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臉!尤其還是在德約維奇的滿千出醜!

「不管怎麼樣我先走了,下午的角斗我也不去看了。阿羅塔,你只要記住一點,只要你今天沒有幹掉這個小子,那麼從明天開始我就會接手!」德約維奇話語重了些,隨後消失在了觀眾過道中。

「可惡!憑什麼!你憑什麼!」阿羅塔重重一拳砸在了座位上,頓時留下一個碩大的凹痕。

雖然他是一個人類,可投入裴羅思的組織也不是甘願只當個跑腿的!他也有野心!他也想要繼承首領的位置!

而德約維奇恰恰就是他最大的競爭對手!

現在裴羅思給了他一天的時間,這在阿羅塔看來無疑是釋放出一個好消息,著一定是個考驗!只要自己通過了,那麼他在裴羅思心中的地位將會超越德約維奇!

相反的,他沒有解決這件事情的話,德約維奇就會接盤過去!

這是阿羅塔不願意看到的,他可不想被貼上無能的標籤。

「果然是不能相信這些成名的角鬥士,實力根本沒有那麼強,一個個都是大水貨。」阿羅塔收拾了一下心情,望著退至場邊的馬修冷哼道。

「我們又贏了!」波爾羅鼓著掌,眼中滿是興奮。

「別高興太早了,我有預感,下午會更精彩!」克萊恩深邃的眸子凝視著對面看台的甬道,他發現了一位老熟人。

德約維奇,你一定很高興吧,阿羅塔這個傢伙可不是你的對手呢,咱們可得好好過過招。

···

魔帝部落,魔帝宮殿群後方高塔。

貫入雲層的高塔如同一根撐起天空的柱子,見證了這座宮殿的興衰。

一處小窗口上趴著一名少女,她獃獃的望著東南方,一顆心兒早已失去了色彩。

「哎————」

一聲若有若無的嘆息回蕩著,少女機械似的轉過腦袋,瞧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慈祥的存在。

「母親!」妮娜咬著嘴唇道。

「你又想起他了?」安吉莉婭小步走近,溫暖如春的笑容漸漸撫慰著少女破碎的心。

「我···我···忘不了!」妮娜全身的氣力彷彿都被抽走了,無力的摔落在木椅上。

「我知道你的感受。」安吉莉婭伸出那光滑潔白的大手,輕輕撫摸著女孩的長發。

妮娜眼眶一濕潤,直接摟著安吉莉婭的腰,將小腦袋埋入其中。

「母親!」

她再次喊道,帶著特有的哭腔,揉碎了人心。

「我的孩子!」安吉莉婭面上閃過一絲凄苦。

一切的開端都在她,當初要不是被魔帝抓回來,也不會導致現在的局面了。

重生六零:空間女神醫 「我有些後悔傷害了扎西,但是我只能那樣做,我們是不可能在一塊的。」妮娜哭泣道。

「為什麼不可以呢?你只要不回來,你就可以和他在一塊!」安吉莉婭心疼的摸摸妮娜的小臉蛋。

「他不會放過扎西的!我只要還在扎西的身邊,那扎西就會處於危險當中!」妮娜搖了搖頭。

「是嗎?那你知道他的選擇嗎?是選擇承受和你分開的痛苦,還是選擇和你一起面對一切!哪怕是死亡!」安吉莉婭蠕動著朱唇喃喃道。

「我···我···我···」妮娜說不出話來。

「孩子,其實你心裡已經有答案了對不對?你既然那麼愛他,那就說明他值得你愛,他一定會選擇和你一起面對!你害怕的除了連累他,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我,是嗎?」

咚!

妮娜瞳孔一縮,身子微微震顫著,十數秒后才反應過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