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海芋瞪了瞪杯子,“我不會喝酒。”

唐旭堯狐疑的目光鎖定她,“不會喝?!還是不想喝?!”

“不會!”

“我不信。如果你堅持不喝的話,我會認爲你對於要做我的女人這個承諾沒有誠意,那麼我想我也應該重新考慮一下捐骨髓的事情!”

“你……”夏海芋咬牙切齒,“好!喝就喝!”

她端起酒杯,很大力地跟他碰杯,然後仰起頭,一飲而盡。

倒了倒杯子,一滴不剩。

“好了,喝完了!”夏海芋交差一般地放下酒杯,頭卻立即開始暈了,喉嚨發燙,胸口也開始灼燒。

“我覺得……好熱!”咬着脣,小臉上泛着一抹非同尋常的紅暈,像是美麗的夾竹桃,讓人看了就想咬上一口。

“熱?!”唐旭堯挑了挑眉,“哪裏熱?!”

“哪裏……都很熱!”她扯了扯衣領,不雅地打了個酒嗝。

唐旭堯看着對面的小女人一副神魂顛倒的樣子,忍不住驚訝,她還真不是裝的,真的喝醉了!

“唔……暈死了……”甩了甩頭,她看到對面的男人變成了好幾個,忍不住皺眉,“奇怪,怎麼多了好幾個唐旭堯,是嫌一個禍害還不夠嗎?!”

完了完了,才一個她就水深火熱了,再多來幾個還得了?!

她的話讓他忍俊不禁,卻也忍不住好奇,“我就這那麼讓你討厭嗎?!”

“別動!別動!”見他的臉成倍增多,夏海芋忍不住站起身,晃到唐旭堯跟前,伸出一雙小手捧住他的臉,定了定,見他又變成一個,開心地笑了。

“嗯!這樣好!只要一個唐旭堯就夠了!再多一個都不行哦!”她嘟着嘴,眼神迷離,卻醉得可愛。

“我可以理解成……唐旭堯在你心目中是獨一無二的嗎?!”他忍不住戲謔,桃花鳳眸裏閃着惑人的光彩。

農門甜妻,腹黑相公來種田 “可以啊!本來就是這樣!自以爲是又囂張跋扈的花心大少,放眼全世界也找不出更差勁的人了!”酒後吐真言,吐得徹徹底底。

唐旭堯的嘴角抽了抽,這評價還真惡毒!

“唔……我真擔心海星接受了他的骨髓,以後也變成那種花花公子……流氓!沙文種豬!嗚嗚……可是不接受又不行……”她自說自話,說得很委屈,忍不住抽了兩下鼻子。

酒勁兒太猛,心裏又不甘,夏海芋幾下子就撐不住了,“咚”得倒進了他的懷裏。

唐旭堯眯起了眼,看着懷裏的軟玉溫香,身體某處開始起了原始的反應…… 總裁上司強制愛 他要打包

“唐少爺!唐總裁! 鑽石暖婚:迷糊嬌妻寵上天 您吃個午飯吃了三個小時還沒吃完啊?!跟香港JK公司簽約代表會面的時間快到了啊!”電話那端,邵衡邵特助終於忍無可忍,開始發飆了。

“噓……”唐旭堯輕輕做了個噤聲命令。

嗯?!

什麼情況?!

邵衡挑了挑眉,一向囂張霸道的唐旭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溫柔了?!

“哎呦!” 總裁的抵債新娘:冰山不好惹 猛地想起了什麼,邵衡的語氣忽然變得詭祕起來,“堯,我中午看見你和你的小魚祕書一起出去吃飯的,你該不會是連飯帶人一起吞了吧?!”

唐旭堯嘴角抽搐,低頭看了看躺在自己懷裏的小女人,憤恨,要真是把她吞了還好了呢,可這條小魚睡得比豬還死,他怎麼吃得下去啊!

掛斷電話後,空氣再次安靜下來,夏海芋均勻的呼吸聲淺淺傳開,透着幽幽酒香,她的小臉紅潤,像個可愛的蘋果。

唐旭堯看了看時間,又看了看夏海芋的狀況,她居然還輕微打着酣,長眉一挑,忍不住起了逗弄之心,伸手捏了捏她圓圓的小鼻子,“喂,夏海芋,給我醒醒!”

“唔……喊什麼喊,電費已經交了啦!”昏睡中的小人兒張冠李戴。

唐旭堯的臉黑了黑,略帶些壞笑,“夏海芋,再不醒來我吻你了啊!不止啊,還要脫你衣服啊!”

嗯?!

吻?!

脫衣服?!

“臭流氓!”夏海芋咕噥一聲,卻還是沒醒過來,好像難受似的,翻了翻身,左手不知怎麼的,猛地拍向他的右頰,一個不算很重,但着實可以算作一個耳光的巴掌穩穩地落定。

唐旭堯眯細了眸,不由得懷疑她根本是在裝睡,不然醉成這樣還能準確無誤地打人可真是人才啊!

還管他叫臭流氓?!

他唐少爺只要手指勾勾,就會有成羣結隊的女人自動來獻身了,用得着對她流氓嗎?!

咬牙切齒中。

喚來餐廳經理,一張金卡遞了過去,“結賬!順便打包!”

餐廳經理頓時愣住,結賬他懂,但是打包?!唐少爺吃完飯要打包?!2012提前到了嗎?!

唐旭堯面無表情,“拿一條蠶絲被來!”

蠶絲被?!

用蠶絲被打包?!

餐廳經理一頭霧水,目光遊移,忽然,視線落在了醉倒了的夏海芋身上,哦,原來是要打包人呀!

“唐少爺,請稍等片刻,我馬上去準備!”

餐廳經理離去之時,忍不住腹誹,嗯,唐少爺對這個女人似乎很不一般,下次他要努力討好她才行,說不定這就是未來的唐少夫人呀! 總裁上司強制愛 他上電視

夏海芋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六點多了。

慢慢睜開眼,第一感覺是屋子裏黑黑的,什麼都看不清!

定了一會兒神,藉由窗外的霓虹隱約可以分辨出一些什麼。

這裏是……

唐旭堯辦公室裏的臨時休息室!

呵!

大吃一驚,夏海芋“砰”得坐起。

她怎麼會睡在這裏的?!

之前她明明是跟他在餐廳吃飯的呀!

對,吃飯,然後喝了酒,再然後……老天,又不記得了!

不過看這個樣子,想必是唐旭堯把她帶回來的。

低頭檢查自己身上的衣服,還好還好,都完完整整地穿着,那個臭流氓沒有趁機欺負她!

嗯?!

臭流氓?!

怎麼覺得這麼熟悉?!

好像不久之前她這麼說過似的!

皺了皺眉,努力回想,未果。

應該只是錯覺吧!

夏海芋默默安慰自己,她不可能是喝醉的時候當面那麼稱呼他的,不然她準會完蛋!

自言自語似的嘀咕了幾句,夏海芋看了看手錶,再次震驚,居然快七點了!天啊,她也睡得太久了吧!一下午就這麼睡過去了!她可是還有一大堆工作要做啊!

工作?!

天啊,她想起來了!

今天下午是唐盛和香港JK公司正式簽約的日子,唐旭堯應該是把她安置在這裏後就去出席活動了!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

哦,對了,可以看新聞,新聞一定會播!

跳下牀,拿起遙控器,打開了掛在牆壁上的液晶電視,果然,財經臺正在報道此事。

屏幕上,唐旭堯英姿颯爽,穿着一身意大利手工西裝,黑色讓他看起來更加帥氣沉穩,身材並不魁梧,但肩膀很寬闊,窄窄的腰身,雙腿筆直修長,是屬於精勁的模特身材。

而他身邊,一個美麗不可方物的美人巧笑倩兮,身着一襲拖曳的白色長裙,飄逸的長髮被盤成典雅的花樣,隨意幾根髮絲輕拂在頸邊,漂亮的臉蛋上寫滿柔情。

夏海芋微微眯眸,她曉得那個美人,是被譽爲“影壇新公主”的Anne,她亦是香港JK公司的形象大使。

簽約儀式上,唐旭堯和Anne並肩而立,一起剪綵,兩人的手,頻頻接觸。

哼,果然是臭流氓!大色狼!

夏海芋的眼睛不自覺地瞪圓了,緊緊鎖定畫面裏的唐旭堯,那一雙深邃的桃花黑眸也恰好正面迎視鏡頭,就彷彿是面對面跟她凝視一般,她忽然呼吸一緊,心跳失常。

不是吧,這樣他也能知道她在罵他?!

連忙換臺,新聞頻道也正在報道這則消息,他的臉繼續出現在鏡頭裏,氣得夏海芋想砸電視機!

換臺!換臺!換臺!

一口氣連續按了好幾下遙控器,直到轉爲了少兒頻道,喜洋洋與灰太狼正在鬥智鬥勇。

手機忽然滴滴答答地響了起來。

一看,竟是唐旭堯的號碼! 總裁上司強制愛 遭遇表白

他打電話能有什麼好事?!不會又要吃飯喝酒吧?!

不接!

手機繼續響。

就不接!

連續三個未接來電後,他終於放棄了。

夏海芋撇了撇嘴,哼,算他識趣!

整了整衣服,拎起手包出了休息室,準備回家。

滴滴答答,手機又響了!

“喂!”忍無可忍,夏海芋的口氣很衝,對方好像被嚇到了。

“……海芋?!你怎麼了……心情不好嗎……”爽朗的男音很是溫和。

夏海芋眨了眨眼,“浩然弟弟?!一起吃飯嗎……好啊好啊,我正好沒吃……嗯嗯嗯,老地方見!”

T大旁邊的一間餐館,不大,但卻非常乾淨。

夏海芋面帶笑容地推門而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裏的白浩然。

“浩然弟弟!”夏海芋揚起嘴角,微笑地看着房東太太的小兒子白浩然。

聽到這個稱呼,身高一八零的白浩然沮喪了,“海芋,我也只不過比你小半年而已,而且比你高這麼多,你能不能別總浩然弟弟、浩然弟弟的叫啊?!”

夏海芋吐吐舌頭,“不叫浩然弟弟叫什麼,難道叫浩然哥哥嗎?!小孩子別挑剔那麼多哦!”

“我不是小孩子了,再有幾個月我就大學畢業了,我是個男人了!”白浩然忍不住急了,年輕的俊旁上浮出一抹不自然的紅暈,那是專屬於男人對女人的心動。

夏海芋卻硬是沒看出來,大大方方地坐了下來,“嘿嘿,你今天怎麼這麼好,無緣無故要請我吃飯呀?!”

白浩然啞然失笑,“我什麼時候對你不好了?!”

“哈哈,說得也是,浩然弟弟對我一直不錯,就跟我家海星似的,跟親弟弟一樣!”

“海芋……”白浩然微微蹙眉,他纔不想做她的親弟弟!

神情變得嚴肅起來,“海芋,我有話想跟你說……”

“說啊!”

白浩然微微頓了下,微亂的呼吸泄露了他內心的緊張。

夏海芋眨眨眼,困惑着,浩然弟弟一向都很開朗,說話也從來不這麼磨磨蹭蹭,今天這是怎麼了啊?!

白浩然鼓足勇氣,微微握緊了拳,“海芋,我去麻省理工深造的申請被批准了,10月份去美國。”

“真的?!”夏海芋笑彎了眉,“浩然弟弟,恭喜你!”

“海芋,你可以跟我一起去美國嗎?!”

“啊?!”夏海芋一雙好看的眸子裏寫滿了困惑,“我去幹什麼呀?!”

白浩然再也受不了她的遲鈍了,猛地握住她的手,表白,“海芋,我喜歡你,你做我的女朋友吧,跟我一起去美國!”

“你……你開什麼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海芋,我真的喜歡你!從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你了!可是你總拿我當弟弟看,但是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承擔一個男人所有可以承擔的責任!海芋,請你給我一個機會吧!”

夏海芋完全傻了,在她眼裏,白浩然跟自己的弟弟海星是差不多的,就是年紀比海星大而已,她真的從來都沒有感覺出來他竟然對自己有別的意思啊!

她扯了扯嘴角,“那個……”

“海芋!”白浩然猛地打斷她,凝神專注地看她,“海芋,不要馬上拒絕我,我10月份才走,這段時間你好好考慮一下,我真的喜歡你!”

透視小村醫 “……”無言以對。

“夏海芋,再不接我電話,你就死定了!!!”她的手機裏忽然收到一條短信。 總裁上司強制愛 她心虛了

夏海芋頓時心驚肉跳,不知道怎麼搞的,她有一種被“捉姦”了的感覺。

啊,呸呸呸!纔不是那樣!唐旭堯又不是她什麼人,她和浩然弟弟也只是吃個飯而已!

淡定!

淡定!!!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