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文楠看宮玉和夏文軒越走越遠,著急道:「吳大娘,你要是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看他要走,吳大娘趕緊阻攔道:「你等一下,我問你一個事啊!」

要開口問了,她又覺得不好意思。

心中組織一下語言,她才道:「是這樣的,那個豆芽不是挺好吃的嗎?我是想問問,宮玉是怎麼發豆芽的啊?」

明顯是想偷學人家的手藝。

但夏文楠沒有多想,回想著宮玉昨晚的舉動,道:「我其實也不知道宮玉是怎麼發豆芽的,我就看她燒水,把水燒開了之後,把黃豆泡在木桶裡面。」

吳大娘興奮地聽著,又問:「然後呢?」

夏文楠抓抓後腦勺,「我今早起來的時候沒注意到,好像她已經把昨晚泡的黃豆弄到柴房去了。」

「哦!這樣啊!走吧!你快走吧!」

偷學了手藝,吳大娘樂得咧開了嘴。

夏文楠奇怪地瞧瞧她的神色,趕緊朝宮玉和夏文軒追去。

山坡挺遠的,三人足足走了小半個時辰才到。

而那塊地,石頭比較多,泥土稀薄,確實種不出多少糧食來。

夏文軒介紹說,那是他父親和母親剛成親時開的荒,由於離山林近,且土瘦石多,這才沒有村裡人來這跟著開荒。

宮玉問:「村裡人不來這裡開荒是嫌太遠了嗎?」

夏文軒搖頭道:「不是。」

他眸色深深地朝山坡上的山林里看去,抿著唇不說話。

那片山林,和別處的森林連在一起,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頭。

宮玉恍然大悟道:「難道是森林裡面經常有野獸出沒,村裡人怕那些野獸,所以才不敢來的嗎?」

「嗯,據說臨近冬天的時候,森林裡的野獸到處找吃的,有些找著找著,就會從裡面跑出來了。」

夏文楠介面道:「我聽村裡的老人說,以前村裡人來這裡開荒,被突然出沒的野獸傷了不少人,久而久之就沒人敢來了。」

宮玉道:「既然你們都知道會有野獸出沒,那你們還敢來?」

夏文楠道:「任何事都有兩面性的好吧?那些野獸是讓人害怕,但我父親在世的時候,那些野獸卻是讓我父親賺了不少錢。」

把背簍放到石頭上,夏文楠又道:「要不是打到那些獵物,我父親也不可能建房買地。」

「也對。」宮玉幫著他把背簍移到地上,道:「在一定程度上,打獵確實是一條出路。不過,一定得有真本事,要不然,不是打獵,而是被獵物吃了。」

撿起背簍里的洋芋,宮玉看了看,「咦!這洋芋這麼小,能長出大洋芋來嗎?」

夏文軒道:「做種的洋芋原本也不需要多大啊!」

他提著鋤頭準備去挖地,樹林那邊忽然有動靜傳來。

幾人一起朝那邊看去。

宮玉的手中拿著洋芋,幾乎想都沒想,就眼疾手快地把洋芋扔過去。

那東西應聲而倒,只是被草木遮擋著,看不出是何物。

夏文楠驚然看了看宮玉,朝那邊跑過去。

一隻兔子?

見識了那東西的廬山真面目,夏文楠更是驚訝了。

暈了,這兔子暈了,也就是說宮玉用一個個頭不大的洋芋就把一隻兔子給打暈了。

把兔子提起來,他還雲里霧裡的。

換做是他,他得用鋤頭近距離打,才能把兔子打暈吧!

心裡既佩服又震驚,他從沒想過宮玉是這樣一個高手。

宮玉瞧見他手裡提著的兔子,拍拍手上的灰土,道:「原來是一隻兔子啊!打死了沒有?」

「沒有。」夏文楠若有所思地看著她,仍然震驚不已,「芋頭,你,你竟然用洋芋就把兔子打暈了啊!」

宮玉遺憾道:「好久沒練了,勁道都不如以前了。」

換做以前,那兔子不死也掉半條命。

夏文楠忽然驚喜起來,「活的兔子五十文錢一斤,這隻兔子大概有六斤左右呢!」

將這隻兔子賣了就有三百文錢了,跟撿的一樣,來得太容易,他都不敢相信了。

宮玉驚訝道:「活的五十文錢一斤,比豬肉還貴啊?」

「是啊!兔子很少,自然就貴了。」夏文楠話語中都興奮不已。

夏文軒補充道:「我們這裡很少有人養兔子去賣,城裡賣的兔子都是在山裡打的。活得五十文錢一斤,死的三十文錢一斤,一般來說,很少有人能打到活的去賣。」

「難怪。」物以稀為貴嘛。

宮玉摸了摸下巴,審視著那隻暈了的灰兔子,「真是踏破鞋底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夏文軒觀察著她的神色,不太好意思地開口:「那是你打的,你……不吃嗎?」

宮玉瞥他一眼,「夏文軒,你太見外了吧,那是我打的又怎樣,拿去賣了。再說了,我又不愛吃兔子肉。」

聽她說不愛吃兔子肉,夏文軒就放心了,「那好,咱明天去賣。」

卻料,他們說話中,那隻兔子竟然醒來,掙扎著就想跑了。

。仙鶴騰空而起,飛於雲漢鳴於九皋。

公孫口滿臉駭然的望著這幕。

「鎬池君?!」

「方才那怨鬼……竟是鎬池君?」

很快,便有儒生連忙行跪拜大禮。

這些基本都是楚人。

楚地神系比較簡單,楚人祖神為老僮、祝融、媸畲。另外楚地多江河,便信仰諸多個水神。

《大秦:開局錯把秦始皇當爹》第183章匈奴死大秦興,討賊檄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有沒有壓力?

「不僅僅是我們台城,內地和香江,乃至是整個東南亞,全世界華語片的票房紀錄,全都被《殺破狼》破的一乾二淨,你們說…..害不厲害?!」

王子餃的話,讓一旁的蔣怡和黃志偉都睜大了眼眸。

當然,這是節目組需要的效果,事實上三個主持人怎麼可能不知道《殺破狼》的輝煌?|

「厲害!」

影迷們已經在那吹呼出聲。

王子餃繼續道:「當然我們也要祝賀最佳男主角的入圍者,任達樺大哥….

還…哎喲,這個更加不得了!黃子餃看了眼劉浩哲,話筒卻朝向了外面。

「劉浩哲」

「李逍遙」

「李逍遙一一」

影迷們依舊在那興奮的喊著。

「對,那是來自內地的演員劉浩哲,他個人這一次金馬一其入圍了四頂大獎,新人獎、最佳男配角獎、金馬特別貢獻獎和年度最佳電影人獎!」

「歷害,實在是太厲害了!」

我都不知道這些獎,他到底是怎麼入圍的?黃子餃說了一句玩笑話,劉浩哲幾個人全都開始哭了。「ok,那就先讓我們大贏家葉導來說兩句!」

「大家…晚安!」

葉偉興的第一問開場白,讓黃子餃都直按捧腹蹲了下去:「葉導,你就沒有別的什麼話想對影迷說的嗎?」

「謝謝大家!謝謝大家支持《殺破狼》!

直接拍的電影!謝謝…..

無比宮方的回答,黃子餃只好把話簡遞到了任達樺手中,「葉導可能第一次參加金馬,有些緊張,那讓我們的影帝入圍者任達樺大哥樂發表兩句!

「您可是金馬獎的常客了哈,01、02年提名了金馬最佳男配角,去年更是提名了最佳男主角,今年又一次攝名,你有什麼想對大家說的公?

王子餃把話筒遞到了任達樺身前,任達樺笑了笑,大聲道:「晚上好,很高興來到台城!」

「好!」

王子餃立馬接上,全場再次大笑。

頓了頓,任達樺才繼續道:「我代表東院前有的工作人員,向基隆的市民、今天晚上的觀眾,還有電視機前的影迷朋友,岡一聲好!」

「大家好!」

任達樺朝著影迷們揮著手,無數影迷揮著熒光掉顯得無比的熱情。

天空已經下起了毛毛細雨,但影迷們依舊打著傘在那翹首以待。

「大家也知道啊,任達樺大哥在《殺破狼》之中演一個非常復架的警督哈,身患絕症,還要把洪晶寶大哥繩之以法,最後不得不動用一些違法的手段…..哈哈!

「不知道任達樺大哥今天自己有沒有信心,拿到這個獎項,畢竟去年與影帝失之交臂,可以說是一種遺憾吶!」

王子餃看著任達樺,任達樺愣了下,有些不好意思道「有啊,當然有!」

「哎喲,不霸氣啦,一點都不像電影裡面那種兇巴巴的樣子!」

「我們再來!」

「有沒有信心拿獎?大聲點,要有氣魄!」

王子餃大吼一聲,任達樺的面容一下子收了下去真接飈了一句粵語:「你再說一遍?」

「啊,對不起,對不起,大哥你千萬不要抓我啊.!」

王子餃被任達樺的目光看看,直接求繞。眾人再次集體大笑!

「開玩笑,開玩笑!」

任達陣也笑了起來:「事實上能入圍我已給的啦,這一屆入國者的實力都很強,我這一次也是沒底畢竟入圍者都很厲害,你看郭富成成仔,他去年就拿了影帝,今年又來勢洶洶,我說實話有點怕他啊!「還有家輝,那更是厲害了,我們香江出名的千面影帝,金烏獎影帝提名都7,8次了,獲獎也有…..任達樺聳了聳肩:「所以,儘力就好!」

「好的,謝謝我們的任達樺大哥!

王子餃請《殺破狼》劇組要走,趕忙一把拉住了劉浩哲,

「劉浩哲…你怎麼走了,這麼多喜吹你的影迷在,你好意思偷偷溜了?」

「四項大獎的提名,你不表示表示嗎?”

王子餃死死的拽住了劉浩哲,《殺破狼》劇組的所有人全都笑了,

「好吧!」

劉浩哲挽了撓頭,和在場所有人揮了揮手:「大家晚上好,我是劉浩哲,很高興來到基隆,這也是我第一次來寶島,說實話….很熱情,我很喜吹!」

「喔喔喔!」

影迷們全都在那起鬨,王子餃趕忙道:「誰讓你說這個啊,趕緊跟我們說,你想得獎嗎?四個哎,入圍了四個!」

「想!

「想!」

「想!」

影迷們齊聲說看,王子餃忍不傳搖了搖頭:「太過分了,你們這麼做,有沒有考慮其他大佬們的感受他指看兩旁的影迷,影迷們繼續歡呼:。

王子餃一下子蹲了下去:「好吧,你們贏了!」「所以,到底想不想?」

王子餃蹲在那看看劉浩哲,話筒直接滋到了劉浩哲面前,劉浩哲咳嗽了一聲,微微道「想肯定想啊,但是矛盾這麼激烈,剛剛樺哥也說了,入圍者實力都很強!

「我就想知道,新人獎你和我們台城的人氣小天周董一起入圍,有沒有壓力?」

王子餃實然站了起來,同了一個全場都有些火叫的問題。

在台城。眼下,劉浩哲雖然很火,但周董的人氣…..儼然更高。

「壓力?」

所有人都在等得著劉浩哲的回答。

「有啊,不過我覺得,周董應該不會跟我爭一個獎華竟他不是新人..他可是天王,出道這麼多年了是吧?」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