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迫先天宗的大事,怎麼會沒有玄劍門的人暗中監視呢?說不定就是玄劍門指使的。

劍狂本名劍山河,因為他對劍術的痴迷,人稱劍狂,他的本名無人知曉,劍狂大名卻是如雷貫耳,玄劍門三大劍修之一,論戰力還在褚在清和安天宇之上。

先天四子個個臉色難看,如果沒有劍狂,動手還有幾分勝算,現在多了一個劍狂,那是一點勝算也沒有了。

「先天四子,你們不要插手,待我敗了褚在清再說。」就在先天四子猶疑之時,凌天淡淡的聲音響起。

一時之間,所有目光投射到凌天身上。

只見凌天負手而立,神色淡漠,彷彿褚在清如萬丈烈陽一般的壓迫不存在似的。

人群嘩然!像看瘋子一樣看著凌天,就連先天四子,也露出古怪難言的神色。

褚在清的光明凈土有多麼強大,凌天無可奈何,眾人都看在眼裡。

凌天竟然還敢奢言打敗褚在清,這已經不是狂妄了,這是腦子進水啊。

在眾人看來,凌天就是嘴硬而已,臨死之前還嘴硬,又有什麼用?

甚至有人懷疑凌天是得了失心瘋,在巨大的生死壓力下,精神錯亂也是正常的,看凌天的目光不禁多了幾分憐憫。

「罷了!」摘星子嘆道,其他三子也一臉悲戚。

就連先天四子也放棄了,先是玄劍門劍狂長老的出現,接著又是凌天不靠譜的疑似精神錯亂的表現,讓先天四子徹底失去了信心。

玄劍門只是逼先天宗去參加七宗合併大會,又不是滅門,而且眼下十成勝算一成都沒有,實在沒有必要枉送性命。

旁人的態度,凌天一點沒注意,少量已收集的玄冥重水在他掌中凝聚成球,他緩緩向褚在清走去,每走一步,重水球就壯大一分,附近散落的玄冥重水如幼鳥入巢,不斷飛到掌中,不久之後玄冥重水劍就會再次成形。

混沌神雷在上次的拚鬥中耗盡,高頻雷波劍無法使用,玄冥重水劍是凌天僅剩的幾項強力手段之一了。

「你想故伎重施?沒有用的,而且來不及了。」褚在清見凌天步步緊逼,輕輕搖頭,他身前的蓮華凈土劍,已完全化為一團金光,將他籠罩住,所謂焰王光便來自劍中。

褚在清說是自創奧義,主要還是靠蓮華凈土劍溝通凈土界,他只是略加改動而已。

「你身上的焰王光,確實厲害,連我的魔光斬都能擋下。」凌天道。

「知道怕了?怕了就跪地求饒,也許我會考慮饒你一命。」褚在清冷冷道。

「怕?」凌天嗤笑一聲,「我會怕你這個外強中乾的貨色?」

「什麼意思?」褚在清道。

「你應該控制不了焰王光吧,不然早就用此光打我了。」凌天道。

「你倒有點眼力,就算我不能全部控制焰王光,要殺你也足夠了。」褚在清道,這焰王光來自凈土界的焰王,以褚在清靈嬰境的修為,絕不可能完全控制的,能用來護體已是勉強,要用焰王光攻擊,那就太為難他了。

褚在清和凌天兩人看似廢話,實則都是為了爭取時間。

褚在清是為了爭取光明凈土的釋放時間,而凌天是為了爭取玄冥重水劍的成形時間。

而且褚在清有焰王光護身,凌天暫時奈何不了他,不過凌天估計褚在清這種狀態持續不了多長時間。

當褚在清的狀態衰退時,也是凌天致命一擊的時候,正好玄冥重水劍也凝聚成形了。

片刻之後,褚在清釋放的光明急劇提升,達到了一個頂點,緊接著他伸指一點,猶如神靈旨意,一道耀眼的光束,如恆星之光,射向凌天。

他不是不能控制焰王光嗎?凌天先是心頭一沉,隨即意識到褚在清打來的光束無法對肉身造成實質傷害,而是神識方面的衝擊。

與此同時,在這一瞬間,圍觀的眾靈嬰境修士只覺全身感官消失,識海內只剩下一道浩浩蕩蕩的金光,無限長,無限寬,彷彿一道橫亘了整個宇宙的光。

「不好,速退!」摘星子驚呼道,同時運起全部神識苦苦抵抗,如果任由這道金光侵入元神,過不了多久,元神就會大損,整個人變成渾渾噩噩的白痴。

所有靈嬰境修士都緊守元神,向後暴退,無一例外。

太可怕了,這光明凈土實在是大殺器啊!

眾人心頭亂顫,即使是被波及,靈嬰四重心神期的修士也要全力抵擋,如果是正面攻擊,恐怕真如安天宇所言,褚在清這一招的威力,就算是靈嬰五重陽神期的修士,也無法正面擋住的。

想到這裡,眾修士不禁向正苦苦抵擋光明凈土的凌天投以憐憫的目光,想必再過片刻,此子的元神就會湮滅,變成白痴或者乾脆死亡吧。

死亡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在這種程度的神識衝擊下,元神一點都不會剩下,連白痴的機會也不會給的。

十息的時間很快過去了。

凌天仍然呆立原地,一動不動,如雕塑一般。

「是死了吧?」人群中有人說道。

「不對啊,他的氣息還在,沒死。」又一人道。

「這……怎麼可能?」安天宇目瞪口呆。

人群也一片嘩然,萬萬想不到,凌天竟然能在褚在清的光明凈土下支撐這麼久。

「神識確實很強,但又能撐多久,我就不信他能撐過一刻鐘!」劍狂冷笑道。

凌天的元神撐過十息,這只是一個小小意外,在眾人眼中,他蹦噠不了多久的,最終還是屍體一具。

褚在清臉色陰沉,他仍在持續釋放光束,照亮凌天。

雖然凌天沒有死,但在褚在清看來,凌天的元神應受到了很大的創傷,現在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時機。

勝就要勝得徹底,褚在清不想留下任何隱患,決定把焰王光用盡,直到凌天氣息全無再說。

凌天呆立不動,如一個被拋棄的雕塑。

在所有人眼裡,此時的凌天,和一個死人無異了。

(本章完) ?凌天的抵抗雖然超出了預期,但只是一點小挫折,褚在清仍是一臉傲然之色。

他早早就領悟了光明意志,以光明意志發動神識衝擊,威力遠勝一般神識法術。

而把光明意志與蓮華凈土劍結合起來,創造出奧義蓮華凈土,更是厲害十倍,就算是靈嬰五重陽神期的修士也沒有辦法抵擋的,褚在清有絕對的信心。

此時,凌天只覺一道光明侵入識海,他的元神只能苦苦支撐。

因為針對性的修鍊了不少神魂類功法,又服用了天神果和氤魂茶等奇寶,凌天的元神遠比一般的靈嬰境修士強大,堪比靈嬰末期。

但這只是理論上的,他畢竟不是靈嬰境修士,更不是靈嬰五重陽神期,不能把元神轉化為陽神,元神的防禦力要弱得多。

這就像汽油和航空燃油的區別,凌天的神識是汽油,只能開小轎車,而靈嬰境陽神期的修士是航空燃油,能推動火箭飛機,雖然都是燃油,但天差地別。

就算凌天神識極強,也無法彌補境界上的差距。

褚在清發出的這束焰王光,是純粹的神識衝擊,凌天無法用引力波阻擋,只能靠本身元神支撐。

一番天人交戰後,凌天發現自己的元神根本守不住,光明一步步吞噬著元神的空間,為了保護元神,凌天不得不放棄了大部分識海,讓元神結團自保。

太強了!這它媽怪物啊!

凌天心中不禁爆出一句粗口,雖然他的元神相當於靈嬰末期,但在焰王光的衝擊下,最多也只能撐一刻鐘。

好在凌天採取了正確的策略,一開始就沒和焰王光硬拼,元神幾乎沒有受損。

凌天神念一動,早就按捺不住的天鳳冰焰飛至眉心紫府處,而凌天的元神也鑽入天鳳冰焰中,受冰焰保護。

天鳳冰焰是凌天血脈產物,與凌天心神相連,元神不會受到冰焰絲毫傷害。

天鳳冰焰是由天鳳火與龍龜靈性結合而生,具有自主意識的新物種。

天鳳冰焰繼承了上古神獸龍龜的一絲殘魂,而且在此基礎上,產生了新的神魂,比原來的神獸殘魂更加強大。

以天鳳冰焰來對抗焰王光的神識衝擊,那是綽綽有餘。

焰王光如潮水一般,持續沖刷著凌天的識海,但識海角落,一朵天鳳冰焰亮如恆星,不朽不滅,焰王光雖然浩瀚,卻奈何不了冰焰分毫。

凌天放了心,借著這大好機會,藏在天鳳冰焰中的元神反而觀察起焰王光來。

這焰王光中,蘊含著褚在清的光明意志,借著貼近觀察,能領悟光明意志,這種機會是可遇不可求的。

在溪國與風家修士交手時,風家修士化身火鳳,其中就有一絲光明意志的影子,當時凌天似有所悟。

現在又見到光明意志,再參照風家的火鳳化身,許多疑難不明之處,一步步的在心中出現了解答。

此時此刻,凌天只希望焰王光能一直持續,直到他領悟了光明意志為止。

一刻鐘的時間很快過去了!

在眾人眼中,只見凌天一動不動,獃獃出神,好像一個木頭人。

「他的元神……應該是被抹除了吧?」劍狂有些不確定,他先前還說過凌天肯定撐不過一刻鐘,此時臉色有些尷尬。

「不對,他的氣息還在。」安天宇搖了搖頭。

「可能是氣息還在,但其實已變成白痴了吧?」矮老者猶疑道。

先天四子也緊張的關注著凌天的情況,簡短討論后,結論是悲觀的。

因為凌天已完全獃滯,眼神都失去了聚焦,這種情況就算沒死,元神也受了重創,和死沒有什麼兩樣。

一半人認為凌天已死了,軀體成了空殼,另一半人認為凌天沒有死,成了白痴,這種下場比死還慘。

至於凌天還能贏,這種結果想都不會想,看凌天那呆若木雞的樣子就知道了,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褚在清也是一臉疑惑,因為只能部分操控焰王光,他收不到反饋,也不知道凌天怎麼樣了。

雖然褚在清還能感覺到凌天的氣息,但他絕不認為凌天沒事,元神受重創那是至少的。

差不多了,該收手了!

確認凌天一動不動后,推測此子應該是死了,褚在清手指一動,正要收回焰王光。

察覺到褚在清的動作,凌天頓時急了,他還指望著領悟光明意志呢。

凌天趕緊假裝身子不穩,向後退了一步。

人群嘩然!

眾人本以為凌天死了,哪知道這塊「雕塑」還能動。

褚在清心頭一震,萬萬想不到這小子沒死,他立即調整,維持住光明凈土,繼續以焰王光束沖刷凌天。

這是什麼怪物啊?被焰王光刷了兩刻鐘了,還沒有死?

褚在清臉色大變。

他曾經以焰王光束,點殺過一個相當於靈嬰五重的妖修,妖修的元神比同階人族修士更為強悍,所以焰王光殺靈嬰五重陽神期修士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按道理說,凌天的元神就算再強,也不應該強到這種地步。

他雖然有堪比靈嬰的戰力,畢竟不是靈嬰境修士,沒有靈嬰,更沒有靈嬰化成陽神,境界上的差距就算再天才也無法彌補的,這是天道,沒有人能違抗天道。

「難道我預料錯了,他其實是一個靈嬰七重八重的老怪物,偽裝成一個少年?」

褚在清心中冒出一個荒誕的念頭。

他雖然這麼想著,手底下卻絲毫不慢,蓮華凈土劍所化的金光更亮了一分。

不管他是什麼怪物,都不可能在焰王光之下倖存,我要拿出所有的實力,乾淨徹底的消滅他。

褚在清心中生起豪氣,又否定了凌天是老怪物的想法。

沒看見剛才凌天身體抽搐一下,向後退步,連站都站不穩了嗎?

他的元神已經受了重創,我只要再堅持一下就贏了!

褚在清如此安慰自己,他的額頭已布滿了細密的汗珠,長時間放出焰王光,對他的神識也是極大的消耗。

又是一刻鐘的時間過去了!

褚在清汗如雨下,雙腿發軟,隨時會倒下,他唯一的安慰是,凌天又恢復了「雕塑」的狀態,看上去應該是死了。

終於贏了!褚在清正想收回焰王光。

就在這時,凌天的腿又擺了一下,如蛤蟆伸腿。

搞毛啊?!

褚在清臉色烏青,表情肛裂一般。

感謝【憶】丶的月票

(本章完) ?這有完沒完?

人群一陣騷動,本以為凌天死定了,哪知道他身體抽搐一次又一次,如打不死的蟑螂一般。

褚在清心頭大亂。

「為什麼呀?為什麼還沒死呀?難道他真是靈嬰後期的老怪物偽裝的?」

「不可能的,他的元神一定受了創傷,這是垂死掙扎!」

褚在清自我安慰,他的想法也有道理,就算是靈嬰後期的老怪物,在光明凈土的衝擊下也不可能元神完好的。

想到這裡,褚在清堅定了決心,要堅持下去。

現在就是比耐心,誰堅持不下去誰就輸了。

褚在清一咬牙,噗得噴出一口本命精元,隱現嬰兒之形的血塊融入到蓮華凈土劍中,讓焰王光更增一分光明。

人群喧嘩,雖然目前為止大多數人還是不看好凌天,但凌天能把褚在清逼到吐血拚命的份上,已是很了不起了。

「褚道友拚命了!」安天宇感嘆。

「凌天絕對沒有機會了,如此強大的神識衝擊面前,就算是靈嬰九重的修士,也不可能全身而退的!」劍狂也認為凌天輸了。

神兵門的矮老者點了點頭,認可劍狂的說話,這也是正常的邏輯,凌天就算再強,也不可能強過靈嬰九重吧。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