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片海域附近,倒是有一些魚類的生命體,並無什麼危險的人物潛伏在側。

許陽同時還注意查看,確定沒有陣法之類的埋伏之後,方才散去了光極玄力,在虛空之中顯露出形體。

「看來,天族的那五個人,並沒有猜到我在此埋伏,」許陽鬆了一口氣,「那麼,我便可以放心地進入極寒冰眼,進行探索。」

許陽一步跨入了急速旋轉的漩渦海流中心!

一瞬間,絕強的旋轉力量,撕扯著許陽的身軀!換一個玄王強者過來,肯定會被這強大的撕扯吞吸力道,扯碎肉身,化作血肉殘渣,捲入漩渦中心。

但許陽現在的肉身,比起一般的玄皇強者,也弱不到哪裡去了。他運轉金剛法體,肉身更是堅逾金剛,很快穩住了身形,一步步向漩渦的中心降下。

噗通一聲,許陽終於潛入了海流之下,在湍急的旋轉海流中,連一朵浪花都沒有濺起來。

這一片海域下方,是凍結了千萬年的冰川海底。而正對著漩渦海流的位置,是一個方圓數十丈的幽深冰穴,彷彿一頭巨獸張開的大嘴,不知通向何方。

「這裡……不知道是否有無法抗拒的危險?」許陽水極玄力勃發,撐開了一個藍色光罩,隔絕周圍的海水,向青銅板問道。

青銅板在震動中回應:「肯定有危險,而且有很大危險。不過憑你現在的實力,應該足夠應付。小玄子,富貴險中求,這極寒冰眼之中,應該有著超出你意料的收穫。」

「超出我的意料?」許陽精神一振,他意料中的收穫,就是得到冰極極盡能量。如果說收穫比想象之中還要多,那意味著什麼?

「難道,這極寒冰眼,蘊含著不止一種極盡能量?」許陽驚喜地問道。(未完待續。。) 青銅板拼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只是推測而已,不要當真!」

許陽額頭冒出黑線,不過他知道青銅板雖然喜歡開玩笑,但涉及到修鍊的事情,卻很少戲弄自己。它所說的超出意料之外的收穫,應該有可能。

退一步來說,即便只有一種極盡能量,也值得許陽去冒險!修玄之路,本身就是逆天而行!

許陽想通了這一關節,收起了患得患失的心思,直接向那洋流涌動的巨大冰眼,鑽了進去。

轟隆!

洶湧的暗流瘋狂涌動,許陽的身軀瞬間失去了掌控力,被暗流裹挾著沖入漆黑的冰眼之中。

這是一次耗時極長的漂流,許陽籠罩在藍色的水極玄力構成的罩子之中,被暗流席捲,以極快的速度向前流動。這種感覺,和乘坐渡厄神舟,在深潛海流之中漂流的時候,感覺居然有幾分相似。

不過,這一道暗流雖然衝擊力極強,但直徑只有數十丈粗細,終究不如深潛海流洶湧寬闊。

轟隆!

許陽身子一輕,整個人隨著激射的水流,向下方墜落。

「嗯?已經漂流到了冰眼內部?這是一處什麼空間?」

許陽鼓盪玄力,向側方用力轟出一拳!藉助這股反推之力,許陽的身形終於擺脫了水流的鉗制,衝出了暗流之外。

那無所不在的渦流撕扯之力,終於消失了。許陽定睛一看,眼前是一處地下空間。這空間非常大,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到邊際。

而在地下空間的穹頂上,垂下了長短不一的鐘乳石。大的長數十丈。小的只有幾尺。令許陽驚奇的是,這些鐘乳石居然還發著淡淡的光芒,而且色彩斑斕,顯得瑰美妖異。

暗流噴出的位置,位於一片山崖之上。強勁的水流,由於慣性的原因。在噴出之後還激射出數百丈,方才墜落入下方的深潭。


「這極寒冰眼的內部,居然有這種美景,真是令我驚訝,」許陽四處觀察,說道,「青銅板,你有沒有感應到極盡能量的存在?」

「沒有,」青銅板拼字回答。「你沿著這地底空間探索一番,應該會有所收穫。不過你要小心,極寒冰眼之中並不安全。」

許陽點了點頭,在一條條發光的鐘乳石之間穿梭。

約莫飛出了十幾里路,許陽已經飛過了水潭,前方的地勢漸漸向下傾斜,地面上鋪滿了厚厚的一層堅冰。

此時從穹頂上垂下的一根根鐘乳石,也結出了厚實的冰晶。一直延伸到了下面的堅冰地面上,形成了一根根上粗下細的冰晶石柱!一根根冰晶石柱。散發著薄弱的白色光芒,經過冰柱表面冰層的折射,又分化出種種彩色虹光,顯得美麗而又妖異。

「奇怪,這些冰晶石柱上的白色光線,為何在不斷變幻。彷彿活物一般?」許陽湊了上前,準備好好觀察一番這些冰晶石柱。

「轟!」

一聲嗡然的響聲傳出,那冰晶石柱的表面上,飛出了大團大團的白色光芒,竟然是無數發光的白色小蟲子構成!那些發光的白色小蟲。每一隻都只有針尖大小,在空中飄搖飛動,彷彿一顆顆白色光點。

「這是夜光蟲,最喜陰涼,不要招惹它們。」青銅板在震顫中,發出了一則警告。

「夜光蟲?」眼見一群夜光蟲即將飛到許陽身上,許陽的護體玄力自動抗拒,就頓時一個個白色光點熄滅,掉落在地。

「這麼弱小?」護體玄力的自動抗拒,只是將異物推開而已。這麼一點點推拒的力道,居然能直接將這些夜光蟲撞死?這些夜光蟲的生命力,也難免太弱了,真不知道它們是怎樣在這種冰寒刺骨的環境下生存的。

「小玄子,你闖禍了,快走!」青銅板快速拼字道。

「這些小蟲很強嗎?看起來並不怎麼可怕啊。」許陽有些不以為然地說道。

那一群夜光蟲的死,彷彿激起了同類的憤怒,大團大團的白色光點,從一根根冰晶石柱上飛出,向許陽湧來,就像是一**澎湃的白色浪潮!

許陽低喝一聲,用力揮手,一股磅礴的風壓滾動,將面前一大片夜光蟲全部震死,就像是在無盡的白色大潮之中,硬生生劈開了一個口子。

青銅板向許陽拼字道:「不是它們強,而是殺不勝殺,它們的數量幾乎是無窮無盡!更要命的是,這群蟲子會自爆的手段,一旦它們距離你足夠近,會毫不猶豫地自爆!」

「這麼小的蟲子,自爆的威力應該也不算太強吧!」許陽略略沉思,繼續向前飛行,沿途一**玄力勃發,將周遭環繞擁擠的白色光點,紛紛震滅。

看上去,就像是一望無際的白色海洋之中,一個黑衣人影在搏擊風浪。

夜光蟲前仆後繼地犧牲之下,終於,有幾隻夜光蟲,趁著許陽的玄力轉換的間隙,沖入了許陽的防護圈中。

「嗵嗵嗵……」


接連幾聲爆鳴響起,許陽感覺似乎被輕輕地推了一把,差點立足不穩!他微微一驚,這些夜光蟲的自爆,居然威力不弱,幾乎相當於玄宗強者的全力一擊。

以許陽現在的防禦,即便百十個玄宗高手,聯合攻擊,都不可能傷到他。但這裡的夜光蟲,可不止百十個,根本就不計其數!

趁著許陽身形微微搖動,又有好幾百隻夜光蟲擠了過來,紛紛發動自爆!

這一次的爆炸威能,比起剛剛的幾隻夜光蟲自爆,要強出百倍。許陽感覺像是被同階高手打了一拳,整個人向側方摔了過去!

這下子許陽玄力防護露出的破綻更大,一波白色的浪潮洶湧撲至,看其中的一顆顆白色光點便知道,這一次準備自爆的夜光蟲,恐怕有好幾萬隻!

許陽這下子是真的驚駭了,他不敢怠慢,頭頂五重天宮依次撐開,迅速穩住了身形!背後一對飛翼,斜斜掠起了一個微妙的角度,許陽的身形,呼嘯衝出。

一隻只夜光蟲,在許陽飆射的身影后連番自爆!(未完待續。。) 許陽簡直苦不堪言,夜光蟲的自爆彷彿有了連鎖反應,不管他飛到哪裡,都是一連串密集的爆炸聲響起,他整個人彷彿澎湃激蕩的大海之中航行的小船,非常艱難地維持著平衡。

「不行,這些夜光蟲海,根本就看不到盡頭!我要想辦法脫身。」許陽這般思量,忽然看到前方的低陷地勢中,出現了一個旋渦狀的洞穴!

這個洞穴非常神奇,彷彿一個漏斗,最上方的穴口極大,足有數千丈;而越往裡看,洞穴越是狹小,到了深處幾乎只有幾十丈寬。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湍急流動的大漩渦,被絕強的寒氣,硬生生凍成了固態。

這個漏斗狀的洞穴中,會不會有危險?許陽已經沒有時間思考這個問題了,他只是簡單地以心神力量,向洞穴內部探去,發現洞穴極為深邃,但入口之後的數百丈內都沒有生命存在!於是,許陽一頭扎入洞穴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那數量繁多的夜光蟲,居然沒有一個敢於進入漏斗洞穴!只見白色的光點組成的巨大浪潮,在漏斗洞穴的四周盤旋了良久,最終才緩緩散開,重新趴伏在了那些冰晶石柱之上。

「呼……」許陽喘了口氣,心有餘悸地說道,「人不可貌相,這話用在夜光蟲上,也完全符合!真想不到,那些柔弱的小東西,一旦聯合起來,居然有著這麼可怕的力量,連我都只能落荒而逃。」

青銅板打出了一個笑臉:「夜光蟲是上古時代就有的異種,它們沒有點本事的話,豈能存活至今?」

許陽點了點頭,同時打量著現在所在的洞穴。

這個洞穴是垂直向下的,許陽現在是懸浮在空中。他看著下方那黑漆漆的洞窟。有些猶豫該不該下去探索。

「既然那些夜光蟲不敢進入這個洞穴……那就說明,這個洞穴非同一般,要麼就是有強橫之極的怪獸,天然的威懾讓夜光蟲不敢入內;要麼就是有險惡的自然環境,不適合夜光蟲的存活。」許陽緩緩分析說道。


從儲物戒中,許陽取出了十二顆通體渾圓的夜明珠。用以照亮。這些夜明珠,都有海碗大小,普通人一輩子都未必能見到。

在玄力的托舉之下,十二顆夜明珠,懸浮在許陽的頭頂,構成了一個明亮的圓圈。它們散發出微弱的毫光,雖然整個洞窟依舊昏暗,但已經足以讓許陽看清大概的情況。

洞窟四周的峭壁上,同樣有一層厚實的冰晶。在夜明珠光芒的映照下。冰壁上倒映出許許多多個許陽的幻影,非常神奇。

許陽小心翼翼地向下降落,這洞窟極為深邃,許陽足足下降了一個時辰,面前那一成不變的冰晶牆壁才有了變化。

四周變得極為寬廣,下方,便是這個洞窟的底部,比起狹長的漩渦通道。洞窟底部不知有多大,一眼看不到盡頭。

「嗯?下方似乎有生命體……而且血氣極為龐大!」許陽心中一震。他的心神力量探測之下,發現了一絲異常。

「吸……呼……」

沉重而悠長的呼吸聲,彷彿是一頭龐大的巨獸在打鼾。根據許陽的探測,這頭巨獸所展現出的血氣,磅礴得猶如大海,至少也是堪比巔峰玄皇的頂尖妖獸!

「希望不是靈獸!不管怎樣。還是不要吵醒它吧……」許陽緩緩降落到了洞窟底部。腳下是萬載不化的玄冰,偶然還能看到一些奇妙的花草。這些花草葉片如針,每一株都蘊含著強烈的寒氣。

「這些花草,能在這種極寒的環境下生存,必定是天材地寶!這個地方罕有人至。才得以讓寶物保存至今。」

許陽小心翼翼地採摘了幾株,他留神沒有傷到花草的根莖,好讓它們能夠繼續生長。許陽知道,這種生長在極寒地穴的花草,很可能都是孤本,一旦死亡,很可能代表某一類藥材的滅絕。

沿著洞窟底部走了百十丈,許陽漸漸對於周遭的情況,看得越發清晰。他也終於看到,那一頭髮出沉重呼吸的龐大巨獸的模樣。

這頭巨獸,頭生雙角,軀體粗壯,兩隻肉翅覆蓋著自己的身軀,一條長長的尾巴,伴隨著睡眠,輕輕掃動。它通體覆蓋著厚實的鱗片,鼻孔中噴出的霧氣極為冰寒,幾乎裹挾著冰渣。

毫無疑問,這是一頭冰極屬性的強大怪獸,至少是妖獸巔峰,甚至有可能已經晉入了靈獸層次。只不過它尚未醒來,許陽無從判斷它的品階。

「看上去,和我在瀛洲天河之中,發現的那頭豬婆龍有幾分相似……只不過它生出了頭角,而且有肉翼在身,和豬婆龍有明顯差別。」許陽輕聲對青銅板說道。

「這是鼉龍,」青銅板回答道,「它和豬婆龍,也的確是有著親緣關係,可以算是豬婆龍的老祖宗!而現代的豬婆龍,它們的進化方向,也正是鼉龍……」

「這頭鼉龍,難道是豬婆龍突破之後,進化出的形態?」許陽好奇地說道。

「不,現今的天玄世界,已經不允許豬婆龍進化了!」青銅板否定道,「這頭鼉龍,很可能是蠻荒時代就活著的怪獸,在這極寒的地底休眠,生命消耗極低,所以活過了悠久的歲月。」

「天……那這頭鼉龍的實力,是不是非常恐怖?」許陽想起了南疆雷海之中的那頭老殛龍,也是活過了十萬年之久,達到至尊之獸的級別,非聖人不可與之抗衡。

「這倒不是,」青銅板拼字道,「休眠萬載,實力不退化都是好事了,怎麼可能進步?這條鼉龍睡了不知幾萬年,現在的實力,也就相當於初階靈獸而已。」

「初階靈獸?」許陽苦笑說道,「哪怕是最弱的靈獸,也不是現在的我所能面對的。我還是繞過去,尋找洞窟之中的其它秘密吧。」

青銅板拼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小玄子,很抱歉……這頭鼉龍,你是繞不過去的。」(未完待續。。) 「繞不過去?」許陽微微一愣,「此話怎講?」

「你看看,這條老鼉龍背後!」青銅板提醒道。

許陽凝神看去,只見老鼉龍的一根龍角之後,露出了一個黑漆漆的洞口。很明顯,老鼉龍睡覺的位置,正好擋住了那個洞口,尤其是龍角,將洞口遮蔽了一大半,餘下的空間,是無論如何都過不去的。

「看到了吧?」青銅板拼字道,「我現在已經能感應到極盡能量的存在,就在老鼉龍背後的那個洞穴之內!」

「鼉龍背後的洞穴?」許陽愕然,隨即苦笑道,「這老鼉龍,是不是故意的,選在這個洞口前睡覺?」

青銅板打出笑臉:「不管它是不是故意的,你都要想辦法進入那個洞穴,否則的話,就無法得到極盡能量了。」

許陽搖搖頭,他已經沒有了選擇,只能好好想辦法了。

***

伯牙國,王都之外三千里,有一座高山。

高天之上,晴朗無雲。


下一刻,一重重雲霧,從四面八方飄來,一股沉凝的威勢,在天地之間涌動不休!在山峰方圓百里的範圍內,飛禽走獸,紛紛四散奔逃,因為它們都感受到了令人心悸的力量,即將降臨在這一區域。

「喀喇……」

一聲雷霆炸響,漫天的烏雲之中,陡然閃耀出一線金光!下一刻,金光迅速擴張,穿破了重重烏雲,向著下方的高山幽谷,射出了一道道宛若黃金聖劍般的璀璨光華!

那金色光線迅速膨脹,很快幻化成了一個橢圓形的金色門戶。從金色圓弧光門之中,一根閃爍的金色長條。猛地鑽了出來。

這金色長條鑽出光門之後,便迅速漲大,很快變成了一個中間粗、前頭尖銳、尾部略鈍的紡錘狀物體,看上去就像是一條封閉的獨木舟。

然後,從「獨木舟」之中,飛出了一個人。他身穿藍底白雲袍服,臉色高傲而冷漠,高大英俊,器宇不凡。

他就是從中土趕來的天之杭,天族的本代帝裔!而天之杭乘坐的那仿若獨木舟一般的紡錘形物體,就是老祖賜下來的聖器,破天神梭!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