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境界上,整個修真界也不會有幾個人和葉荒是一個梯隊了。

可以這麼說,葉荒現在實力雖然還不是最頂尖的,但是這種境界絕對是最頂尖的那幾個人之一了。

不過這一切葉荒都還沒有意識到。

“葉荒,我終於知道爲什麼師傅不願意說你做弟子了。”|

“哦?”葉荒來了興趣。

但是就在李忘生想要說話的時候,突然被一陣刺耳的音樂打斷。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連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什麼樣的節奏是最呀最搖擺是~什麼樣的……”

李忘生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作爲一個修道中人,欣賞水平自然也是有的。

聽到這種口水歌,自然是有些不舒服,剛想不理會這音樂繼續跟葉荒說,但是卻看葉荒竟然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身後。

李忘生疑惑了一下,轉身一看,發現了一個穿着破破爛爛的男子,正站在夜店門口,看起來好像是保安一樣的角色。

只不過保安的制服已經很是骯髒,上面還有幾個補丁。

這音樂就是從這個人身上傳來的。

應該是手機吧?

李忘生已經大概知道了手機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

果然不出李忘生所料,這個男子從口袋裏面拿出了一個手機。

只不過這個手機和其他人手中的手機有些不一樣。

其他人的手機都是隻有一塊屏幕,沒有按鍵之類的。

但是這人的手機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按鍵,而且看起來很是笨重。

至少也有二指厚吧?

李忘生默默的大量,還有一點最是與衆不同,就是這手機周邊盡然有不少的光在閃爍。

就像是霓虹燈一樣,不過卻小的多,圍繞着手機,跟隨者音樂在不斷的跳動。

這應該是一個比較高端的手機。

僅僅是看了兩眼李忘生就在心中默默想到。

因爲這個手機的按鍵明顯比其他手機多,而且還帶這種燈,最重要的是這個手機看起來會個更加結實一些。

但是奇怪的是,這麼高端的一個手機,爲什麼會子啊一個這麼落魄的人的手中? 這一點確實值得疑惑,難道這個人是一個小偷?

但是這人明顯穿的是保安的制服。

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荒看這個人是什麼意思?

現在疑惑把李忘生整個人都給淹沒,但是想破腦袋也都想不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音樂還在傳來,但是看起來這個人好像是很慌亂一樣,生怕聽到這種音樂一樣。

果不其然,從夜店裏面走出了幾個黑衣服的大漢,一腳就把這人給踢倒在地。

李忘生一愣,但是沒有出手。

“你小子還敢在這裏放這種歌?看來你還是沒有受夠教訓!”

說着那人開始對這個人拳打腳踢。

難道這音樂還有什麼特別的含義?

雖然難聽是難聽了一點,但是背後還有什麼不能忍受的東西嗎?

不然的話因爲一首歌不好聽就打人,也實在是不應該了。

“這只是鈴聲!是鈴聲!”

那人大聲的喊着,懷裏面緊緊地的抱住自己的手機。

看來確實應該是一個高級貨,李忘生默默點頭。

“鈴聲?我鈴你媽!給我打!”

那人破口大罵,然後好像是累了一樣,首先退了出來,鬆了一下胸前的領帶,正好看大李忘生和葉荒正在看向這邊。

“看什麼看!沒見過黑社會打人啊!”

李忘生不知道黑社會是什麼,轉頭看了一眼葉荒。

“就是跟魔教差不多團體。”

葉荒隨口解釋。

李忘生看了一眼這幾個人,發現都是從夜店裏面走出來的,自己早就有猜測,這裏是魔教的窩點。、


現在這裏又出來幾個黑社會,葉荒還說跟魔教差不多,那麼豈不是說這些人其實就是魔教的人,但是爲了隱藏,所以就化名黑社會?

想到這裏李忘生就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在猶豫下去了。

“住手!”

李忘生大喊一聲,那邊幾個人聽到聲音果然一停,但是很快就又開始拳打腳踢,沒有一個人理會李忘生。

李忘生只感覺萬分尷尬,怎麼這些人一點自覺性都沒有呢?

他們是魔教的人,在這種大庭廣衆的情況下做壞事被自己發現了,然後制止。

他麼不應該四散而逃嗎?

怎麼還是這樣的旁若無人?

難道這裏的魔教已經囂張到這種地步了嗎?

李忘生想到這裏忍不住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直接就是上前一步就要出手。

但是卻被葉荒攔住,李忘生可不是一般人,如果李忘生出手的話,那麼這幾個人肯定都是非死即傷了。

葉荒雖然也很討厭這樣的人,但是這些人也罪不至死,所以還是自己出手比較好一點。

不是說李忘生下手不知道輕重,相反李忘生很是知道輕重,正是因爲如此,李忘生纔會下重手。


以爲李忘生已經把這些人當做是魔教中人了,李忘生雖然平時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但是對待魔教絕不會守下留情。

所以讓李忘生對付這些人的話,那麼這幾個混混肯定是直接死定了,想都不用想。

一個無感境界,也就是超凡之上的人對這幾個普通人出手,不用想,這幾個人肯定死的是骨頭都不剩下。

葉荒不可能看着這樣的事情在自己的眼前發生,如果這幾個人是魔教也就算了。

現在葉荒也是恨魔教恨到牙癢癢,但是問題是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麼魔教。

總裁老公要二胎

“李師兄,先不要出手,還是我來吧。”

李忘生聽到這話,終於停下腳步,既然葉荒想要出手,那就讓葉荒來出手好了。

反正這幾個人肯定是跑不掉。

“那幾個人,住手!”

葉荒不像是李忘生就只是喊一聲住手,而是在喊住手的瞬間還彈出了幾道勁氣。

這些勁氣不會殺死他們,但是也能把他們打的不好受。

果然那些人見到又有人要強出頭,就要開口大罵。

但是話還沒有說出來,就被葉荒的勁氣打到膝蓋。

嘩嘩譁,幾個人幾乎是在瞬間全部跪了下來。

被打的那人,在聽到葉荒聲音的時候眼睛就是一亮。

然後緩緩擡起頭來, 寒山憶

“這位朋友,我看你很像是我一個朋友……”

葉荒話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認出來這既是王小虎。

本來葉荒還不敢相認,畢竟這人看起來也是在是太戳了一點。

葉荒印象中的王小虎還是那個精幹善良的小夥子,但是看到現在王小虎的模樣,哪裏有半分當初的影子?

臉上的鬍子也不知道多久沒有刮過了,臉上的灰也是不知道有多厚,就像是帶着一層面具。

要不是葉荒走進了看,根本不會認出來這個人就是王小虎。

頭髮早就已經打成綹子,看起來就像是那些黑人的髒辮。

貼身兵王

還有一股惡臭傳來,就像是什麼水果放的時間長了,然後腐爛了,那種味道。

還有一種聞起來就讓人作嘔的嘔吐物的味道。

也虧得那些人還圍繞着王小虎打這麼久,都不怕髒的嗎?

那幾個黑社會見到葉荒過來早就戰戰兢兢的,想要站起啦,但是無論如何都站不起來,膝蓋好像是不聽使喚了一樣。

幾個人也都是蛇牙幫的,自然知道很多人其實都有很多不可思議的能力,葉荒一下子把這邊幾個人變成這個樣子,這幾人瞬間都不敢反抗。

“異能者爺爺!我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您,求您放過我吧,我一家老小還要我來養活,要是我腿廢了,那我一家人都要餓死啊!”

從古代到現代,這些求饒的方法都沒有變過,要不就是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

無非就是利用人的同情心和同理心而已。

但是葉荒一下子就能聽出來他們都是在說謊。

“趕緊滾,不然就不是膝蓋這麼簡單了!”

葉荒不耐煩地說道,本來還在求饒的這些人,聽到葉荒這總語氣紛紛爬着離開了這裏。

在爬進夜店之後,爲首的那人,掏出手機。

“喂?老大,夜店來了一個異能者搗亂……”

門口的王小虎又站了起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