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年紀比較大的人眼裡,就是這麼個洪水猛獸,屬於根深蒂固的觀點之一。

這個觀點,從十年前就沒變化過。

只是遊戲變了而已,從魔獸世界變成了王者農藥。

李雲記得自己上學的時候,班裡就有一個人沉迷魔獸世界,最後被父母抓到了網癮治療中心去。

半年過去,那個同學回來了,果然網癮沒有了,而伴隨著網癮消失的,還有對父母的親情和活潑的性情,變成了一個沉默寡言,性格陰沉,不再相信任何人的人。

同時,李雲還看到了王衛宮來到這裡,一臉堅毅,宛如進城的犯罪分子一樣看著學校的招牌,要是附近有不熟悉的巡警的話,百分之百要把他盤問一番。

魚也是有尊嚴的 李雲也是讚歎,這王衛宮的行動力還真不是蓋的,那麼快就想清楚了究竟是貫徹自己的正義還是貫徹大眾的正義。

「師祖…」

「如何,想通了?」

契約總裁的出逃妻 「嗯,我想通了…」王衛宮老實的點頭說道:「我既不是為了大眾的正義而來的,也不是為了我的正義而來的,是為我那跳樓死亡同學的正義而來。」

無論大眾亦或者是自己認為是對還是錯都無所謂。

現在的問題是,對於死亡的那位同學來說,這就是大錯特錯。

李雲微微一笑,帶著王衛宮進了這學校,直接淡定的進入了大門,在門口看門的,滿臉橫肉的大漢都沒有注意到幾人進了學校。

橫肉大漢身上左青龍右白虎的,威勢那叫一個嚇人,其中一個還在玩線上賭場遊戲,毫無顧忌。

「現在的學校保安都那麼先進的嗎,連形象都那麼充滿槽點。」柳燕璃吐槽道:「某種意義上來說學校真有先見之明呢,就這樣的保安,學生敢翻牆跑?外邊的人敢進來?」

「比起保安來,他們的定位應該更像是…打手?」

李雲進入到學校后,立刻就被一股陰風席捲了心靈。

陰風,來自這網癮治療學校,來自這一片大地。

沒有魂靈在場,也就是說,在這裡跳樓的人,沒有任何懷念,反而是以一種解脫的心情跳樓自殺的。

能讓自殺者毫無遺憾的解脫也是一種本事…

「1.2.3!」

「1.2.3!」

操場上,統一著裝的學生們在漫無目的的跑圈,有人已經累到臉色發紫,嘴角發黑也不在乎,依然被教官強行逼迫奔跑。

「草尼瑪!」

有一個小男生掉隊了,迎接的就是『老師』的一腳。

這些老師,除了穿著和保安不同,基本形象都是一模一樣的,左青龍,右白虎的紋身,滿臉橫肉的肌肉壯漢。

其中還有不少家長在校領導的陪伴下參觀這學校,對於這奔跑勞累管理的方式十分的滿意,當即答應交錢讓孩子進來。

李雲還有王衛宮解除了隱身術。

在前邊一臉精英人士的中年校領導十分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出現的李雲還有王衛宮,雖然臉上有疑惑為什麼道士還有中年人會進學校,不過還是擺起笑容去接待。

「你好,兩位先生…」

「他的孩子想要接受你們學校的治療。」李雲開門見山的說道:「你可不可以介紹一下你們學校的教育方式呢?」

中年領導看著王衛宮,心中立刻就給他的形象下了個標籤。

一個不懂教育孩子的大老粗。

王衛宮保持沉默,對於自己這麼理所當然的就認為成有孩子的父親這種事還是不要吐槽好了,早就習慣…

「如你所見,我們學校奉行的是軍事,教育一體化的治療學校,力求讓每一個來到這裡的孩子,都能體會到家的感覺,你請看。」

「好好學習。」

「天天向上。」

「給老子大聲點!」

「勝利,努力,拼搏,奮鬥!」

一邊跑步,一邊喊口號。

充滿了年輕人的陽光還有朝氣,看起來還真像那麼回事,陽光學校之名當之無愧。

一般的家長看到這裡就答應了,看著這些學生們變得那麼的『陽光朝氣,熱愛運動』,指不定就答應了呢。

「能不能讓我們看看內部的教學環境呢?」王衛宮突然說道。

內部的教學環境…

「這個,我們的內部教學環境,和普通的學校沒什麼區別,而且我們還有更加雄厚的師資力量,這個您就放一萬個心吧。」 特種兵之王 校領導輕描淡寫的就略過了這個問題。

事實上,真的和普通的學校沒有任何區別嗎?

這種事情,絕大多數家長都不會關心的,絕大多數家長,在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就火急火燎的交錢了。

此時,又有一個家長拉著孩子進來,這孩子看起來是一個妹子,可留著短髮,穿著中性的服飾,還打了倆大耳洞,大叫大罵,對著家長狂噴,怎麼都不肯進來。

家長也只是苦苦哀求,讓這孩子進來,只是這中性服飾的妹子怎麼都不肯聽,甚至還出手敲打。

叛逆,不是一般的叛逆。

「你看,這位就是最好例子,我們保證,就算是像她那樣的孩子,在一個月後,我們能讓她脫胎換骨,給她完美的未來和人生。」中年領導的話里有著十足的信心。

往前就是展示牆,上邊掛著教官老師還有學生的照片。

照片上的學生們都在笑,表現的和這裡依依不捨的心情,不想離開這美好的地方。

一切的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正規,美好,憧憬著未來與希望,比其他教育局機構來的更加美好。

「我們這裡的學費,五萬塊錢,只需要五萬塊錢,給您一個乖孩子,無論什麼『病』我們都能治好…不僅僅是網癮,其他的病也是,比如說,像她一樣不聽家長話的孩子我們也能給予很好的治療。」中年領導蠱惑道,在病上面用詞很重。

五萬塊錢。

不用自己教育。

不用勞心勞力,能用更多的時間去做自己的事情,不去管煩人叛逆的孩子,不用去煩心的開導引導。

一切的一切都能交給別人去做。

是不是。

超值? 此時,突然一個小姑娘出現在柳燕璃還有含香的面前,穿著和在場學生一樣的綠色校服,獃獃的看著這些在訓練的人們。

相貌平平,皮膚有些黝黑,不過人還是挺文靜的,就安安靜靜的看著在場的人們。

「小姑娘,怎麼不去跟著一起訓練?」柳燕璃知道自己被術法包圍,別人看不見自己,也就隨便問問。

讓柳燕璃意外的是,這小姑娘居然轉過頭來,老實道:「我…我在看他們訓練…」

柳燕璃有些驚訝,倒是沒想那麼多,有人跟自己聊天的感覺還是挺不錯的,也不嫌棄臟,直接蹲下一臉熟絡的說道。

「其實還挺不錯的,看他們受苦受罪,哎喲喂真的是…怎麼說來著,這種心情是叫做愉悅是吧,其實我也挺喜歡這種事情的,嘿嘿嘿,英雄所見略同誒。」

旁邊的小姑娘不動聲色的遠離了柳燕璃一點兒。

含香白了柳燕璃一眼後到小姑娘面前柔笑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是馬莉莉…」馬莉莉用手比了比含香的身材,好奇道:「小妹妹你也是來學校治病的嗎…」

含香沉默片刻。

「這個,其實我的年紀還挺大的,大概當不了小妹妹…」

「作為一個女孩子,要親口承認自己的年紀大,也是一種說不出的勇氣。」柳燕璃嘴角抽搐,捫心自問,自己就做不到這種事情。

永遠18歲的么么噠胖頭魚。

嘿,女人。

含香總感覺馬莉莉的話有什麼不對,疑惑道:「你說…學校治療是什麼意思?學校不是讀書的地方嗎?怎麼會提供治療。」

「是啊,學校是讀書的地方啊,包括這一間學校也是讀書的地方,只不過呢,相比於其他學校,他還有治療學生們的服務,很多家長都會將自己的孩子送過來接受治療。」馬莉莉笑道:「我也是其中一個病人呢,在這裡接受了挺長世間的治療。」

面色紅潤,平靜恬淡,這樣的安靜系女生,而且看起來還十分的乖巧。

柳燕璃實在想不出她是因為什麼理由被送到這學校來接受【治療】的:「你看起來沒啥病誒。」

「我呢,喜歡女孩子哦。」

「啊…我也喜歡啊,女孩子比男孩子可愛多了,特別是軟軟萌萌的女孩子。」

「並不是你說的那種喜歡哦。」馬莉莉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說道:「是發自內心的,愛著女孩子,想要結婚,想要互換唾液,想要睡在一起做運動的那種哦。」

柳燕璃:「……」

含香:「……」

信息量有點大。

「等一下…你說的愛是…那種意思?」柳燕璃表情糾結,委婉的說道。

馬莉莉笑著點頭。

「就是那種愛,丈夫愛著妻子,妻子愛著丈夫的那種愛,同性之間的。」

同性兩個字被強調了一遍。

「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我真沒想賺大錢 柳燕璃的表情那叫個尷尬,雖然說是個正經的都市大姑娘,可對一些事情的接受度還是有那麼些低。

比如眼前這喜歡女孩子的女孩子,一時間不知道用什麼表情去面對。

面對柳燕璃的表情,馬莉莉習以為常,只是笑道:「嗯,很不可思議是吧,的確有很多人難以接受這種事情,我的父母認為這是一種可惡的疾病,所有我才會被送到這學校里來接受【治療】啊,只可惜呢在,這病就是治不好。」

然而此時,馬莉莉的表情突然變得無可奈何,垂下腦袋。

「可是呢,這種事情又怎麼是一言兩語能夠改變的,喜歡女孩子就是喜歡女孩子,就好像一個喜歡女孩子的男孩子一樣,他會因為一些可笑的【治療】就變得喜歡男孩子嗎?想想都知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吧。」

柳燕璃想了想,的確,馬莉莉的取向和社會主流的道德觀價值觀完全不同,可這究竟是不是一種疾病呢…

「我認為吧,這不算是一種疾病。」含香說道:「的確在一些情況下,身體和魂靈不匹配的情況,擁有女性的身體,卻認為自己是男性…」

「至於身體是女性,魂靈是女性,也喜歡女性的話,我覺得也不是一種病呢,畢竟感情這種東西,並不取決於別人啊。」

含香說了一大通,被柳燕璃直勾勾的盯著,臉紅的毛病又犯了,立刻補充道:「我…我是喜歡男孩子的…」

「嗯,我知道你喜歡男孩子,還是喜歡那種看起來高深淡然其實內心騷的1p的那種男孩子,這個大家都知道,你不用解釋的。」

聽完含香一番話后,馬莉莉哭了。

第一次,有人那麼理解自己…

真的是太好了…

柳燕璃停止了打趣,只是保持沉默,任由馬莉莉放聲大哭。

恬靜的形象全部消失,情緒瞬間爆發而出。

「憑什麼,憑什麼啊,我就喜歡女孩子而已,我真的喜歡啊,我做錯了什麼。」

「我為什麼要被教官打罵,我為什麼要挨打,天天寫檢討…」

「在這裡的生活,就是噩夢,老師覺得我有病,教官覺得我有病,要糾正我這樣的行為,可是我真的做錯了什麼嗎…」

馬莉莉說了很多。

比如被父母譴責倫理崩壞,出醜的玩意。

比如說被這些管理者打趣,然後用踢打來『糾正』。

比如說,因為舉報有獎,第二天不用跑那麼多圈的制度在,大家都互相猜疑,大家都互相覺得,能夠舉報對方該多好…

包括馬莉莉自己,也想舉報同學,這樣,自己就不用那麼辛苦,不用生不如死了。

馬莉莉鼓起了勇氣。

她想逃跑,逃出這個名為治療學校的牢籠。

想要回到原來的地方。

想要,和喜歡的女孩子一起手牽著手逛公園…

如果可以的話,那真的太好了…

此時,馬莉莉不再哭鬧,而是露出了一絲笑容來。

「不過好在,現在我解脫了,不用像他們一樣,待在這人間地獄里。」

「嗯,你可以不用待在這裡了。」含香柔和的輕撫著馬莉莉額前的髮絲,說道:「那麼,一路走好吧。」

「謝謝你…」

馬莉莉的身影逐漸化為虛無。

最後消散。 「快搶救…」

「救不回來了,已經涼了啊。」

「該死,你們就不能看緊一點嗎…」

「你能阻止一個人拼了命的想要自殺?還是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別說風涼話了好不好。」

在學校後門隱蔽的地方,一個被白布披著的女孩從後面被架了出來。

這個女孩死了,王衛宮不知道,李雲也不知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