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力提升了以後,趙庸這時施展出來的凌虛微步也一改當初的面對楊一凡時的滯澀,飛速的動作帶起一片模糊的身影,台下實力低下的人就看得台上一片人影翻飛,再也分辨不出二人。

柳雲山和那楊錦山等人卻是看得清清楚楚,看似那楊一凡的聲勢浩大的攻勢,竟然在趙庸那圓轉的不斷的身形和手法之下,變得毫無成效。他們的心也都隨著戰局綳得緊緊的,柳雲山擔心的是趙庸的安危,楊錦山等人關心的則是楊一凡的輸贏。

趙庸雖然沒了當初對陣楊一凡時的狼狽,但是也沒有太多的機會出手。正如楊震預料的那樣,楊一凡的狼牙棒就像一隻抖起了尖刺的刺蝟一般,讓趙庸無從下手。


趙庸雖然把實力強行提升到了行靈的實力,速度倒是提升了不少,就是和楊一凡相比也差不了多少,可那畢竟不是自己的真實的實力,再加上強行提升給身體帶來的撕裂的疼痛,倒不能使趙庸集中jīng神來抓住稍縱即逝的機會來進行反擊。

再加上無從下手的狼牙棒,雖一時憑藉速度、步法及玄妙的技能暫不落下風,但這般長久的下去,靈氣也經不起這長時間的消耗,到時候實力一降,自己落敗是遲早的事。

趙庸每當想起金彪的話語,心裡也發起狠來,今天就是拼了自己的這條命,也要那金彪給自己受辱的父母下跪道歉。

趙庸這般想,也不代表趙庸會就憑一股的衝勁來蠻幹,趙庸知道,以自己的徒手來戰擁有武器的楊一凡本來就處在下風,如果不能扭轉自己的這種劣勢,就是自己拼了命估計也是難讓那金彪給自己下跪道歉,當下心神一動,等楊一凡帶著撕裂空氣的狼牙棒再度落空的時候,身形急速後退,離開了戰圈,站在擂台的一角,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台下的眾人以及在看台上的幾大家族的人看見趙庸的這般舉動,也不禁錯愕了一下,想起了先前趙庸那相同的一幕,不過這個時候卻再也沒人認為趙庸會認輸,而是滿臉期待的看著閉目而立的趙庸。

上一次趙庸這般的舉動,就給大家帶來了出人意料的表現,這次會不會又給人帶來一些出人意料的驚喜呢?

柳雲山和楊錦山、金虎,胡連戰等人也是在一陣錯愕之後,心中也不禁大驚,難道這趙庸還有未曾施展的底牌?

靈祖也是在探得那趙庸心裡漸漸浮現的技法之後,心裡對趙庸的好奇心就又大了一分,這個傢伙總能在處於劣勢的時候,弄出來一些自己也聞所未聞的技能秘法來扭轉局勢,以他的這般年齡能掌握如此之多的技能秘法,而且還都是相當的玄妙,當真也太不可思議了,自己也是越來越看不透他了。

楊一凡也對趙庸的突然退出戰圈而迷惑不已,他知道,自己的攻勢雖然猛烈,卻沒對趙庸構成什麼威脅,所以在趙庸跳出戰圈之後,自己也沒敢馬上追擊,自己也看著閉目靜靜站立的趙庸,把渾身的武氣包裹全身,jǐng惕的盯著趙庸。

趙庸就那麼靜靜的閉目站立著,腦海中把那自己從一堆的技能秘法里尋來的那個技能施展之法過了幾遍,渾身的靈氣經過符文的運轉,流經四肢百骸后再匯聚於雙手之上,然後緩緩的抬起了雙手,掌心向上,每隻手的中指和拇指扣在了一起,方向遙遙指向了楊一凡。

看著趙庸這古怪的手勢,楊一凡也是心中凜然,這是什麼武技?

楊一凡也聽得楊震和父親等人說過趙庸對戰金玉和金環時趙庸所施展出來的那些玄妙的步法和武技、秘法,除了那可以吸取人武氣的秘法和柳家的柳雲手沒施展出來以外,其他的自己也都見識過了,倒也沒聽說這趙庸還會什麼其他的武技啊?看來這趙庸還當真是深藏不露啊!

柳雲山也看著趙庸那奇怪的手勢,心中也是暗暗驚奇,這個趙庸當真是不簡單,看來趙庸也不是他說的什麼孤兒,本來柳雲山對趙庸的說辭就有所懷疑,但見得趙庸對自己家族也沒什麼危害之舉,自己平時倒也沒去仔細調查,這麼想來這趙庸如果不是天縱奇才就是身後有著龐大的背景,也只有那龐大的實力背景之下才會教導出如此的妖才。

有這般心思的可不是柳雲山一人,金虎,楊錦山和那胡連戰也在趙庸結出那怪異手勢之後,心情沉到了谷底,心中的那絲不安也越來越強烈起來。

台下的人在這一刻也壓下了嘈雜的議論,一時間整個的黑風鎮的廣場竟然詭異得悄無聲息。

就在這詭異的靜寂中,趙庸猛然睜開了雙眼,眼睛中一絲jīng芒閃過,身形也在那時驀然爆發,身體往前一探,右手緊扣的中指對著楊一凡砰然彈出。

「嗤」的一聲,一縷帶著蒙蒙豪光的靈氣從趙庸指尖脫離而出,就像出膛的子彈般向楊一凡飛shè而去。

「靈氣實質化!」看台上是眾人頓時驚訝出聲。

這靈氣外放,可是斗戰靈者階別的才能施展出來的,是以靈氣凝聚成實質化的形態,來進行戰鬥,這趙庸就是實力猛漲也才是行戰靈者階別的實力,他怎麼可以施展出斗戰靈者巔峰階別才可以施展的靈氣實質化?在幾大家族中,只有那幾個老傢伙才能有此能力,現在就是四大家族的族長柳雲山,金虎,楊錦山和那胡連戰也是勉強能夠做到的,更別遑論下面的小輩了,可是趙庸卻在眾目睽睽之下實實在在的施展了出來,這叫人怎麼不大吃一驚呢?

楊一凡見趙庸那古怪的手勢,早已嚴陣以待,見趙庸一動,就知道趙庸的反擊開始了,可是趙庸並沒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樣用玄妙的武技和自己近身搏戰,竟然可以就那麼的手指一彈,就聽見「嗤」的一聲,一道帶著破空的凌厲勁風遽然而至。

「叮」的一聲,那股勁風打在楊一凡及時橫在胸前的狼牙棒上,發出了清脆悅耳的金鐵交鳴。

楊一凡感受著狼牙棒上傳來的令自己手掌微微發麻的勁氣,臉sè頓時變得發白。

「靈氣實質化!」

這怎麼可能?在年輕人的一輩中,號稱修鍊狂人的自己一直是家族的驕傲,年紀輕輕就已經到了行戰靈者三修的實力,可是要做到靈氣實質化那是痴人說夢,就是自己的父輩現在也是勉強做到,可是趙庸卻是實實在在的施展了出來,這叫人怎麼不受打擊?

趙庸第一指彈出之後,攻勢就連綿不絕的施展開來,隨著趙庸手指連環彈出,頓時空氣中的「嗤嗤」聲不絕於耳,一道道凌厲的勁氣向楊一凡飛shè而去,「叮叮噹噹」的金鐵交鳴充斥耳間,就像帶著尖刺的鞭子抽在那三大家族的心上,讓他們隨之心顫。 ()楊一凡在趙庸的彈指攻擊之下,武器的優勢蕩然無存,優劣之勢也立時顯現。

楊一凡不敢怠慢,把靈氣提升至極致,狼牙棒也被舞得連起一片棒影,把趙庸的彈指攻擊盡數抵下,一時間倒也不分上下。

台下眾人也是看得眼花繚亂,面對突然發力的趙庸,心中閃現一個一致的念頭就是——這個看起來還稍顯稚嫩的少年今天估計又會再次創造奇迹。

於眾人心情不同的估計就是那三大家族的人了,眼看就要勝利在望,可是又突然生變,這之間的轉變也令得他們也難以置信,那趙庸層出不窮的且稀奇古怪的武技秘法令得他們措手不及,如果今天楊一凡失敗了,可是說三大家族就是徹底的敗了,在年輕人一輩中再無人是那個小子的對手,三大家族的名頭也會失去昔rì的罩在頭上的光環,這是他們難以接受的。


現在估計最後悔的就是那金彪了,看到楊一凡如此的狀況,他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嘴巴,臉sè也越發的難看。

本來趙庸已經認輸放棄了比賽,就是自己多了一句嘴,讓得趙庸憤怒之下也激發了他那發自內心的尊嚴和不屈,看來今天自己真要向那趙庸下跪道歉了。

現在要說心情最好的,就莫過於柳雲山了。自己家族一時無意招進來的這個少年,竟然成了寶貝,當初柳雲山看趙庸可以在金彪手下走上十多個回合,而且步法玄妙,就讓他參加了競技,本想讓他拖延柳岩和青兒的上場時間以保存他們的實力,沒想到這趙庸一路走來,帶給他出乎意料的驚喜,竟然一己之力走到這般地步,這是柳雲山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

這還只是表面上的,這個來歷不明的小子不知道身上還藏有多少秘密,如果還有後手的話,這個趙庸也確實太可怕了,小小年紀就達到了這般的高度,擁有這麼多的武技秘法,以後若加以錘鍊,那麼成就絕對的非凡,如果能把他留在家族,柳家想不興盛都難。

柳岩和柳青兒這時心中也是充滿了難以壓抑的震驚和興奮,和柳岩和柳青兒相比,他們年齡都相差不大,若是他們上場,碰上三大家族中的任何一個家族他們都不可能堅持下來,更別奢想走到現在的這個地步。

柳青兒看著那台上彈指紛飛的身影,心中也是「砰然」的動了一下,就像一座久不融化的冰山悄然出現了一絲裂縫,一種莫名的心緒擴然開來。

楊一凡越打越是心驚,這樣下去,估計自己連趙庸的邊都挨不上就要落敗了,現在雖然和趙庸速度差不多,可是和那彈指相比就不行了,狼牙棒畢竟不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沒有彈指那般的隨心所yù,在加上趙庸刻意的在外圍遊走,自己根本就近不了趙庸身邊,時間越久對自己也是越加的不利,等到自己靈氣稍有不濟,自己面對趙庸的那連綿不絕彈指攻擊就再也抵擋不住了。

楊一凡心念一起,大喝一聲,渾身的武氣頓時大盛,渾身的衣衫也在這爆喝聲中臌脹起來,衣袂也獵獵作響,狼牙棒也轟然遞出,一股強橫的氣息裹挾著裂空的勁氣鋪天蓋地向趙庸壓迫而去,楊一凡知道如果不速戰速決,後面的情況會越來越糟,所以凝聚起全身的靈氣,想要一招定勝負。

趙庸面對楊一凡全力的一擊,感受著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壓迫,渾身的靈氣也是出現了瞬間的滯澀,就是這瞬間的滯澀,那楊一凡的攻擊也是期然而至。

「呵」

趙庸看到避無可避,喉嚨間也是低喝一聲,讓過身體的要害,也把全身的靈氣凝聚於雙手的中指之上對著楊一凡「砰」然彈出。

「嘭」

「嗤」

兩聲聲響幾乎同時響起,台上兩道人影也是隨著聲響倒飛而出。

「噗!噗!」

兩人的口中殷紅的血雨噴shè而出,一股濃濃的血腥氣息也在擂台上彌散開來。在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之下,一時眾人呆愣在當場,彷彿空間也在這一刻凝固而變得悄無聲息。

「嗖嗖」幾道人影一閃,最先反應過來的柳雲山、楊錦山等人瞬間就出現在了擂台之上,上前一搭兩人的脈搏,眾人緊張的心情也舒緩下來,這兩個人現在家族中出類拔萃的存在,如果出現什麼不可挽回的意外,估計他們都要抓狂了。

「哄」

靜寂了人聲又遽然爆發,一時間台上台下議論紛紛,都在猜測究竟是誰贏了。

那周全也來到了台上,看著昏迷不醒的兩個人,乾咳了一聲,對柳雲山和楊錦山說道:「柳族長,楊族長,你們看,今天這個結果。。。。。。」

周全也看得出來,趙庸和楊一凡雙雙重傷昏迷,也只能是個平局了,可是看著楊錦山那要噴出火來的眼神,話沒說完就咽了下去。

楊錦山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面對今天的這個結局,他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一個相當於階戰靈者二修實力的小子竟然能和行戰靈者三修的楊一凡打成這樣的結局,放在以前他是怎麼都不能相信的。可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也不由得他不信,儘管他難以接受。

「周鎮長,如實宣布吧!」

楊錦山雖然難以接受,可是自己也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多說什麼,也只好恨聲說道。

「咳」周全清了清嗓子,「由於這一場趙庸和楊一凡雙雙重傷昏迷,所以今天的這場競技是柳家和楊家平——」

「等。。。等等。。。」


周全最後的一個「局」字還沒說出來一個幾不可聞的聲音就在擂台的一角傳來,雖然虛弱低微,可是台上的眾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楊錦山聽聞也倒吸了一口冷氣,扭臉看起去,只見趙庸顫顫巍巍的爬了起來,滿臉的痛苦之中又透露出一種堅毅和狠厲。


「我們走!」

楊錦山站起身來,把袖袍一甩恨恨的道。

楊錦山看到趙庸站起來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楊家敗了,而且敗得那麼的徹底,那麼的心不甘情不願。

隨著楊家的離場,其他的胡家和金家也是懷著震驚和複雜的心情離去了,這次楊一凡的戰敗,徹底把他們的心情打入了谷底。這個在黑風鎮號稱修鍊天才的楊一凡都敗在了趙庸的手中,其他的青年人當中幾大家族再也無人可派了,就是再比下去,也是徒增失敗而已。

此戰過後,在人們的談資中,從此就多了一個名字——趙庸,在近幾次家族的競技賽中,這是爆出的最大的一匹黑馬,也讓柳家在黑風鎮達到了從沒達到過的高度。

趙庸看著圍在中間身旁的柳雲山等人,嘴角艱難的劃過一絲微笑的弧度:「我們。。。贏了。。。讓那個傢伙。。。給我。。。道歉。。。」

柳雲山也點點頭:「我們贏了。。。。。。」

柳雲山喉間也是一陣酸澀,話語也變得幽咽,自己多年來的努力都不曾實現的願望,竟然在這個少年手中實現了。

趙庸頓時鬆了一口氣。本來身體的靈氣就已經透支,再加上要承受靈祖靈氣外放的疼痛和楊一凡那竭盡全力的一擊,趙庸能站起來也是全憑著堅強的意志力,這一鬆懈下來,這時再也支撐不住,「噗」一口鮮血再次噴了出來,身子一軟,昏了過去。。。。。。

柳雲山看著已經昏迷了兩天的趙庸,一時間也是心緒繁複,要不是趙庸的脈搏還算平穩,自己估計都要自責得腸子都青了。若是平常人受了那麼大的傷,脈象估計早就大亂了,可是這趙庸不僅脈象比較平穩,而且好像在慢慢的自我修復著,也能隱隱感覺到不同於常人的氣息在體內緩慢的流動。

每當柳雲山探測到這股氣息的時候,自己的靈氣都有著壓抑不住向趙庸那股氣息流去的感覺,令得柳雲山越來越相信自己當初隱隱出現的那個念頭,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麼趙庸絕對可以說是這個異界大陸的第一人。

在這個異界大陸不知道有多少人為著那個傳說瘋狂的去冒險,可是也從來沒有人達到傳說中的那個高度,所以也就沒有人擁有傳說中的那特殊的靈氣。

就是自己的先祖修為達到了那般的高度,也僅僅是沾了點靈氣的邊,就是僅僅如此卻創造了這異界大陸人人為之瘋狂的秘法,他自己雖然是這秘法的創造者,可是就因為沒有那純粹的靈氣,所以不能催動這秘法,如果現在這秘法沒被自己的大兒子柳崖偷偷帶走的話,這趙庸或許可以窺得其中的一二。 ()一晃又是幾天過去了,柳雲山看著仍然昏迷的趙庸,心裡也越來越凝重,雖說趙庸從脈象上看沒什麼危險,可是就這麼的一直沉睡也確實讓人擔心,找了好多的大夫,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父親,庸哥哥不會有什麼事吧?」

柳青兒也是看著睡得沉沉的趙庸著急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脈象比較平穩,可是就是不醒,也太奇怪了!」

柳雲山心裡何嘗不急,可是對此也是束手無策,毫無辦法。

「庸哥哥,你千萬不要出什麼事啊,不然我們柳家就太對不起你了!」

柳青兒也是心中暗暗祈禱。

「你們也不要太擔心了,趙庸兄弟可不會就那麼容易的有事的,他總會在危急的時候帶給人驚喜,估計這次也不會列外,可能再等待些時rì趙兄弟就會醒來的。」

柳岩看著他們滿心的擔憂,也出口安慰道。

「哎,希望如此吧,如果真出了什麼意外,我們也就太愧對他了,畢竟他是為我們柳家才弄得這般。」柳雲山也是嘆口氣道。

柳雲山剛剛說完,忽然感到一絲氣息波動,柳雲山也是比較熟悉這股氣息,這趙庸要醒了?柳雲山心中也泛起了無比的激動。

同樣柳青兒和柳岩也是隱隱感覺到了,驚喜的出聲道:「父親,他是要醒了嗎?」

話音剛落,那一直沉睡中的趙庸身上一股龐大的氣息突然的散發了出來,周圍的空間中的能量也緩慢的向趙庸頭頂處涌去,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股氣息也越來越強,一路緩緩直上,隨著氣息的上漲,趙庸渾身的骨骼也是隱隱作響。

看著這般的變故,柳雲山心中也是暗暗的吃驚,這是要突破了嗎?


這趙庸和楊一凡對戰前是相當於階戰二修的實力,雖然柳雲山知道趙庸所修之氣和他們所修的武氣有所不同,可是像趙庸這般的升修的也太詭異了吧,和楊一凡經歷了一番生死之戰,身受重傷昏迷,不但受損經脈能自動回復,竟然還能在昏睡中自動的升修提高實力,這要是說出去,要麼人們不信,要麼就是被人們當做妖孽。

柳青兒和柳岩也是被趙庸的這奇怪的動靜弄懵了,這是像受了傷的人嗎?打了一架,昏睡了一覺,實力就莫名其妙的提高了,這也太匪夷所思了。突然那股氣息流微微一頓,好像是遇到某種障礙,隨後趙庸的身體上隱隱傳來一聲「嘎嘣」之聲,趙庸身體上頓時一股更加強橫的氣息豁然散發開來。

「三修了?」

柳雲山就是事先猜得這般,也不禁驚訝的出了聲。

還沒等柳雲山驚訝的話音落地,周圍的空間能量再次猛烈的動蕩了起來,甚至這波動擴散開去,連柳家周圍的這一片區域的能量都被牽動了起來,像是有一股強大的吸力,把這一區域空間能量硬生生的扯了過來,向著柳家一處涌去。而且這波動區域還有著繼續擴大的趨勢,就如平靜的湖面被投入了一顆小石子后湖面盪起的漣漪般擴散開去。

那柳青兒和柳岩被駭得臉sè都變了,柳雲山也被這再次出現的動靜震驚得呆愣了,柳雲山原來在自己的家族也不是沒有見過修鍊天才級的人物,可是像趙庸這般瘋狂怪異升修的簡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別人不知道要付出多少時rì和辛苦才升得一修,可是趙庸就那麼的打了一架,睡了一覺就瘋狂的升了二修,這要傳了出去,估計那些所謂的修鍊天才們都要噴血了。

黑風鎮中也有人察覺到了這異樣的波動,難道是有人要突破了嗎?這黑風鎮除了那幾個老傢伙突破的時候出現過這般大的動靜,就是現在的幾大家族的族長突破的時候也沒能力弄到這般大的動靜,難道的是有其中的老傢伙要突破了嗎?

當然,金虎,楊錦山,胡連戰等這樣實力的人物可不會那樣去想,他們都能隱隱感覺到這空間的能量是向柳家那個方向去的,難道是柳雲山?

可是他們也知道柳雲山的實力,可是要弄出這樣大的動靜似乎也不太可能。他們誰也沒有把這聯繫到趙庸的身上去,他們就是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趙庸,在他們看來這根本不可能。

從外面瘋狂湧入的空間能量一靠近趙庸,就從他的頭頂處被吸納而進,趙庸的頭頂也形成了一個小型的漩渦,隨著空間能量的不斷的被吸入,趙庸身上的氣息再次暴漲起來,就是周圍的帷帳也無風而動,氣息所散發出來的威壓令得柳雲山等人的靈氣有種要被擠壓出來的那種感覺,要不是他們出力壓制,估計自身的靈氣真要破體而出,隨著那不斷湧入的空間能量被吸進趙庸的體內了。

柳雲山感受著身體里靈氣的波動,覺得這趙庸越來越詭異了,以自己的實力而言這趙庸所散發出來的威壓按正常的來說,對他應該沒有絲毫的作用,就是自己面對那三大家族的幾個老傢伙的威壓也只是令得自己的靈氣有所澀滯之感,卻不會像趙庸這般有讓人的靈氣想要有種被吸扯的感覺。

在柳雲山的思緒翻騰間,一個時辰也悄然而過,空間的能量波動開始緩了下來,似乎趙庸所吸收的能量接近了飽和,在柳雲山眾人剛剛想要鬆口氣時,趙庸身體中又隱隱傳來一聲輕微的脆響,隨後一股比先前更強大的氣息嘭然爆發。

「四修了!」

柳雲山驚喝出聲,縱然是自己親眼所見,也是被震驚的後背一陣發涼,這種瘋狂升修的速度也太恐怖了,說趙庸妖孽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