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拔下束靈鎖的一瞬間,石門就又慢慢的閉合上。

進了洞府後,就聽到石門處傳來了一聲撞擊聲,兩人有些緊張的看着石門,發現只是被撞的落下了一層灰,這才放心下來。

外面的水蟒並沒有就此消停下來,而是繼續撞擊着石門,不過不管它怎麼用力,石門也是紋絲不動。

林飛徹底的放心下來,鬆了一口氣,看來這裏是及其安全的,等到靈氣恢復了,有着束靈鎖的加持,他也就不再怕外面這隻水蟒了。 林飛放下心來後才仔細的向着洞府內望去。

洞府不大,也就兩個籃球場的面積,除了中間的兩具屍骨之外,空無一物。

白薇驚訝的捂着小嘴,身上的衣服已經溼透,溼漉漉的粘在肌膚上,讓她十分的難受,但是林飛在一旁,她也不能脫下來。

林飛眼神掃過白薇的身上時,不自覺的停了下來,看着白薇凹凸有致的身材,舔了舔嘴脣,嚥了口唾沫。

白薇感覺到了林飛具有侵略性的目光,身體微微顫抖,眼神變得閃躲起來,扭過頭去,不看林飛。

“咳咳!”林飛尷尬的咳了兩聲,趕忙收回了眼神,下才讓白薇好受了一些。


走到兩具屍骨面前,他小心翼翼的觀察了起來。

根據電影中的套路,這種屍骨周圍一般都是有一些機關之類的東西,林飛也擔心有被機關暗傷了,所以先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觀察了一圈,確定沒有什麼問題,他才鬆了口氣,然後看向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白薇說道:“你靠後,我去看看。”

白薇點了點頭,向後退了幾步,緊張的看着林飛,小手緊緊的攥着,生怕他出什麼事情。


林飛打死了十二分的精神,慢慢的向着兩具屍骨靠近了過去。

兩具屍骨是對着的,其中一具跪在地上,一具盤坐在他的對面。

林飛靠近一看,瞪大了眼睛,只見跪着的屍骨手骨上,一把精緻的匕首,直接貫穿了另一具屍骨的心臟處。

雖然屍骨都已經風化,但是匕首上還有着一絲絲的紅光殘留。

“看來是同歸於盡了,這把匕首不像是凡物,應該有些用處。”林飛沉吟了一下,伸手向着匕首抓了過去。

一把抓住匕首,林飛用力一扯,沒想到連着屍骨的手骨一起撤了下來。

他尷尬的一笑,道了一聲罪過罪過,算是對屍骨的道歉。

抓到匕首的那一刻,他就感覺到了這匕首的重量,竟然像是紙一般輕,拿在手中絲毫沒有重量。

驚疑的睜大了眼睛,仔細的觀察了起來,發現匕首的刀刃十分的鋒利。

從頭上揪下來一根頭髮,放在匕首上吹了一下,林飛眼中露出驚喜的神色。

“吹毛斷髮,沒想到真的有這種寶貝。”

林飛驚歎一聲,隨後又搖了搖頭,雖然是一件寶貝,但是不能用靈力催動,終究也只是一件凡物罷了。

又將跪着的骸骨找了個遍,也沒有找到別的有用的東西,不過他卻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

這兩句屍體的骨頭竟然是墨綠色的,而不是普通屍骨那種白色,十分的奇怪。

“可能是有什麼骨質疾病吧。”他只能這麼推測到,其他的退測都太過玄道。

搜完了跪着的這具,林飛將目光投向了坐着的那具骸骨。

一眼就看到了屍骨手指上的一個墨綠色的戒指,林飛眼瞳放大,趕忙將戒指摘了下來。這具骸骨好像堅硬了很多,林飛粗魯的將戒指拔下來,竟然一點事情也沒有。


將戒指拿在手中,他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戒指上的石頭,竟然與拍賣場獲得那塊如此的相像。

戒指的封邊是一層稀有的金屬,上面刻畫着奇異的字符,就像是束靈鎖上的一樣。

“難道,這是一枚空間戒指?”眼中閃過驚喜的神色,林飛趕忙將自己的靈力注入了進去。

前夫再寵我一次

只感覺到腦袋傳來一陣的疼痛,林飛雙手顫抖直接將戒指扔到了地上,然後爆頭哀嚎了起來。

一波一波的疼痛像是潮水一般沖刷着他的腦子,在這種苦痛之下,他昏了過去。

林飛做了個夢,夢到自己在一個奇特的空間中,空間周圍好像有無數的繁星點點,他變成了一個黃色的小球一樣的東西,在裏面快速的遨遊着。

然後一陣劇痛傳來,就看到不知道從哪裏突然冒出一個綠色的球,比自己要大兩倍,但是十分的暗淡,看到林飛後,猛地向他衝了過來,想要將林飛吞噬一般。

代表林飛的黃色小球就一直跑,後面的綠球一直追。

終於,林飛被追上了,綠色小球張大了嘴巴,向着他吞噬了過來。

隨後林飛感覺自己身上傳來了一陣舒適滿足感,只感覺自己大了很多,而那綠球則變小了很多。

綠球好像驚慌了起來,他本來是想吞噬林飛的,但是沒想到反而是自己被吞噬了,趕忙驚恐的向着遠處跑去。

林飛嚐到了好處,自然不會善罷甘休,向着綠球衝了過去,一口一口,將綠球全部吞進了肚子中,這才滿意。

洞府中,白薇抱着林飛,講他的頭放在自己的腿上,擦着眼中的淚痕。

“前輩,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啊。”搖了搖林飛的身體,又探了探他的鼻子,發現還有氣在,這才放心了點。

“額,頭好痛。”林飛揉了揉腦袋,感覺自己枕在一個柔軟的東西上,十分的舒服,於是伸手摸了摸,隨後就聽到白薇羞澀的聲音傳來。

“前輩,你不要亂動…”

此時林飛才反映了過來,趕忙坐起身來,看着白薇臉色俏紅的低着頭,不敢看自己,瞬間就明白了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個,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林飛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趕忙道歉,看到白薇羞紅了臉點了點頭,他才鬆了一口氣。

然後找了個地方,開始檢查自己的變化。

剛纔那一幕太過奇怪,不檢查一下,他不放心。

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記憶,他驚奇的發現,腦海中竟然出現了一些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碎片。

記憶碎片中,一個名叫天蛇老人的老者正在洞府中修煉,他周遭圍繞着無數的毒蛇,在他身上盤旋,好像把他當成了同類。

畫面一轉,天蛇老人在洞府外面,跟一隻水蟒打鬥,天蛇老人三下五除二就將水蟒降服住,並沒有傷害它,而是用束靈鎖將水蟒鎖在了水底。 畫面再轉,洞府內,一個穿着奇怪,臉色發綠,頭髮也是綠色的男子跪在天蛇老人的面前。

天蛇老人好像十分的生氣,痛斥眼前的男子。

男子裝作悔過的樣子,隨後突然從懷中掏出了林飛之前看到的那把匕首,向着天蛇老人的心窩刺了過去。

天蛇老人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隨後快速出手,一爪拍在了男子的天靈蓋上。

男子七竅流血而死,天蛇老人也很快沒了氣,兩人同歸於盡。

通過看這些記憶碎片,林飛算是搞清楚了這裏發生的事情,看來是一場師徒反目成仇的悲劇,但是爲什麼反目成仇林飛就不得而知了。

可能是發生了之間的背叛,或者利益衝突,不過他也懶得猜測,因爲這些都不重要,現在重要的是自己吞噬了天蛇老人遺留的神念。

本來只有練氣五層的精神力,經過這次吞噬,林飛感覺自己的精神力水平差不多已經到了練氣九層的境界。

不過剛纔的危險也是讓他心有餘孽,要不是因爲最後不知道爲什麼天蛇老人被自己反吞噬了,現在的林飛可能已經被奪舍了,變成了天蛇老人。

不管怎麼說算是富貴險中求,得到了這龐大的精神力,林飛感覺自己的知覺和靈覺提升了不止一倍。

知覺就是人的感官,知覺越敏感,就能越早的發現危險的來臨,戰鬥中能夠大大的提升生存機率。

靈覺則更加的玄妙了了,能夠在災難發生前就感覺到空氣中壓抑的氣氛,從而提前很久多好準備,也就是古人所說的知天命的另一個解釋。

普通人要想答道這種境界,非要活過六七十歲才行,但是練氣一層的修煉者就有這種能力,並且隨着功力的加深,這種靈覺也會越來越強。

林飛坐起身來,彎腰將剛纔自己丟在地上的戒指拿了起來,將靈力注入其中。

戒指周圍的奇異字符慢慢的變亮,林飛的眼神也變得越來越熱烈。

通過獲取到的一些記憶碎片,林飛得知這戒指中有着不少的好東西。

戒指周圍的字符全部亮起來後,他就感覺到了自己跟戒指之間存在的奇特鏈接,好像戒指中的空間成了他身體的延伸。

只要一個念頭,就能將戒指中的東西取出來。

林飛趕忙將自己的意念注入到了戒指中,發現這個戒指中的東西並不大。只有三四十平的樣子。

裏面擺放着幾個儲物櫃,上面做好了標記。

其中最大的一個儲物櫃標記了“蟲”字,林飛將意念轉移過去,發現櫃子中竟然全是一些蛇蟲鼠蟻,但是已經全部嗝屁了。

又將意識轉移到一個標記着“書”的儲物櫃,這下子他來了興趣,發現書櫃上拜訪了幾十本書。

翻開了幾本,發現都是一些文言文的書籍,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有在最頂層,單獨隔離出來的幾本書,有些不一樣。

林飛仔細的檢查了下,發現總共有六本,《天蛇心法》、《陣法詳解》、《煉藥入門》、《練器心得》、《術法總論》、《靈蟲培養》。

他如獲珍寶,雖然已經進去了修行界,但是林飛並沒有系統的學習修煉之法,所以雖然已經到到了練氣五層的境界,還是一頭霧水。

有了這些東西,無疑會給他打開一條道路,讓他少走很多的彎路。

打開了《天蛇心法》林飛大致看了一遍,發現這是天蛇老人獨創的法術,能夠修煉到築基後期,也正是天蛇老人死的時候的修爲。

裏面還有一些修行上的記載,林林總總,雖然不是很詳細簡潔,但是也能夠讓林飛看的豁然開朗,在修行上給他很多的指導。

又打開了《術法總論》,他對這個很感興趣,雖然修行了這麼久,但是也只會用靈力加強一下身體,並不會什麼牛逼的法術。

他的眼睛越看越亮,簡直被書中的東西驚豔到了。

書中記載了七十二種術法,對應着相應的等級,林飛現在練氣五層的修爲,能夠學習的法術林林總總也有十幾種。

不過每學習一種都要消耗大量的精力。

將六本書大致的看了一遍後,他又將目光移到了標記着“藥”的櫃子。

在裏面欣喜的找到了幾瓶包裝精緻的小瓷瓶,林飛打開了一瓶,聞了聞藥味,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這藥物保存完好,藥效還有百分之五十左右!

通過在意識海中的搜索,林飛也識別出了這種藥物的名稱。

“聚靈丹”是練氣階層的搶手貨,因爲他的效果最好,雖然不能直接獲得靈力,但是卻能夠催化身體對靈力的吸收,最關鍵的是抗藥性很低,可以連續吃很多效果也不降低。

林飛欣喜的拿出了一顆聚靈丹,放在了嘴中嚥了下去。

身體好像被激活了,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天地間的靈氣,林飛趕忙盤膝打坐了起來。

他的周圍像是形成了一個氣旋,將周遭的靈力全部吸收進了體內,體內阻塞的經脈也在大量的靈力支持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打通着。

兩個時辰後,林飛的身上盪漾出了一層氣旋,他欣喜的站起身來,臉上帶着要掩飾不住的笑容。

“終於突破了練氣六層。”

“前輩,恭喜了。”白薇剛纔一直在旁邊護法,得知林飛突破了,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林飛向着白薇點了點頭,然後走到她的面前,拿出了一顆聚靈丹,塞到了她的手中。

“這是一顆幫助修行的丹藥,並且沒有什麼副作用,你趕快拿去吃了提升實力,一會咱們一起衝出去殺了那條水蟒,也好去找王天琦他們回合。”

白薇極力的推阻,覺得禮物太貴重,不想收下。

林飛好說歹說才紅着臉頰收下,然後坐在平臺上開始打坐。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