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慣性的作用洛熙直接後仰倒在了椅背上,雲言君趁機將洛熙動作的手腳全部壓住。

雲言君吻的很用力,洛熙的唇瓣被吻的紅腫,眼中溢滿了生理鹽水,湛藍的眼睛霧氣迷濛,臉頰微紅,如同出水的芙蓉,待人採摘。

「現在,你覺得我想做什麼,嗯?」感覺到身下的人快要喘不過氣,雲言君才終於放開洛熙。

洛熙感覺自己嘴唇被磨的生疼,舌根一直麻到舌尖,粗喘著氣,連話也說不出來。

「你、給、我、下、來!」洛熙紅著臉一字一頓的說道。

雖然是這樣,但是卻一點其實也沒有,在雲言君眼裡,洛熙就像是一隻小貓,撓的他心痒痒,聲音也糯糯的,就像是在撒嬌一般,奶凶奶凶的。

光是洛熙這副樣子,雲言君心頭裡的火便消下去了很多,但還是一副「老子現在很生氣」的樣子。

事實上,洛熙和雲言君在很多方面都很相似,例如,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能失了氣勢,例如,現在這種情況……

「我不下來,你又能把我怎麼樣。」雲言君邪肆的看著洛熙,然後還輕輕啄了一下洛熙細膩的臉頰。

洛熙被雲言君看的不自在,大腦有些缺氧不太靈光,迷迷糊糊的又被成功吃了豆腐。

這下洛熙是真的惱了,「雲!言!君!」

雲言君也收齊了玩鬧的模樣,瞬間變的非常正經,如果他沒有壓在洛熙身上的話。

「說吧,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說了,什麼事也沒有!」

雲言君燦金色的眸子微暗,「洛洛,你知道平時是怎麼做的嗎?」

「……什麼怎麼做!」洛熙怒瞪著雲言君。

「那禁術究竟會給你帶來什麼危害!為什麼你現在沒有異能了!白霜的異能又怎麼會出現在你的身上!」雲言君一臉拋出三個問題,炸的洛熙原本有些迷糊的頭腦瞬間恢復了清明。

「這都是我的事,你沒必要知道。」洛熙側著頭,不去看雲言君,一節雪白的脖頸就這樣暴露在雲言君的眼下。

「是不想讓我知道,還是害怕讓我知道?」雲言君悲哀的看著洛熙。

洛熙嬌軀微微一顫,「……重要嗎?」

「呵呵,」雲言君輕笑,怎麼也掩飾不了裡面的悲涼與蒼白,「重要啊,只要是與你有關的事,對我來說都是重要的。」

「……」

一時間,車內變的非常安靜,只有對方的呼吸聲。

雲言君片刻之後從洛熙的身上下來,坐回了駕駛座,而洛熙卻一直保持那個動作,一動不動。 自從電影發布會之後,洛熙就開始忙碌了起來,而洛茵也自從那天之後就一直住在學校里不回家。

發布會當天的發生的事情,被洛熙和雲言君一力壓下,所有人只知道發布會結束當日,發布會地點被完全封鎖,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電影發布會之後,第二天洛熙就和劇組一同趕往M國采景。

當天,雲言君並沒有送洛熙去機場,自己也只是在忙公司的事,沒有人知道兩個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但唯一肯定的就是又出事了。

與洛熙同行的還有白宇和宮芊瑜。

齊顏留在別墅里照看蕭瀧。

洛熙與劇組會合之後就直接進入了VIP候機室,強大的氣場,冰冷的氣質,美麗的面孔引得旁人頻頻側目。

在洛熙沒有注意到的地方,正停著一輛毫不起眼的黑色轎車。

「七知那裡都通知過了吧。」雲言君貪婪的看著那道漸漸消失的人影。

「是,全部都準備好了。」坐在駕駛座上的蕭奕應道。

自從昨天雲言君將渾身是血的洛熙送回房間之後,兩個人就一直沒有碰過面,不,準確說是雲言君一直在躲著洛熙,這可是一大「奇觀」。

平時恨不得把自己拴在媳婦身上的雲大少,竟然會躲著媳婦繞道走,怎麼看都不對勁,但這畢竟是他們兩個人的事,他們這些下屬也插不上嘴。

「走吧。」雲言君確認洛熙不會再看到他之後,才下了車,走向機場。

洛熙要去M國,雲言君又怎麼可能不會跟著,不過就是暗中跟蹤罷了,被發現了也可以說是有工作才來的,這些完全不成問題。

洛熙是與劇組一起坐的客機,而雲言君則是坐自己的私人飛機,兩個人碰上的可能性不大。

關敏一直跟在洛熙的身邊,沒有離開半步,一般人大概只是以為洛熙是她的大BOSS,所以才會這麼的尊敬,沒錯,是尊敬。

但只有段七知知道是為什麼,也因此出現了這樣的一幕。

向來喜歡粘在關敏身邊的段大影帝,居然像個小弟一樣為洛熙端茶送水,樂此不疲。

「呵,她以為她是誰,等個飛機還要人這麼伺候著。」王研麗冷哼,眼中是毫不掩飾的嫉妒。

葉卿站在一旁,嘴角掛著恰到好處的笑容,既不會太過冷漠也不會很親近,給人一種若即若離的感覺。

王研麗在大眾前一直是溫柔大姐姐的形象,但是私下裡和王研麗合作過的人都知道,王研麗是個心胸狹隘、嫉妒心極強的女人。

本來像王研麗這樣的性子極其容易得罪人,但是偏偏她是個會找靠山的,得罪她想要報復的,沒有一個人是成功過的,所以一般人見了她基本都是繞道走的。

能抱上那麼粗的一條大腿,證明王研麗也不是完全沒有腦子,就算靠山再大,也知道洛熙不是她可以招惹的存在。

「大嫂,請喝水。」段七知殷勤的端著杯遞給洛熙。

洛熙沒有接過水杯,只是靜靜地看著段七知。

段七知保持著一個動作,被洛熙盯得眉頭抽了抽,「大,大嫂,怎麼了,我,我已經有敏敏了,就算你看上我,我也不會屈服的!」

段七知突然大義凜然的說道,聽的關敏想要給他兩腳,真是……太丟人了。

洛熙嘴角抽了抽,這都什麼跟什麼?

「不要叫我大嫂。」洛熙冷冷的說道。

段七知是知道昨天發生了什麼的,再加上雲言君和她之間的不對勁,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段七知只當洛熙還在鬧彆扭,黝黑的眼珠子轉了轉,「怎麼能不叫大嫂呢?大嫂,大哥是不是惹你生氣了,這就是大哥的不對了……」

段七知滔滔不絕的說著,心裡還在想他好不容易給雲言君做了一次助攻,回頭可一定要幾個月的假期,好好和敏敏出去旅遊,最好是連婚也結了。

段七知只顧自己說著,卻沒有發現洛熙越來越冰冷的眼神。

關敏卻是看的一清二楚,嘴角抽了抽,她究竟是哪根筋抽了,還看上他,像他這樣估計在洛熙手上活不過三天。

「我記得電影里男女主有很多親密戲吧。」洛熙突然沒頭沒腦的說道。

「啊,是。」段七知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雖說是親密戲,但也只是牽手、擁抱、親吻而已。

「你說我把男主角換掉怎麼樣?」

段七知猛地抬頭,讓敏敏和其他男人搞曖昧,他絕不接受!

這個時候段七知終於發現氣氛不對,尤其是洛熙那種看死人一般的表情。

「叫洛總,懂?」

「懂,懂。」段七被嚇的機械性的點了一下頭。

關敏捂臉,真是沒法看了。

一直如同隱形人一般坐在椅子上的葉卿突然起身走向了洛熙。

洛熙彷彿感受到了什麼,收回落在段七知身上的視線,回頭就逆光而來的葉卿。

洛熙眯了眯眼。

「洛總。」葉卿笑起來的樣子與雲言君有幾分相似,就像一個儒雅的世家公子。

段七知警鈴大作,他大哥可是專門囑咐過他要看好嫂子的!

「有事?」不過一眼,洛熙就收回了視線。

段七知暗嘆,幸好幸好,嫂子對這種小白臉沒興趣。

「沒什麼,只是想近距離的看看傳說中的洛氏總裁。」

「現在,看完了?」洛熙的反應相當冷淡。

葉卿眸光微閃,沒想到洛熙這麼不給面子。

「沒有,不管看多久都看不完。」葉卿深情款款的說道。

洛熙莫名冒出一身雞皮疙瘩。

才放心的段七知:……woc,兄弟好膽量,居然敢這麼明目張胆的挖人,不對,你小子居然這麼放肆!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那就不要看了。」洛熙百無聊賴的說道,示意宮芊瑜取本雜誌來看。

白宇:呵呵,真是老大的作風。

「……」葉卿的小臉快要崩不下去了,雖然他的咖位還沒有到達段七知這種地步,但是他可是被譽為最有潛力的明星,自身條件一點都不比段七知差,他還是第一次被無視的這麼徹底。

葉卿自討沒趣,只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呵,碰釘子了吧。」王研麗幸災樂禍的說道。

「跟你有關係嗎?」葉卿是一點面子也不給王研麗。 「你!」王研麗惱怒的看著葉卿,卻一個字都罵不出來,沒辦法誰讓葉卿是她的「前輩」,兩個人的作用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時間到了,我們可以登機了。」張導走過來通知所有人。

「洛總洛總,讓我來拿就好。」段七知殷勤的拿走洛熙的行禮,這次關敏也沒有什麼反應,在她看來為洛熙拿行李是應該的。

白宇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他們又不可能讓宮芊瑜一個女人大包小包的拿著。

至於段七知和關敏的行李都是由他們的助理拿著。

「怎麼了?」洛熙看向一直有意無意的盯著葉卿的宮芊瑜。

「什麼!怎麼了!」對於宮芊瑜非常在意的白宇瞬間大驚失色。

「你閉嘴。」洛熙瞪了眼白宇。

白宇委屈的蹲在地上畫圈圈。

「……」

洛熙轉頭看向宮芊瑜。

「我不知道,只是……有一種很討厭的感覺。」宮芊瑜微微皺眉。

「那就離他遠一點,盡量和白宇在一起,不要分開。」

「對,就像老大說的,絕對不要離開我一步。」白宇瞬間滿血復活,伸手摟著宮芊瑜,一臉的滿足。

宮芊瑜側頭掃了眼肩上的手,神色冷淡,卻沒有像往常一樣拍開。

「走吧。」洛熙看著白宇的眼神閃了閃,不知道在想什麼。

飛機上,洛熙、張導、關敏段七知還有葉卿王研麗全部都是頭等艙。

洛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中拿著本雜誌。

「你好,美麗的小姐。」一個身穿西服的男人走到洛熙的身邊,然後坐下。

洛熙的耳朵動了動,微微抬眼,「顧謹南,你怎麼也在這裡?」還剛好在她的身邊。

「這話應該是我說才對吧,」顧謹南扶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框眼鏡,「明明還有那麼多的事情要處理,你居然還要出國?這些事交給你手底下的人做不就好了,總不能養著吃白飯吧。」

「不過有些事需要一個正當理由罷了。」洛熙的視線沒有離開雜誌。

「哦,」電影發布會的事顧謹南就算沒有看到直播,但也一定會得到消息,「你就打算讓自己這麼暴露出來?」

「敵在暗我在明,不引蛇出洞,我們又怎麼能順藤摸瓜呢?」

「嗯?你真的是這樣想的?」顧謹南似笑非笑的看著洛熙。

「你覺得呢?」

顧謹南微笑。

前任翻身戰 看著一直在「咬耳朵」的洛熙和顧謹南,段七知都快要把眼珠子給等出來了,要不是有關敏拉著,估計他都要衝過來給顧謹南幾下了。

「哼,坐個飛機還不忘勾搭男人。」王研麗冷哼。

「那也是要魅力才行。」葉卿譏諷的說道,但是眼睛一直粘在洛熙的身上,一刻也沒有離開。

顧謹南自然也注意到了葉卿那很難讓人忽視的眼神。

「你不覺得這眼神很讓人厭煩嗎?」顧謹南眼中閃過冷光。

「不過一隻臭蟲罷了,何必在意。」

「確實不用在意,但是,」顧謹南伸手將兩人的帘子拉上,「我不喜歡他看你的眼神。」

「隨你。」洛熙毫不在意,「對了,你還沒說你去M國有什麼事?」

「我?當然是去談生意的。」

「能停留多長時間?」

「只要我想,我可以在M國住很久。」

「是么,正好,我現在手上正缺人,你也過來幫忙。」

顧謹南充滿算計的眸子動了動,「既然是幫忙,那你又會給我什麼?」

「你要報酬?」洛熙終於抬頭,淡淡地看著顧謹南。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