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它是一方牧官!

林牧他現在獲得的七品【討逆將軍】,算是超出預料的。

七品將軍職位,根據前世的經驗,可以判斷出,其每天分享國家氣運大約是5000點!也就是說,只要林牧得到了討逆將軍印綬,正式獲得職位后,他每天將額外獲得5000點聲望!

並且,討逆將軍,雖然是雜號將軍,還有募兵的權利,其本身可建立一支軍隊,這才是林牧最看重的!

許詔之亂后,在情理上,他俘虜的士兵,是需要遣返、分配回各縣城的,現在有了這個討逆將軍名號,就可擁兵自立!

就算是王朗,也沒有話說!

「曹操果然大氣!」林牧感嘆一聲,緊皺的眉頭放鬆了下來。

「是啊,本來在談判過程前,我們就商討好,藉助曹操孫堅等諸侯之力,幫主公確立一份八品官職的,現在,能有七品雜號將軍之職,算是意料之外!」于禁笑道。

「這對於主公來說,是最合適的!」

「以你們的性子,孫堅這邊應該也獲得了成果吧!」林牧笑道。

「沒錯,在孫堅這邊,我們獲得的利益更大,孫堅告訴風仲大人,他願意以揚州刺史劉繇大人的一個人情作為條件,讓我們做出妥協。他願意舉薦最大功臣雲麒為會稽郡西邊要塞之城【諸暨城】的縣令!!另外還讓我們出一位能人,擔任【東冶城】的縣令!!」于禁的笑容如同盛開的花朵般燦爛。

「兩城之主?!!」林牧瞪大眼睛,十分震驚!

林牧知道大漢皇朝接下來會發生黃巾之亂,特別是典韋獲得了青龍神令后,極大增強張角的底蘊,到時候,其造成的動亂是如何浩大,林牧已經隱隱有判斷了。

所以,大荒領地也需要大跨步發展了。這次許詔之亂,他們本就商討了一個終極戰略目標:借雞生蛋!

藉助剿滅賊匪之利,布局會稽郡十五城,暗中掌控會稽郡!這就是所謂的借雞生蛋!

現在,明面上,能直接獲得兩城,對以後完全掌控會稽郡有巨大助益!

諸暨城是西方,而東冶城是東南方,兩城呼應,加上暗中布局,整個會稽郡,很容易就掌控。

林牧臉上笑意瀰漫。

「主公,我們當時也震驚了,想不到孫堅此人如此闊氣。在事後,其實,我們也因此而想過要隨便應付了事的!嘿嘿……」于禁笑呵呵道。

「想過隨便應付了事?那就是最後沒有咯!」林牧輕笑道。

「沒有,在每一戰中,不管哪一方,都全力以赴,甚至還使用了珍稀道具,其實我們輸的場次,就是因為道具太少而已,不然……」于禁頗為遺憾道。

「道具少?這個確實是個問題,目前我們的積累確實比他們少,需要好好積攢一番了!」林牧眯著眼道。

眾人點點頭。

「凌操凌統兩位將軍,若是按照原先的計劃,我們收服他們需要花費很多人力物力,還有時間。如此,還不如直接放棄他們,獲得最大利益,甚至也能交好孫堅,保全九幽鎮,算是一舉多得!」

「兩位將軍是十分出色,主公非常看重。可在當時的狀況下,我們也只能做出如此選擇了!」于禁臉色複雜道。

「沒事,福禍相依。這次許詔之亂戰役中,其實我們已經是非常引人注目了,甚至過頭!我們獲利已是甚多,不可太過分,凌操凌統兩父子,雖然遺憾,但也能極大堵住眾位諸侯的口。」林牧輕聲道。

「而且,在我看來,此次戰役,損失最大的,不是我們,而是曹操!就那份【屠龍術】,完全可比擬我們得到的領地神石了!」林牧頓了頓又道,眼眸中閃過一絲惋惜。

「失去與得到完全不成比例的狀況下,曹操此人竟然還如此幫我們,真是大氣!」林牧明眸中閃過一絲佩服道。

其實,曹操也並沒有如林牧那般落魄。在曹仁獲得的那兩個紫色寶袋中,除了兩張霉運符篆外,他還收穫了一份【六華九幽冥華通道】陣法圖紙和一份【鎮龍寶箱】製作圖鑑!

只是曹操沒有公布出來而已,他把這兩樣東西,和【王國之章】一樣,都藏掖起來。

本來許詔是有四份的,只是使用了三份,剩下這最後一份落入了曹操手中。

眾位諸侯,都沒有把最重要的物品拿出來賭鬥!

「咦,主公,你說的,與當時,在討論的過程中,風仲大人的分析,相差不大啊!英雄所見略同!」旁邊的李典驚異道。

「多點設身處地想一想,這些道理還是很容易想出來的!」周泰笑道。

「失去兩位虎將,但我們不是還有一名超級武將樂進嘛!專心攻略他,讓他早點成為加入我們的大家庭中!」林牧鼓勵道。

「其實,這次賭戰,風仲大人和我們,可是足足想了兩天兩夜,在使者過來邀戰之時開始,對此次行動,大家就沒有停下過討論,無論是趕去的路上,還是在談判的過程中,大家都或明或暗地在討論!」周泰眼中閃過一抹莫名的亮光,輕聲道。

「對,每一戰,我們都詳細就或短期或長期的目標、利益等等,都考慮到,甚至連王朗這個傢伙都考慮到。」于禁緊接著解釋道。

「王朗能獲得勝利,很大程度上是我們沒有過多計較,沒有去刺激他,在賭戰結束后,王朗此人也沒有直接提出要我們交出張紘的提議了!」于禁道。

「用風仲大人的話語來說,那就是使用八箱氣運金餅堵著他的口!」周泰笑道。

「對,風仲大人、文則、公奕,還有我的出戰的次數,也都經過縝密計劃才那樣,不然,以風仲大人的實力,肯定能碾壓他們的!」李典輕鬆道。

聽到眾人的話語,林牧重重點了點頭,其中的艱辛、籌謀,肯定是非常耗費大腦的,就是他,肯定不能短時間內想出如此布局!

「對了,主公,在最後,眾位諸侯再一次提到那一份協議,關於保密的。之前我們在揚州刺史府中私下會面之時,不是商討過保密問題嗎?在賭戰後,大家又把這個問題擺在台上商議了!」于禁道。

「此次在青龍秘境獲得的所有物品信息,不管誰,都不可泄露出去,不然群而攻之!」于禁鏗鏘有力道。

「如此……那好,對大家都有利!」林牧微微一思忖,就想通了其中的關鍵!

眾位諸侯對傳說中的青龍神令還有念想呢!

看來,在黃巾之亂中,又會有一番龍爭虎鬥了!

不管未來如何,七品討逆將軍、兩城之主,這兩樣重要的東西算是收入囊中了!孫堅與曹操的信譽,林牧深信之!

隨後,眾人又討論了各項事務,包括暗中遷移俘虜、整頓軍務、搬運物資、陣亡將士撫恤、人才安頓、破壞傳送通道計劃等等。

最後,還把東冶縣縣令的人選也定了下來,他就是目前文淵鎮的鎮長,黃文黃東德!

他的管理能力,應該可以算是一郡之才! 神醫傾城:腹黑兒子妖孽爹 管理一個郡都沒有問題,更何況區區一個縣城。

在商討一番后,于禁等人就下去了,因為林牧有話要和龍褚說。

「龍褚前輩,您怎麼會在這裡?」在眾人離去后,林牧馬上調整下身子,面對著坐在木桌旁邊品嘗香茶的龍褚道。

一副毫不關己的局外人模樣的龍褚,終於是轉過身,盯著林牧。

林牧看到龍褚,不知道為何,總是有一種安心的感覺!也許是因為自己身上那道本源龍運吧,林牧心中如是想到。

「不錯,六龍之運!初出茅廬的你,把第一場仗打好了!萬事開局難!你能把握好機會,布局整個會稽郡,非常好!只等亂世一起,以一郡之底蘊,足以窺天下!」龍褚輕聲道。

他給林牧的評價非常高。讓林牧都有種古怪的感覺!

「龍前輩謬讚了,多謝您在其中的幫助!」林牧不管龍褚是不是幫助過,多謝一下又不會掉塊肉。

其實他在許詔的垂死一擊下,沒有陣亡,肯定就有龍褚的幫助。

並且想想那三張巨無霸般的空間兵符,林牧心中就一陣慶幸。這等奇異之舉,肯定有龍褚插手的影子!

「哈哈……你小子!」龍褚意味深長笑了笑。

頓了頓,龍褚淡然說道:「其實,我也沒怎麼幫助,無需如此。」

「對了,我在今天早晨,與那條擁有八品青龍血脈的小蛟龍小聚了下,他願意跑去青龍秘境傳送通道那裡逛一逛。」龍褚輕描淡寫道。

「什麼?嗷……」聽到龍褚的話語,林牧激動,身子猛地一挺直,卻感覺全身疼痛,痛呼一聲。

九幽青玄蛟,願意跑去青龍秘境傳送通道那裡逛一逛?換句話講,不就是去破壞嗎?

「無需激動,我就讓小蛟龍去傳送通道隨便吹口氣而已,你不是想要破壞傳送通道,霸佔青龍秘境嗎,它算是幫你大忙咯!」龍褚輕輕抿了抿一口香茶道。

「而且,你那個破壞傳送通道的計劃,進行太慢了,太保守了,竟然需要二十天!黃花菜都涼了!」龍褚說道此處,頓了頓。

「警告你一下。其實,你低估了此秘境在孫堅曹操王朗等人心中的重要性!」龍褚又輕飄飄說了一句。

不過落在林牧耳中,卻驚起了大浪!

(感謝大家的票票!謝謝【書友20161211111908933】300幣打賞!) 對啊,自己因為有神令、有龍脈,才支撐起一個中級靈地,而青龍秘境本身就是一個翻版的中級靈地,在野心勃勃的諸侯心中,此處定然十分重要!

林牧拍了拍額頭,有些懊悔。再把青龍秘境的重要性提升一籌,林牧就感覺出之前的計劃是有多麼保守了!

眾人商討的破壞傳送通道獨佔青龍秘境的計劃,都是偏向穩重,沒有冒險。

如今有『敵人』九幽青玄蛟跑去傳送通道破壞,就無需他們做戲。

蛟龍今天跑去破壞,那麼計劃就直接提前,直接執行後面的步驟即可。

思忖一會後,林牧就把其中的關鍵搞清楚了。

「龍前輩,您是否有可能直接收服九幽青玄蛟?倘若收服它,對我們領地就有巨大的幫助,它可以成為我們的守護,那我們大荒領地的安全,就有極大的保障。」看著仍然一副淡然模樣的龍褚,林牧沉聲道。

「這是你們倆的事,我就不摻和了。青淮有追求,所以它能為許詔鎮守傳送通道、鎮守南昭國殿。許詔沒有能力、福源獲取它的效忠,成為青龍城的守護神獸。不然在最後一戰,你們是否能過它那一關都不好說!」龍褚笑道。

「青淮,就是九幽青玄蛟的名字!」他頓了頓又提了下。

聽到龍褚的話語,林牧心中突然冒起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龍褚前輩口中雖說不摻和,可還是把蛟龍的名字順帶提了出來,讓林牧獲得重要的信息。

能獲得蛟龍的名字,對以後的交際有巨大幫助。

冷情老公嬌寵妻 頓了頓,林牧神色古怪突兀問道:「青淮,它成年了嗎?」

「哈哈……,林牧小子,你能問這個問題,說明你對我們龍族有很深的了解嘛!」龍褚聽到林牧的問話,馬上大笑一聲,誇讚道。

「青淮快成年了!」龍褚笑著輕輕說了一句。

聽到龍褚的答案,林牧眉頭一挑。快成年?那就表示其還未成年,其應該是卡在那個點!果然如此!

他的猜測,就是依據龍褚的信息,再結合他的感覺得出來的。

這頭神獸,擁有八品青龍血脈,想必對晉陞九品血脈,蛻化成龍這個追求有巨大的執念!許詔可能就是抓住了它這一點,就與它簽訂了某種協議!

「龍前輩謬讚了,其實我也是當時觀摩其戰鬥的時候隱約感覺到的。」林牧沉聲道。

龍褚瞭然點點頭。

起初看到典韋、孫堅、風仲等人與蛟龍搏鬥,林牧就有種前世圍剿小應龍的那種感覺。當時的小應龍,就沒有成年。

「好了,我來這邊,只是無聊來逛逛而已,之後的事情,相信你們會搞定的!」龍褚說了一句,就轉身離去,一副高傲冷的態度。

不過林牧卻能感受其中的暖意與信任。

然而,在龍褚剛走出房門的時候,彷彿想到了什麼,他頓了頓,頭也不回,輕飄飄道:「林牧小子,搞定好青龍秘境的諸侯后,有時間就去東冶城南城青林街七十二號逛逛,帶點誠意!」

不等說完,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門檻處,聲音緩緩飄蕩在房門間。

東冶城南城青林街七十二號?誠意??

林牧眉頭一蹙,甚是疑惑。龍褚前輩怎麼突然說出這個信息呢?

不過,他能聽得出龍褚話語中的一絲慎重與期待。能得龍前輩如此慎重對待,肯定有大機遇!林牧心中篤定。

「阿武,你進來下!」林牧招呼一聲。

……

三方諸侯,佔據青龍城后,也把其內的俘虜、物資、糧草等收颳了一遍,收穫頗豐!

在青龍城,林牧的部隊,也就收颳了工匠營地、神廟、秘庫等,還有很多地方的寶庫沒有光臨,這樣就便宜了孫堅曹操王朗等人。

青龍城外東北十里處,曹操騎著高大雄俊的黑色寶馬,率領著浩浩蕩蕩的部隊,往青龍秘境的傳送通道快速趕去。

長龍般的隊伍,除了士兵外,還有佔據份額頗大的後勤隊。他們驅趕著一輛輛滿載各種物資、糧草的馬車,匆忙趕路,一種緊張急切的氣氛瀰漫在隊伍中。

軍隊前方,曹操眉頭緊蹙著,心中不斷思忖著。

曹操在酣戰三天的賭戰結束后,就全力收刮南城的物資,因為他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預感留在青龍秘境的時間不長了。

果然,怕什麼來什麼。在開始大肆收刮物資第三天,就突然收到林牧傳來的信息。

其稱報九幽青玄蛟跑到傳送通道,大肆破壞了一番,二十萬鎮守士兵損失慘重,而傳送通道,也被蛟龍破壞了,導致傳送通道逐漸崩潰。預計其會在三天到五天內,完全崩潰,失去傳送功能。

到那個時候,青龍秘境內的人,就無法出去了。

得到如此信息的曹操,沒有猶豫,也沒有懷疑林牧的信息,馬上組織軍隊,放棄了收刮行動,匆忙撤軍而走!

「孝先,你覺得林牧此人如何?」沉吟半響的曹操,突然扭頭望向毛玠,沉聲問道。

「林牧?」聽到曹操突兀的話語,毛玠頓了頓,想了會,摸了摸羊蹄鬍子,沉聲道:「此人已成氣候了!」

毛玠語氣中隱隱攜帶著一抹驚異,一絲慎重。

「此次戰役,就巔峰武將方面,其收穫不菲。而地盤方面,若換作是我站在林牧那方,定然會籌謀,暗中布局,狂攬會稽郡十五城。經歷戰火的會稽郡,遠遠比和平時期脆弱,乃是趁虛而入的好時機。」

「以屬下的猜測,林牧的陣營,應該會謀算會稽郡的。擁有一郡之底蘊,林牧此人已成氣候!」毛玠篤定道。

曹操以為然點點頭,沒有說話。

「是啊,那個領頭的風大人,其實力就深不可測,他給我的感覺,如同妙才(夏侯淵)一般!」旁邊騎著大馬的曹仁應和道,彷彿想到什麼恐懼之事,虎目浮現著一抹驚悸。

「這次若是妙才能來,那枚神秘的領地令肯定就是我們的了!被典韋那陰險傢伙搶到,真是太令人慪氣了!」曹洪也插口道。

而旁邊一直沉默不語,眼神恍惚的曹純,聽到妙才二字,士氣一震,臉上恢復些許神采。

「搶到神令的人是典韋,並不是最壞的狀況,就怕是王朗和孫堅搶,那樣我們的得到的機會就更渺茫了!」曹純眸光深邃,彷彿能吞噬未來一般!

眾人點點頭,對曹操的話語頗為認同,彷彿他們討論過這個問題一樣。

「主公,這個青龍秘境,我們真的就這樣放棄了?」旁邊的曹仁忍不住問道。

唯劍永尊 「子孝,我們此行撤退,也是無奈之舉。若傳送通道真的崩潰,我們數人可以通過傳送符篆離開秘境,可五萬虎豹精銳就徹底留在這裡了!對我們來說,損失太大,不可冒險!」毛玠沉聲道。

「對!可惜了,若是那條蛟龍遲一點搞破壞就好了。本來我已派遣傳信兵帶著我的手令,離開秘境,返回領庄,帶領精通傳送陣法的卞宗師趕過來的,準備鑄造屬於我們的隱秘傳送陣,然後破壞傳送通道,霸佔青龍秘境的。」

「不巧的是,九幽青玄蛟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搞破壞,可惜了!」曹操臉上浮現一抹深深的惋惜之色。

原來,曹操等人,也心生獨佔青龍秘境的打算,只是林牧把握了先機而已。

……

曹操部匆忙行軍兩天後,終於是趕到了傳說通道的那個山谷前。

眾人站在山谷前方,一股股慘烈的氣息迎面撲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