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崔西看著像是變了個人的赫本,驚訝道:「赫本,天啊,你剪了頭髮!」

「是哈迪先生讓我剪的,她說這樣符合電影里女主角的形象,不好嗎?」赫本道。

「不不,你的頭髮很漂亮,你現在的氣質更靈動了,哈迪先生的審美毋庸置疑。」

崔西可不敢質疑哈迪的行為。

不過她緊接著又想起什麼,剛剛赫本好像提到了什麼女主角,崔西激動問道:「赫本,你說電影女主角,是嗎?」

「你不知道嗎?」

赫本看向女助理崔西,她以為崔西知道的。

「我不知道,沒人告訴我,通知我的時候只說有個角色給你,帶你來羅馬,真的是女主角嗎,和我說說是什麼樣的角色。」崔西激動問道。

赫本成功也代表她這個助理成功,她們現在的利益息息相關,如果赫本成為大明星,她這個助理的工資翻幾倍都有可能。

「哈迪先生說,他準備讓電影公司拍一部叫《羅馬假日》的電影,這部電影是哈迪先生寫的,一位公主在羅馬邂逅美國記者的愛情故事。」

「哈迪先生寫的劇本,你知道嗎,以前哈迪先生給艾娃小姐、泰勒小姐、海蒂拉瑪小姐寫過劇本,都大獲成功,能得到哈迪先生親自寫的劇本,你簡直太幸運了。」崔西高興道。

赫本坐在床上,崔西坐在她旁邊。

赫本給崔西講起電影故事內容,講完之後赫本道,「哈迪先生想要呈現他心裡想要的故事情節,所以這幾天會帶著我繼續轉景點,還要把電影里的劇情過一遍。」

崔西抓住赫本的手,很認真的說道:「赫本,你知道哈迪先生的身份,只要他決定,這個電影就肯定能拍攝,而且用最好的資源,你一定要認真配合懂嗎。」

赫本點頭。

「我知道,我也很想拍攝這部電影,我很喜歡安妮公主這個角色,一定好好學。」這八個大羅金仙還不想死,當然不願意自爆了。如此,自爆法寶就成了最好的選擇。

法寶沒了,可以再煉,但人沒了,就真的什麼都沒了。

「爆!」

心中一動,八人竟是祭起十一件後天至寶,朝衝來的二十八先天星神扔去。

轟隆隆……

下一刻,十一件後天至寶同時爆開,恐

《西遊,我體內有九隻金烏》三二三大豐收 相信玩過傳奇的人都知道,死亡棺材是蜈蚣洞里最出名的地圖,因為這裡有著蜈蚣洞最強大的BOSS——觸龍神。

同時也是小怪最密集的地圖,絕對是中高級玩家練級的首選地圖之一。

死亡棺材是一個地形非常兇險的地圖,整個地圖都建立在懸崖峭壁之上,在地圖的上一層洞口處、中央處、以及兩條岔路的盡頭處,分別有著或大或小的懸崖平台。

所有通往這四處平台的道路都是蜿蜒細長的,有的地方只能容納一個人通過,這些道路的兩邊以及各處平台的邊緣處全都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可能所有來過死亡棺材的傳奇老玩家,都是坐在電腦面前,控制著自己的角色,穿行在這幅地圖之上,哪怕自己的角色身處在懸崖峭壁,哪怕隔著電腦屏幕目睹著萬丈深淵,估計都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觸。

因為在遊戲的設定中,玩家的角色根本就不會掉入進深淵之中,彷彿在懸崖的邊緣築起了一道空氣牆,無論玩家的角色如何作妖,都會被阻擋在這道無形的空氣牆之內,完全沒有任何的安全隱患。

但是,楊平凡三人目前身處於輪迴世界中,這裡的場景全都是真實存在的,楊平凡還特意小心地靠近懸崖邊,用手緩緩地伸出懸崖后,完全感受不到有空氣牆的阻擋。

卧槽!好險沒有當場嚇尿,先不說能不能擊敗觸龍神了,光是想要穿過這些蜿蜒細長的走道都得需要莫大的勇氣了,更何況一路上還有無數的小怪會進行干擾,這尼瑪稍有一步行差踏錯,就會落入這萬劫不復之地啊。

三人滿臉苦相的相互對望著,看來這名叫死亡棺材的地圖,還真是名不虛傳呀,一個字:絕。

好在大部分的道路都可以容納兩三個並肩而過,只要小心謹慎一點,也不會那麼輕易地摔下懸崖,只有少數的幾處地方僅能容納一人通過,而且路段都不長,關鍵還是要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才能順利地通過這些狹窄的道路。

三人開始小心翼翼地前進著,一路上的小怪簡直多不勝數,三人與召喚小隊都是盡量在寬敞一點的地方與小怪們展開廝殺,像這種道路兩邊就是萬丈深淵的地形,想找個地方卡牆角,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幸好有召喚小隊在前面開路,抵擋了大部分小怪的攻擊,三人才能緩緩推進。

可是有一點十分奇怪,無論是我方的召喚小隊,還是敵方的小怪們,哪怕相互拼殺得再激烈,數量聚集得再多,都沒有任何一隻會掉入懸崖,就算是死,也要死在道路之上。

彷彿在它們的世界里,道路兩邊像是存在著空氣牆一樣,頓感好奇的楊平凡想再次嘗試一下,還是像之前那樣,將自己的手緩緩伸出懸崖之外,可依舊沒有任何阻擋的感覺。

鬱悶的楊平凡像是發泄般的,一腳大力抽射,想把身邊的一隻形似輪胎的黑色惡蛆屍體踢出懸崖,但是,黑色惡蛆並沒有應聲落入深淵之中,而是被什麼東西,阻擋住了。

楊平凡知道,這一定就是傳說中的空氣牆,不由得想放聲痛罵系統君:這個該死的系統君,能給怪物們創造這麼安全的環境,偏偏對玩家們就這麼的苛刻,還讓不讓人活了?

見到楊平凡的怒聲痛罵,黎曉薇和劉毅濤都相繼看來,從楊平凡的隻言片語中也大體知道了,大家都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不過也只能無奈的接受現實,誰讓胳膊扭不過大腿呢。

先不說系統君能不能公平對待每一名玩家,萬一等下一個不高興,把眾人給集體抹殺了,那哭都沒地兒哭去,盡量還是少招惹系統君為妙。

三人都平復了一下心情后,劉毅濤煞有見識地分析道:「玩家們無法受到空氣牆的保護,而這些小怪們卻又可以受到保護,那如果玩家抱起一隻小怪屍體,再靠近懸崖,會發生什麼呢?」

眾人一聽,頓時眼前一亮,是啊,這個思路值得一試啊。

想到便干,楊平凡隨意從地上抱起一條蜈蚣屍體來,小心地移動到懸崖邊,正當將自己的手第三次伸出懸崖外時,突然感覺自己的手像是觸碰到了一堵牆面一樣。

楊平凡逐漸開始放開膽子,一步一步加大自己的測試力度,這堵空氣牆始終紋絲不動,穩如磐石。

這下三人都樂開了花,這算是解除了好大一個隱患。

不過每人手中都抱著一整具小怪屍體,無論是戰鬥還是行走都極為的不便,於是,楊平凡又做了進一步測試。

將小怪的屍體,切成大小不一的好幾塊,然後依次進行空氣牆的嘗試,最終得出,只要擁有相當於人類拳頭大小的一塊,就可以起到空氣牆的防護作用,如果屍塊再小一點,就完全沒有作用了。

這樣一來,眾人就可以將屍塊輕鬆握入手中,不用再抱著一隻碩大的怪物屍體進行戰鬥了,倒是省事不少。

既然沒有了後顧之憂,眾人的推進速度也得到了大大的提升,很快就便來到了地圖中央的平台處。

此時面前出現了兩條岔路,一條朝著東南方向延伸出去,到達道路的盡頭后,會有一個疑似出入口的地方,不過這出入口在這裡,就完全是個擺設,沒有任何的用處,大家都可以無視。

但是,只要玩過傳奇的人就會知道,在傳奇的幻境四層也有一個和死亡棺材一模一樣的地圖,而這個出入口就是幻境四層通往幻境五層的入口。

而另一條岔路,一直向南延伸,道路的盡頭,就是本次眾人最終的目的地,那裡便是出現觸龍神的地方。

不過眾人現在身處的平台,是兩條岔路的交匯處,如果在這個地方進行全圖引怪,那一定會大大的提高引怪效率,也能節約路上清怪的時間。

更何況楊平凡與黎曉薇也快要升到26級了,成功升級后自身的屬性也會有所加強,挑戰觸龍神將多出一線保障。

楊平凡找了一處岩石凸起處,讓黎曉薇利用岩石遮擋住自己身後的空位,楊平凡與劉毅濤一左一右,將黎曉薇保護在其中。

最後讓召喚小隊把黎曉薇剩餘的空處全都包裹起來,形成一層保護牆,防止獸潮對黎曉薇造成傷害。

其實,楊平凡只要隨便選一處懸崖邊,在有空氣牆的阻擋下,都會比現在的位置要好上不少。

但是楊平凡並沒有做出這樣的選擇,其原因是,背靠懸崖邊與大群怪物作戰,心中始終不會太踏實,生怕這種空氣牆的效果會突然消失。

所以,在有選擇的情況下,誰都不願意去背水一戰。

楊平凡將站位分配好了之後,從背包中直接取出了不久前在生死之間地圖中使用過的那個油炸好了的毒蜘蛛,楊平凡還特意將其回收,就是留著之後可以經常使用,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煩。

很快,從兩條岔路中,分別湧來大片的獸潮,黎曉薇見狀開始使用火牆術,從兩條岔路口處開始,一直將火牆術延伸至眾人近前。

凡是走入火牆的怪物,無一例外全都受到了烈火的炙烤,眾人身邊頓時響起怪物們慘叫聲。

等到怪物們逐漸靠近眾人,楊平凡也施展出了神聖戰甲術,給眾人提升臨時的防禦力用以減少怪物所帶來的傷害。

但是,這次眾人的站位,都不是靠牆而戰,身周很快就被怪群所佔據,基本每個人都要同時承受兩到三隻怪獸的攻擊,所受到的傷害比之前要大得多,光憑藉楊平凡的治癒術,很難堅持較長的時間,只要時間一久,必定有所傷亡。

眾人也都發現了這個問題,可是現在已經被怪群里三層外三層的團團圍住,都有一種騎虎難下的感覺。

劉毅濤擔心地道:「大哥,這樣不行啊,怪物太多了,要不我們使用隨機傳送卷飛走吧,等下再重新來過。」

楊平凡皺眉思索著劉毅濤話里的可行性。

片刻后回答道:「不行啊,兄弟,等下用隨機傳送卷飛走,想要再次重聚一定會阻礙重重啊,這裡道路狹窄,很容易就會被怪群所圍,再說,我們的隨機傳送卷也不多了呀,被怪物多圍上幾次,就只能回城了,那之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其實,楊平凡的內心多少有些不甘心,不想連觸龍神的面都沒見到,就只能灰溜溜地打道回府,況且能夠比其他玩家先一步開荒觸龍神,就能佔得先機,不管能不能挑戰成功,多少都可以了解一下觸龍神的實力。

因此,楊平凡決定,自己必須帶領大家挺過這一關,而且還要做到零傷亡,爭取以全盛的狀態去迎戰觸龍神。

楊平凡觀察了一下眾人及召喚小隊的情況,通過自己全力的施加治癒術的情況下,大家的血量依舊是呈現緩緩下降的趨勢。

這已經是目前治療量的極限了,既然無法進一步提高治療量,看來得想個辦法,來盡量減少一下大家受到的傷害了。

時間就是生命,楊平凡從未將自己逼入如此緊迫的境地,腦中完全沒有半點思緒。

目光遊離間,慢慢將注意力放在了身旁正在不停釋放火牆術的黎曉薇以及正在拚命劈砍怪物的劉毅濤和骷髏小布身上,這一幕有點似曾相識呀。

腦袋中靈光一閃,楊平凡一拍腦門道:「怎麼把這麼簡單的辦法給忘記了。」自信的笑容再次浮現在了楊平凡的臉上。 「要逛街就白天逛街,這麼晚了,不許出去。」蘇國華反對了。

「國華,現在的女孩子都喜歡逛夜市,T市的治安也不差,大不了小荷早點回來就是了。」一旁,徐曼珍居然為蘇小荷說起好話來了。

有一瞬間,蘇小荷就覺得哪裏不對,可她現在就想出去喝酒,就順着徐曼珍的話道:「爸,十點前,我一定回家,我可以走了嗎?」

徐曼珍頓時笑得花枝亂顫,直點頭道:「當然,趕緊去吧,別讓你『朋友』久等了。」

蘇小荷急着出去,也沒細想徐曼珍話里的意思。

一個小時后。

情惑。

蘇小荷下了計程車便走進了酒吧。

身後,一輛黑色的沃爾沃也悄然停下,駕駛座上的男子一雙眼睛裏全都是欲色的望着蘇小荷的背影,今晚,這個小女人就是他的了。

「小荷,我在這兒。」蘇小荷才走進情惑,安千然就朝着她的方向招呼了過來。

情惑不大,可也不小。

就在她們之前高中的附近,這裏是脫單的男生女生們的天堂,最喜歡到這裏偷偷的約會。

蘇小荷幾步就走了過去,打了個響指叫過了服務生,「兩瓶紅酒。」

「小荷,你行嗎?」

「別管我,我今晚不醉不歸,我就想喝酒,我要是醉了,你負責打車把我送回家喲。」蘇小荷只要一想起齊墨晨要結婚了,她就難過,交待後事般的拿過酒就開喝了起來。

蘇小荷只喝了一兩杯,就覺得熱,「然然,我好熱,你去給我拿一杯冰水。」這個點,情惑里人真多,服務生已經不見人影了。

「好好好,小祖宗,要是覺得多了,趕緊打住呀,我可不想送個死人回去。」

「呸呸呸,你才死人呢。」蘇小荷著惱的看着安千然去給她取冰水了。

熱。

除了熱還是熱。

眸光迷離的掃過霓虹燈影,蘇小荷小手扯了扯衣領,微敞的領口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肌膚,她就覺得她整個人熱的要爆了一般。

果然酒這東西是真的不好,才喝了兩杯就這樣了呢。

一隻手突然落在了她的肩上,「小荷,怎麼是你?臉這麼紅,不舒服嗎?」

聽到這聲音,蘇小荷的酒意頓時醒了些許,抬頭看面前的陳誠,「陳總,你……你怎麼在這?」

酒是醒了些,可是身體里的熱意卻更加明顯了,一種陌生的感覺正在迅速的襲遍全身,讓她越來越難受了。

「我來接你,小荷,你醉了,我送你回家。」陳誠說着,伸手就拉着她站了起來。

蘇小荷踉踉蹌蹌的根本站不穩,身體里那種陌生的奇異的感覺讓她只覺得不好,可此時根本找不到安千然了。

她應該不是醉了,她一定是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東西。

「陳總,你別碰我,我自己回家,你走開。」

「小荷,我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我怎麼可以把你一個人丟在這樣的地方,乖,我們回家。」不等說完,陳誠居然微一俯身,就抱起了纖瘦的蘇小荷。

。 第425章

「梅花啊,你這手攥那麼緊幹什麼。」石素心直接問。

蕭梅花心裡一咯噔,冷汗都要掉下來了,結結巴巴,「沒……沒什麼。」

「沒什麼你打開讓我們看看。」

王秀花卻是不樂意了,「你們啥意思,意思我們梅花偷東西啊。」

但看鄭樂樂等人,都是一臉嘲諷的看著他們。

王秀花大腦一熱,「有錢人就能冤枉人了?啊?來,梅花,給他們看。」

說著就去掰蕭梅花的手。

這愚鈍的人,有時候蠢起來,是敵我不分的。

蕭梅花都要急死了,她奶奶是傻子么。

「奶,沒東西,什麼都沒有。」

但是她又怎麼能掰過王秀花的力道。

一對珍珠耳釘從她的手裡掉下來,蕭梅花的手心還有被耳釘擠壓過的痕迹。

鄭樂樂撿起耳釘,上面的繁體字還能看得到,和鄭樂樂描述的一模一樣。

王秀花一噎,她瞪著蕭梅花,這個死丫頭,她拿了怎麼不和她說,不然她也不會一時腦熱,非要和蕭梅花過不去。

她就是不想在讓蕭家人看不起自己,但現在……

「梅花就是孩子,她……」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