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處張望了一下,見沒有人,秦夢瑤閃身走到了一個角落,拿出大哥大撥打了出去。

秦浩然將煙掐滅,正要回病房,看到秦夢瑤鬼鬼祟祟的模樣,便走向了陽台的右側。這裡是一個死角,不走近看,根本就看不到他。

秦夢瑤打了一個電話后掛斷,等了一會兒,再次撥打了過去。

「我讓你辦的事你辦妥了沒有?」秦夢瑤聽到龔老太的聲音立即問道。 科學大佬的文藝生活 只要龔曉雲死了,她就毫無顧忌了,現在爸爸媽媽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世,雖然爸爸還在氣頭上,但是她相信只要過些日子,爸爸氣就會消了,他還會和以前一樣對她好的。

龔老太現在也在氣頭上,她已經知道了龔二妹去找秦夢瑤的事,「瑤瑤,你那邊沒事吧?」

卿卿似煜 「沒事,龔曉雲怎麼樣了?」秦夢瑤淡聲問道。

「她沒事,不過我會想辦法的。」龔老太乾澀的回答道。她現在真的恨不得打死那兩個不爭氣的東西,這麼一點小事都辦不好。

「龔曉雲沒事?你不是說會將龔曉雲送去給一個狠人嗎?你不是答應過我會毀了她嗎,你…」秦夢瑤的話戛然而止,她驚懼的看著面前面沉如水,滿臉陰鷙的秦浩然。爸爸怎麼在這?她以為他已經回去了。現在她該怎麼辦?

「你好狠的心!」秦浩然咬牙切齒的看著秦夢瑤。

「爸爸…你聽我解釋…」秦夢瑤害怕的看著秦浩然,他那雙眼中閃動著怒火,似要將她整個人都焚燒殆盡一般。

「瑤瑤,你怎麼了?瑤瑤,你回答我一聲啊。」電話里傳來龔老太焦急的聲音。

秦浩然伸手搶過秦夢瑤手裡的大哥大,放在耳邊,「何慶芳,我是秦浩然,你還記得我嗎?」要不是這個該死的女人,他又怎麼會和自己的女兒分開二十二年。

何慶芳聽到秦浩然冰涼刺骨的聲音,手一顫,差一點把手裡的電話給摔了,「秦…秦浩然…」他怎麼在一旁?瑤瑤做事怎麼這麼不小心?

「你等著坐牢吧。」秦浩然說完便掛斷了電話,目光冷冽的看向秦夢瑤,「你要毀了我的女兒是嗎?」她可真是一隻心機深沉的白眼狼,他養了她這麼多年竟然沒有看出來。真是諷刺!

「沒…沒有…爸爸…你聽錯了…」秦夢瑤臉色慘白,渾身顫抖的搖著頭。她該怎麼辦?

「不要叫我爸爸,我不是你爸爸!」秦浩然聲音冰冷道。

「我…我只是不想失去你們…我怕你們被奪走…」秦夢瑤「哇!」的一聲,蹲在地上大哭了起來。

「被奪走?」秦浩然嘲諷的看著秦夢瑤,冷冷地一笑,「這些是你的嗎?」她奪走了本該屬於他女兒的一切,竟然還要毀了他的女兒,真是好狠毒的心!

秦夢瑤突然站起身,向著病房衝去。現在只有媽媽可以幫她。

方淑儀聽到秦夢瑤的哭聲一驚,連忙睜開眼睛坐起身來,緊張的看著秦夢瑤,「瑤瑤你怎麼了?」

秦夢瑤撲進方淑儀的懷裡,大聲的哭了起來,「媽媽,爸爸他好可怕啊!我害怕啊!嗚嗚嗚…」只要有媽媽護著,她就不信爸爸敢怎麼樣。

方淑儀一聽,心中的怒火也升了起來,看到秦浩然進來,尖聲的質問道:「你究竟對瑤瑤做了什麼?」

「你怎麼不問問她做了什麼?」秦浩然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平淡而又冰冷。

「不需要問我也知道,肯定是你要將她送回去。秦浩然,你就真的那麼容不下她嗎?她只是一個孩子。」方淑儀憤怒道。

「她要讓人毀了我們的女兒,你知道嗎?」秦浩然額間的青筋不停的跳動著,強忍著心中的怒氣。

「毀了就毀了,我有瑤瑤就夠了。」方淑儀不在乎道。她現在對那個龔曉雲恨之入骨,她死了,她只會開心。

秦浩然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壓抑住心中濃濃的怒火,他轉身向著外面走去。他現在不想看到她們,他怕自己會控制不住動手。

「秦浩然,你給我站住!」方淑儀見秦浩然出去,爬下床就要去追秦浩然,還沒跑兩步,腳下突然一滑整個人摔了下去,頭重重的撞在了地板上。

方淑儀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接著眼前一黑,就暈死了過去。

龔老太放下電話,整個人愣愣的站在原地。她的耳中一直在迴響著秦浩然的話,「你等著坐牢吧,你等著坐牢吧,你等著…」

楊村長看到龔老太一動不動的站著,問道:「慶芳,你怎麼了?」

龔老太回過神,目光仍有些獃滯的看向楊村長,「他發現了,說要讓我去坐牢,怎麼辦?怎麼辦?」她這麼大年紀了,怎麼能去坐牢呢?

「誰發現了?你說清楚。」楊村長有些莫名其妙。

「秦浩然知道了瑤瑤的身世,他說要我去坐牢,林森,你幫我想想辦法,瑤瑤她也是你的女兒啊。」龔老太伸手握住楊林森的手,一臉害怕的看著他。瑤瑤這些年給她的好處,她大多數都給了他,如今秦浩然要讓她去坐牢,她能依靠的只有楊林森了。

「我哪有什麼辦法呀?」楊林森無奈道。他只是一個小小的村長,能管的只有這個村子,其他的他就算想管也是有心無力。 蘇瑾月微微點頭,看向正一臉疑惑之色的方淑儀,拿出一根金針消毒后道:「我幫你治療一下,你就可以出院了。」

方淑儀點了點頭,「醫生,我的女兒呢?」剛剛浩然跟她說,她摔了一跤,失去了這二十二年的記憶,他已經打電話給他們的女兒了,她很快就會過來看她的。

「等一會兒她就過來了。」蘇瑾月扶著方淑儀躺下,手中的金針慢慢的刺入她的穴道,同時神識釋放而出。

龔曉雲不安的來回走著,聽到門上傳來敲門聲,她連忙走上前打開了門。

看到門外的人,龔曉雲一驚,快速的後退了幾步。

秦夢瑤手裡拿著一把水果刀沖了進來,用水果刀對準龔曉雲,惡狠狠的盯著她道:「都是你,要不是你的出現,爸爸媽媽就不會不要我,我要殺了你,只有你死了,爸爸媽媽才會像以前一樣喜歡我,愛著我。」

龔曉雲害怕的看著秦夢瑤手中的水果刀,她看得出秦夢瑤並不是在跟她開玩笑,「秦小姐,你不要衝動,我只是過來看看秦夫人,很快就會走的。」瑾月告訴她秦夫人受了傷,秦先生希望她能過來看看她。而她心裡也想見見自己的親生父母,不管他們認不認她,能見他們一面,和他們說說話,她就已經滿足了。當然,如果他們願意參加她的婚禮,那是最好的。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你處心積慮的破壞我的幸福,現在還要奪走我的爸爸媽媽,你該死!」秦夢瑤看著龔曉雲,赤紅的雙眼閃動著令人心驚的瘋狂。她今天一定要殺了龔曉雲。

「不管你信不信,我說的都是真的。」龔曉雲的腳步慢慢的向著沙發移去,她想用沙發阻隔自己和秦夢瑤。現在的秦夢瑤已經失去了理智,她必須要想辦法保護自己。

「龔曉雲,你今天死定了,我要殺了你!殺了你!」秦夢瑤舉著水果刀向著龔曉雲衝去,她尖利的聲音,帶著歇斯底里的瘋狂。

院長剛剛結束會議,正和一名醫生邊討論邊向著辦公室走來,還沒走到辦公室,他們就聽到了裡面傳來的動靜,連忙衝上前推開門。

看到眼前的一幕,兩人快步沖向了秦夢瑤,一左一右的將正舉著水果刀,追著龔曉雲的秦夢瑤制服。

「你們放開我!放開我!」秦夢瑤尖叫著,掙扎著,看著龔曉雲的眼中一片獰色,看起來很是駭人。

龔曉雲頓時鬆了一口氣,她壓著自己手臂上的一道傷口。她身上被秦夢瑤劃了兩刀,雖然傷口都不深,不過此時還在不斷地流著血。

「快報警!」院長對龔曉雲喊道。這個秦夢瑤竟然敢在他的辦公室行兇,他一定要嚴懲她。

蘇瑾月收回金針,看向秦浩然,「我去將曉雲帶過來。」

「我跟你一起去吧。」秦浩然說完,轉頭看向方淑儀,「淑儀,我去接一下我們的女兒,很快就回來。」現在他可以放心了,淑儀想不起瑤瑤的事,那麼她就不會再護著她了。他可以展開手腳,去對付秦夢瑤,還有龔家的人,為他的女兒出一口氣。

「好!」方淑儀微笑著點了一下頭,眼中滿是期待之色。浩然告訴她,在二十二年前,她剛剛生下女兒,女兒就被人偷走了,他也是剛剛才找回女兒的。那天她就是因為知道了這個消息太高興了,才會不小心摔跤的。不知道她的女兒長什麼樣子?這些年過的好不好?

蘇瑾月和秦浩然還沒走到院長室,就看到院長室的門外圍著很多人,立即就知道出了事,連忙快步向著院長辦公室走去。

「不好意思,讓一讓。」蘇瑾月和秦浩然擠進人群。

看到辦公室里,護士正在幫龔曉雲上藥,秦夢瑤被兩名男醫生控制著站在一旁,不過她的眼睛依然緊盯著龔曉雲,眼中滿是不甘和濃濃的恨意。

「曉雲,你怎麼樣?」秦浩然緊張的走到龔曉雲的身旁,擔憂的問道。

看到秦浩然緊張的神態,龔曉雲鼻子微微有些發酸,搖了搖頭,「我沒事。」他就是她的爸爸。被他這麼關心,她真的感覺好幸福,好滿足!

看到龔曉雲慢慢變的濕潤的眼眶,秦浩然心裡滿是心疼和愧疚,「曉雲對不起!都是爸爸不好,以後爸爸和媽媽一定會對你好的。」他們會將所有的好東西都給她,努力的彌補他們這些年對她的愧疚。

龔曉雲的眼淚,終於再也忍不住滑落了下來,「這樣我已經很開心了。」他稱自己爸爸,那麼是不是代表著他已經認了她?

「爸爸,我才是你的女兒。你難道忘了,我們一家人在一起時有多快樂嗎?」秦夢瑤哭著大喊道。看到爸爸對龔曉雲好,她心裡好妒忌,好難受,就好像有人硬生生的在她的心上插了一刀一般。

秦浩然轉頭看向秦夢瑤,目光冷冽如刀,「秦夢瑤,不,現在應該叫你龔夢瑤才對,你傷了我女兒,我會讓你在監獄里待上一輩子。」

秦夢瑤臉色頓時變的慘白一片,她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的無比困難,看著秦浩然眼中有著恨意,更多的絕望,「爸爸,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狠?我們在一起相處了二十二年,難道你對我真的連一點父女之情都沒有嗎?」回想過去的種種,彷彿就在昨天,可是這一刻卻遙不可及,就好像過去的一切只是夢一般,虛無縹緲。

「沒有!」秦浩然無情道。原來的確有,在知道她做的那些事後,他剩下的只有對她的厭惡。一個要殺了自己女兒的兇手,他怎麼可能還會對她有情?

兩名警察在這時走了進來,「是誰持刀傷人?」

「警察同志,是她。」控制著秦夢瑤男醫生說道:「我和院長進來的時候,她正用地上的那把水果刀,在追著傷者。」

其中一名警察走上前,拿出手銬,將秦夢瑤的雙手銬了起來,「你持刀傷人,跟我們回派出所接受調查。」

秦夢瑤一動不動的任由警察幫她銬上手銬,像是沒有靈魂的娃娃一般,雙眼空洞的看著秦浩然。 蘇瑾月微微點頭,看向正一臉疑惑之色的方淑儀,拿出一根金針消毒后道:「我幫你治療一下,你就可以出院了。」

方淑儀點了點頭,「醫生,我的女兒呢?」剛剛浩然跟她說,她摔了一跤,失去了這二十二年的記憶,他已經打電話給他們的女兒了,她很快就會過來看她的。

「等一會兒她就過來了。」蘇瑾月扶著方淑儀躺下,手中的金針慢慢的刺入她的穴道,同時神識釋放而出。

龔曉雲不安的來回走著,聽到門上傳來敲門聲,她連忙走上前打開了門。

看到門外的人,龔曉雲一驚,快速的後退了幾步。

秦夢瑤手裡拿著一把水果刀沖了進來,用水果刀對準龔曉雲,惡狠狠的盯著她道:「都是你,要不是你的出現,爸爸媽媽就不會不要我,我要殺了你,只有你死了,爸爸媽媽才會像以前一樣喜歡我,愛著我。」

龔曉雲害怕的看著秦夢瑤手中的水果刀,她看得出秦夢瑤並不是在跟她開玩笑,「秦小姐,你不要衝動,我只是過來看看秦夫人,很快就會走的。」瑾月告訴她秦夫人受了傷,秦先生希望她能過來看看她。而她心裡也想見見自己的親生父母,不管他們認不認她,能見他們一面,和他們說說話,她就已經滿足了。當然,如果他們願意參加她的婚禮,那是最好的。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你處心積慮的破壞我的幸福,現在還要奪走我的爸爸媽媽,你該死!」秦夢瑤看著龔曉雲,赤紅的雙眼閃動著令人心驚的瘋狂。她今天一定要殺了龔曉雲。

「不管你信不信,我說的都是真的。」龔曉雲的腳步慢慢的向著沙發移去,她想用沙發阻隔自己和秦夢瑤。現在的秦夢瑤已經失去了理智,她必須要想辦法保護自己。

「龔曉雲,你今天死定了,我要殺了你!殺了你!」秦夢瑤舉著水果刀向著龔曉雲衝去,她尖利的聲音,帶著歇斯底里的瘋狂。

院長剛剛結束會議,正和一名醫生邊討論邊向著辦公室走來,還沒走到辦公室,他們就聽到了裡面傳來的動靜,連忙衝上前推開門。

看到眼前的一幕,兩人快步沖向了秦夢瑤,一左一右的將正舉著水果刀,追著龔曉雲的秦夢瑤制服。

「你們放開我!放開我!」秦夢瑤尖叫著,掙扎著,看著龔曉雲的眼中一片獰色,看起來很是駭人。

龔曉雲頓時鬆了一口氣,她壓著自己手臂上的一道傷口。她身上被秦夢瑤劃了兩刀,雖然傷口都不深,不過此時還在不斷地流著血。

「快報警!」院長對龔曉雲喊道。這個秦夢瑤竟然敢在他的辦公室行兇,他一定要嚴懲她。

蘇瑾月收回金針,看向秦浩然,「我去將曉雲帶過來。」

「我跟你一起去吧。」秦浩然說完,轉頭看向方淑儀,「淑儀,我去接一下我們的女兒,很快就回來。」現在他可以放心了,淑儀想不起瑤瑤的事,那麼她就不會再護著她了。他可以展開手腳,去對付秦夢瑤,還有龔家的人,為他的女兒出一口氣。

「好!」方淑儀微笑著點了一下頭,眼中滿是期待之色。浩然告訴她,在二十二年前,她剛剛生下女兒,女兒就被人偷走了,他也是剛剛才找回女兒的。那天她就是因為知道了這個消息太高興了,才會不小心摔跤的。不知道她的女兒長什麼樣子?這些年過的好不好?

蘇瑾月和秦浩然還沒走到院長室,就看到院長室的門外圍著很多人,立即就知道出了事,連忙快步向著院長辦公室走去。

「不好意思,讓一讓。」蘇瑾月和秦浩然擠進人群。

看到辦公室里,護士正在幫龔曉雲上藥,秦夢瑤被兩名男醫生控制著站在一旁,不過她的眼睛依然緊盯著龔曉雲,眼中滿是不甘和濃濃的恨意。

「曉雲,你怎麼樣?」秦浩然緊張的走到龔曉雲的身旁,擔憂的問道。

看到秦浩然緊張的神態,龔曉雲鼻子微微有些發酸,搖了搖頭,「我沒事。」他就是她的爸爸。被他這麼關心,她真的感覺好幸福,好滿足!

看到龔曉雲慢慢變的濕潤的眼眶,秦浩然心裡滿是心疼和愧疚,「曉雲對不起!都是爸爸不好,以後爸爸和媽媽一定會對你好的。」他們會將所有的好東西都給她,努力的彌補他們這些年對她的虧欠。

龔曉雲的眼淚,終於再也忍不住滑落了下來,「這樣我已經很開心了。」他稱自己爸爸,那麼是不是代表著他已經認了她?

「爸爸,我才是你的女兒。你難道忘了,我們一家人在一起時有多快樂嗎?」秦夢瑤哭著大喊道。看到爸爸對龔曉雲好,她心裡好妒忌,好難受,就好像有人硬生生的在她的心上插了一刀一般。

秦浩然轉頭看向秦夢瑤,目光冷冽如刀,「秦夢瑤,不,現在應該叫你龔夢瑤才對,你傷了我女兒,我會讓你在監獄里待上一輩子。」

秦夢瑤臉色頓時變的慘白一片,她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的無比困難,看著秦浩然眼中有著恨意,更多的是絕望,「爸爸,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狠?我們在一起相處了二十二年,難道你對我真的連一點父女之情都沒有嗎?」回想過去的種種,彷彿就在昨天,可是這一刻卻遙不可及,就好像過去的一切只是夢一般,虛無縹緲。

「沒有!」秦浩然無情道。原來的確有,在知道她做的那些事後,他剩下的只有對她的厭惡。一個要殺了自己女兒的兇手,他怎麼可能還會對她有情?

兩名警察在這時走了進來,「是誰持刀傷人?」

「警察同志,是她。」控制著秦夢瑤的男醫生說道:「我和院長進來的時候,她正用地上的那把水果刀,在追著傷者。」

其中一名警察走上前,拿出手銬,將秦夢瑤的雙手銬了起來,「你持刀傷人,跟我們回派出所接受調查。」

秦夢瑤一動不動的任由警察幫她銬上手銬,像是沒有靈魂的娃娃一般,雙眼空洞的看著秦浩然。 另一名警察將地上的水果刀收進罪證袋裡,看向秦浩然幾人,「麻煩你們跟我們回去做一下筆錄。」

「警察同志!我女兒受傷了,等稍晚一些我再帶她去派出所做筆錄。」秦浩然開口道。女兒受了傷,而且妻子也在病房等著他們過去。

警察淡淡的點了點頭,帶著秦夢瑤,院長,還有那名醫生走出了辦公室。

秦浩然收回目光,看向龔曉雲,「曉雲,你媽媽正在等你,我們過去吧。」

「嗯!」龔曉雲點了一下頭,心中有些期待,也有些緊張。

「曉雲,我在這裡等你。」蘇瑾月道。他們一家人團聚,她這個外人在場不太合適。

「嗯。」龔曉雲點了點頭,跟著秦浩然向著外面走去。

方淑儀等了很久,都不見秦浩然帶龔曉雲過來,便走下床,打算去外面看看。

剛剛打開病房門,就看到了正要推門的秦浩然和龔曉雲。

「浩然,她就是我們的女兒嗎?」方淑儀欣喜的打量著龔曉雲,她的眼睛和鼻子像浩然,嘴巴和臉型和她一模一樣,她一看見她,就有種親切的感覺。這肯定就是她和浩然的女兒了!

「她就是曉雲。」秦浩然看著方淑儀,心裡有著一絲緊張。雖然他知道淑儀已經失去了記憶,但是他還是有些害怕,淑儀會像之前一樣對曉雲抵觸。

方淑儀微笑著伸出手,「曉雲,我是媽媽,你能叫我一聲媽媽嗎?」沒想到她一覺醒來,孩子都已經這麼大了。

龔曉雲將手放進方淑儀的手中,眼淚再一次流了下來,「媽媽!」爸爸和媽媽都沒有嫌棄她,真是太好了!

看到龔曉雲哭,方淑儀的眼淚也流了出來,「孩子別哭,以後媽媽和爸爸一定不會再讓你受苦了。」她看曉雲身上的衣服,還有她手上的老繭,就知道她這些年肯定受了很多的苦。

轉目看向秦浩然,責怪的瞪了他一眼,「都是你不好,要是你早點找到曉雲,曉雲就不會吃這麼多苦了。」摸著龔曉雲手上的老繭,方淑儀心裡充滿了自責和心疼。

「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秦浩然笑著道。這下他可以徹底放心了!

方淑儀嬌嗔的哼了一聲,再次看向龔曉雲,注意到她袖子上有血跡,立即緊張了起來,「曉雲,你衣服上怎麼有血?是受傷了嗎?」

「媽媽,我沒事,你不用擔心。」龔曉雲搖了搖頭,眼淚流的更凶了。她真的感覺好幸福,就算這一刻死去,她也滿足了。

「我們進去說吧。」秦浩然笑著伸出手,一手牽起一個,向著裡面走去。他感覺自己的人生圓滿了。

蘇瑾月收回視線,淺淺一笑,拿出電話撥打了出去。

「事情怎麼樣了?相認了嗎?」林素問接起電話就問道。她知道瑾月帶著龔曉雲去了醫院,和秦浩然夫婦相認。

「已經相認了,秦夢瑤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蘇瑾月將之前發生的事,簡單的說了一遍。

「真是大快人心!那種人就該關起來,還有那個龔老太,聽說也成了過街的老鼠。」林素問開心道。

「現在躲在家裡連門都不敢出。」想到今天早上看到的,蘇瑾月忍不住笑了起來。

昨天晚上,龔老太和楊林森有私情的事,被楊林森的妻子發現后,楊林森的妻子狠狠的揍了龔老太一頓。

龔老太在眾人的唾罵聲中,好不容易回到家,又被關在了門外不讓進,差一點就沒被凍死。還是龔正堯打開門讓她進去的。

楊林森的四個閨女,在得知父親和龔老太有關係后,今天早上就帶著丈夫衝進了龔家,把龔家一頓亂砸,鬧了個雞犬不寧。把龔老太氣暈過去了好幾次。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