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商會的幾人,都滿臉恐懼的看著林凡,這少年,丰神俊朗,似鄰家少年般,但下手起來卻是這般果辣,讓他們這些老江湖都在顫抖與恐懼。

此人,不可招惹!

四海商會的管事本想上前向林凡詢問,接下來該怎麼辦,如何做,但看見林凡緊蹙的眉頭,卻是不敢上前。

林凡在蹙眉,神魂中在思索從最後虐殺的不老林口中得來的信息。

那人道,不老林中,凝元境強者,還有十多人,甚至於還有一個最強者,已經是煉魂境修為。

這讓林凡感嘆,果然,能夠稱雄大夏無窮歲月的殺手組織,並沒有想象中那般容易滅絕。

凝元境的修者,以他現在的戰力,當可無懼,但那個煉魂境的不老林修者,很難對付。

真正跨入那個境界的人,沒有一個不是妖孽人物,況且不老林的煉魂強者,行蹤詭異,根本不能準確找到,想要滅殺,太難了。

怎麼辦?

林凡在思考。

若是不解決不老林的問題,林家將永遠處於危險下,但若是想要剿滅,談何容易?

且不說這煉魂強者,就單隻不老林的分舵都有無數,就連身為不老林凝元境的強者,也不可能盡知,總舵更加隱秘了,整個不老林能夠知道總舵所在的不過兩三人而已。

「我現在凝元七重,戰力可拼殺凝元九重的強者,若是我能夠到達凝元九重,想來到了那個時候,應該就可以正面搏殺煉魂初境的強者了吧。」

林凡在仔細評估自己的實力,這是最綜合的評價。

只因為,跨入煉魂境之後,若是沒有大殺招,想要跨境而戰,太困難了。

林凡在原地遊走幾步,最後決定,先滅了所有前來的援兵,然後發信給武屠,請他遣強者入駐大林郡,這樣一來,應該能夠應對大部分危機。

至於不老林,只有請援兵了吧,將葯老或是齊天拉來!

「林……林少……」

四海商會的管事小心開口,眼中充滿敬畏。

林凡回神,扭頭似笑了笑,四海商會的所有人,都彎腰恭敬問好。

若是最開始,他們之所以尊敬林凡,只不過是因為林凡與武屠及舞傾城姐妹的私交的話,那麼現在他們的敬畏就只是源於林凡本身的實力。

可以這麼說,這一戰,林凡將他們征服了。

「還望你們配合下,這些死者,可是我們合力動的手。」林凡眨了眨眼。

四海商會管事,心中一寒!

這林凡,是準備坑死所有敵者嗎?

但卻是趕緊的點頭,應諾下來。

下方,林正並未斬殺麒家所殘餘的那些人,只不過是將所有人圍攏,然後敲斷了手腳,禁錮了修為,將他們若看守畜生一般,圈禁在一個小圈子內。

這些麒家之人一個個獰笑,哪怕都很凄慘,但是依舊並未絕望,全都咬牙切齒!

因為,上方的戰圈還沒有結束呢,他們的族長,依舊在奮戰!

他們就算全死絕了,又怎樣?

他們的族長必勝,所謂的林凡,在他們族長面前,不過是土雞瓦狗,就算在加上那四個四海商會的援手,也不夠看。

會被大殺!

所以,他們不絕望,相反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在等上方戰圈最後的結果出來!

要看著他們的族長擰著滴血林凡的頭顱王者歸來,到了那個時候,此地所有林家人,都得死!

林正抬頭,看著金光閃閃的百丈光圈,眉頭緊皺,怎麼會用去這麼長時間?

以少主的強悍,戰鬥應該早就完結了才是,莫非出現了意外?

「林正老雜碎,你等著顫抖與絕望吧!」被林正敲碎了膝蓋骨的麒家凝元強者獰叫。

「所有手染我麒家鮮血者,皆入九幽,要被絕殺,什麼都留不下!」

麒家之人咆哮,根本不像是戰敗且被囚禁的人,相反鬥志昂揚。

「哈哈哈……你們眼中的少主,也許現在已經頭顱落地!」

一個麒家少年大笑,結果被林欽一巴掌將半邊臉都抽爛了,直接拍死。

那半空中的光圈,猛然膨脹,就像是有人在內中用大手段,想要將之撐爆一般。

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無論是林家或是麒家,都死死的盯著,因為,這場戰鬥的關鍵,可主導兩方生死的結局,馬上出現了。

「轟!」

金色光圈爆碎了,金光遍地,一道人影咆哮著向後飛出!

「少主!!」

林欽厲嘯,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倒飛出來的身影!

林家所有人都變色,這林發那倒飛幾百丈,難道,是戰鬥失利?

相反,麒家之人都哈哈大笑!

果不其然!

他麒家家主,起得最後勝利了!

現在,是該他們討賬!

「家主!我麒家只有我們幾人了!」

有人在哭訴!

「家主,將林家所有人抓住,拋心挖肝,血祭我麒家英靈!」

有人在流血淚!

「噗呲……」

大口鮮血從林凡口中吐出:「麒家主果然不同凡響!」

他咆哮,似充滿不甘!

這句話一出,所有其家人更是瘋狂了,如果不是被禁錮修為,若不是被敲斷四肢,他們會衝殺林家包圍圈的!

但很快,眾人都覺得不對勁了!

因為,林凡都已經出來這麼長時間了呢,怎麼麒家強者以及不老林的強者,還沒與出現?

還有四海商會的諸人!

萬眾期盼中,四海商會的幾人殺機凜凜的出來了,每個人手中,都提著滴血的人頭,血淋淋的,已經沒有光彩的眼神深處,竟似帶有一絲解脫意!

「什麼!」

「怎麼回事!」

「家主啊!!!」

「家主!!」

麒家之人凄厲大叫起來!

因為,走在前方的那個四海商會管事手中,提著的,就是麒家家主的頭顱!

「呵……哈哈……哈哈哈……這就是你們口中必勝的家主嗎?」

林欽爆笑,放下心了,在大聲諷刺!AQ「啊……」

唐晨捂著頭,極致的痛苦讓他難受不已。

原本早就忘記的記憶又回想了起來。

他想起來自己是誰,想起了昊天宗,想起了唐家,想起了波塞西。

「波塞西…」

痛苦緩緩消失,唐晨的眼睛恢復了清明。

下方的唐三雙目緊盯,神色緊張的看着唐晨,他知道

《斗羅之攻略女神》320.今晚來我房間 我正津津有味的欣賞那件紫砂壺,這時聽王老黑那邊嚷嚷起來頓時心生不滿,有些不耐煩的開口說道:「你他娘的瞎嚷嚷什麼,就你那眼力勁,還能看出什麼寶來?」

王老黑也不惱,只是指著旁邊的一個小攤開口說道:「是騾子是馬你小子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沒法子,只能順着王老黑的手往旁邊的攤子一看,不過也就是只看了一眼他的眼神也跟着亮了起來:「沒想到這鬼市裏居然還真的有這樣的好東西。」

只見王老黑旁邊的一個小攤子,攤前半米處規規矩矩的放着一個紙燈籠,紙燈籠放着綠光,綠光照在它後面的小攤上,小攤照例是鋪着三米長兩米寬的一塊黑布,黑布鋪的並不怎麼平整甚至可以說是很隨意,與其他攤位普遍擺放的瓶瓶罐罐和大家字畫不同,這個小攤上擺着的東西並不怎麼顯眼,但我只是看了一眼小攤上擺着的那幾件東西就看出了這小攤的不一般。

小攤的左邊攤面上擺着三樣東西,左邊的是一件凹形探鏟,鏟身不是扁形而是半圓簡形,類似於瓦簡狀,很像七八十年代常見的一種兇器一管兒插。

普通人或許不知道,但是常和古董打交道沒少從土夫子那裏收土貨的我可知道這玩意兒是有一個響亮的名字,那就是洛陽鏟,又叫馬蹄鏟。

常見的洛陽鏟鏟夾寬僅兩寸,寬成U字半圓形,鏟上部裝長柄,常用的是有韌性的白蠟桿。洛陽鏟看似半圓,其實形狀是不圓也不扁,長二十至四十公分,直徑五至二十公分,裝上富有韌性的木杆后,可打入地下十幾米帶出墓土,有經驗的土夫子只需用鼻子一聞就能知道地下是個什麼年代的大墓,更有厲害的甚至能僅僅從這墓土上看出它有沒有被同行光顧過。

這洛陽鏟據說是洛陽附近農村的盜墓者李鴨子搞出來的東西,要說這人也是干一行愛一行,李鴨子平日裏以盜墓為生,所以他經常想的也就是有關盜墓的東西。有一天沒下墓李鴨子來到他家附近一個叫孟津的地方趕集,轉了一會兒蹲在路邊休息。

這時,李鴨子看到離他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包子鋪,賣包子的人正準備在地上打一個小洞,而就是他在地上打洞的工具引起了李鴨子的興趣。因為他看到,這個東西每往地下戳一下,就能帶起很多土。

盜墓經驗豐富的李鴨子馬上意識到,這東西要比平時使用的鐵杴更容易探到古墓,於是他就比照着那個工具做了個紙樣然後找到一個叫陳鐵娃的鐵匠照紙樣做了實物,這就是此時我眼前小攤上的洛陽鏟的第一代。

隨着時代的發展,一般的洛陽鏟已經被淘汰,新的鏟子在洛陽鏟的基礎上改造,分重鏟和提鏟,這提鏟也叫泥鏟。由於洛陽鏟剷頭後部接的白蠟木杆太長,容易引起懷疑所以棄置不用,改用螺紋鋼管,一根半米上下,可層層相套,因此可以隨意延長。土夫子平時看地形的時候就拆開背在雙肩背包里,用的時候再拿出來,實在方便至極。

我此時看到的這件洛陽鏟就是精鋼打造的,不僅可以用來探土尋墓,就是下了墓里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防身利器,畢竟土夫子下墓可不太平,一方面要擔心墓里的機關暗箭,另一方面還要提防別的土夫子。

因為,人心是最貪婪的東西,沒有人知道在巨大的誘惑面前會做出什麼事情出來。

很快,我的目光又轉向洛陽鏟左邊,那裏放着的是一把袖珍弩,袖珍弩旁邊碼了一排的竹箭,我粗略的數了數,足有二十隻,每一隻竹箭大概只有十公分左右長短,竹箭最前端的箭頭卻是包了一層精鋼,在燈籠的綠光下精鋼箭頭閃著寒光殺氣逼人。

王老黑一早就注意到那把袖珍弩,這時早就按捺不住將那袖珍弩從小攤上拿了起來細細打量。

「真是好東西,比俺前些年在老林子用的那把弩都要好。」王老黑一邊摩挲著弩身,一邊像是介紹老婆一樣向我誇讚道:「你看這松木做的弩托,結實不說還能減去不少的震動,這牛筋弓弦一看就是經常保養上過油臘,這皮口,這弓片,真的是好東西。」

王老黑還在對那袖珍弩愛不釋手,我的目光卻是已經轉向那三件東西里的最後一件東西。

只見那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黑包,黑包旁還放着不少的小黑管,我看了看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東西只好向旁邊的王老黑開口問道:「老黑,你看那黑包是什麼東西?」

王老黑還在把玩著袖珍弩,聽我開口問那黑包是什麼東西,隨口就答道:「炸藥。」

我先是一愣,然後整個後背都冒出了一層的冷汗,帶中幾分顫音不敢置信的開口說道:「老黑,你他娘說那是啥?」

王老黑沒好氣的開口說道:「咋了?你小子聾了?俺不是說了那是炸藥嘛。」

王老黑的聲音聽上去十分平常,彷彿他口中說的是貓啊狗啊一般。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