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人直奔營地最中央的兩棟木屋,那裏是圖拉索的居住地。

就在他們到達木屋外側準備動手的時候意外發生了,一名巡邏哨提前回了營房,按照巡邏時間計算營地裏的哨兵應該在十分之後換崗,誰也不清楚這傢伙爲什麼提前跑了回來,哨兵慵懶的走向營房,剛到‘門’口經觸發了幽靈設置的炸‘藥’。

“轟……”巨大的爆炸聲將整棟木屋掀上半空。

“他媽的,強攻。”山狼罵了一聲向前猛衝,“重拳,催淚彈。”

重拳將幾枚催淚彈從窗戶丟了進去,很快裏面就傳來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和叫罵聲,然後就是一陣盲‘射’,子的那穿過木質的牆壁到處‘亂’飛。

重拳靠在一邊又往裏丟了閃光彈和手雷,爆炸中木屋被破片和氣‘浪’撕扯的東倒西歪,一側的牆壁下半部分被炸飛,‘露’出一個巨大的空‘洞’,幽靈踹開‘門’衝了進去,靠裏側的地上躺着三具屍體,全都被炸得血‘肉’模糊,左側的房‘門’緊閉,他擡手就是一梭子掃過去,子彈將房‘門’打成了篩子。颶風端起機槍對着從樓梯上衝下來的敵人狂掃,兩名敵人被打成了馬蜂窩。

山狼一馬當先衝向二樓,一個人正將大量的文件丟盡燃燒的火堆,被山狼一個點上打倒在地,裏側的椅子上一個中年人手裏握着一把沙漠之鷹放在膝蓋上靜靜地看着山狼,他就是圖拉索。

“你們是誰?”圖拉索平靜的問道。

“殺你的人。”山狼端着槍死死的盯着圖拉索小心地向前走。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想殺我。”圖拉索自嘲的笑了笑,“一些國家的情報機構、同行、緝毒警察、國際刑警、仇家,我躲在這裏你們都能找到。”

“你鑽進老鼠‘洞’都別想躲開我們的追殺。”重拳中國區但不是奔着圖拉索,而是他旁邊的電腦,他也不看電腦是否運行,而是直接拔了電源砸開後殼取出裏面的硬盤。

外面的槍聲此起彼伏,山狼看着圖拉索:“死心吧,你的手下已經被我們殺光了。”

“是嗎?”圖拉索表情平靜,“沒關係,人可以再招募,只要有錢就不缺手下。”

“沒機會了,你的死期到了。”山狼輕蔑的看着他,山狼並不急於動手,樹妖那邊還沒有傳來找到空騎的消息`。

“你不能殺我。”圖拉索看着山狼。

“給我個不殺你的理由。”山狼盯着他。

“你該知道爲什麼!”圖拉索表情平靜。

“我不知道。”山狼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他卻再次想起了還沒找到的空騎,隱約間他覺得空騎恐怕沒那麼容易找到。

“理由暫且不提,我給你們五億美元,放過我。”圖拉索將手槍丟在地上說道,他是聰明人,到了這個地步反抗就是個死,不如干脆點,自己繳械省得受苦。

“放過你?”山狼冷笑,“你的身價只有五億?”

“現金只有五億,其他的投資和不動產還有一部分。”圖拉索看到了生機,“你要多少?”

“你有多少?”山狼盯着他。

“具體數字需要覈算才知道,應該能滿足你們的需要?”圖拉索開始含糊其辭,他不打算直接亮出自己的底牌。

“好。”山狼摘下防毒面具,“只要你給出的價碼能然我們滿意,一切都可以商量。”

“山狼!”圖拉索的嘴角‘抽’了一下,“原來是你們!”自從參與“握手”組織的之後他看過“黑血”大多數人的資料雖然並不全面,但只是有照片可辨認。

“看來我們還是很有名的。”重拳收集屋裏的一些文件裝進背囊。

“看來我就不該參與進去。”圖拉索低下頭。

“現在知道已經晚了。”重拳翻這圖拉索的辦公桌。

“既然無法重新來,那又何必後悔?”圖拉索苦笑,“時至今日我無話可說。”

“拿出你所有的錢贖命吧!”山狼坐在圖拉索的對面點上一支菸,空騎還沒消息,雖然他很想將對面這個‘混’蛋打成篩子,但在找到空騎之前他不能這沒做。

“那我們談談價碼吧!”圖拉索翹起來二郎‘腿’,他心裏明白他還一個籌碼可用。

“五個億肯定無法說服我。”山狼把槍橫在‘腿’上。

“錢而已,全部給你都沒關係。”“成‘交’。”山狼一拍大‘腿’,“但如果你騙我,那你死的會非常慘,我會把你的下半身泡在亞馬遜河裏餵食人魚。” 180、生存籌碼(02)

圖拉索一哆嗦:“都這個地步我說的話你還不相信嗎?”

“相信你?”重拳哼了一聲,“那我們的腦袋肯定是讓驢給踢了。”

屋裏的幾個人除了幽靈之外沒人知道爲什麼信任一個人還要被驢踢腦袋,但在這種情況下又沒法細問,所以只好作罷。

重拳將圖拉索的雙手銬起來然後推着他往外走。

“你們在找你們的同伴是吧?”圖拉索狡詐的說道。

“什麼?”山狼裝作漫不經心地問,重拳等人也豎起了耳朵,其實他們都知道圖拉索說的是空騎,但既然圖拉索沒有直接說清楚,那他們只能裝作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不能讓他覺得可以以此來作爲談判的籌碼。

“那個人叫空騎。”圖拉索又拋出了一個暫時能保住性命的籌碼,其實山狼早就像好了,在沒有空騎消息之前不打算幹掉他。

“他在哪?”重拳終於忍不住了,他揪住圖拉索的衣領惡狠狠的問道。

“他不在這。”圖拉索平靜的看着他,“但我不會說。”

“他媽的。”重拳猛地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說,省得自討苦吃。”

圖拉索痛的倒在地上,身體如大蝦一樣弓起來一陣乾嘔:“就算……你殺殺了……我也不會說,如果想知道他的消息就善待我,我保證他還活着。”

“你不是想用進前賣命嗎?”重拳蹲下拍了拍他的臉。

“我要雙重保險。”圖拉索臉上發青的說道,重拳這一拳的確夠重,打得他胃部劇烈**。

“我他媽的先切掉你所有手指,看看你有多硬氣。”重拳大怒。

“來吧。” 狼穴之異世界之旅 圖拉索死死地盯着他。

“操,這是個滾刀肉。”重拳見恐嚇不行無奈地看着山狼等待進一步的指示。

“先帶他走。”說完山狼率先下了樓,現在還不是幹掉圖拉索的時候,空騎的下落是重中之重,如果能從他嘴裏得到空騎的消息那最好不過了,另外他活着還能提供一些關於“握手”組織的消息。

原計劃中整個營地防禦嚴密,他們沒有太大可能活捉圖哈斯,他們從沒想過能抓到活口,但從今天的情況來看,任務難度遠沒有預計的大,所以能抓到並把他帶出去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外面的其他幾組人馬的任務基本上已經完成的差不多,樹妖他們已經將營地後側生活區裏的工人控制起來,他們不是屠夫,放棄抵抗的人都留了一條命,這些人暫時被關在一間房子裏。

“發現點兒好東西。”幽靈從裏面跑出來,背囊鼓鼓的塞滿了東西。

“什麼好東西?”重拳揪着圖哈斯出了門。

“收穫不小,但沒有預計的多,只有七百六十萬現金和兩塊白金的金錠。”幽靈拍了拍鼓囊囊的背囊說道。

“幹得好,這次收入提成多給你一個點。”山狼高興的說道,本來這次任務就沒有任何酬勞,這些毒資可算是一種彌補,而且數額不小,除了大家能分到一筆之外還能填充“黑血”已經接近虧空的賬戶,真是一舉兩得。

巨人和莽漢已經將毒品加工廠和倉庫裏存儲的毒品澆上燃油全部點燃,熊熊大火把半個夜空都照亮了。

“注意控制火勢,不要引起森林大火,我們不能燒了地球之肺。”山狼提醒巨人。

“知道了。”巨人將剩下的半桶油丟盡了圖拉索的住所很快木質結構的房子燃起了大火。

“儘快完成手頭的工作,我們十分後撤離。”山狼摁着通話鍵命令道。

“拿這些工人怎麼辦?他們大多拖家帶口,男女老幼都有,他們是舉家來這裏工作的窮苦人。”樹妖通過單兵電臺問道。

“放他們走,讓他們自生自滅,喂一口飯來這深山老林生產毒品本身就死有餘辜,不殺他們,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們自己的本事了。”對於這些進行毒品加工的窮苦人他是既討厭又無奈,這些人看似無辜卻在生產害人無數的毒品,但他們的確非常窮苦,這只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工作,山狼想了想最後嘆了口氣,“算了,給他們幾艘木船。”

十分鐘後所有人登上了圖拉索的私人遊艇,這艘遊艇的豪華程度不亞於五星級酒店,只是它的主人今天再次上傳的時候變成了囚徒。

“你真他媽的會享受。”重拳將圖拉索丟在沙發上。

“賺錢的目的就是爲了享受更好的生活,否則賺錢幹什麼,錢留着不用就是一堆廢紙。”圖拉索的臉色非常差,重拳在他肚子上那一下讓他到現在還沒緩過來。

“賺錢可以,別損人利奇,毒品害人不淺。”重拳坐在圖拉索的對面。

“你們不也一樣?靠殺戮賺錢。”

“當然不一樣,我們平的是本事,你們呢?至少我們還有除暴安良的機會,你除了害人還做過什麼?”

“你們除了殺人還會幹什麼?”圖拉索反問道。

“至少我們不毒害生命,我們殺的人全加在一起也沒有你販賣毒品害的人多,我們殺的殺拿槍的人,你卻男女老幼通吃,你比我們更被逼,更唯利是圖。”重拳毫不隱諱的說道。

“哈哈,說得好。”圖拉索大笑,“毒販本色,唯利是圖,起碼我們不虛僞,我們只爲錢,我們目的明確,好不掩蓋自己的目的。”

“光你害人無數這一條罪名就夠死上幾次了。”重拳打開冰箱,發現裏面擺滿了各種品牌的啤酒、新鮮的水果、蔬菜、牛奶、果汁飲品……“還是你會享受生活。”重拳取出一瓶沒開封的牛奶。

“你不怕有毒?”圖拉索看着他。

“怕有什麼用?”重拳倒了半杯灌進圖拉索的嘴裏,“試試不就知道了。”

圖拉索被嗆得一陣劇烈的咳嗽:“咳咳咳……你個瘋子。”

“你才知道?”重拳嘲弄的看着他,剩下的牛奶就放在桌子上,在沒有結果之前他還真不打算喝。

“怎麼了圖拉索先生?上了自己的船都不適應?”山狼從樓梯上走下來,“珍惜你的美好時光吧,受苦的日子還在後面。”

豪門寵婚:蜜愛小萌妻 “想知道空騎在哪就善待我。”圖卡索靠在沙發上懶洋洋的說道。

“善待你?我提醒你,最好不要用空騎來要挾我們,如果你交出空騎我們還可以談談用你的贖金購買你的自由。”山狼看了看桌上的牛奶又看了看圖拉索粘着牛奶的嘴明白了他爲什麼會咳嗽。

“空騎的下落我知道,錢也可以給你們,‘握手’組織的一些信息我也可以提供給你們,我想這足夠換取我的自由了吧?

“別以爲你掌握了什麼護身符,空騎還活着的可能性有多大我們心裏清楚,錢是好東西但也不是非要不可,‘握手’組織的情報我我們一直在查,就算你說我們早晚也能查到,所以我勸你趁着我們還有耐心就趕緊把知道的說出來,如果合作愉快說不定我還能留你一條賤命。”

圖拉索笑了笑:“不要說的那麼輕鬆,別裝的什麼都無所謂,空騎的去向你們很着急,這個我很肯定,而我的錢你們同樣感興趣,那可是一筆鉅款,我想在你們的總部遭受襲擊之後‘黑血’的賬面已經所剩無幾了吧?你們很需要錢,不管是你們個人還是‘黑血’,而第三條,‘握手’組織的情報是你們夢寐以求想得到的,這個你們更加無法拒絕,雖然你們有美國情報機構的幫助,但想更詳細的瞭解這個神祕組織恐怕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但如果從我這裏入手至少你們能節省數個月的寶貴時間,現在時間對你們來說非常重要。”

山狼只是無所謂的搖了搖頭:“這只是你的猜想,並不代表你猜的正確,我的承諾繼續有效,你早點告訴我你知道的,我就讓你少受罪。”雖然嘴上這麼說其實他在心裏卻對面前這個毒梟非常的佩服,同時對他了解的情況之多趕到震撼,從“黑血”資金短缺到和美國情報機構的合作到,這些都是不對外公開的信息,這個身子叢林腹地的毒梟是怎麼知道的?“黑血”資金匱乏這件事只有“黑血”內部人知道,如果不是“黑血”有內鬼就是“握手”組織有着強大的情報收集系統,這兩種可能不管是哪個對“黑血”都非常不利。

“你知道我說的都是真的。”圖拉索平靜的說道,“我會把知道的都告訴你們,但前提是我能確認自己可安全的離開。”

“你該弄清自己現在的處境,別忘了你是囚徒,是俘虜,是沒有資格和我們進行公平談判的。”重拳冷笑着對圖拉索說道。

“至少我還有幾塊籌碼,對不對,山狼先生?”圖拉索得意地看着山狼。“嗯……既然你不合作那我們就只能採取非常手段了,爲了大家能有一個愉快的早上,我們先玩兒個遊戲吧!”山狼看着圖拉索,“圖拉索先生,你喜歡釣魚嗎?” 181、生存籌碼(03)

一艘豪華遊艇在尼羅河上平穩行駛,速度不快,船上只有少量的燈光,只照清遊艇前後的河面,奔流的河水中游艇船上佔滿了人,可以說除了負責警戒獅鷲和賭徒,開船的水鬼和光速,還有在準備早餐的重拳和樹妖之外其他人都在船尾附附近看熱鬧。

船尾斜撐着一根長長的木杆,這根木杆是幽靈從船下翻出來的,不知道圖拉索的遊艇上放着根木杆有什麼用,不過現在的用場是釣魚,這不是普通意義上的釣魚,因爲木杆盡頭的繩索上拴着的不是別人,正是原本這艘遊艇的主人,昔日墨西哥的大毒梟,今日哥倫比亞邊境的製毒大圖拉索先生。

拉索被算在欄杆盡頭的一根長繩上,頭下腳上,頭部離河面不到半米,如同一枚倒掉的魚餌,行船濺起的溼了他的衣衫,不時有魚兒跳出水面試圖啃咬他,一側的臉頰已經被挑出河面食人魚咬出了一條長長的口子,鮮血滴滴嗒嗒的流進河裏,反而招惹了更多的食人魚來湊熱鬧。

“圖拉索先生,這真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晨釣!”山狼站在船尾大聲喊着,“如果你願意合作我馬上叫人拉你上來。”

圖拉索不說話,因爲角度問題,船上的人看不出他到底是個什麼狀態,究竟是咬牙閉口不言還是已經被嚇暈了。

“我看看他是不是在裝死。”幽靈猛地鬆開了手裏的繩子,圖拉索一頭扎進了河裏,他又一拉繩子把他從水裏拉出來,鮮血混合着河水倒灌進他的鼻子,原本就嗆了幾口水的圖拉索開始劇烈的咳嗽,一側的耳朵已經不見了,鮮血順着腦袋流個不停,幽靈大聲喊道,“圖拉索先生,裝死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你該明白自己的處境,說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你還是聽從我們的勸告爲妙。”

“什麼是好漢不吃眼前虧?”一邊的莽夫問道,他們這些老外很少有人明白這些中國民間俗語。

“有時間在和你解釋。”幽靈搖了搖手裏的繩子繼續說道,“圖拉索先生,你是個聰明人,該明白我的意思。”

圖拉索還是不說話,典型的死豬不怕開水燙。

“我們是不是做錯了?”山狼看着一言不發的圖拉索。

“錯在哪裏?”幽靈不知道他什麼意思。

“我們應該把他翻過來,頭向上,這樣就不用擔心他被食人魚咬斷喉嚨了。”山狼拍了拍幽靈,“就這麼辦,把他翻過來。”

“你不是打算真的把他玩兒死吧?”幽靈吃不準山狼到底是什麼目的。

“暫時不能把他弄死,在知道空騎下落之前不能。”山狼嘆了口氣,他已經沒有耐心等下去了,空騎是他們這要目標之一,但到現在卻連他的影子都沒找到,這着實讓他惱火不已。

現在捉到了圖拉索算是個意外收穫,可以說這是他們目前唯一一條能找到空騎的線索,他又怎麼可能輕易將圖拉索弄死呢?不過過從圖拉索的表現上來看,這傢伙看似怕死其實卻很硬氣,大有一副寧肯帶着祕密去死的決心。

“恐嚇歸恐嚇,注意手底下,別弄死了。”山狼低聲叮囑幽靈。

腹黑總裁:我要離婚 “知道了,這個你放心,我心裏有數,一會兒保證這老小子嚇個半死。”

“別玩兒的太過火。”山狼拍了拍他的肩膀,“這邊交給你了。”

“放心吧。”幽靈將繩子踩在腳底下點上一支菸,絲毫沒有將圖拉索調轉過來的意思。

“幽靈你打算怎麼辦?”莽夫在一邊問。

“讓他多吃點苦,在蘇帝米亞偷襲我們的陰謀中也有他一份,我們可是死了好幾個兄弟。”幽靈抽着煙說道。

“我聽你們提起過那次任務,損失很慘重,有幾個人都折在了那邊。”

“是啊,他們再也回不來了。”說到這幽靈腳下一鬆,圖拉索再次被丟盡河裏,這次幾乎整身體都落了進去,過了又把他拉上來,這次圖拉索殘透了,臉上到處都是口子和缺肉的血坑,身上的衣服也到處都是破洞,很多地方都被食人魚撕破,不斷的有鮮血流出來。

“怎麼樣圖拉索先生?現在有沒有興趣和我們談談?”幽靈抽着煙說道,“在蘇帝米亞我們差點就全軍覆沒,那個時候你有沒有想到今天的下場?”

“去死吧,你這個該死的變態!”圖拉索含糊的說道。

“回答錯誤。”幽靈將圖拉索吊起來,讓他的身體遠離水面,然後從旁邊拿起了一個小東西,等他轉過身其他人才看明白他拿的是個鹽罐,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從廚房拿出來的。

幽靈抓出一把細鹽猛地揚出去,大部分的鹽都落在了圖索拉身上,很快圖索拉就開始扭動身體,面部表情極度扭曲,很快就開始大喊大叫,這種痛楚不是那麼容易忍受的。

“審訊犯人最簡單有效的工具。”幽靈將鹽罐丟到一邊,“圖拉索先生,我們還得繼續釣魚。”幽靈將木杆升高,離水面,高度控制着十米左右,讓他高高的懸在半空。

“看來他是不打算合作了。”莽夫說道。

“沒關係,我們時間充裕,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和你玩兒到底。”幽靈坐在一邊的椅子上繼續抽菸,表情不溫不火,看不出他心裏是着急還是不着急。

“希望空騎一切都好,見面時和照片上一樣帥氣。”莽夫說道,他來的時候空騎已經失蹤,所以他並沒見過空騎本人。

“但願如你所言。”幽靈嘆了口氣不再說話。

在鹽的作用下圖拉索不斷的扭曲着身體,傷口火辣辣的劇痛讓他無法忍受,雖然他是個經歷過無數次生死戰的老油條,但這還是第一次遭受刑訊的折磨。

“該吃早飯了,忙了一晚上還真有點餓。”莽夫站起身準備看看重拳給他們做了什麼好吃的,他突然發現幽靈將頭轉向一側,死死地盯着不遠處的河岸。

“怎麼了?” 狼性總裁狠狠愛 莽夫心裏一驚,雖然接觸時間不算太長,但他對幽靈的習慣卻已經很瞭解,所以幽靈的表現讓他緊張。

“它來了!”幽靈低聲說道。

“誰?誰來了?”莽夫沒明白他的意思。

“那條獨眼巨蟒。”幽靈抓起了身邊的槍,眼睛依然死死地盯着河邊的樹林,他按住通話器低聲說道,“大家注意,獨眼巨蟒就岸邊的叢林裏。

“你怎麼知道?”莽夫趕緊拿過自己的槍,但他不明白的是幽靈怎麼會知道,如果是在叢林裏相對較爲安靜,他的聽力超乎常人,能比別人提前知道危險靠近,但在這馬達聲聲河水陣陣的亞馬遜河上他又如如何判別危險來臨的呢?

“直覺。”幽靈端起槍瞄準了樹林,“我在受訓的時候曾經自學過生物學,每一種動物都有不同類型的生物磁場,兩種動物的磁場交匯的時候會發某種生變化,這種變化改變了生物本身原有的磁場環境,那是一種很難察覺的東西,也可以稱之爲第六感,可能你會覺得我在胡說,但直覺這東西人人都有,可不一定人人都靈敏,我就這麼一說,你也就這麼一聽……”說到這幽靈突然扣動了扳機,他發射的是槍榴彈,彈頭擊中樹冠爆炸,無數的枝葉被炸飛,硝煙瀰漫中什麼都沒有。

“遊擊小子,你搞什麼?”颶風端着槍從船艙裏跑出來,嘴上還油乎乎的,他應該正在吃東西,連嘴都沒顧得上擦。

“它就在林子裏。”幽靈重新推上一枚槍榴彈,“大家小心,這東西消失快一天了,今天回來肯定沒好事兒。”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