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金蟻那鋒利的前顎,便是金鐵都能啃噬,更別說這些肉體凡胎的魔修了,上千隻噬金蟻蜂擁而上,分分鐘,便將這十幾名魔修啃成了渣渣。

厲無涯的臉上,更是陰冷。

一揮手。

剛剛抵達的幾名魔修,又被他派了進去。

沒有例外。

依然是個死。

照這節奏下去,就算那上百號魔修全都填進去,估計也探不完這個山洞。

厲無涯,動搖了。

雖說魔門有規定,可以憑藉天魔令號令這些魔修,可是,也不能逼的太緊了,若是一點兒活路不給這些人留,造反是早晚的事兒。

一尋摸。

一咬牙。

厲無涯,親自出動了。

如同一條黑蟒,嗖的一下子,人便進入了山洞之內。

「進去了,進去了!」

喬拉丹,歡呼雀躍,就差放鞭炮了。

旁邊兒,蟻哥也是高興的不行,只不過,這高興中,隱隱帶著肉疼。

不疼就怪了。

女總裁的王牌高手 上千隻噬金蟻啊,拉的那啥都腫起來了。

這下倒好,全都得完蛋,一隻都不能剩。

這不。

厲無涯鑽進山洞沒多久。

轟隆隆……

一聲轟鳴,地動山搖,那山洞,連帶著山洞上方的小山,先是猛地一脹,而後驟然收縮,塌陷了。 因為有王勇的陪同,一路上很順利。張北羽直接被帶到一個辦公室,王勇讓他先坐一會,自己就走了。

張北羽傻呵呵的等了有半個小時,王勇終於回來,還帶了一個人。

「小北,這是郝所長,望看一把手!」

張北羽馬上站起來,看了一眼。這個郝所長三十多歲,有點禿頂,滿臉油光,一看就是個圓滑老油條。他對著郝所長鞠了一躬,「郝所長好!」說完了感覺像是繞口令,怎麼想怎麼彆扭。

「老郝,人我就交給你了,等我來接他的時候,連根頭髮都不能給我少!」

「王局你放心吧!保證沒問題!」

聊了幾句,王勇就要走,對張北羽說:「你安心在這待著,外面的事我會跟小天聯繫處理。最多兩個禮拜,肯定帶你出去。」

「謝謝王叔!」

……

王勇走後,郝所長親自帶著張北羽去報道、辦理手續。

路上,他一臉笑意的說:「小夥子,來頭不小啊。王震山一大早就給我打電話,讓我照顧你,王局長又親自送你過來!哈哈。」

張北羽有點尷尬,感覺老是要靠著別人照著,跟聲附笑,點了點頭。

接著,就是領衣服、杯子和必要的生活用品,牙膏、牙刷、毛巾啥的。最後,郝所長給他塞了兩包煙和一盒火柴。他瞄了一眼,不是啥好煙,但他也知道,能在這裡面抽煙的人絕對都是有門路的。

「那啥,郝所長,有沒有…刀?」張北羽這句話把郝所長嚇了一跳,「你要刀幹啥?」

張北羽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就是怕在裡面有啥事,防個身。」

「用不著,我等會親自送你進去,跟他們打個招呼就行了。」

事後證明,郝所長還真是高估了自己的影響力…

沒有刀,張北羽就要求拿幾本書。這倒是有,郝所長很痛快,帶他去圖書室挑了兩本書。一本是他一直想看卻沒看完的《紅與黑》,另一本是著名的《自卑與超越》。

而後,在郝所長的帶領下,兩人穿過一道又一道鐵門,終於來到了「號子」前。長長的走廊,鐵籠一個挨著一個,走進來就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往裡面走了一段之後,郝所長指著其中一個號子說:「這個。」

張北羽向裡面看了一眼,一共有五個人,其形各異的,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一個警察過來把門打開,張北羽邁開步子走了進去,陰冷和潮濕瞬間傳來。

郝所長敲了敲鐵欄杆,大聲道:「你們幾個老實點,別欺負新來的,他要是有什麼事,叫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裡面的五個人露出各異的笑容,點了點頭。

張北羽並不知道,幾乎每新送進來一個人,警察都會說上這麼一句話。裡面的五個人顯然也把郝所長的話當成了「過場」。

郝所長和警察離去,其他號子里的人對這個新人也失去興趣。

張北羽掃了一圈,自己的號子大概有四十個平方,角落是廁所,沒有任何遮擋,靠牆是一張大床,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幾位大哥好。」張北羽點頭叫了一聲。他並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儘可能讓自己的態度恭敬一點。

五個人都沒有反應,張北羽就把行李放好,然後自己坐到了角落裡,開始看書。

……

還好走廊上有一個掛鐘,不然都沒有時間觀念了。

號子里的其他五個人圍坐在一起聊天,張北羽坐在角落看書,顯得格格不入。

兩個小時之後,他覺得有點累了。伸了個懶腰,很自然的從口袋裡拿出煙,抽出一支叼在嘴上。

女人就要狠 「嚓!」輕輕划動火柴,點燃香煙。「嘶…呼…」抽上一口,簡直是爽斃了。

張北羽繼續翻書,可是剛看兩眼,覺得有點不對勁。好像周圍突然安靜下來,剛才那五個人聊天的聲音也沒了。

下意識抬頭一看,嚇了一跳。那五個人坐在床上齊刷刷的看著自己。

其中一個長滿絡腮鬍子的人,坐在第一個,一看就知道是這幾個人當中的老大。他冷笑一聲,粗聲道:「心挺寬啊?來來來,煙拿來。」說著,招了招手。

張北羽這才意識到,不是每個人在這裡面都有煙抽,而自己如此大大方方的抽煙,還不分給他們,自然是不滿意。這一點倒是他疏忽了。

想到這,連忙站起來,笑臉說道:「各位老哥,不好意思,我剛進來還不習慣,沒反應過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走到幾人面前,張北羽抽出幾支煙,正準備散出去,絡腮鬍一把將整包煙搶走。更令他想不到的是,搶煙還不夠,絡腮鬍抬起一腳踹在他小腹上。

「草泥馬的!小B崽子,不習慣是吧?我就讓你習慣習慣!」

說罷,五個人一起沖了上來。

張北羽被莫名踹了一腳,心中自然不服,當即起身還擊。

擺出直拳打過去,砰!一拳轟在絡腮鬍的臉上。可僅僅是一頓,他繼續怒吼著衝過來,側身一撞,把張北羽撞到牆上。

緊接著,又有三個人一窩蜂的衝上來,掄起拳腳開打。

張北羽左腳死死抵住牆根,彎腰一擊勾拳打在一個人的下顎。砰!被擊中的這人高高瘦瘦的,捂著下巴「呃呃」的往後退。

但同時,另外一人用手肘狠狠砸在他背上。張北羽往下一爬,臉上又被踢了一腳。

「還他嗎敢還手!」絡腮鬍大叫一聲,撲了上來。另外兩人死死抓住張北羽的手腳,讓出一條路來。

絡腮鬍一個助跑,拉開手臂,一拳轟在張北羽臉上。

砰!只一拳就被打的眼冒金星,一股熱流從鼻子里流出來。

絡腮鬍左右開弓,砰砰砰!像鐵鎚似的拳頭一個勁的砸過來,幾拳下來,張北羽滿臉是血。這時,剛剛被他打的瘦高男子也走了過來。

「草泥馬的,敢打老子!!」罵聲一停,提膝猛撞。

咚!一聲悶響,也不知是不是撞到胃了。張北羽只感覺肚子里一陣翻攪,隨後胸口一涌,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第二次了。

這已經是厲無涯第二次被活埋了。

都說一物降一物,厲無涯碰上喬拉丹,也算是倒霉到家了。

無限吞噬之沙漠樹人 可是。

還不算完。

「嘖嘖,可惜,可惜了!」

喬拉丹,一臉的欲求不滿,對眼前這結果很不滿意。

天魔令,又亮了。

顯然。

這山崩地裂的一擊,依然沒有殺死厲無涯。

這傢伙屬蟑螂的,命硬的很,兩次活埋,竟全都失敗了。

眼瞅著一群魔修在天魔令的召集下,呼嘯著趕了過來,喬拉丹斷了前去補刀的念頭。

太危險了。

萬一被這群魔修纏住,萬一厲無涯突然從地底下鑽了出來,那結果,想想就很悲劇。

「走了走了!」

趁著厲無涯被活埋,趕緊跑路才是正理兒。

往蟻哥那肥肥的肚子上一拍。

兩人一蟻,揚長而去。

目標,中央區域!

那些個妖獸什麼的,不打了,都是四階巔峰,打起來太費勁,萬一不小心傷筋動骨的,得不償失,還是趕緊去五層比較重要。

急行軍。

一日之後,兩人一蟻抵達了中央區域。

看著那禁靈結界,喬拉丹卻突然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不是要去五層么?」

「怎麼不走了?」

小尼姑和蟻哥,一臉的好奇。

好奇的不光是喬拉丹不走了,更好奇喬拉丹臉上的表情,一會兒陰,一會兒晴,一會兒猙獰,一會兒興奮,那叫一個精彩。

糾結了半天。

喬拉丹突然蹦出了一句:「你們說,咱們能不能殺死厲無涯?」

這問題問的。

小尼姑腦袋搖成了撥浪鼓。

蟻哥直接就是趴在地上裝死。

好吧。

單憑這兩人一蟻,根本就不可能殺死厲無涯,甚至,連傷害厲無涯的機會都沒有。

可是。

偏偏。

喬拉丹就鐵了心了。

也是被逼的沒辦法了。

老是被這麼一個狠人追殺,不是個事兒啊!

更何況,眼下要去的是五層,五層內那顆火靈珠,還不知道藏在什麼妖獸身上呢,不除掉厲無涯,根本就安不下心來對付妖獸。

而要除掉厲無涯,眼前就有一個最好的機會,禁靈結界。

在此結界內,哪怕厲無涯再怎麼厲害,也一樣會被禁靈,什麼魔氣護體、什麼魔手天降的,統統都得被禁。

「就不信了,老子有五行術法,還奈何不得一個啥都放不出來的厲無涯!」

還真是。

以五行術法的攻擊力,一旦厲無涯沒了魔氣護體,還真不一定能扛得住。

況且。

退一步說。

穿書之春風滿地 就算殺不死厲無涯,哪怕把他拖住,拖到四層關閉,到時候,往五層一鑽,厲無涯便只有被踢出幻境的份兒,問題,同樣也就解決了。

所以。

「就這麼定了!」

也不急著進禁靈結界。

喬拉丹往地上一坐,將陰陽刻縮小成三寸長短,打開儲物袋,開始雕刻暴躁靈石。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