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

成功!這一步將左腳成功跨上了第三道階梯,空幻覺得自己的疼痛似乎都已經完全消失了,心中的希望佈滿全身。

於是,他抱着再接再厲的心態,邁出了第五十三步……

“哈哈哈哈,俺自由啦!”右腳已經踏上了第四道階梯,空幻覺得自己的身心從沒有如此輕鬆過,陽光是那麼的明媚,嘎嘎猿的意識波動是那麼的美妙,白雲間的雲水母是那麼的飄渺美好。

深吸一口氣,空幻連續數步走下了八道階梯。

“哈哈哈哈,咱出來啦! 總裁退散:我,與你無關 咱又可以飛翔啦!”

身體似乎都洋溢着暖意,空幻意識一輕,世界就開始下沉。

站在臺階下的廣場邊緣地域,空幻看了看四周驚訝的嘎嘎猿們,毫無自覺的飄了起來,然後向精神力感知中楚琴的方向飛去……

“啊!”

所謂樂極生悲,一般就是用在此刻的情況下。

剛剛提起速度,準備用緊張刺激的速度感,發泄一下被壓抑許久的痛苦之時,空幻迎面撞上了一堵無形牆。

“不是吧!”

空幻的悲鳴迴盪在他的腦海。繞着這堵無形無質,對其它東西都毫無干擾,就連精神力都感知不到,卻唯獨阻礙了空幻意識體前行的牆壁飛行,已經有了之前神殿禁閉經驗的空幻,最終還是摸清了這堵牆的範圍。

一種半球形物質,因爲考慮地下也可能存在,那麼就是球形物質,對方以神殿主殿輻射向外,繼續限制着空幻的行動。

之前剛剛祭祀完成之後,空幻的行動範圍就只在神殿的主殿,以及三個附屬房屋的範圍,而且形狀並不規則。

但現在,空幻的行動範圍卻是以神殿主殿爲中心,半徑差不多三百多米,只將神殿、祭祀房屋、頭領房屋、廣場還有三個靠的近的小隊房屋全部,以及兩個小隊房屋小半囊括。

“難道這就是咱現在可行動範圍。”

空幻無語望天,中指反抗。

不過,自穿越到這個世界,空幻似乎就一直在受着刺激,所以就這樣受啊受啊習慣了。

搖了搖頭,空幻無視了依舊隨着自己的行動,而實時轉動脖子的一衆悠閒嘎嘎猿們,神情低落的飄回了神殿。

“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捏?”

撲在地面,空幻有氣無力的看了看廣場上正揉着發酸脖子的一衆嘎嘎猿們,鬱悶的吐着氣泡。

“不過至少比束縛在神殿好些吧。但是,外事有果必有因,既然出現了這種擴張,應該就有它擴張的原因。那麼,今天這個範圍突然擴張的原因是什麼捏?”

空幻雙眼巡視着四周,並最終將目光定位在了身下的祭壇之上。

因爲,這個祭壇,正是剛剛搜查出的球形領域中心。

“核心核心,祭壇應該就是核心,那麼可行動區域的擴展,就是因爲這個核心有了變化麼?”

這時,全神貫注於祭壇的空幻,腦海中又一次毫無徵兆的冒出一個聲音:“夢神,衣服真緊,要是能鬆點就好了。”

“嗯?”

再次一驚的空幻,立馬擡頭望向四周,動作就如同一隻睡眠中突然發現敵意的小貓一般,警惕的雙眼來回巡視着整個神殿。

剛纔的聲音被空幻聽的真切,對於從來都是自己在別人腦海中說話,還沒有遇到過別人在自己腦海中發牢騷的空幻而言,這種遭遇可是頭一次(或許是第二次=。=)。

因爲現在傷痛已經很小,不在被傷痛吸引了注意力的空幻,此時驚醒然後思考起來。

“剛剛好像也有這麼一次?”雖然空幻將之前的那次定性爲幻聽,但現在又有了第二次,對於活了這麼久的空幻而言,如果還不知道是真的有問題的話,恐怕就真的是白活了。

“肯定有問題。”

但雖然發現有問題,空幻卻不知道原因,現在只能耐心等待,有了第一次,有了第二次,也可能有第三次第四次……

果然,當陽光開始減弱之時,又一個聲音傳來:“夢神,茅草被風吹開了,真倒黴……”

當聲音響起之時,空幻就立刻用意識體尋找聲音的來源,但是,卻毫無所獲。

“咱就不信了!”

心中一橫,反正現在也是閒着,空幻就與這些奇怪的聲音槓上了。

時間過了一天又一天,總結之後,空幻發現,聲音傳來的頻率不定,一天多的五六次,少的一兩次,但每次自己都能清晰的聽到這些聲音,可就是無法追蹤到聲音的來源。

但通過對這些聲音的內容聯繫,以及連續十天的主動試驗,空幻還是確認了兩件事。

第一件,這種聲音需要空幻待在祭壇至少神殿內時,才能夠聽到。其間有兩天,空幻曾試驗離開祭壇的效果,卻發現這兩天都沒有任何聲音傳來。而只要自己待在祭壇上,一天總會有至少一句的聲音,會在自己的腦海中響起。

第二件,這種聲音是某些嘎嘎猿的禱告聲,或者說對夢神的牢騷。雖然有些囧,但空幻還是確信這些聲音的確是嘎嘎猿們的“禱告”內容。

“夢神,水缸裏的水又沒有了,又得去山下提水。”

“……”

“爲什麼這些傢伙的禱告內容都是這樣的。”

對於這幾天受到的所謂“禱告”,空幻是相當滴無語。

不過這十天的收穫還不止這些,其中最好的一件,是他欣喜的發現,那個球形的屏障,似乎又有了擴大的趨勢。

這是一種玄妙的感覺,空幻能感到這個屏障似乎有一種想要擴大,卻又後繼乏力的感覺。不過這種乏力,正在隨着時間的推移不斷消減,按現在這種趨勢,再過十幾天似乎就會再次變化。

換了個姿勢,空幻從祭壇上站了起來。

意識體不需要也不能吃東西的能力,雖然節省了部落食物,但再加上意識體無法碰觸實體的能力,卻使得空幻現在一天到晚幾乎無事可做。

“要不裝鬼嚇人?”

“……”空幻被自己的奇思妙想給雷到了,用力晃動幾下觸手,強勁的速度帶出一道道殘影,但卻只是徒有其形而已。

而就在空幻無聊到玩觸手之時,突然,一個聲音傳來:“夢神,我也能到你的世界嗎?”

聲音中飽含着不捨與期待,即便如此,卻依舊很快便被這段時間習慣了不時響起聲音的空幻,給無所顧忌地拋到了一邊。

但就在這時,靈韻突然急急忙忙的衝了進來。

“夢神!靈峯不行了!”

“什麼!”靈峯是養老院中三個老猿之一,結合剛剛聽到的聲音,空幻頓時一驚,“難道是靈峯臨死前的禱告?”

顧不上仔細詢問,空幻立刻長身而起,向養老院飄去,身後響起了靈韻急切的聲音,但情急之下沒有關注靈韻的空幻,此刻無法感知到對方的意識波動。

惱怒的看了看已經穿過殿牆的空幻,靈韻狠狠的跺了跺腳,然後幾步繞過後門,追向空幻。

“靈峯?”

養老院中只有一個老猿在睡覺,剛剛衝入屋內的空幻還以爲對方就是靈峯,發現生命反應時還鬆了口氣,誰知在靠上前時,卻意外的發現對方是另一位老猿,而屋內已經沒有他猿了。

這時,靈韻衝入屋內,對着空幻就是一記固定指令,只有這種主動的意識交流才能在空幻不關注的情況下聽到東西:“靈峯不在養老院!”

“怎麼不早說!”這種時候可是情況危急,如果不趕在老猿死去時趕到,以嘎嘎猿平均才六十多點的意識量,鐵定消散的無影無蹤。

“是你跑的太急了。”靈韻委屈的摸樣讓空幻一陣心痛,不過此時也不是廢話的時候,空幻打斷靈韻的話語,直接提問:“他在那裏?有派祭司過去嗎?”

“在宿舍裏,他在教小孩時突然倒下去了。不過祭司……”

看靈韻支支吾吾的動作,空幻就知道對方的回答。

“哎!跟上,希望趕得及。”

瞬間飄飛,空幻一邊慶幸還宿舍在自己可移動範圍之內,一邊祈禱對方還沒有嚥氣。

看着身後跟上來的靈韻,空幻瞪了對方一眼:“怎麼不先派個祭司去!或者自己留下,讓其它嘎嘎猿來通知我呢?”

“可夢神不是說死的時候就算沒有祭司,只要是夢神的信徒也能到達夢神的世界麼?”靈韻委屈中帶着一絲自責的聲音傳來。

在祭司課程中寫了“在老猿去世時需要由祭司在場。”但空幻並沒有說出來,因爲從靈韻口氣中帶着的一絲自責,他已經知道對方想起了這一點。

“額。”本想繼續教育一下這位大祭司候選人,但空幻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總裁的心尖寵 那是上一位老猿去世之時,自己撒下的一個謊言,不正是此時靈韻拿出來的理由麼?

“作繭自縛啊。”自知理虧的空幻鬱悶的搖了搖頭,隨後卻又握緊拳頭:“遲早……遲早會讓這個謊言變成現實。”

感受着不遠處祭司小屋內的意識反應,空幻速度不減,穿牆而過,眼前一黑,空幻進入了宿舍內部。

透過宿舍內圍成一圈的小嘎嘎猿們之間的縫隙,空幻看見了裏面已經毫無生命反應的老猿,內心頓時就是一涼。

砰!

身後傳來沉重的撞牆聲,小嘎嘎猿們頓時回頭探尋,正好望見了夢神空幻的身影,同時聽見了牆後靈韻的抱怨:“這牆怎麼這麼硬!”

“……”

雖然一衆小嘎嘎猿都滿頭黑線,但依然自覺的爲空幻讓開了一條道路。

“沒來得及嗎。”

一個跟了自己很久的老猿,此時卻完全逝去。

悲痛的空幻,沒有理會身後靈韻的搞怪撞牆,艱難的擡頭,他的視線穿過小嘎嘎猿們自發讓出的道路,藉着壁爐的火光和窗口的陽光,看清了中間躺倒的屍體。

“是靈峯。”

屍體毫無生命反應,時間也過去了有一會兒了,意識體……空幻艱難的擡頭。

“啊咧!”

突然又是一驚,失而復得的喜悅頓時涌上心頭,但這並沒有影響空幻的行動。

發現意識體還未消散,空幻立刻控制着精神力將意識體完全包裹,甚至在這層包裹外爲了保險又佈下了一層又層的緊密精神力屏障。

呼!

感受着被完全保護的亡魂,空幻這才放下心來,重重的舒了口氣,心中晃出一陣後怕。

揮手讓小嘎嘎猿們站開,空幻這纔有閒心打量四周。

老猿是因爲身體衰弱而亡,死亡是平靜的,從那句禱告就能感受到。

但靜下心來,消去之前感傷的空幻,發現了某些疑點。

這個宿舍裏,在自己到來之前,並沒有祭司,靈韻還在牆外揉頭,其它祭司都在神殿看書,而嘎嘎小隊被自己外放暫時協助巢穴祭司的神殿建設。

因此,即便是靈峯在自己進入牆壁時纔去世,以空幻當時進入牆壁,到發現意識體並開始使用精神力包裹的這段時間內,已經足夠靈峯這幽魂級的意識體完全消散了,但是爲什麼?爲什麼這次的亡魂卻完好無損?

而更爲主要的是,在空幻發現靈峯的意識體,到用精神力完全包裹的這段無保護時間內,靈峯的意識體也是完全沒有異常。

聯繫8051的某些提示和如今的情形,空幻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意識體開始一陣接一陣的強勁抖動,這讓圍觀的嘎嘎猿恐懼的再次退開。

而早就發現在球形屏障內,自己能被嘎嘎猿看見的空幻,並沒有在意這些。

此刻,他覺得自己變得有些邪惡,有些不擇手段。

“沒想到我的確有瘋狂科學家的潛質啊。”

苦笑的看着正被自己一點點鬆開的精神力,空幻卻沒有從意識中找出一點重新收回精神力,以保護好靈峯的亡魂的意思。

通過這個試驗,很可能得出幾個重要的結論,與可能的收穫相比,失敗帶來的一個嘎嘎猿亡魂的損失,似乎就那麼無足輕重了。

“呵呵,虛僞啊。”

感受着沒有一絲愧疚的內心,空幻苦澀的閉上雙眼,用意識和精神感知四周,然後繼續自己的動作。

而此時,靈韻已經站在了空幻身旁,驚訝的感受着空幻的行動,卻因爲害怕干擾到對方而沒有詢問。

“幸好。”

亡魂沒有一點消散的跡象,完好無損的漂浮在空幻眼前,棉花糖般的意識體,就這樣規律的抖動着。

而此時,空幻才鬆了口氣。

對終於確認了之前的猜想,而涌上心頭的狂喜,空幻卻產生了一絲複雜的情緒。

“這樣做,真的好麼?”

搖搖頭,空幻將這種會影響士氣的想法拋掉。

“那麼,顯露出你的真實面目吧!靈峯。” 發完這一句,對面又很快發來另一句——

【聽說只是幾個大佬自娛自樂產品,不對外出售,你哪裡找到的?能不能借我看看?】

「是因為顧哥哥給我的實驗葯,」秦陵對庫克老師十分尊敬,他說完,頓了下,又加了程雋,「聽說程大哥的手術做的也不錯……」

說完,秦陵卻看到庫克老師坐在椅子上,看著手機發愣。

「老師,你沒事吧?」秦陵遲疑了下,手碰了碰庫克。

庫克一個機靈清醒過來,不過他還記得秦陵做了開顱手術,沒敢晃他。

「小陵,你那本黑書是你姐姐給你的?」庫克兩隻手撐著床。

秦陵抬了抬頭,漆黑的眸子眯了眯,想起來庫克說的是哪本書:「對,我的書大部分都是姐姐給我的……」

他一句沒說完,庫克就沒聽下去了。

他「騰」的一下從椅子站起來,連句解釋也沒說,直接打開房門追了出去。

純純媽咪天才寶寶 「庫克老師這是怎麼了?」病房內,阿文等人回過神來。

愣愣的看庫克的方向。

秦陵微微眯了眼,他想起來那本黑書,都是一些高級代碼,他自己也非常喜歡看。

秦苒給他的書大多都不是市面上流行的書,秦陵自然不知道他看的書是什麼高級書。

畢竟秦苒把書遞給他的時候,真的……

很隨便。

眼下看著庫克老師的態度,秦陵終於意識到,秦苒給他的可能不是什麼一般的書……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