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拉丹偏就這麼做了。

一路包傳送陣飛到天雲城,一頭扎進了七寶玲瓏閣內。

「管事兒的,大生意!」

嚯!

眾人齊齊回頭,一瞅。

「卧槽,又是這貨!」

「暈,這貨有皇帝癮么,又穿著龍袍!」

「不會真的是個皇帝吧?」

「屁!皇帝再有錢,那也是金銀之物,怎麼可能掏出上億的靈石!」

「就是就是,還沒聽說過有修士當皇帝的呢!」

都不拿喬拉丹當皇帝看。

卻偏偏就是個皇帝!

那管事,已經跟喬拉丹打過一次交道了,知道這貨是真的土豪,忙迎上來:「哎呦喂,我說今天左眼皮跳的厲害,感情是財神爺來了,這次要買什麼?」

買什麼?

喬拉丹把清單往管事手中一塞。

管事一瞅。

噗!

吐了!

「十、十、十萬石糧食?」

「什、什麼個意思?」

低級修士吃辟穀丹,高級修士根本就不需要吃東西,所以,根本就沒聽說過有修士買糧食的,更別是一下子十萬石了,這管事,一臉的懵逼。

喬拉丹卻不管這貨懵不懵逼,江州郡的百姓還等著糧食救命呢。

「怎麼,七寶玲瓏閣不是什麼都有么,不至於十萬石糧食都湊不齊吧?」

「這是五千萬靈石,我只給你兩個時辰的時間!」

有錢能使鬼推磨。

這管事一聽是五千萬靈石,哪還敢磨嘰,化作一道青煙,直奔後院傳送陣而去。

我變成了一只金雕 於是乎。

一大群人懵逼的出發了。

去哪裡?

凡人界啊!

修真界根本就沒有糧食這種東西,想要買,就只能去凡人界。

而在凡人界,靈石這種東西可不能當貨幣使用,所以,還得先換成真金白金。

總之就是一通忙活。

還別說,不愧是七寶玲瓏閣,就是神通廣大,兩個時辰,愣是幫喬拉丹湊齊了十萬石糧食。

卻還有一個問題。

十萬石,說起來輕鬆,真要堆在一起,那絕對是一座糧山了,光是儲物袋,就裝了上萬個。

於是,管事的一臉凄苦的看著喬拉丹:「財神爺,您瞧,上萬個儲物袋啊,先不說糧食,光是這儲物袋,就價值數千萬靈石了,您給的這五千萬,不夠啊!」

不夠?

不夠也不能再給了!

這些個儲物袋,對別的修士來說是寶貝,對喬拉丹來說,根本就是垃圾。

「找個房間,把糧食都倒出來,我自己裝!」

晃了晃帶著須彌戒指的手指,喬拉丹說道。

須彌戒指?

管事的一臉狐疑,是,須彌戒指確實比儲物袋的空間大一些,可是,再大,卻也有個限度啊,撐死也就百八十個儲物袋罷了,這可是上萬個呢!

拗不過喬拉丹,那就只好找個房間了。

幾名七寶玲瓏閣的夥計,將儲物袋一個個的打開,將糧食嘩啦啦掉在地上。

而喬拉丹,則裝作控制須彌戒指的樣子,將這些糧食,盡數裝進了神龍逆鱗。

一百袋。

管事有些懵。

兩百袋。

管事驚掉了下巴。

三百袋。

管事眼珠子也掉了。

一千袋。

管事一臉獃滯。

一萬袋……

「爺,您慢走,歡迎下次再來!」

機械的揮手送別喬拉丹,管事狠狠的在自己臉上掐了一把。

「卧槽,不是做夢啊!」 且說一馬當先的立冬,飛身使出膝撞,直奔霸王鍾而去。他相信,這一招雖然不足以直接只住霸王鍾,但絕對能讓他轉攻為守。如此一來,身後的暴徒和歐仔就有機會發起進攻。

以多打少最大的好處就是選擇性多,無論面對哪種情況都有應對的可能性。

可是,當一個人的能量真的強大到無可比擬,哪怕是以少打多,也不會落於下風。

面對著迎面而來的立冬,霸王鍾猛然減速,右腳向前一點,再向後發力,身體輕飄飄的向後頓了一下,與立冬保持了一段安全距離。

隨即,霸王鍾單腳在地上猛地一蹬,原地跳起,轉身踢出一記掃腿。

Paa!這一腳迎著立冬的膝蓋踢了上來。

立冬平常一直都有意無意的把訓練的重點放在膝蓋上,跟普通人比較,他的膝蓋已經算是夠硬的,至少還沒遇見能攔下他膝撞的人。

當然了,這主要是因為他沒有遇見霸王鍾。

立冬的感覺就是,一名壯漢,雙手抓著一塊鐵板,狠狠砸在了他的膝蓋上。那酸爽,整個右膝蓋都麻了,麻到沒有任何知覺。

霸王鍾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一腳過後,轉身撲了過去,擊出直拳。而立冬落地那一刻,都有些站不穩,右腿一栽,險些摔倒。

兩人正式的第一次碰撞,明顯是立冬弱於下風,況且,霸王鍾還未必使出全力。儘管如此,頂著四方戰神的名號和光環,立冬硬撐著沒有倒下,穩住下盤之後,再次發力沖了上去。

霸王鐘左右開弓,雙臂不斷揮動,兩個拳頭像雨點般落下來。速度之快,立冬也無法招架,他本來是打算放棄主動進攻,見招拆招,但眼下這招實在是拆不掉,只得抬起手臂,儘力防守。

好在暴徒和歐仔從兩邊殺過來。暴徒抽出鬼槍,直挺挺的刺過來,霸王鍾輕輕閃身,同時轉手一章,正好打在正欲衝上來的歐仔臉上。啪一聲,給他的疼的哇哇大叫。

立冬趁機衝出去,捲起一腳向霸王鐘腰間掃過去。霸王鍾雙手輕輕一卸,左手抓住他的一條腿,右手為拳,直接朝他胸口轟過來。

愛你不知歸去 Poon!一聲悶響,立冬只感覺胸中沉悶,一陣氣短,氣管里有一股氣體不斷衝撞。

「咳咳!!」重重地咳了兩聲,似是身體被抽空了一般,站都站不穩。暴徒掄起鬼槍再度前來解圍,霸王鍾放下立冬,轉攻暴徒。

立冬得到了喘息的機會,腳下一個踉蹌,結結實實的坐了個屁墩。他彎著腰,一手輕輕揉著胸口,不斷咳嗽。他也不知道是哪被打壞了,反正就是感覺喘不上氣來。

歐仔捂著臉跑過來,一把將他拉起來。

「我還是收回剛才的話吧,這傢伙的力量跟我就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上。」

神醫系統:沖喜娘子美又嬌 立冬緩緩站起來,向前看了一眼。暴徒仗著鬼槍在手,倒是能跟霸王鍾較量幾下,不過這只是表象而已。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立冬打眼一瞧,就能看出來實際上暴徒已經完全被壓制,霸王鍾只是在尋找一個最合適的機會,卸掉他的鬼槍。

就在這時候,遠處忽然塵土飛揚,傳來汽車的引擎聲。抬眼望去,是暴徒手下一個叫四海的混混開著一輛金杯麵包車,瘋狂的駛過來。車裡還坐著幾個人,都是暴徒帶來的人。

其中一個坐在副駕駛的人,將半個身子探出窗戶,大聲喊道:「允哥!!走!!」

聽到兄弟的呼喊,暴徒控制不住的有了那麼一丁點分神。恐怕還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但就是這麼短短一瞬,還是被霸王鍾抓住。

他的右臂如靈蛇出洞,唰!一下從鬼槍上滑過來,身子往前橫移,一把抓住暴徒的肩膀,與此同時,左手也從另外一邊攻向脖子,雙手用力一搓!

咔!一聲輕響。

「啊!!!!」暴徒發出一聲凄慘的吼叫,左臂像是自由落體一般垂下了下來。這個一身邪氣卻又鐵骨錚錚的男人,何曾發出過如此慘叫…

立冬曾聽吳叔講過,霸王鍾使得這一招應該是纏龍手。能夠如此輕易的就把暴徒的胳膊歇下來,已經是練到很高的境界了。

當然,現在不是研究霸王鍾武功的時候,立冬早已加速沖了過去。

霸王鍾手上輕輕一推,暴徒向旁邊踉蹌了兩步,右手緊緊捏著左肩,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低落,身體跟著微微顫抖。這種疼痛肯定是常人難以忍受的,否則也不會讓這個被稱為「暴徒」的男人剛剛發出那麼凄慘的叫聲。

「你們,還差得遠了!」霸王鍾沉聲吼了一聲,身影一閃,轉瞬來到暴徒身前,左手反扼住他的喉嚨,右肩靠在了他的胸口,化右手為刀,橫向批在暴徒的小腹。

Bon!暴徒本能的彎下腰,哇的一口,噴出一口鮮血。但此時喉嚨還被扼住,滿臉憋得通紅,脖子上的青筋都被勒出來。

「沖我來!!」立冬的聲音在霸王鐘身后響起。他不得不放下暴徒,回身就是一腳。

當他轉過身來,突然愣住。沒想到這一腳沒有踢到立冬不說,竟然被默默跟在後面的歐仔死死制住。

轉眼之際,立冬已至眼前。面對如此強大的對手,好不容易有個機會,也顧不得調整姿勢,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直接對著霸王鐘面目轟出一記重拳。

想當年還在三高的時候,立冬可沒什麼技巧,不會用什麼膝撞、肘擊、手刀,全憑一拳一腳打出來。再加之後來不斷的訓練,他的拳勁也是遠超常人。

Pon!!狠辣的重拳,毫無阻礙的擊中霸王鐘的正臉。饒是他功底再深,也是血肉之軀,被打了也疼。

霸王鐘的腦袋被打的直往後甩,一抹猩紅也不知道是從嘴裡還是鼻子噴出來,在半空中甩出一條紅線來。甚至都濺到了後面的暴徒身上。

然而,霸王鍾也不是蓋的。雙花紅棍的名號可不是吹出來的,那是一拳一腳打出來的。他猛然掙動右腿,腰間用力一扭,帶著整個身體凌空轉了一圈,順勢脫出。

穩住重心之後,剛要動手,就聽見耳邊傳來馬達的轟鳴。微微轉頭一秒,那輛金杯麵包車已經開到跟前。霸王鍾再怎麼牛B也不是鋼鐵俠,不可能跟車硬抗吧,不得已之下,只能閃身躲開。

歐仔立刻衝上來,一把拉上暴徒上了車。

「冬子!走!!」剛鑽進車裡,還沒站穩的暴徒吼了一聲。

只見立冬並沒有急於退去,急奔幾步,躍起一拳,轟向霸王鍾。 這頭兒,出了七寶玲瓏閣,本想去乘坐傳送陣返回大周國的喬拉丹,冷冷一笑,轉了個彎兒,向著城外分奔而去。

身後,又多了七條尾巴。

「快追,這次一定不能讓那小子跑了。」

「放心吧,上次這小子是乘坐傳送陣,咱們才追丟的,這次肯定沒問題!」

「就是,等這小子出了天雲城,咱們就加速追上去!區區築基境的渣渣,根本就不是咱們的對手!」

「說好了,殺了這小子之後,得到的東西大家平分!」

「一言為定!這小子出手這麼大方,身上肯定有很多寶貝,哈哈哈哈,這一票咱們發財了!」

顯然,這群人是覬覦喬拉丹的財富,這才追上來的。

這一切,喬拉丹都心知肚明,那雙靈耳,也將這些人的對話都偷聽了的。

「找死!」

冷冷一笑,喬拉丹向著城外,飛馳而去。

飛!

溺愛成癮 再飛!

沒多久,一行人便飛離了天雲城。

這一出城,後面那些個人便再無顧忌,猛地一個加速,朝著喬拉丹便急追而來。

到底是培元境的強者。

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數里的差距就被縮短到十級丈。

「小子,看你往哪裡逃!」

「把靈石統統交出來!」

「你若配合,賞你一個全屍!否則,哇哈哈哈!」

「留下吧!」

咆哮著,七位培元境的強者,朝著喬拉丹,發動了凌厲的圍攻。

這要是換了別人,莫說是築基境了,就算同樣是培元境,被七人圍攻,也得落的身死道消的下場。

可是。

唰!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