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

‘‘把他們帶上來!!’’~

戰無極先是拍了拍手,隨後示意站在大堂外的隨從將王牌帶進來,然後自己退到另一邊站了起來。~

當然,他之所以站起來都是得到了老者的認可,不然就是給他十個膽他也不敢從地上爬起來。

‘‘放開我們,你們這些另類!!’’~

‘‘啪!’’~

一行人被帶進寬敞的大廳,爲首的老馬對着身邊的崑崙派弟子罵罵咧咧,但是卻被甩了一個嘴巴子,打趴在地上。

‘‘放肆!!’’~

老者一聲怒吼,嚇得那些崑崙派弟子連忙跪在地上磕頭求饒,最終被老者使用真氣震出大堂,估計這些弟子算是廢了,少說也得身手重傷,被其他弟子擡走。

老馬被身後的毛叔擡起,而王聖和彤萱還有小雙則搭把手幫忙,可能是由於老馬太重了,四個人才勉強把他給扶起來。

‘‘祖爺爺,都是一些來自凡人界的廢材,至於把那些弟子給震得身受重傷嗎?’’~

掌教說完之後,一雙眼睛疑惑不解的看向坐在大堂正座的老者,估計這裏也就只有這個掌教敢這麼問。

‘‘一羣笨蛋,誰說他們是凡人,他們都是仙魔轉世,只不過是體內的那絲血脈還沒有覺醒而已!’’~

老者對着掌教說完之後,隨即看向戰無極,並問他:‘‘你打算怎麼辦!’’~

‘‘我…….我不知道!!’’~

戰無極結結巴巴的說完之後,低着頭也不敢再看坐在大堂正座的老者,看來是老者犀利的話語已經打亂了戰無極早先預定好的計劃。

‘‘先把他們關進我們崑崙派的密室,等到日後再說這件事吧!’’~

老者說完之後,揮揮手示意弟子們將馬叔他們帶進密室,自己則揹負着雙手從座位上站起來,目視着下方的這些仙人。

‘‘玄孫帶路,我等去鎮魔塔禁地!’’~

‘‘是,祖爺爺!’’~

老者先是讓掌教帶路,掌教者回了話之後立馬縱身而起,向着崑崙派結界北方飛去。

而在掌教身後,則是一大隊駕着不同色彩祥雲的老者,正在不緊不慢的追趕。

鎮魔塔內,天地混亂,結界破碎,不少空間地帶出現了斷裂帶,第七層結界大有破碎的趨勢。

兩皇兩尊者的戰鬥早已經超出了這裏的承受力,所以不少斷層就如同無底洞一般瘋狂的吸納着附近的靈氣。

呼呼,呼呼!!

空間斷層中大量的逆風吹出,如同風刃一般讓人覺得難以忍受。

大地崩裂,山河破碎,不少小山被夷爲平地,百米深的大地斷裂帶隨處可見,方圓千里之內處於一種瀕臨毀滅的狀態。

還有蘇爾特爾與泰坦巨獸每一次撞擊的力量,都足以毀滅一方,那隕石般的拳頭打空砸在地上,一個直徑幾十丈的大坑便出現在這個空間中。

這種恐怖的拳頭如果砸在我身上的話,估計我的防禦會直接崩潰,然後肉體被壓成肉泥。

還好蘇爾特爾給力,打的泰坦巨獸嗷嗷直叫,看來是已經佔盡了上風,打的泰坦巨獸無還手之力。

‘‘不好,又來一個魔靈騎士泰坦巨獸!’’~

就在我和蘇爾特爾佔盡上風的時候,掛在我胸前的骷髏頭突然又傳來了話語,和發現面前這個魔靈騎士時一樣。


‘‘歷千劫萬險 縱使魂飛魄散 我靈識依在,戰百世輪迴,縱使六道無常,我依然永生 !’’~

一道響亮的聲音自遠處傳來,隨後是大地同時在震動,看來來者絕對要比我面前的魔靈騎士要強大的多!

‘‘吼!’’~

果然,來者不同反常,這位魔靈騎士所駕馭的泰坦巨獸體型要比我所面對的大上一圈,看起來實力也在他之上。

臥槽,如果這要是兩面夾擊的話,我和蘇爾特爾豈不是沒了勝算。~~

於是當務之急就是急忙將布魯從乾坤戒第二位面叫了出來,給自己這一方加上一位王級後期的高手。

然而這只是爲了更好的防禦即將到來的大泰坦,也不知道面對來者,我們這一方到底有沒有勝算。

還有,那就是對方到底有多少泰坦巨獸,如果很多的話,我和蘇爾特爾還有布魯,遲早會被在這裏拖垮…….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嗚,嗚,嗚,嗚!~

就在那位魔靈騎士即將加入戰鬥圈之際,突然從遠處傳來一陣古號聲,聲音時而悠遠,時而響徹耳邊。

只見兩位魔靈騎士聽到這古號聲之後,扛起手中的闊劍,回到各自的泰坦巨獸背上,追隨着號聲發來的方向走去。

就像是被什麼給控制住似的,完全失去了自主,而且連蘇爾特爾的攻擊都可以直接無視,搞的蘇爾特爾也退回我身邊,問我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古號聲到底是發自何方,居然可以攝取這些強大魔靈的意識,太不可思議了!’’~

布魯也自不遠處的戰圈縱身閃到我和蘇爾特爾的身邊,邊說邊用眼睛看着並列離去的泰坦巨獸和兩位強大的魔靈騎士。


好古怪,僅僅一道古號聲就足以控制皇級魔靈和原生於此結界的泰坦巨獸!

果真是強悍,但是這古號聲準不能沒有人操縱吧,如果有的話,那幕後操縱着又是何人,居然可以控制如此強大的妖魔。

‘‘我們跟上去看看!’’~

我說完之後,縱身衝向前面的泰坦巨獸和魔靈騎士,跟着剛剛離去的兩頭泰坦巨獸,看看他們到底要去向何處。

隨後,蘇爾特爾幻化成人形,和布魯一起也跟了上來,而且兩頭泰坦巨獸速度極如閃電!

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才和他們保持了一定距離,要不然的話,我恐怕要被他們直接給甩在身後。

‘‘快上我背上來!’’~

就在我極力追趕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在喊,隨後我就感覺到一陣風而過,腳下居然踩到了什麼東西。

仔細一看,原來是蘇爾特爾,他可是我們這三人隊伍中最強的人。

當然,蘇爾特爾皇級後期的速度追趕上那兩個泰坦巨獸可謂是小意思,比我奮力追趕輕鬆的多。

我可從來沒有將蘇爾特爾當做坐騎,在我眼中他和布魯一樣,都是我的前輩。

畢竟以後我有不懂的問題還是要問這兩個老怪物的,他們畢竟千萬年,知道的絕對比我多。

與此同時,在鎮魔塔的外圍,大約三四十名仙人云集於此,有的立足於虛空有的腳踏實地。

總之,都是白衣飄飄的仙人,鶴髮童顏,仙風道骨,眨眼一看,全是尊級以上的仙人, 重生輝煌時代

爲首的老者更是在後期的巔峯,如果假以時日,達到帝境可謂是指日可待。

一行人將鎮魔塔圍的水泄不通,不過即便如此,他們都與鎮魔塔保持百米的距離。。

清一色白豆腐,一個黑毛的都沒有,連鬍子都是純白,而且每個人口中都在默唸着道法口訣,幾十人默唸的聲音混合在一起,就變得挺大聲的。

人道渺渺,仙道茫茫,鬼道樂兮,當人生門,仙道貴升,鬼道貴終!

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兇,高上清靈美,悲歌朗太空,惟願天道成,不欲人道窮!

北都泉苗府,中有萬鬼羣,但欲遏人算,斷絕人命門,阿人歌洞章,以攝北羅酆,束誦妖魔精,斬馘六鬼峯,諸天氣蕩蕩,我道日興隆!

道法口訣似曾相識,這不就是蜀山派的口訣嗎,其實道亦道,天之有道,道之本源源自天尊。

道祖天尊開派之後,將門派分爲七道,受此口訣以記之,久而久之,凡人界七大道家門派就以此爲至上法決。

而七大道門如今只存有了崑崙派,蜀山,天山派,茅山,華山派,至於其它兩個門派,都在數千年前在人界兵荒馬亂的爭端中被鐵騎踏平。

至今只有寥寥可數的弟子還存在於人世間隱世,他們並且發誓從此以後不再聞道家之事。

七大道由此中落,只剩下五大門派在先師的扶持下才逐漸穩固,並且被步入仙神界的師尊加以結界與凡人界相隔。

所以一般人沒有座標的話,是不可能找到他們的容身之所,就如同這崑崙派結界一樣。

鎮魔塔外,三四十位來自崑崙派結界中的仙人都在念着口訣,每個出口的口訣都在靈力的襯托下化爲異能力融入鎮魔塔內。

源源不斷的天地靈力被轉化,五彩的祥瑞之氣融入鎮魔塔內,頓時,鎮魔塔的塔頂似乎被一座大山壓住一般,縱使有萬鈞之力,也難以撼動其半分。

鎮魔塔共分爲八層,每一層幾乎宛若是一個世界,然而此時的第七層正發生着天翻地覆的改變。

古號聲越來越近,魔靈騎士和泰坦巨獸也越來越密集,由於不知道這古號聲到底是何人所謂。

所以我們三人也不敢貿然前進,於是就停在原地看着這些眼神迷離的魔靈騎士騎着泰坦巨獸走向中心。

‘‘ 億萬生靈爲兵,百萬神魔爲將,天地爲局,衆生皆爲棋子!’’~

也不知道誰說的這句話,居然讓我心有感觸,不由得在心裏拍手稱讚,這句話太牛叉了!

可是能夠說出這種話的人恐怕世上沒有幾人,就算是六道仙主估計都不敢如此狂妄,居然狂妄到了以天地衆生下棋。

這是多大的手筆,就算是戰天時代的太古諸神估計都沒有如此強悍的能力。

‘‘快看,快看前面是什麼東西!’’~

就在我深思那句話的時候,突然聽到幻化爲人體的蘇爾特爾指着不遠處對我和布魯喊道。

順着蘇爾特爾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一個奇觀,貌似那是一座山,一座比凡人界任何山脈要高的山。

如果凡人界的喜馬拉雅山是世界最高的話,那麼喜馬拉雅山在這裏還不足它的萬分之一。

好壯觀,好雄偉,那種直指雲霄的居然感覺給人無限的視覺享受。~

這是一個世界,不是在鎮魔塔中組成的世界,我敢肯定,一定是有人將這個世界給轉移到了鎮魔塔之中。

一座山直指雲霄,一條山脈婉轉萬里,似乎這裏是個天然的城市,城市的四周都被這直指雲霄的大山包裹住。


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些泰坦巨獸和魔靈騎士所去之處居然是一個山洞。

山洞高達數千丈,泰坦巨獸在這山洞面前居然顯得那麼渺小,就算是蘇爾特爾在這山洞面前,估計充其量也就算一隻體型大一點的蜥蜴。


‘‘這裏沒有危險元素,我們跟上去看看吧!’’~

在我胸前掛着的骷髏頭說完之後,兩個眼洞中的靈魂之火一閃一閃的,看來他對於這些泰坦巨獸集體趕往一個地方貌似挺感興趣的。

好吧,反正大家都有這個意思,於是就一起向着山洞中衝去,速度之快如同閃電。

只不過我和布魯在這些泰坦巨獸的面前顯得速度很慢,畢竟我纔是尊者等級!

布魯也只是王級後期,而這些泰坦巨獸最低的也已經到了皇級初期。

對於我和布魯來說,這些泰坦巨獸的身影就如同風一樣從我們的身邊閃過,而我也就只能看到他們的一個殘影而已。

由於我們三人都是人體,並且身體也不像這些大傢伙這麼大,所以輕而易舉就可以飛到他們上方,沿着上面的路線向洞內飛去。

山洞內並不黑,因爲在這個洞的石壁上有大量的寶石,再加上寶石的反光效果很好,所以這個洞內有點清明的感覺。


山洞很長,而且石質如同玄武石一樣堅硬,再加上已經前進的幾百裏也沒有到頭,所以可以斷定,這座山的地基絕對很棒,纔會使此山常年屹立於此而不倒。

‘‘前面有光!!’’~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