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難道要生吃?”

“不然你還想烤着吃啊。”小龍女說道。

“我有辦法,跟我來。”我笑着說道。然後帶着小龍女向附近的那條河走去。

“你去找一些幹一點的樹枝。”我說道。

“你不會是真想生火吧?”小龍女問道。

“別管了,你就去吧,等一會兒給你做好吃的。”我笑着說道。

小龍女見我態度堅決也沒說什麼,趕緊四處找幹一點的枯樹枝。

我拿着匕首進到河裏,河水很清,果然裏面有魚,而且還很大。

看準時機將匕首插進水裏,一條活蹦亂跳的大魚就被抓住了,不一會兒的功夫我就抓了四五條。感覺差不多了趕緊上了岸。

“小龍女!我抓到魚了,你在哪?”上了岸之後,我輕聲喊道。

可是喊了四五聲都沒有聽見小龍女的回答。

我不由心裏一陣緊張,按理說小龍女不應該走的太遠啊,可是她怎麼不回答啊。 極品劍仙異界縱橫 ?我小心的躬下身子悄悄的在大樹附近尋找起來。

當我走到一處草叢的時候,發現小龍女臉色鐵青躺在那裏,嘴脣有些發紫。不停的向我伸手卻說不出話來。

我這才發現在小龍女的身邊有一條一米多長的蛇,應該是毒蛇。

小龍女肯定是想提醒我怕我被毒蛇咬到。

看見小龍女的樣子我有些心疼更有些着急,手中的匕首如長了眼睛一般一把扎到了蛇的腦袋上,蛇的身子在那裏扭來扭去。我衝過去,用腳踩住蛇頭,將匕首拔出來然後將蛇頭割了下來。

然後趕緊抱起了小龍女。

“你沒事兒吧?”我擔心的問道。其實我這不是廢話嗎,人家沒事還能這樣。

“我中…..蛇毒了。”小龍女吃力的說道。

我趕緊查看了一下,果然在小龍女的臀部有一個蛇的壓印。我也顧不得別的了,不過在做這些事情之前,我還是把胸口的攝像頭關閉了。我可不想讓所有人看到小龍女的屁股。如果那樣就算我把她的蛇毒去了,但是她也會殺了我的。

一把將小龍的褲子褪下去,我可顧不上欣賞什麼美女的肥臀,固然在小龍女的左側臀部上有一塊烏黑,我趕緊用嘴死勁的吸了上去。

吸出來的血已經烏黑烏黑了。如此反覆一直吸着,吐着,大概十分鐘左右,總算吸出的血不黑了,我趕緊從隨身的包裏拿出一些草藥敷了上去。用醫用膠帶貼了一個十字花。

做好這一切,輕輕把小龍女的褲子提了上去。突然感覺自己腦袋有些迷糊,眼前有些發黑,沒明白怎麼回事兒就一頭倒在了小龍女的身上…….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小龍女在我的身旁正在瞪大眼睛注視着我。

“你總算醒了。”小龍女眼圈有些發紅的說道。

“我怎麼了?”

小龍女臉色一紅,你給我吸毒的時候也跟着中毒了…… 408

“我昏迷多久了?”

“一個多小時吧。”小龍女看看手錶說道。


“我們趕緊走,在這裏待的時間太長了。”說完我就要站起身子。

卻發現身子一軟就要倒下去。小龍女趕緊扶住了我,不過我的手卻不自然的放到了小龍女的某個部位。

小龍女臉色一紅卻也沒說什麼。

“咱們在這裏待的時間太長,我怕被人發現,咱們得先上去休息。”我輕聲說道。

“可是你身體還很虛弱,要不然咱們先藏起來休息一會兒,等你好一點再上去。”小龍女建議道。

看目前的形勢只好如此了,我也不想爬到一半的時候從上面掉下來,不摔死生活也估計很難自理。

我們趕緊找了一處距離大樹較近但卻很隱蔽的地方暫時藏了起來。

果然就在我們剛剛隱藏起來不久,就有兩個人向這邊摸排過來,不過在確認周圍沒有其他人的情況下,我毫不猶豫的開槍了,小龍女也開槍了。

兩個人頭瞬間到手。

這兩個人就有些悲催了,連我們人影都沒看到就被我們幹掉了。不過讓我們感到意外的是這兩個人居然每個人身上還有三個人頭,這樣算下來我們等於一次開槍各獲得了四個人頭。

我現在人頭數增加到了7個,小龍女的人頭數增加到了五個。

我們兩個大概又堅持了一個多小時,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情況,但是肚子卻是咕嚕咕嚕餓的不行了。

“你等着,我去找點吃的來。”小龍女聽到了我肚子的叫喚聲輕聲說道。

“別逞能了,你也受傷了,你去把我抓的魚弄過來。”我笑着說道。

“好,等着我。”說完小龍女快速的把幾條魚拿了過來。

然後拿出匕首把魚鱗剝落割了一塊魚肉遞給了我。

“生吃?有芥末沒?”我笑着問道。

“快吃吧,別餓死了。”小龍女說話的語氣好多了。她當然知道我是開玩笑的,誰參加比賽還帶着芥末啊。

“我讓你準備的幹樹枝準備的怎麼樣了?”我問道。

“都在那邊了。”小龍女指着剛纔自己被蛇咬的地方說道。

果然在那裏有一堆幹樹枝。

“太好了,你現在能上樹不?”我問道。

“應該可以吧,幹什麼?”小龍女疑惑的看着我問道。

“你上去給我放哨,我給你做好吃的。”我笑着說道。

“這…..能行嗎?”小龍女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我是誰啊,我是東方小飛,玉樹臨風…..”我還沒等說完,小龍女已經爬樹了。

“我曹,怎麼也等我把話說完再走啊。”我嚴重鄙視了一下小龍女。

等小龍女一上去,我就開始忙活開了,之所以我敢說給小龍女做好吃的是有原因的,因爲我發現在大樹的旁邊有一棵枯樹,樹幹很粗,樹幹裏面已經被蟲子掏空了。


於是我把那堆幹樹枝抱到了枯樹中間的空洞裏,然後在枯樹下面挖了一個深深的大坑。

把幹樹枝放到了坑裏,然後點燃了。小龍女看見我居然點火嚇了一大跳,本來想要提醒我,不過當她看到旁邊的那棵巨大的枯樹的時候,她好像明白了什麼,對我跟家佩服了。

小龍女之所以擔心不讓我點火主要原因就是怕生火冒的煙把其他人引過來,但是當她看到我生火之後,煙順着枯樹的樹幹都冒到上面如同森林外面包裹着厚厚的霧氣一般就放心了。

“真不知道這傢伙從哪裏學來的辦法。”小龍女不禁心中暗想道。

我可不關心她怎麼想的,這個辦法是我突然想到的,這跟在家裏做飯的時候抽油煙機的作用是一樣的。

不一會兒的功夫,一條條美味的烤魚就烤好了,我又把之前咬小龍女的那條毒蛇身子拿了過來,把皮撥完之後也給烤熟了。

做好這一切,我把之前挖的那個坑用土掩埋了,火也熄滅了,然後對着小龍女打了個手勢。

小龍女心領神會從樹上爬了下來,我們把周圍收拾了一下便一起爬上了大樹。

只不過在爬樹的時候看着爬在前面的小龍,看着小龍女不停晃動的雙臀,讓我想起了剛纔給她吸毒的情景……

“好吃嗎?”進入到“房子”後看着狼吞虎嚥的小龍女我情不自禁的問道。

“小飛,你這腦袋真厲害,沒想到你居然會用這種辦法生火。”小龍女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誇了我一句。

“嘿嘿,要不怎麼說我是玉樹臨風…..”

“快吃吧,再不吃我都吃光了。”小龍女可沒功夫聽我在那裏扯淡,一句話打斷了我。

我尷尬的撓撓頭,把一條烤好的魚咬了一口。

還別說,這味道真是鮮美,或許是因爲這裏的魚都是野生的吧,或許是這裏都是綠色生態的吧,也或許是我們都太餓了,所以味道極爲鮮美。

“把這個也吃了吧。”我把烤好的蛇肉遞給了小龍女。

小龍女看着蛇肉臉色卻是一紅,可能是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了吧。

“我不吃,差點要了我的命。”小龍女說道。

“這可是你不吃的,蛇肉據說最補了,特別是對女人的胸部和屁股。”我笑着說完吃了一大口。

一聽我說屁股,小龍女的臉色又是一紅。

信了你的邪 今天的事情謝謝你啊,對了你沒忘了關攝像頭吧?”小龍女吃着吃着突然想起來什麼問道。

“攝像頭,什麼攝像頭。”我假裝很糊塗的樣子說道。

“啊……”突然小龍女的臉色變的比猴屁股還紅,然後就是暴跳如雷。

“你要死啊,你不知道咱們的攝像頭指揮部裏都能看到嗎?”小龍女氣憤的說道。此刻一點溫柔都沒有了。

“你的意思是你的屁股被指揮部…….”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小龍女狠狠的掐了一把,疼的我嗷嗷直叫,不知道的還以爲是森林某處一隻大猩猩發春呢。

“不理你了。”小龍女生氣的轉過身去,胸脯氣的一鼓一鼓的。

“逗你玩呢,我怎麼能把我可愛老婆的屁股讓別人看到呢。”看着小龍女的樣子我笑着說道。

“滾,誰是你老婆。你……你是說…….”小龍女突然想到我剛纔說的話不由的臉色一喜。


“你看,我早就關了。”我指着胸前的攝像頭已經沒有閃爍的紅燈說道。

唐都天行錄 誰是你老婆了,以後別亂叫,再亂叫我把你閹了。”小龍女聽到我把攝像頭關了,心情也是很好的說道。

“閹了,什麼事閹了啊?”我故意假裝不明白的說道。

“滾!”

“你個小娘們,早上我救你你怎麼不知道感謝我啊,現在還讓我滾,有沒有良心啊。”我生氣的罵道。

“誰稀罕你救了。”小龍女此刻如同一個小女孩一般跟我逗起了嘴皮子。

“這可是你說的,我現在就把蛇毒給你還回去。”說完我就假裝要拉小龍女的褲子,嚇得小龍女是花枝亂顫。

不由的也是看的我一陣悸動。

我一把將小龍女的肩膀把住,眼睛直視着小龍女。

“你…..你個壞蛋你要幹什麼?”小龍女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害怕,似乎冒着火焰一般。

沒有等到她說出第二句來,我的嘴脣已經印上了小龍女的香脣之上,或許是壓抑太久了,亦或許是上午小龍女被蛇咬過之後蛇毒還沒去趕緊,反正我們都有一種眩暈感。

小龍女禁閉的牙齒終於被我撬開,我們如同火山般爆發了,管他什麼比賽不比賽,管他什麼淘汰不淘汰,在這場比賽中不管結果如何我已經是最大的贏家,因爲我得到了小龍女。

當一切歸於平靜,看着裸露雙肩的小龍女我一陣春風得意。

“笑什麼笑,現在得逞了是吧?”小龍女撅着嘴說道,如同一個刁蠻的小新娘一般。

“嘿嘿,以後你也是我女人了,我會保護你的。”我驕傲的說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