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你還不知道吧,聽說樂無憂被一青年擊潰了道心,如今怕是不會來了。”有人迴應道,諸人豁然開朗,原來如此,同時,他們也有些震驚,畢竟能讓樂無憂失去自信,這青年也必然非凡夫俗子。

“各大學院的人也陸續到了。”此刻,越來越多的人入場,登臨看臺之上,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證道院的人也到了。”

“修道院也到了,也不知這次會不會拿到名次。”

“雷州府,也來了。”諸人望向看臺,只感覺心潮澎湃,皇城諸勢力,齊聚武戰臺。

四大世家,授命於皇權。雷州府,最強大的散修聯盟。證道院,擁有武道聖院之名,當然,修道院也並不弱,這幾大勢力,在龍山帝國皆都有着特殊地位,今日,齊聚於此。

“也不知北落帝國的人何時到來。”人羣心中想着。

“修道院,也有好多年沒人上榜了吧,難道今日餘清瑤要參加此次的爭榜?”有人露出好奇之色,看向修道院方位,在那裏,有着一道絕美身影。

“清瑤,好久不見。”證道院方向,一青年對着餘清瑤喊了聲。餘清瑤平靜的朝着那邊看了一眼,沒有理會。

青年也並未動怒,依舊安靜的站在那,俊逸非凡的他此刻也被許多少女注視着,如同他這般優秀的男人,自然不會缺少愛慕者,在證道院,主動追求他的人都不少,只因他比司徒殘風還要優秀,上一屆武道命榜第二名,證道院曲江空。

然而,對於追求完美的曲江空而言,他以爲,唯有像餘清瑤這樣的美人和他比較搭配,他相信,總有一天,眼前的女人,早晚會屬於他,這是他的自信。

“皇室的人和北落帝國的人,到了。”就在這一刻,人羣擡頭朝着遠方眺望而去,只見一行強者滾滾而來,落在戰臺王座後方,隨即,有人漫步而上,走到了那最耀眼的位置。只見正中心之人,赫然是,龍山君主,凌憲。

這一年,武道命榜君王親臨。這意味着,皇室對這次的爭榜比以往更加重視。

“看來,對於北落帝國的壓力,連陛下也驚動了。”不少人心中暗暗猜測,不然的話,此次武道命榜,君王不至於會親自前來,往年都是交於證道院辦理。

在凌憲的左右,還有不少身影。左手方向,龍山帝國小公主凌芝出現在了那裏,和幾位青年並排而立。

這一幕讓一些知道內情的人眼中閃爍出鋒銳之芒,那幾位青年能和皇室中人站在一起,那麼,自然也能夠猜測得出這些人來自何方。那些人的眼眸,不由得凝重幾分,他們,來自北落帝國。

至於凌憲右側方向,有着一道魁梧的身影,他隨意的站在那,面含微笑,氣質卻絲毫不輸於龍山帝王凌憲。

北落帝國君主,洪君焱,北落武王,他的聲望,不下於凌憲在龍山帝國的聲望。此時,看臺之上的身影紛紛站起身來,目光望向走到王座前的凌憲,這是對於君王的尊重。

“諸位,請就坐。”凌憲伸出手,含笑說道,隨即他自己,率先坐在了王座之上,所有人,共同見證這歷史。

“謝過陛下。”諸人行了一禮,隨即紛紛落座。

“諸位請用宴。”凌憲客氣說道,率先對着人羣舉杯,諸人共飲。

“今日很榮幸,北落帝國將與我龍山帝國共同舉辦這次武道命榜之爭,我相信,這將是我龍山帝國一大盛世,如今,凡是天玄境以下的青年,年齡不超過三十歲,皆可上戰臺,而我將和在場的人一樣,有幸成爲此次爭榜的見證者。”凌憲含笑對着人羣說道,參加武道命榜的底線,是年齡不超過三十歲,若是超出,便沒有參戰的資格了。

因爲,三十歲以下能到天元境界之人,以後還有機會提升自己,若連這一境界都沒有踏足,那就只能怪個人資質問題,成就有限。

“此次爲點將戰,你們可以站到臺上,指戰對方,每人一天只戰三場,直到決出十五人。”只見此時在凌憲身旁有一中年站在那說道:“這留下的十五位,將進行下一輪的對決,決出此次武道命榜前十排名。”

這樣的規則很簡單也很殘酷,不管誰上戰臺,雙方都不知對方實力,天元幾重境,根本沒有辦法矇混過關,只能靠實力,一路走下去,不管點到誰,只能勝,不能敗,否則將面臨淘汰。

“江空你和殘風兩人,必能再次登榜,去吧。”證道院方向,只見那爲首之人對着身側的曲江空平靜的說了聲,頓時曲江空微微點頭。

此次,武道命榜他只爲第一。腳步一踏,曲江空身體竟一躍而起,從天而降,直接落在那座戰臺之上。


“證道院,曲江空,點戰雷州府,侯原浩。”話音落下,人羣一片譁然,上一屆武道命榜第二第四,想不到第一場便相遇了嗎? 曲江空站在那,仰頭望向虛空,俊秀的臉上透着安靜、淡然,似乎,帶着強烈的自信。


陽光映照在那張帥氣的臉上,更添了幾分美感,此刻的他,似乎有着一股特殊的魅力。

“不愧是上一屆武道命榜第二名。”此刻,南宮家所在的地方,南宮家主南宮鳴看到曲江空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道:“此子直接點戰侯原浩,恐怕對自己的實力非常自信。”

南宮鳴,不由讚道。

人羣見到曲江空點戰雷州府,不由得露出奇怪的神色,莫非,這是打算一戰將雷州府從武道命榜的舞臺上徹底的消失麼?

“雷州府,侯原浩應戰。”而在同時,侯原浩的身影落在戰臺之上,身上的氣勢爆發了,強烈的雷霆之光瘋狂的怒吼着,狂風掃蕩着空間,侯原浩的神魂綻放而出,頓時他周邊的雷霆風暴再度攀升,變得更加的狂暴。

嗤嗤的刺耳聲響傳出,侯原浩的氣息,一直在攀升着,直到到達頂峯。

“這……”人羣即便在很遠的地方依舊能夠感受到這股不斷升騰的氣息和神魂力量,心頭微微顫動着。

侯原浩還未開始戰鬥,便將自己最強的氣息爆發出來,而沒有去隱藏一些實力爲後續的戰鬥做準備,看來,曲江空對於他而言,是個強勁的對手,他只能以最爲霸道直接的攻擊,將曲江空直接摧垮來。

“這戰你可以放棄,你根本沒有機會可以戰勝我。”曲江空平靜的說了聲,似乎一切就該如此。

侯原浩的體內,雷之神魂瘋狂的爆發,體內魂力彷彿在咆哮,他的氣勢,還在升騰。

“我自知無法勝你,但我還是想試一試。”侯原浩的聲音緩緩的傳出,平靜之中蘊含着一股落寞。倒是讓人羣都有些意外,沒有人會想到,面對曲江空,侯原浩能夠如此坦然的說出這樣的豪言,哪知必敗,他依舊要戰。

“好樣的,敗,不可恥,如若怯戰,才讓人可笑。”雷州府方向,雷州府府主聽聞侯原浩的話,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侯原浩的身體動了,這一剎那,雷光閃過,剎那間,他的身影降臨曲江空身前,手掌一顫,雷霆肆虐而出,絢麗璀璨。


“雷掌,侯原浩已將雷掌修煉到這一層次了,一掌封死曲江空的所有退路,將他籠罩在漫天雷法之中,不愧爲武道命榜前十之人。”諸人看到那雷法光芒,露出一抹欣賞的神色。

武道命榜前十絕非名聲在外,他們能夠踏上那份排名,說明他們曾經證明過自己。曲江空沒有動,只見他平靜的站在那。

他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靜,他甚至沒有釋放任何氣息,這樣的情景讓許多人感到意外,侯原浩眼中閃過一抹詫異,這曲江空未免太過自大。

漫天的雷威夾着恐怖的神魂之意,一道道電光朝着曲江空撲出,此時曲江空將自己的神魂釋放到極致,一股奇妙的力量瀰漫而出,那是天錘神魂氣息。

這一剎那,侯原浩感覺自己的神魂不穩,彷彿,他這一掌的攻擊,完全被對方壓制。

曲江空動了,他的整個身體,彷彿化作了虛幻的影子,讓人眼花繚亂,無法看清。甚至,他的每一個步伐,都如重錘落下,讓人感到壓抑。

“七星幻步。”修道院白儀神色凝固,這是七星幻步,完美契合天錘神魂的一種頂級步法。

“看來曲江空對神通的領悟能力,也是天賦卓羣。”他們心中暗道,這套幾乎很難大成的步法,卻被曲江空彷彿修行到了極致。

封鎖一切的漫天雷霆,竟然,無法擊中他的身軀。這套身法,太完美了,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這爭榜戰臺上,曲江空的身法,恐怕鮮有人能夠與他相提並論。

侯原浩的神色變了下,豁然間變招,雷掌化拳,氣息竟還在攀升。然而在他變招的那一剎那,曲江空的身體便也動了,腳步往地面上一踏,天錘神魂剎那間降臨。

“嗡!”蓄勢的天錘轟了下來,如此近身的情況下,錘之器魂的殺傷力,絕對是超級恐怖的。

這一剎那,彷彿有一座山峯朝着侯原浩砸落,雷法瞬息便摧毀掉來。曲江空的神魂,強大到讓侯原浩感到窒息,曲江空何時變得這麼強大,他的神魂霸道異常,輾壓一切、摧毀所有,這讓侯原浩感覺有些不真實。

侯原浩的身體往後退,同時聚集恐怖力量,這一剎那,無盡的雷電光芒彷彿凝聚在了一起,化作一道可怕的雷鞭,朝着天錘劈殺而出。

一聲巨響,雷鞭劈落在降臨的神錘之上,卻無法破開,這讓侯原浩的動作也有了剎那的停滯,這一剎那,足以決定一切了。

曲江空手掌揮動,剎那間,彷彿有一道黑色光芒閃耀而過,隨之傳出一聲悶哼。

“下去。”曲江空話音落下,侯原浩發出一聲慘叫,身體如斷線的風箏,飛出了戰臺,鮮血從嘴裏不斷流出。虛空,寂靜無聲。今日過後,武道命榜,再無侯原浩之名。

戰臺之上的身影,聚焦所有人的目光。 道影彌天 ,無疑是震撼性的。武道命榜排名第四的侯原浩,竟然在短暫的交鋒中,被曲江空一擊轟出戰臺,正如曲江空所說的那樣,一點機會都沒有,何其霸道。

證道院第一天才之名,豈會浪得虛名,曲江空的天賦,從未有人會去質疑,而在同一剎那,司徒家方向司徒殘風,只見他和曲江空對視一眼,兩人的眼眸之中,皆有璀璨光芒。

轉過身,曲江空走下了戰臺,光憑這一戰,何人還敢點戰於他。

戰臺上的戰鬥依舊在持續,北落帝國的那幾位青年紛紛綻放了自己的實力,然而都還未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想必現在都隱藏着一些實力,看不出他們的真正戰力有多強。

樂無傷的實力也是非常厲害,輕易擊敗了一位不弱的對手。南宮雄他只用了一招斬了對手一條手臂下來,讓人暗歎他的狠辣。除他們之外,戰臺之上,繼續點戰,還涌現了一些厲害的人物,期間,司徒殘風點戰修道院,應戰的是劍刃山中的一名劍修,但他卻被司徒殘風輕易的淘汰,讓衆人唏噓不已。

就在此時,人羣之中,有一道身影走出,只見他一襲黑色長袍飄動,黑髮如墨。雙眸深邃,冷峻無比。

修道院衆人看着那出現的身影,眼眸含笑,笑容越發燦爛。這傢伙,總算來了,司徒殘風看到來人,目光一閃,略顯有些冷,他竟然真來了。

餘清瑤的目光也凝固在了那裏,看着那出現之人,她的美眸中閃過一抹欣喜之意,他來了。 “他是誰?”人羣中有人問道。

“這就是引動天雷證神通的那人。”有人迴應道,來人,正是林劍青。在武道命榜所在的場地上,有不少身影目露鋒芒,甚至,有幾位天驕身上氣勢隱隱要唿嘯衝出,其中,又以司徒家司徒殘風爲主,他雙眸可怕,射出道道冷芒,鋒利至極,他身上彷彿有槍意唿嘯,要透體而出,雙拳緊握。

“等你多時了。”司徒殘風怎麼會不記得此人,那強勢以天元四重修爲硬撼他的強者,竟然來了,出現在了這裏。

人羣之中,也有人目睹過當初皇城外的雷雲天威,不少人竊竊私語,發出議論之聲,使得武道命榜之戰出現了短暫的停滯,此人的出現,似乎影響了不少人。

“什麼人,在此打攪武道命榜切磋。”一道冷漠的聲音傳出,說話之人是那君王身邊的中年。

“難道我不能參加武道命榜?”林劍青目光轉過,不由得露出一抹奇怪的神色,說完,他身體一顫,如一道電光,落在了戰臺中央。

他的目光朝着樂家方向望去,不多時,平淡的聲音便傳到了那邊。

“修道院木青挑戰樂家樂無傷。”林劍青的聲音落下,人羣愣了下,隨即許多人露出了笑意,這傢伙着實有趣,司徒殘風淘汰了修道院的人,這人不挑戰司徒殘風而轉戰樂無傷?或者說他也認爲自己戰勝不了對方?樂無傷的目光則是僵了下,第二戰,此人挑戰於他!

“木青?”樂無傷面色變幻不定,神色不怎麼好看,怎麼會這樣,以他的戰鬥力,本來能夠走得很遠的,他的預想是希望越晚碰到證道院那幾人越好,但此人橫插一腳,將他的計劃全部打亂。

“無傷,此人能借天雷之威,小心一點。”樂家家主囑咐了一聲,他也沒有想到,此人會點戰樂無傷,讓樂家面臨這樣的局面。

很快,樂無傷走了上去,站在了戰臺中央。只見樂無傷看向林劍青,神色頗爲凝重,他的本命之焱神魂,沒有任何猶豫的綻放,猶如火焰之鎧,爲他身體披上了一層耀眼的霞光。

樂無傷的神魂,是先天之魂,身體御火能力強大,當攻擊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一切都能夠焚燒待盡。

樂無傷選擇的功法顯然是樂家的煉器玄火決,可控三種命火,攻擊性大,比樂無憂的天賦還要強大太多。

“請。”樂無傷頗有風度,身後浮現天火神魂,對着林劍青做出請的姿勢。

“請。”林劍青回禮,掌心之中,出現風雷之力。樂無傷既然擅長攻守,那麼,他願以力破力,他的風雷劍氣,也主攻擊破壞力,這點明顯擁有優勢。

當初林劍青引發天象,這人的實力有多強,依舊還是未知。因此,這一戰許多人都關注着。

樂無傷的身體動了,雖沒有強橫的步法神通,但他的速度依舊很快。但他的速度再快,能有林劍青的風雷劍步快?只見林劍青比他更快,猛然間便是劍指轟然落下,蘊含無與倫比的風雷霸道之氣勢。體內的劍魂爆發,這是真正由風雷之力所凝聚而成的劍法攻擊,空間彷彿發出一道沉悶的聲響。樂無傷不甘示弱,天火四濺而出,威力無窮。

“嘭!”恐怖的力量碰撞在一起,神魂力量彷彿化作了風暴,兩人四目相對,樂無傷只感覺對方的眼瞳射出一道劍芒,那一剎那他竟然心境不穩,想要放棄。

“怎麼回事?”樂無傷感覺到自己腦海中的一縷念頭大駭,卻見林劍青的劍氣再度落了下來,他的御火口訣直接亂了,只能擡起雙手抵抗。

“咻,咻,咻,……”連續的劍氣攻擊瘋狂般的落下,這讓人羣愣住了,戰鬥,爲何會突兀間變得如此的暴力?此刻的林劍青攻擊的速度快到讓人震撼,樂無傷失去先機之後便再也無法挽回,無論是攻擊速度還是移動速度,他都不如林劍青,而他的力量,也無法抵抗這股劍氣,達到扭轉局勢,此刻樂無傷陷入了一種極爲尷尬的地步。

樂家家主看到這一幕面色蒼白,只見他喊道:“無傷,認輸。”


樂無傷咬了咬牙,心有不服,然而這一剎那,風雷劍光閃過,他的天火神魂潰散掉來。樂無傷面色慘白,看着那劍光落下,腦海一片空白,即便身上有着強力的防禦,但這劍落下,足以將他斬殺當場。

“不……”樂家家主臉色蒼白,眼眸瞬間通紅,不敢想象接下來的一刻會發生什麼。劍光順勢而下,然而,當它即將落在樂無傷頭頂的時候,突兀的化作了漫天劍氣,聚集到了林劍青身邊。

時間,彷彿停頓了剎那,在樂無傷的額頭,有汗水滴落而下。他的目光看着林劍青,只見對方平靜淡然,樂無傷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心悅誠服之意。

只見樂無傷對着林劍青微微欠身,道:“我輸了。”


“承讓。”林劍青點頭,隨即樂無傷朝着臺下而去,這一戰,勝者,林劍青。看着樂無傷走下戰臺,林劍青神色平靜如水,之所以不殺樂無傷,是因爲他能感覺到此人比樂無憂心性要正太多。

看來這人的實力是真的強。”諸人看到這一幕心中暗歎。

“不錯,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修道院方向,餘龍鳳含笑點頭,對林劍青,他可是越看越爲滿意。

林劍青走下了戰臺,然而此刻人羣已經將他視爲爭奪武道命榜前十席位的有力爭奪者了。樂無傷的實力已經算是不錯的了,但是面對林劍青的時候,卻根本無還手之力,甚至他們依舊看不透林劍青的真實戰鬥力有多強。

這次戰鬥,諸人所看到的唯有他在戰鬥之時展現的劍道天賦,彷彿是與生俱來的能力,對劍氣的掌控力極爲完美。

接下來的戰鬥依舊精彩,時而會有極爲激烈的碰撞,然而之後林劍青卻未再點戰任何人,期間,自然有人點戰修道院,他也只是憑藉劍氣以及強橫身法,便將對手壓制得死死的。

時間緩緩的過去,武道命榜的戰鬥也漸漸白熱化,激烈的戰鬥總算留到了最後,很多人,面臨了極爲艱難的挑戰,雖然除了樂無傷,侯原浩外再沒有其他被看好的人淘汰,但勝得也並不那麼容易。

只有曲江空、司徒殘風、落山帝國的其中兩人,一直以狂傲的姿態輾壓着對手。清晨的太陽從東方升起,暖意籠罩着大地,一天一夜的時間,此時只剩下了爲數不多的人,而且,剩餘的人,好似都有默契般,竟然一起走上了戰臺。

武道命榜之爭,似乎將在不久後便要落幕。 “唉,算了,想上戰臺的都上吧。”此刻,那高臺上的中年開口說道,有些無奈之色。戰臺之上,陸續有人踏上去,因爲前一輪淘汰了太多人,留下的都是驕傲無比的青年人物,與其等別人挑戰,他們更願意直接淘汰對方,這樣的局面還是武道命榜開辦以來第一次出現。

那麼接下來,這些人之間,需要淘汰至剩餘十人。

“龍山帝國小公主雖是女子之身,然而實力也極爲強勁,由於最初沒有人點戰於她,所以她是最後一個踏上戰臺之人,這小公主是上一屆武道命榜第一,這次應該也能晉級。”不少人心中想到,他們認爲除了曲江空,司徒殘風。林劍青晉級的概率也挺大,但想要擺平其中的幾位,恐怕也不那麼容易。那次的對決所有人都看在眼裏,曲江空,司徒殘風的表現,他們當然也看到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