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呦,你可算醒了!”看到周浩睜開眼睛,雨舒童也是緩了一口氣,移開了臉龐,往後退了一步,伸手想扶起周浩,奈何個子太小,力氣也不大,周浩這麼躺着完全無法挪動分毫。

“喂,你好歹動動啊,沒看我扶不起來你啊!”嘗試過幾次都無果之後,雨舒童也是不耐煩了,對着周浩抱怨道。

“哦,好好!”周浩也意識到了不對,訕訕的對着雨舒童一笑,雙手一撐,就起來了。

“我睡了多長時間?”周浩晃了晃還有點發昏的腦袋,轉頭問道。

“嗯……,從你被他們送回來的時候算起,差不多五個小時了吧。”雨舒童掰着她的小手約摸了一下回答。

“哦,五個小時啊。”周浩點點頭,對這個時間倒也沒有多少感覺,甚至覺得短了點,因爲在他昏迷的時候,自己還做了一個很長的夢,還以爲最少都過了十二個小時呢。

“怎麼?還沒睡夠啊?”雨舒童一語戳中周浩所想,搞的周浩一陣臉紅,爲啥這小姑娘每次都能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哼,臭小鬼,老孃比你多活十年可不是白活的,你那臉上的表情把你心中所想都寫上去了。”雨舒童雙手抱胸,有些臭屁的說。

周浩完全忍不了這麼臭屁的雨舒童,“啪”的在她的小腦袋上拍了一下,“行了,看你驕傲的,我還沒完全相信你的話呢!對了,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沒有?”

雨舒童本來被周浩拍了一下還非常不爽,又聽到周浩的問題之後,忽然表情變得認真起來,湊到周浩的耳朵邊,“他們把你送回來的時候,我假裝睡覺,聽到他們說什麼神的,對,女神!好像和你有關係,你知道嗎?”

“女神!?”聽到從雨舒童口中說出這兩個字,周浩一陣激動,這是自己到這裏來第一次聽到有人說這兩個字,“你還聽到他們說其他的話了嗎?”周浩現在完全壓制不住心情,抓着雨舒童瘦小的身軀就問起來。

雨舒童被周浩這麼一抓,疼的眼淚都快出來,一張嘴就咬到周浩的手上,周浩一吃疼就送來了手。

“你神經病啊!幹什麼突然跟發瘋似的,胳膊都給你捏碎了。他們說的聲音小,又那麼遠,我怎麼聽的到,聽到這兩個字已經是極限啦!”雨舒童明顯是對周浩的反應很有意見,說完這些之後就一甩臉,走回到自己的牀位上去了。

周浩被雨舒童這麼一咬才發現是自己反應過激了,連忙跳下牀跑到雨舒童的牀位前開始道歉起來,“童童,對不起!是我的錯,他們說的那個女神是我的朋友,我一直在找她,所以我才一時沒忍住激動的心,弄疼你了,真對不起!”

“哼!”

回答周浩的只有從雨舒童那邊傳來的冷哼,她的身體依然是背對着周浩沒有一點想動的意思。

“哎呀,真的對不起,你現在想怎麼樣都行,只希望你能原諒我!”周浩看雨舒童還是這樣,也豁出去了,當即一張口說道。

一聽到周浩的話,原本感覺還在氣頭上的雨舒童猛然轉過身,眼睛發亮的看着周浩,這神情,哪有剛纔生氣的味道,“這可是你說的,想怎麼樣都行!”

周浩怔怔的看着眼前這位情緒忽變呢女孩,一陣無語,心想果然女孩的心思自己摸不透,而且還是這種早熟太多的小女孩的心思。咬咬牙,周浩硬着頭皮說,“行,說到做到,說吧,你想我幹什麼?”

“哈哈,我一看你就是這種講信義的人,我也不難爲你,你就把你和那個女神的故事原原本本的告訴我就行了?”雨舒童見周浩如此乾淨利落,無比開心,也就不拐彎抹角,當即說出了自己想要周浩乾的事。

周浩聽到雨舒童的要求,頓時感嘆果然每個女孩都有一個巨大的八卦之心啊,而且不分年齡,但是一想到這也是自己所答應的事情,也沒有什麼好和雨舒童辯解的,稍微清了清嗓子。就從自己第一次在異空間裏見到鍾夏軒的那一段開始說起了。

要說周浩爲什麼不說以前的事,也實在是因爲再之前的事也太多了,再者,雨舒童自己也說要聽的是女神的事,鍾夏軒也的確是在那個時候才變成女神的。所以,周浩挑那個時間開始說也正是迎合了雨舒童的問題。 周浩繪聲繪色的把鍾夏軒變成女神之後的事細緻的講了一遍,雨舒童坐在牀上聽的聚精會神,小臉上的表情隨着周浩描繪的各種情況的變化而變化。周浩看在眼中覺得甚是好笑。

首席男神心尖寵 ,周浩這才停下了敘述。雨舒童卻還沒從周浩刺激的冒險中緩過神來,臉上還是掛着緊張,愣愣的看着地面。直到周浩在她眼前大力揮了揮手掌,她才一驚之後,醒了過來。

“照你這麼說,女神現在也應該在這個研究所裏?”雨舒童整理了一下思路,捏着下巴問。

周浩點點頭,本來自己還不太確定,但是既然雨舒童都聽到了研究人員討論關於女神的事,那多半是八九不離十。

“你知道怎麼才能從這裏出去嗎?”既然已經確定了鍾夏軒在這裏,周浩也就不能坐以待斃了,當即就打聽離開這個房間的方法,展開行動。

可誰知,雨舒童聽到周浩的問題後僅僅是聳了一下肩,“不知道。”

簡單的三個字直接是把周浩的第一步計劃就打破了,周浩轉頭看了一眼臉上寫滿“我爲什麼會知道怎麼出去”的雨舒童一陣無語,“你在這被關了這麼長時間就沒想過逃出去?”

周浩很是不解,像雨舒童這麼大的孩子不是應該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好奇麼?怎麼能容忍一直被關在這個小屋子裏?周浩潛意識裏還是覺得雨舒童是個小孩。

“我爲什麼要逃出去?”被周浩這麼一問,反倒是雨舒童比周浩更加疑惑,但是,說完這句話之後,雨舒童的表情又變得暗淡下來,“我現在就是一個怪物,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都是因爲我的原因死去了,被抓到這裏之前,我不止一次的想過自殺,可是我害怕,我怕死!來到這裏,碰不到任何人,安靜的呆在這個房間裏,再也不會有人因爲我而死了,這樣就很好了,我爲什麼要離開這裏?”

聽完雨舒童這些略帶絕望的哭訴,周浩的心猛的抽動了一下,這才又記起來雨舒童是經歷過地獄般恐怖的人,她的心裏創傷絕非一般人能比的。這一次,周浩開始捫心自問,自己有多瞭解童童,憑什麼就斷定對方想要離開這裏,還不是因爲自己的一己之私?想到這裏,周浩在心裏狠狠的罵了自己一句人渣。自己竟然讓童童又回憶起以前地獄一般的景象。

“對不起……”周浩輕輕道歉了一聲,就坐回到自己的牀位上去了。

雨舒童倒是沒想到周浩忽然變得這麼自責,一想大概是自己露出的那個表情讓周浩誤以爲他的話傷到自己了,這時她也一陣不好意思。連忙走到了周浩的面前,又換上了那種小公主的表情,“既然你這麼想解救女神,9我就把自己珍藏的祕密告訴你好了!”

周浩看到雨舒童能恢復以前的神色,心裏自然是無比高興,接着又聽到這小鬼說出這一個誘惑性的情報,直接是勾起了他的興趣,他連忙把雨舒童抱起來,放到自己的身邊,然後一臉期待的看着她。

被周浩沒來由的突然抱起來,雨舒童還一陣吃驚,身爲女孩子,被人這麼突然一抱,自己二十八年來還真是第一次,直到周浩鬆手,雨舒童這纔像是反應過來一樣小臉噌的一下變得通紅。

“怎麼了?不舒服嗎?”周浩可不知道雨舒童心中所想,看對方忽然臉變得通紅,還以爲是生病了。

“沒……沒事!不要在意這些,你還想不想聽祕密了?”被周浩說出自己的表情,雨舒童也是非常的尷尬,連忙岔開話題,避免了周浩繼續追問。

“想!想!”周浩一聽情勢不對,當即一轉口,像哈士奇一樣覥着臉對雨舒童說道。

“哼!行了,看在你這麼熱情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其實如果你實在是想從這裏逃走,也不是不可以。”雨舒童看這個話題也算是帶過去了,也不和周浩多追究,直接把重心放到了逃走的話題上。

“真的?”一聽到雨舒童曝出這麼勁爆的消息,周浩當時就坐不住了,直接從牀上跳了起來,“快告訴我!怎麼做?”

“瞧你這沒出息的樣子!”雨舒童看着周浩的樣子,搖了搖頭,“但是也不是想有就有的!”


周浩一聽還有但是,當即心頭上的火滅了大半,果然人生大起大落實在太快。“那要怎樣纔會有?”周浩焦急的問,現在這個事對他來說太重要了。

“這個研究中心每個月都會從通風管道處理掉一些廢氣,在那個時候整個研究中心的管道都是相通的,如果你想要逃走,只有那一段時間可以完成,不過也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供你自由行動,過了這個時間,那你就會被困到通風管裏!”雨舒童說道這個問題,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認真的對着周浩講着每一個步驟,確保周浩能聽懂。

“這些通風管平時都不開的嗎?”周浩小心翼翼的問着,雨舒童描述的簡直可怕,那要真的被困住了,必死無疑啊!

“不開,一個月纔開一次!”雨舒童簡明扼要,徹底打破了周浩的一絲絲妄想。“所以你想好了,這可是一次賭博!”頓了一會,雨舒童依舊是一副嚴肅臉,手指在周浩眼前晃悠,對他警告着。

周浩也只能艱難的點了點頭,嚥了口口水問,“距離最近的一次清掃,還有多長時間?”

雨舒童掰扯了一下手指,“記不清楚了,嗯……大約還有一週吧,可能更早。”她自己也沒有考慮過逃走,當然也不曾記這個東西,有個印象也只是她一個人在這個房間裏太無聊了,隨意注意點東西才知道的。

“一週嗎?”周浩默默地重複了一下,心裏暗暗下定了決心。如果僅剩一週的話,他要充分利用這一週的時間!

“童童,馬上你配合我一下,演一齣戲。一定要真實!”打定了計劃,周浩便一臉討好的對雨舒童說道。

“幹嘛?”雨舒童聽到周浩的話又看着他猥瑣的表情,當即就保持警惕的看着他,生怕周浩提出一些奇怪的要求。

周浩一笑,嘴巴就附到雨舒童的耳邊低語了起來,雨舒童一開始還很排斥,可是隨着周浩的敘述,她的大眼睛也眯了起來。周浩一說完,兩人就對視了一眼,同時“嘿嘿”的笑了起來。 “啊——”

本來安靜的研究所內,猛然發出了一聲慘叫。這一聲穿透力極強,直接是把研究所內的人嚇了一跳,研究人員聽到這個聲音,立馬召集了人手前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查看情況。

一路來到了關着周浩和雨舒童的房間,推門一看,雨舒童捂着嘴一臉驚恐的看着地面,地上,周浩正口吐白沫,渾身抽搐。

研究人員一看情況立馬就不淡定了,連忙叫上身後的人將周浩擡了起來,快速的就將他往研究所醫務室擡去了,不過,他們關門的時候沒看見,雨舒童露出了一抹滿意的微笑。

“快,快,急救室準備,編號1896突發情況,需要緊急救援!”擡着周浩的一名研究人員此時對着自己白大褂領子上的一個小型麥克風大聲呼喊。

“看來,他們很害怕我會死掉啊!”周浩此時半眯着眼睛,暗暗在心裏想着。他現在還是很緊張的,畢竟演技有限,可不能讓對方察覺到他是在裝病,因此,他觀察周圍環境的動作也是極爲小心,眼睛都不敢睜的太大。

好在研究人員是將他臉朝上擡着的,這也方便了周浩觀察通風管道的行爲。


一羣人擡着周浩不一會兒就來到了一個房間裏,將他放在了一張擔架牀上,立馬就往急救室推去了。周浩在觀察完從自己的房間到醫護室這一段路的通風管,立馬是給自己的逃跑計劃又提升了一個難度。

當然,周浩裝病這件事以周浩自己醒來裝傻裝失憶而告終,不過謹慎起見,研究人員還是給周浩做了一個全身探測,結果自然是沒有查出任何問題,除了發現周浩有一點蛀牙外。

“哈哈,你就這麼騙過去的啊?他們還真是夠蠢得,你嘛,連我一半的演技都沒有。”房間裏,雨舒童指着坐在牀上一手捂着腮幫子的周浩,哈哈大笑。

“是,是,你是奧斯卡影帝,你最棒!”周浩無奈的看着眼前活蹦亂跳的女孩,非常的頭疼,雖然自己的僞裝沒有被發現,可依然是損失了一顆蛀牙爲代價。那些研究人員爲了安全,毅然決然的把周浩檢查出的那顆蛀牙給拔了,最關鍵的是還沒打麻醉,疼的周浩淚流滿面,到現在都沒緩過來。

不過,換來的結果卻是極好的,讓周浩摸清了整棟房間大部分的通風管流線。不過,這還不夠,周浩必須摸清全部的流線,才能決定逃跑的最快路線,而且,對於鍾夏軒的未知,還是一個未知數。

必須要搞清楚鍾夏軒在哪裏!

“喂,你真的要逃出去嗎?”雨舒童笑了一會,忽然又變得沉悶起來,小聲的問着周浩,“在這裏不是挺好的嘛,有吃有喝,還不要幹事,多好啊!”


周浩看到雨舒童忽然變得這幅樣子還挺驚訝,不過想來自己應該是她在這裏漫長的時間裏唯一能和她說話的人,也就釋然了。

人,都是會寂寞的!

即便如此,周浩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外面還有我的朋友等着我去救,我不能一直被關在這裏。”說到朋友,周浩忽然想到了方穎他們,自己在失去意識前好像看到他們依舊在攻擊蠍子所佈的屏障。也不知道他們出來了沒有。

看着周浩這麼堅定,雨舒童也不在說什麼了,輕輕的“哦”的一聲,就往自己的牀位走去了。

“誒,童童,你和我一起逃走吧。”雨舒童在走着,忽然身後的一道聲音傳來,她還沒聽清,轉頭疑惑的問,“你說什麼?”

研究所外面,今天依舊是陽光明媚,萬里無雲。在大門口不遠處的一片森林裏,三個人赫然是僞裝在那裏緊緊盯着研究所這邊。兩男一女,神色很是焦慮,正是方穎,文華和華。

“這個房子,根本就是一個烏龜殼,毫無縫隙啊!” 蜜吻999次:喬爺,抱! ,和另外兩個人說道。

“是啊,沒想到他們連通風管道都是封閉的!”方穎也是點頭。之前他們看正面突破不行,還想着這個建築物的側方或是後方有沒有什麼機會,結果讓他們大失所望,整棟房屋沒有窗戶也就罷了,更是連通風管和下水道都用特殊的材料封了起來,完全不給人有侵入其中的機會。

於是,纔有了現在三人焦頭爛額的場景。

“看來,想要進去也只有正面突破了。”文華想了一會,給出了他的建議。聽到這個建議,其餘兩個人都驚訝了,暫且不說他們不知道里面的守衛有多少,光是門口站崗的,想要瞞過他們的眼睛進到房間裏,都不太可能。

“不要混過他們,我們要扮成他們,進到裏面才能行動!”看到另外兩人有些驚訝,文華接着解釋,“觀察這些時間,我發現站崗的這些人每五個小時換一輪班,而且他們休息的地方並不是在主體建築裏,而是在其他的位置。我們只要等到他們換班的時候……”

文華話裏剩餘的意思不用說另外兩個人也明白了,可是方穎還是皺着眉頭,“你說的這些我也觀察到了,可是,就算是全力跑過去,也得花至少三十秒的時間,可是他們換班的空隙中,兩方都看不見的時間也就只有不到二十秒的時間,你說的理論上可行,實際根本做不到啊!”

面對方穎的疑惑,文華神色不變,不慌不忙從懷中拿出了一個東西,定睛看去,是一個方盒子,此時盒子上隱隱有光芒冒出。

“異能傳送盒!”方穎一眼就認出了這個東西,這正是之前老路接他們逃離虛妄的時候用過的東西,當時她還覺得很好看。“可是這個不是一次性的嗎?”方穎又想到當時老路的話,又意識到一個問題。

“經過我的研究,我把它改進爲了可以重複使用的道具,只要像其中施加空間異能就行,恰好,我就是!”文華將方盒子在手中轉了轉,笑着給方穎解釋,倒是有些老謀深算的味道。

“真的?”方穎聽後也是一陣激動,有了這個東西,到那邊哪要三十秒,一來一回也就兩秒好不好,完全就能於無形中將換班的守衛給抓過來。

有了這個道具,又制定好了計劃,三個人只需要等待守衛再次換班的時候做出行動就可以了。打定主意,三人一邊盯着房屋四周以防發生什麼變故,一邊等着時間過去,展開行動。 說是五個小時,但是從文華說出計劃開始計算也不過只有兩三個小時而已,只等了一會,站在建築大門口站崗的幾個人就動起來了,一看便是要換班地架勢了。

見此情況,方穎等人當即就緊繃了神經,雖然現在有神器在手,但是他們可不想浪費一丁點的時間,要確保這次計劃的成功。如果這次失敗, 強勢寵婚,莫少的契約嬌妻

www_ ttкan_ C○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守衛的步伐,方穎覺得攥緊的手中都已經出現了絲絲汗水。時間繼續推移,不消片刻,那邊的幾個人就完成了換班,隨着他們一步一步的走回來,距離方穎他們制定的行動的地點也越來越近了。

“就是現在!”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方穎剛說完這句話,那邊文華就已經打開了空間傳送盒,霎時間,空氣顫動了一下,“唰”的一聲就出現了一個裂縫,與此同時,正在往營地走的幾個被換下的守衛身邊也同樣出現了空間裂縫,幾人一驚,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呢,忽然從裂縫中伸過來幾隻手直接是把他們給拽了進去!

那幾隻手自然是來自方穎他們,以防萬一,他們把換下來的守衛全部都抓了過來,一共四個人,當然,守衛自然是連情況都沒有看清就全部被擊暈了過去。

一看計策成功,三人也沒有猶豫,直接是換上了其中三名守衛的衣服,然後將四名守衛嘴都堵上之後,全都給綁在了一旁的樹上。而他們三個人,稍微整理了一下裝扮就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往本來就要去的營地走去了,在還沒搞清楚狀況之前,他們還不能貿然進入。

此時,在房屋內部,卻是發生着騷亂。

“站住!”一名研究人員邊跑邊指着前方的一個人叫道,可那人聽到後面的叫喊,反而跑的更快了,漸漸的,這邊的情況引來了更多的人,許多守衛也加入了抓捕那人的行列中,而那人,正是周浩。

周浩現在爲了能摸清研究所內所有的線路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現在這一出貓捉老鼠就是周浩的另一個計劃,就在這一次研究人員要把他帶到研究所裏的時候,他剛出門就立馬兩腿一抹油就跑了,其方向,正是和上次他被擡往醫務室的方向相反。

周浩也沒想過光靠自己兩條腿能逃離這個研究所,他現在所能做的不過是把研究所有的通風管摸透摸熟,好爲不久後的逃跑打下基石。

不過周浩的跑路能力還是一流的,身後身前好幾個人來圍堵他,硬是沒把他給抓住,周浩左躲右躲,上鑽下跳,倒是幾次都驚險逃離守衛們的包圍圈。

最終,在周浩逃了大約有十幾分鍾之後,眼看只有最後一條走廊沒有探索了,忽然從那邊走廊中猛的涌出來大量的守衛,這一下,他們和周浩身後的人形成的包圍網,密不透風,況且周浩現在所處的地理位置,只有前後兩條路,這麼一來,周浩完全是無路可走,見此,周浩也是緩緩的停下了腳步。

周浩剛停下,他身後的守衛立馬就追上來把他給抓住了,像是防止他再次逃脫,守衛下手很重,牢牢的將周浩兩隻手給銬在一起,周浩也不反抗,畢竟這時候反抗也是徒勞的,對方人多勢衆,根本就沒有溜掉的希望。只不過可惜的是沒有把最後一個地方觀察完,看到那裏涌出來如此多的守衛,想來那個地方絕對非常重要!

周浩被這麼抓着直接扔回了關着他的那個房間,今天對他的研究也不再進行了。

“嗯,比我預計的要慢了不少,看來你的腿腳挺利索的嘛。”看到抓週浩回來的人走了後,雨舒童這才從自己的牀上蹦下來,走到站在門口的周浩面前,調侃似的說道。

“那是當然了,我好歹也是在校運動會長跑項目中獲得過亞軍的人,跑路我還是比較在行的。”周浩活動了一下被守衛抓的生疼的手臂,慢慢的走回到自己牀邊做了下來,跑的這一截,也着實讓他累的不輕。

看着明明已經累的氣喘吁吁還要逞能放嘴炮的周浩,雨舒童莫名的想笑,“喂,你搞清楚了沒有?”不過,她也不想拆穿周浩,直接是換了一個問題。


“嗯,差不多了,只有最後一個地方進不去,那裏的守衛特別多,你知道爲什麼嗎?”一聽雨舒童的問題,周浩立馬想到了這個,當即心中就有些遺憾,接着就反問。

雨舒童依然是聳了一下肩,“我也沒出去過,不知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