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都要沒了!

殺害凡人是重罪啊!

冥王知道姜超沒事兒了,這會兒心裏也不着急。

“那你就說說,人家土地公怎麼撒謊了?”

土地公也是不以爲然道:“對啊,你本來就殺人了嘛,還搶了人家的銅板,藏在一顆大柳樹下面。”

柳樹爲陰,很多地方也管這個叫鬼柳。

埋在柳樹下,有陰氣蘊養,銅錢不會氧化。

夜遊神跳腳道:“你就是撒謊了!這兩個洋丫鬟的肩膀上都寫着姜超的名字!明顯是姜超燒給你的!”

“你收了姜超的好處,這會兒跑來作證,你的話能是真的嗎?!往小了說,你是做僞證。”

“往大了說,你夥同姜超聯手殺害日遊神!你就是幫兇!”

這也是爲什麼姜超一開始拿紙頭糊弄土地公的理由。

這麼長時間下來,姜超答應了別人的事情,還真的沒有做不到的。

怕的就是這個。

土地公一驚,趕緊放下了雙手。

可想想不對,又把手給搭了上去。

“這又怎麼了?姜超身爲道家子弟,供奉我這土地爺不合理嗎?他還給我準備了豬牛羊,還有一壺好酒呢!”

冥王輕輕地拍了拍他,低聲道:“你少說兩句會死啊?”

夜遊神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

他指着土地公道:“哦~~三位大人!你們都聽到了吧!?姜超不僅燒了洋丫鬟,還有吃的喝的吶!”

崔判皺起了眉頭。

“小姜,這是真的嗎?”

如果是的話,那麼土地公的證詞,是無效的。

姜超聳了聳肩膀,淡淡道:“我名字都寫那了,當然是。”

夜遊神大笑道:“哈哈哈!姜超!你終於還是承認了吧?!你就是殺害日遊神的兇手!土地公是幫兇!”

“你們完蛋了,你們死定了!一個也跑不了!哈哈哈哈!”

姜超看向了一邊,根本沒有搭理他。

冥王上去就是一爪子拍在他臉上。

“嘚瑟你麻了壁呢?我們董事長慰問慰問土地公,哪裏不對了?怎麼就不行了?”

夜遊神捂着自己的臉,躲到了三位判官身後。

“當然不行!他倆之間怎麼能夠存在利益輸送呢?土地公的證詞就是無效!”

“你們公司死了人,我們勤勤懇懇地爲你們查,姜超倒好,居然把日遊神給殺了!”

“這種人,不打入無間地獄,居然還在這裏逍遙快活!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

“要我看吶,就應該先把姜超打入第一層地獄,然後一遍一遍走完十八層地獄,最後才扔進無間地獄!”

“不然根本難消我心頭之恨!你們不知道啊,我和日遊神那是幾千年的交情了,可現在……”

夜遊神說得痛快,根本沒發現冥王的雙眼已經逐漸變紅。

冥王緩緩走了過去。

夜遊神終於發現了冥王,他開始感到害怕了。

諜影 媽的。

姜超可是冥王的董事長啊!

我胡說什麼呢?!

“上,上仙,你可別衝動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夜遊神伸手輕輕推着冥王。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冥王的身體。

瞬間倒飛了出去!

撞到了黑色的陰氣壁才“砰”的落地。

“哇”的一聲,冥王張口吐出二兩血來。

姜超一驚,趕緊伸手接着,隨後裝進了百鬼袋中。

夜遊神都快嚇傻了啊。

“我,我,這……”

崔判和查察司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

夜遊神完蛋了。

罰惡司則是氣急敗壞道:“你動什麼手?!”

夜遊神臉色煞白道:“我,我沒有,我……”

冥王慢慢站了起來,當他站定後,身體也變成了獅虎大小,三顆腦袋上目露兇光。

他語態冰冷道:“都看見了,毆打上仙,目無尊卑,態度惡劣,氣焰囂張。”

說完,冥王的身體化爲一陣黑色狂風,疾速涌向了夜遊神。

夜遊神嚇得腦袋一片空白。

當他反應過來時,身體已經被那陣黑色狂風包裹住,像是有數不盡的螞蟻在啃食自己的身體。

“大人!救我!大人!大……”

沒等他喊完,冥王便奇蹟般地出現在姜超的懷裏,舔着姜超的手指。

三位判官都嚇傻了。

傳說中的三頭地獄犬,當真不是好惹的!

姜超舉起冥王一把摔在了地上。

“你好大的膽子! 在劫難逃,公子難哄 暴狼總裁:嬌寵不好惹 你知道這是什麼行爲嗎?!夜遊神是地府陰帥!你說吃就吃,有沒有注意半點影響!?”

冥王夾着尾巴,可憐道:“董事長,不能怪我……他先打我的……”

姜超氣得頭髮都快豎起來了。

“你在凡間這麼長時間,別的沒學會,碰瓷倒是學得爐火純青!”

冥王偷笑道:“董事長教導有方,嘿嘿。”

“你說什麼!?有種再給我講一遍!”

冥王趕緊收起了笑容。

“董事長,這真的不能怪我,我也沒碰瓷啊,我剛纔都嘔血了,你又不是沒看見。”

此言一出,姜超心中的怒火熄了大半。

“理是這麼個理,可我平時怎麼教導你的?要與人爲善!不能隨便和人打架!”

學姐的近身高手 “凡事都要和人擺事實,講道理,如果人人都和你一樣,天下豈不是大亂了?!”

冥王失落道:“董事長說得對,我記住了,以後再也不跟人動手了……”

我能動嘴呀。

略略略。

姜超也點了點頭。

“嗯,念在你醒悟及時,這次就不追究你的責任了,去和人家道個歉,這事就算了。”

冥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夜遊神我錯了,對不起哦,我以後再也不吃你了。若有來世,招子放亮點,別什麼人都招惹,知道了嗎?”

姜超環視着三位判官。

“各位大人,事情的經過你們也看到了,雖然夜遊神有錯在先,但冥王還是選擇了道歉。”

“態度之誠懇,語氣之謙卑,當真是史無前例,古今第一完人,不對,第一完狗。”

“好了,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們工作了,告辭。”

三大判官都蒙圈了。

拿誰當傻子呢?!

這麼能演,怎麼不去拍電影啊?!

崔判開口道:“姜超,你,你的案子還沒完呢。” 姜超轉過身不以爲然道:“什麼案子?”

崔判官忌憚地看了一眼冥王,發現對方在東張西望着,這才放了心。

“就是你殺了日遊神的案子啊。”

姜超眨巴了兩下大眼睛。

“我不都從實招來了嗎?證人不也請來了嗎?”

土地公猛吸了一口菸屁股後,說道:“就是啊!”

崔判苦着臉道:“可,可土地公的證詞無效啊,畢竟你們之間……是吧?姜超,你可別爲難我們啊。”

姜超聽聞後點了點頭。

“好吧,我這裏也有個視頻,上面清清楚楚,拿去看吧。”

說着,姜超邊從百鬼袋中,拿出了一隻地府生產的手機,扔了過去。

三名判官圍着看了起來。

畫面中的日遊神大手一揮道:“我現在就殺了你!我要叫你魂飛魄散!我看有誰知道!”

……

“日遊神是烏龜王八蛋。”

這話是姜超說的。

和日遊神那視頻正好無縫對接。

“事情就是這樣,日遊神捏碎了我們公司文化部副主管的魂魄。”

“我一個沒控制住,就代替地府制裁他了,真要給我按罪名的話,頂多是違規操作,罰些功德點罷了。”

很顯然,這視頻是土地公拍的,難怪姜超會給他好處。

更顯然的是。

“小姜,你爲什麼不早點把這視頻拿出來呢?”

姜超想了半天,最終說道:“我大限將至,年事已高,忘了。”

放屁!

你分明就是利用冥王,讓他整死夜遊神!

至此,罰惡司總算是鬆了口氣。

好歹視頻中,日遊神並沒有把自己給供出來。

不然自己可就完蛋了。

天不亡我。

哈哈哈哈!

“對了,這個視頻只是後半部分,前面還有一些片段,內容似乎更加勁爆。”

罰惡司一驚,顫顫巍巍道:“在,在哪裏?”

姜超冰冷道:“很不幸,我歲數大了,又忘了,等我想起來再說吧。”

卑鄙!

“對了,你們案子到底結沒結?結了就趕緊走,別耽誤我睡覺。”姜超說道。

崔判和查察司交換了一下眼神後,紛紛點了點頭。

“那好,既然情況已經水落石出,我們就不叨擾了。小姜,你可一定要好自爲之啊。”

一出手就整死兩名陰帥。

以後你上位了,誰敢和你打交道?

“謝謝崔判關心,小姜記下了,慢走。”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