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眾人神情一怔,有些茫然。

畢竟到了文永泰那種地位,不知道他的人還是大多數的,哪怕這些人都是京城赫赫有名的二代。

可但凡是知道的人,此時那一個個都是面色狂喜啊!

文永泰名聲不如軍神許傲天,可是手中掌握的權利卻也十分超然,因為他保護的可都是華夏的最高級別的領導人。

甚至從某些方面來衡量的話,他跟軍神許傲天的身份地位可以說是不相伯仲。

在整個華夏,除了軍神許傲天之外,沒有幾個人敢輕易招惹他。

「哈哈,沒想到許少竟然把哪位都給驚動了。」

「呵呵,不錯,許少果然聰慧啊!這文總的個人戰鬥力也許不如軍神,可他手中掌握的可都真正的強者啊!」

有知道文永泰的人,紛紛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周圍眾人一聽,此時也猜到了一些端倪。

畢竟那些明白的人已經說的非常清楚了,其他人便是沒有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啊!

當即,這些二代,一個個臉上都浮現了濃濃的激動之色。

這次的事情鬧的越大,對他們來說效果便越好,他們為的不就是想要在軍神面前混個臉熟嘛?

「哼!小子,你死定了!」

「不錯,竟然敢打我們這麼些人,今天便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保不住你!」

「不知所謂,真的以為自己有點實力就了不起了?這可是京城,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一名名二代,目光不善盯著林逸,冷冷的鄙夷道。

「世平啊!這事兒我幫不了你!」

就在眾人無比激動的時候,一道讓許世平跌入冰窖的聲音驟然在電話中響起。

「文叔,為什麼?」

許世平瞪著眼睛,扯著嗓子咆哮了起來。

如果文永泰不幫他的話,那麼在京城,其他人還真未必能夠拿下林逸。

「你叔叔說的。」文永泰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空蕩蕩的密室內,文永泰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是因為許傲天的時日不多了嘛?」一道宛如幽靈般詭異的聲音,驟然響起。

文永泰那迫人的眸子里閃過一道無奈之色,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便是強悍如軍神也擺脫不了命運的枷鎖。

「如果在半年內他無法突破進入更高的境界,他死定了!」文永泰咬著槽牙聲音憤怒的說道。

許傲天的存在,可以震懾西方國家的宵小之輩。

如果有一天這個宛如神明一般強大的男人突然不在了,那後果便是文永泰想想都覺得后怕。

今時今日的太平盛世怕是會遭受到巨大的衝擊。

「那你想要怎麼樣?」那道詭異的聲音再度響起。

「呵呵,我能怎麼辦?身居要職根本無法離開,而且他也已經做了準備,軍神勳章都已經送出去了。」

文永泰自嘲一笑,別人都說他跟許傲天是華夏兩大守護神,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算個狗屁的守護神,如果不是許傲天一個人撐著,華夏不知道要出多少亂子了。

一旦許傲天不在了,他怕是孤掌難鳴,到時候,華夏又該何去何從呢?

先婚後愛:首席總裁契約妻 林逸他知道,也做過了一翻調查,實力不俗,可是跟西方那些老牌強者相比,跟那些天榜上的強者相比,他還是在太過稚嫩了。

密室內再度陷入了安靜中。

而躺在地上,剛剛一個個還一臉激動得意的二代們全部傻眼了。

「不幫?」

每個人都有種做夢不一般不真切的感覺。

許世平親自開口,文永泰竟然說不幫?

「許少?」

有離許世平比較近的二代,小聲的喊道。

許世平也從那種震驚中回過神了,隨後咬著槽牙怒吼道:「他文永泰不幫就算了,難不成這京城就他一個強者?」

「許少在哪兒?」

「許少在哪兒?」

「瑪德,是那個王八蛋動了許少?」

一道道怒吼聲再度響起。

赫然都是一些成身材肥胖的中年人。

這些中年人的穿著,雖不如二代,可是那種久居高位上的威嚴,卻更加的恐怖。 「老爸?」

「秦叔?」

「趙部長?

「王秘書?」

……

一道道驚呼聲從這些二代的口中傳出。

要知道,這些人那平日里可都是高高在上,深居簡出的人啊!

可現在,竟然一起出現在了他們面前,這簡直讓他們有種墜入雲端一般不真實的感覺。

往日,想要同時見到這麼多人,也只有在每年開大會的時候才能夠見到啊!

可現在,這些大佬竟然同時出現了。

就在眾人無比震驚的時候,一輛輛裝備精良的戰車,也紛紛從四面法八方開了過來。

這一幕簡直讓那些二代激動的熱血沸騰啊!

林逸就算是再有本事,再逆天,難道還能夠擋住這些戰車不成?

「諸位長輩好!」

許世平深吸了一口氣,那腫的跟豬頭一樣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笑意,隨後一臉挑釁的看了林逸一眼。

戰車都出動了,今天林逸還不是死定了嘛?

「哎呀,世平,你這臉是那個狂徒給打的?」

「瑪德,竟然下這麼重的手,這還有王法嗎?」

「來人,把打人行兇者給我拿下,膽敢反抗,殺無赦!」

有人瞪著眼睛,威風凜凜的咆哮了起來。

「吆喝,這又來了一群不講理的人?」林逸咧嘴玩味的冷笑了起來。

「哼!講理,你把人打成這個樣子,還需要講理嗎?」

「不錯,不管怎麼樣,你動手打人就是你的不對!」

豪門世家:我的霸道老公 林逸一開口,那頓時就像是招惹到了一群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一般,頓時,口水漫天飛舞,差點都要把他淹沒了。

「pia!」

林逸的鞋拔子狠狠的抽在了一名中年男人的臉上,這一下的力量並不算是太大,只是把對方打的半張臉火辣辣的而已。

可這一舉動,對於中年男人來說,卻是奇恥大辱,他可是在京城能夠排的上號的場面人物,現在竟然被林逸用鞋拔子抽臉了。

這事兒要傳出去,以後他還如何在官場混?

「你他瑪德敢打我,我要弄死你!」中年男子齜牙咧嘴,宛如兇悍的猛獸,揮著拳頭就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哎,等等,你剛剛可說了啊!不管怎麼樣,你動手打人就是你的不對,怎麼?難道你自己也想犯錯啊?」林逸抬手輕鬆的抓住了對方的拳頭,淡淡的冷笑道。

中年男子神情一怔,隨後另外一隻手臂就朝著林逸打了過去,規矩,當然是用來施加在別人身上的了,他怎麼可能會用在自己身上呢?

林逸見狀眸光驟然一寒,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對方的小腹上。

「砰!」

強悍的力量,直接讓這名體重接近一百八十斤的中年男子宛如布娃娃一般倒飛了出去。

「拿下這個狂徒!」

有常年在京城的大佬震怒了。

這裡可是京城啊!

什麼時候出現過這麼惡劣的場面。

竟然敢在大街上公然毆打別人,這在他們眼中,簡直就是目無法紀的行為。

「咔咔!」

一名名穿著黑色作戰服的戰士,紛紛拿著黑色的衝鋒槍,直接把林逸包圍起來。

「蹲下,雙手抱頭,否則,我們將會採取進攻措施!」

一名隊長模樣的男子,盯著林逸,沉聲警告道。

林逸見狀瞳孔微微一縮,站在原地沒有說話。

「哈哈,小子,你不是很狂嘛?繼續打啊!」

「來啊!老子就站在這裡,你有本事過來打我啊?」

一名名二代,紛紛起身,一臉囂張,得意的盯著林逸叫囂道。

許世平的臉上也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得意之色,敢動他,今天他不但要讓林逸死,還要讓他死的很慘!

「爺爺……」

陳美君一看,一臉焦急的拉了一下陳升的袖子,這可是真槍實彈啊!一旦動起手來,就算是林逸功參造化,也難免有性命之虞啊!

陳升麵皮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只能扭頭看向了偉岸,不可一世,宛如戰神一般的許傲天。

如今這種情況,許傲天若是不點頭,誰也無法解決啊!

「等!」許傲天開口,惜字如金般的說道。

陳美君聞言,雖然焦急萬分,可是卻不敢再多說什麼了,只能不斷在心裡默默為林逸祈禱,希望林逸能夠順利渡過眼前這一關。

「許少,您看現在怎麼處理這小子?敢在平安大道上公然動手,便是殺了也不為過!」

一名身材肥胖,矮小的中年男子,上前一步,走到許世平面前討好的笑道。

「哈哈,殺他?如果直接殺了他豈不是便宜他了?」許世平傲慢一笑,隨後大步流星朝著林逸走了過去,在離林逸還兩米的時候,許世平停下了腳步,盯著林逸冷冷的笑道:「你現在繼續牛啊?敢打老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誰的侄子?」

「當然知道了啊!軍神許傲天嘛!」林逸咧嘴笑道,隨後眸光驟然一寒,唇角微微上翹,浮現了一抹殘忍的冷笑,繼續說道:「我相信許傲天不是傻子,如果他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的話,應該會很心痛,因為你完全就是一個沒有任何生存能力的傻比!」

許世平一聽,那叫一個憤怒啊!一把從旁邊一名戰手中奪過了微沖,對著林逸的腦袋,瞪著眼睛,猙獰的吼道:「你他瑪德說誰是傻比?現在給老子跪下,否則,我一槍爆了你的腦袋!」

林逸緩緩搖頭,冷冷的笑道:「你沒有這個能力!」

「唰唰!」

周圍戰士一聽,紛紛再度一動,警惕的鎖定了林逸。

「哈哈,我沒有這個能力?你看看你周圍,最少有二十把微沖對著你,你今天就算是長出一對翅膀老子也讓你飛不出去這京城!」

在這一刻,許世平再度變成了那個囂張跋扈,統領整個京城的紈絝子弟,盯著林逸囂張的大聲吼道。

「呵呵,你就這麼確定,這些人能夠搞定我?你可曾想過,萬一他們搞不定我之後的下場?」林逸咧嘴玩味的獰笑了起來。

這麼多人同時對準他,他想要完美防禦的確有些困難,雖然這些子彈不會真的要了他的性命,但是的確能夠給他造成一些傷害。

可他在寶甲的超強防禦之下,這些子彈卻形容虛設,要知道這寶甲可是連鬼龍婆的那鋒利的爪子都能夠擋住的存在,區區子彈,呵呵,還真沒有辦法破開寶甲的防禦。 許世平一聽,頓時心頭一顫,猙獰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畏懼之色,他可是真的被林逸打怕了,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想過,挨打竟然會是這麼疼的一件事兒。

「許少,他今天已經是個死人了,何必跟他說那麼多?不跪,就打到他跪下好了。」

一名二代,湊近許世平的身旁,討好的笑道。

許世平一聽,頓時眼睛一亮,得意的笑道:「不錯,既然你不願意跪下,那就給我死好了,來人,殺了他!」

「哼!狂妄,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怎麼殺我!」

林逸冷哼一聲,體內的靈氣在這一刻瘋狂的鼓盪起來,宛如滔天的海浪一般在咆哮,眾人的耳邊在這一刻,甚至能夠清楚的聽到一股股可怕的海浪聲音。

而後,他們的視線中便出現了讓他們永生難以忘懷的一幕。

一把把微沖,竟然就像是氣球一般紛紛朝著天空上飄蕩。

無論那些戰士如何用力,都無法抓住那些微沖,甚至有不少人都被帶的飛起,嚇的他們急忙丟下了微沖。

剛剛還得意洋洋,一副吃定林逸模樣的二代們,全部傻眼了。

武者的存在他們知道,可是更高一層次的修仙者,他們卻根本不曾見過啊!

眼前這一幕,簡直超出了他們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

「唉,修仙者果然是恐怖啊!凡人怕是根本無法傷害到他!」陳升看著天空上飄浮的微沖,重重的嘆息道,這樣的力量,在凡人中已經可以稱之為神明了。

林逸看著惶恐不安的眾人,臉上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而後,大手猛的一揮,唰唰!一把把微沖直接調轉槍頭,竟然瞬間鎖定了許世平等人。

「跪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