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賴卻是懶得搭理他,而是起身出了涼亭,三女緊緊跟在身後。

吳賴看著院子裡面的大大小小的玉原石,轉首對王丁笑了笑說道:「大掌柜,這第一個條件,我可要兌現了!」

吳賴話音一落,便朝著院子一揮袖子,卻見院子裡面本來擺滿的大大小小的玉原石,竟然突然間全部都消失不見了,自然是被吳賴使用袖裡乾坤的法訣裝了進去了。

二掌柜和三掌柜頓時看得是目瞪口呆,而大掌柜王丁卻是識貨,頓時失聲驚呼道:「啊?袖裡乾坤?」

吳賴微微詫異地看了一眼王丁,口裡輕笑一聲道:「呵,你倒是有些見識!」

王丁卻是不敢隱瞞,趕緊恭敬地回答道:「回巡察使大人的話,屬下當年在京華市龍組本部訓練的時候,曾經有幸見過二長老使出過類似的功夫,據說整個龍組之中,會使袖裡乾坤的就二長老一人,看來巡察使大人已經是深得二長老的真傳啊!」

若說王丁一開始還對吳賴的身份有些懷疑的話,現在一見吳賴使出袖裡乾坤,那最後的一份懷疑也頓時煙消雲散了,看來傳說是真的啊,二長老果然是非常的賞識這位新任的北方巡察使,不然的話,怎麼會將自己的絕學袖裡乾坤傳授給這位巡察使大人呢?

「哦,難怪你會認出來,好吧,玉石我就都帶走了,前面店面上的玉石,估計也沒有什麼特殊的好東西,看在我們是龍組同僚的份上,我就不帶走了,你們漱玉坊從此以後也請好自為之吧!」吳賴說著,便要轉身離開。

王丁好不容易才碰上了北方巡察使,而且還大大的得罪了人家,哪裡敢這麼輕易讓巡察使大人離開,萬一對方將自己之前的不敬記在心中的話,那自己以後的日子恐怕就難過了!

想到這裡,王丁急忙上前一步,恭聲呼道:「巡察使大人,請留步,難得來西秦省一次,還請巡察使大人給屬下一個表達敬意的機會!」

「呃?」吳賴回頭有些詫異地看著王丁!

王丁急忙接著說道:「巡察使大人駕臨西秦省,我等辦事處上下無比榮幸,還請巡察使大人能夠賞臉,移駕西京市,指導指導我們的工作,我們將不勝榮幸!」

吳賴聞言,這才有些反應過來,自己身為北方巡察使,就是負責監督北方各省龍組辦事處的工作的,只是自己一直沒有進入這個角色,如今聽王丁這樣說,自己若是就這樣施施然離開的話,還真的有些對不住自己巡察使的這個身份,便微微沉吟了一下道:「也罷,既然來了,看看也行,不過今天晚了,明天一早,我會去西京市!」

吳賴心中已經拿定主意,自己來藍田縣的目的在將那塊極品翡翠收入囊中的時候,已經完全達成了,既然這樣的話,休息一晚,第二天順便去西京市履行一下自己身為巡察使的職責,倒也沒什麼,省得日後那二長老軒轅紀平問起來,自己什麼事情也沒幹。

王丁一聽對方的口氣,似乎比之前緩和了許多,心中也是大喜,趕緊趁熱打鐵道:「那今天晚上,就請巡察使大人賞光吃頓便飯如何?」

吳賴聞言,也感覺折騰了這麼長的時間,肚子還真是有些餓了,也懶得去西京市,便搖了搖頭道:「吃飯就算了,時間不早了,我們也懶得坐車了,我和她們三個在街上隨便吃一點就行了!」

王丁一聽吳賴拒絕的並不是很堅決,立即繼續說道:「隨便吃點兒怎麼行呢?這樣吧,既然巡察使大人不願意換地方,就在藍田縣找個地方,容屬下好好招待一番,還請巡察使大人務必賞臉啊,不然的話,屬下這心裡實在是過意不去啊!」 「嘭!嘭!…」

飛機爆炸的碎片墜落到地面上,羅格已經看到好幾處地方濃煙升起,警報聲、哭喊聲混雜在一起。

暴亂,從此刻開始。

「血族….」羅格俯看著街道上一些拿著武器掃射的男子,心中想道。

這些拿著手持武器的暴徒不知道哪裡來的,在飛機爆炸之後,就從各大街小巷鑽出來,然後就開始屠殺。

這一刻,血族的感染性在羅格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嗯?」羅格突然感覺到一陣精神悸動,這是從未有過的,一股巨大的危機感瞬間襲來。

羅格想也沒想,直接往前一撲,在他的前面是一個坡度超過七十度的斜坡,他現在所在的地方其實是在一段盤山公路上。

在羅格撲出的瞬間,在他旁邊的行李箱直接炸開,一道漆黑的身影瞬間朝他撲來,在半空中的時候就與羅格合為一體。

「嘭!」羅格平安落在斜坡下的公路上。

微風輕輕吹過,四周一片安靜,公路上除了羅格沒有其他人。

經歷那一瞬間的生死危機,羅格已經冷靜下來。

「出來吧!」羅格淡漠的聲音響起,在剛才生死危機的瞬間,羅格已經進入超我狀態,直接跳過『開關』階段,這是強烈求生欲的驅使。

一道修長的人影在羅格前面從無到有的緩緩顯現出來,這是一個身著黑色正裝英俊男子,一頭金黃色的碎發與他猩紅色的瞳孔形成鮮明的對比,整體帶著一種黑暗貴族的氣質。

「血族…」羅格冷漠道。

「你身上…有二號的氣息…」男子的聲音帶著血族特有的滄桑淡漠。

「二號,你說的是勞德吧,我親眼看著他在我面前變成乾屍,他的血流了一地呢…」羅格淡淡的說道。

「是嗎?」男子氣息沒有絲毫變化,彷彿羅格說的是一個與他毫不相干的人。

「好好記住那個場景吧….因為那也將是你死時的樣子…」

突的!

「噗!!」一道寒光從羅格的脖子前劃過。

「咔咔…」在一個血族蓄力一擊的攻擊下,羅格脖子處的裝甲只撐了一秒不到,然後就瞬間碎開。然而裝甲碎開后——卻沒有鮮血濺出。

剎那間,骨刺裝甲動了起來,雙手一抬,往前一抱,位於裝甲背後的四根爪矛也在這個時候動起來,直接抓向前方空無一物的地方抓去!

「噗噗噗噗!!!!」四根爪矛一起扎入血肉中。

「嗯哼…」一聲悶哼響起。

而此時,上半身向後翻,半邊身體已經脫離骨刺裝甲的羅格又瞬間彈起來,裝甲從後面打開,一下將羅格包裹起來。

一滴滴暗紅色的鮮血順著爪矛流下,從關節處滴落到地面上。

而這時候,站在羅格前面不遠處的血族青年臉色突變…看著羅格好像抓著一個隱形人的姿態,空氣中飄散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幻術…」青年淡淡的說道。

剛才那個瞬間,他看到的是那個傢伙的盔甲被破開,脖子的鮮血濺射出來,那眼中種種驚訝、悔恨的眼神混雜在一起,讓他感覺到一種比吸食處女鮮血還要強烈的爽感。

就是因為這種讓人沉迷的感覺,他才沒有在第一時間發覺幻術,而就是他中幻術的一兩秒,局勢已經發生變化。

緩緩的,一個窈窕的身影在羅格身前顯現,這是一個女性血族。然而此時她的腹部已經被四根漆黑的尖矛貫穿,羅格的手像握球一般抓在對方的額頭上。

「噗!」一根爪矛瞬間抽出,然後又刺穿血族的身體。

「不要動!」羅格冷冷的說道。

一根爪矛抵在血族的下巴處,只要羅格心念一動,這根爪矛就能在一瞬間從下至上的貫穿對方的頭顱。

羅格聽蘭德爾說過,頭顱和心臟同樣是血族的弱點。

「你是怎麼發現的…」準備突襲救下同伴的血族已經失去機會,於是血族青年淡淡的說道。

「托瑞多族…」羅格目光看著手上的女性血族,輕輕道。

羅格回應的同時,脖子上碎裂的裝甲部分也在迅速修復著。

剛才,在那個青年出現的時候,羅格就已經發現,月光下還有一個人,那才是剛才引起他精神悸動的根源。

妖妃是禍水,得寵著! 如果不是倀鬼能感覺到月光能量的波動,第一次偷襲的時候,羅格很可能就已經交代了。 漫漫仙路奇葩多 而在扛過第一波偷襲后,羅格就一直感應到那個隱藏在月光下的波動,既然對方還想偷襲,他也乾脆來個將計就計。

這血族偷襲雖然只用了一招,但羅格卻分析出很多東西,正面對戰的話,單挑他占不了便宜,至少他手裡的這個血族是這樣。

「放了她…你走..」血族青年淡淡的說道。

羅格目光向四周望了望,從這裡過去,遠處一片黑暗,而羅格也在黑暗中感覺到了一點不一樣的東西。

「這麼說…你是吉密魑族的..」羅格看著血族青年冷冷的說道。

「你對我們倒是挺了解的…」

「這就是全部了。」羅格搖搖頭。

「嗤嗤嗤…」

一雙雙猩紅的眼睛從周圍緩緩亮起,那是一隻只灰色皮膚的血毒獸,密密麻麻至少上百隻,每隻血毒獸的體型都極其強壯,若是人類的話,這一個個都是至少兩米多的壯漢。

「你這樣…我怎麼還敢放了她…」

「我再說一遍,放了她…你離開…」血族青年的語氣堅定而淡漠,聽不出情緒。

羅格微微搖頭。「不如這樣吧,你們不是想攻擊特察局嗎?我們去維蘭特大廈,然後我放了她。」

「咕咕咕….」圍在羅格周圍的血毒獸發出一陣奇怪的叫聲,動作緩緩向他逼近過來。

「咔咔咔…」羅格捏著血族頭顱的力量和緩緩加大。

「你這個…..」

「噗!!!」抵在血族下巴出的骨矛突然用力,一下貫穿了血族的頭顱。

「咳咳…」一股股鮮血從下巴處流出。

「..你為什要說話…你又想詛咒我嗎?」

「噗!」羅格直接一把捏碎對方的頭顱,不管有多強,至少她還無法在爆頭后活下來。

「你這個…該死的混蛋。」血族青年的語氣仍舊平靜,但從他這句話中,羅格卻感覺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與憤怒。

……. 吳賴見這王丁倒是一個勁地套近乎,便也不再拒絕,畢竟自己以後在龍組中混,多了解些情況,積攢些人脈也沒錯,便點了點頭說道:「也罷,我們就住在這裡的美玉大酒店,那晚飯就訂在美玉大酒店,大家一起坐坐吧!不過現在還有些早,我們街上逛逛,太陽落山的時候,你們到美玉大酒店等我便行了!」

王丁一聽頓時大喜,雖然自己很是懊惱自己的「番天印」被毀,但是因此能夠和新任的北方巡察使搭上關係,這當然也是見不錯的事情,如果自己應對得當,能讓這位北方巡察使擯棄前嫌,賞識自己的話,那簡直就是因禍得福了啊!

「那好,那好,太陽落山之時,屬下定當前往拜會!」王丁連聲說道。

吳賴卻是微微一蹙眉頭,搖了搖頭說道:「對了,你也不用自稱屬下了,也不要叫我巡察使大人,我姓吳,你就叫我小吳便可!」

「屬下不敢!」王丁嚇得頓時顫聲說道,龍組之中等級森嚴,根本就不允許以下犯上,這也是之前王丁無比恐懼的原因,這位北方巡察使大人是很年輕,年輕得有些不可置信,但是尊卑有別,讓自己稱呼對方「小吳」,王丁卻根本就沒有那個膽子!

吳賴卻是可不想自己在大街上被人家當怪物,這個王丁若是在公眾場合叫自己一聲巡察使大人,那人們還不得將自己當怪物,弄不好還以為自己拍電視呢!

吳賴想到這裡,將臉微微一沉,不悅地說道:「大掌柜,本巡察使這次來是負有秘密使命的,所以一開始並不想透露身份,最後也是沒辦法,這才出示了身份,你若是這樣稱呼我的話,萬一我的行蹤被人知道,耽誤了龍組的大事,你承擔的起嗎?」

王丁一聽,又是一驚,頓時嚇得渾身一個激靈,不敢再堅持,只是心中有些腹誹,這個巡察使大人既然有秘密使命,那應該低調一些才是,可是怎麼看這位大人不是個低調的人呢,不過叫小吳是萬萬不可的,還是折中一些的號。

想到這裡,王丁微微沉吟了一下,出言請示道:「那巡察使大人,屬下便叫你吳哥,你意下如何啊?」

「又是吳哥?」吳賴不由一陣鬱悶,自己一個年紀輕輕的學生,在應州城的時候,便被菜刀幫的那一群小弟們稱為吳哥,如今又跑到這裡當了吳哥,也罷,吳哥就吳哥吧,只是聽起來,自己堂堂龍組的北方巡察使,怎麼像個黑道老大似的!

「好吧,吳哥就吳哥吧!」吳賴無所謂地揮了揮手,卻是大步流星地朝著院子外面行去,走了兩步,卻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回頭指著站在院子角落,早就嚇呆了的小春子,對王丁說道:「對了,大掌柜,這個小春子委實不錯,你可要善待人家啊!」

「是!屬下謹遵巡察使大人……呃,吳哥之命!」王丁立即出聲回答道,還帶著幾分羨慕地看了看小春子,不知道這貨怎麼這麼好運氣,竟然受到了巡察使大人的青睞!

吳賴吩咐完了之後,便施施然地走出了院子,三女自然是盈盈緊隨其後,不過,吳賴出了院子門,快要走到前面店面的時候,還是聽見身後的院子里傳來一陣陣凄慘的叫聲,那聲音貌似有些熟悉,應該就是那位三掌柜的,而且期間還夾雜著大掌柜的罵聲:「我圈圈叉叉你祖宗的,你什麼人不好招惹,給老子招惹這麼一尊大神,差點兒害了老子……」

三女掩嘴輕笑,吳賴卻是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施施然地走出了漱玉坊,雖然這期間一波三折,但是吳賴順利地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自然心情也是十分的舒暢,陪著三女繼續逛街,只是這藍田縣實在是不大,雖然人多了些,但是街上的門市大部分是賣玉的,而有了極品翡翠的吳賴,自然也看不上了那些一般的玉石了,四人逛了一陣子,終於有些意興闌珊,眼見太陽西斜,就要快落山了,想起之前和王丁的約定,四人便往美玉大酒店返了回去!

半個小時之後,吳賴以及三女便已經回到了美玉大酒店的門口,遠遠便望見王丁在門口處不停地張望,不過這廝倒也聰明,換了一身不起眼的中山服,身邊也沒有了那群黑衣人,只有他一人站在門口,朝著街上張望,遠遠便看見吳賴帶著三女走了過來,頓時喜出望外,立即快步地迎了上來!

「呵呵,吳哥,你終於回來了,這裡我都安排好了,請吳哥隨我來!」王丁那個熱情啊!

吳賴也不欲太甚,微微點頭,只是感覺周圍有些不對勁,微微展開神識朝著四周一探,嘴角卻是勾起了一絲苦笑,嘆了一口氣道:「老王,你這又是何必呢?跟我在一起,會出什麼事情呢?」

原來吳賴發現,在這美玉大酒店的周圍,雖然看上去沒有什麼異常,可是暗中盤桓著無數的高手,吳賴發現正是王丁手下的那些黑衣人裝扮而成的,而且還發現了二掌柜的一些雇傭兵手下,腰裡都鼓鼓的,很明顯都裝著傢伙兒!

王丁知道吳賴已然發現了自己的布置,不由趕緊解釋道:「吳哥,我這也是擔心有人打擾咱們的用餐,所以做了一些布置,沒有和吳哥事先請示,還請吳哥見諒!」

「好了,將那兩個也叫過來吧,躲在那裡不出來算是怎麼回事?」吳賴指了指一輛賓士轎車後面藏著的兩個身影,淡淡地吩咐道。

大掌柜趕緊朝著那邊招呼了一聲:「老二,老三,你們出來吧,吳哥發現你們了!」

果然,那賓士車的後面走出了兩個身影,正是二掌柜和三掌柜,都有些緊張地走到了吳賴的身前,二掌柜還好一些,學著自己老大,朝著吳賴恭聲叫了一聲:「吳哥好!」

那三掌柜卻是有些不堪了,頭上還纏著厚厚的紗布,裡面有血跡滲出,很明顯,是剛才被王丁揍得,見了吳賴,不由自主地雙膝一軟,口裡已經是喊道:「小爺爺……」

吳賴頓時臉色微變,二掌柜一旁手疾眼快,一把將三掌柜拖住,不讓他跪倒在地,另一隻手迅速掩住了三掌柜的嘴,不讓三掌柜繼續說下去!

這也幸好二掌柜孔武有力,不然的話,三掌柜那一堆肉,一般人一隻手也托不住啊!

王丁那個氣啊,他帶來三掌柜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讓吳賴看看,自己已經嚴懲了這廝,讓吳賴消消氣,哪裡知道這貨竟然這麼沒出息,差點兒當中跪倒,如今這美玉大酒店的門口,人來人往,如果二掌柜出手慢的話,自己這邊可是成了矚目的焦點了,人家巡察使大人多次說了,有秘密任務,若是因為自己暴露了,那自己可是罪莫大焉啊!

王丁狠狠地瞪了一眼三掌柜,轉回首對著吳賴陪著笑臉說道:「吳哥,這個……老三他不知好歹,還請吳哥原諒啊!」

吳賴自然不會跟三掌柜這樣的人計較下去,搖了搖頭道:「無妨,一起吃飯吧!」

王丁見吳賴的臉色不像是生氣的樣子,這才微微地放下心來,趕緊回頭向二掌柜使了個眼色,自己急急地跟了上去!

那二掌柜也在三掌柜的耳邊小聲地囑咐了幾句,這才連忙也一路小跑緊隨其後,三掌柜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差點兒又闖了禍,不由抬起手在自己的臉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這才小心翼翼地也跟了上去!

進了美玉大酒店的大廳之後,那美玉大酒店的總經理郝銀賢一見到吳賴進來,哪裡敢怠慢,頓時疾步迎了上來,口裡恭聲說道:「您回來了,不知道晚上吃些什麼,我立即讓廚房準備!」

吳賴自然知道郝銀賢巴結自己的心思,卻是搖了搖頭說道:「郝總經理,來了幾個朋友,他們已經訂好了桌子,就不勞煩你了!」

那郝銀賢聞言,這才將目光轉向了王丁,他雖然不認識王丁,不過一則這王丁身上的氣勢也是不弱,二則剛才定了一個豪華的包間,而且點的都是珍貴的美味,據服務員彙報,大概有幾十萬的菜單,很明顯有些身家,而最為不凡的是,竟然被吳賴稱作是朋友,那自然也就不是普通人了,立即微笑著說道:「哦,原來這位先生就是為您訂的包間啊,剛才不認識,既然這樣的話,那今天包間裡面的一切費用就免單了,還請幾位賞臉!」

大掌柜王丁在吳賴面前不敢嘚瑟,但是哪裡會看得起區區一家酒店的總經理,聞言卻是冷冷地哼了一聲道:「今天是我招待吳哥,就不用你免單了,還是趕緊帶我們過去!」

郝銀賢面上頓時有些不好看,可是回頭看了看吳賴,哪裡敢發作,只好訕訕一笑,悻悻然地帶著吳賴等人朝著之前定好的包間走去。 「她嚇到我了…..」羅格淡淡的說道。

「吼吼吼….」回應羅格的,是一群血毒獸的狂奔嘶吼。

羅格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砰砰砰…」一連串槍聲響起,幾隻血毒獸倒下,然而更多的血毒獸前仆後繼的撲上來。

下一刻,一道殘影掠過。

「嘭!」羅格直接倒飛出去。

「嗤…..」四根骨矛瞬間插在地面,在公路上劃出四道三米多長痕迹,羅格的身體才緩緩停下來。

「好大的力量。」羅格手臂上的裝甲已經出現一道道蛛網般裂痕,在羅格停下的同時,裂痕已經開始慢慢修復。

一股巨大的危機感升起。

「五感強化!」一瞬間,羅格的感官全面提升,世界在他眼中重組升華。

「嘭!」羅格身體微挪,直接側身撞在血族青年懷裡。血族青年直接被撞退兩米多。

「砰砰砰!!!」一連串子彈貼腹射進對方的身體。

「吼吼…」然而與此同時,血毒獸已經撲上來,四五隻血毒獸直接抓住羅格的四肢,在他的身上撕咬著。

「嘭。」一道黑影貼著地從血毒獸群中竄出。

血族青年一把撕下上身已經破碎的衣物,露出那強壯如怪物的體型。

那一身爆炸的肌肉,與他之前修長的身材形成鮮明的對比。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