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接受者的生死掌控在施術者的手中,同樣是能讓接受者擁有特殊的非凡能力,同樣是修鍊出來的非凡能力也不相同。

唯獨不一樣的,也就是形式不同而已。

一個兵器,一個咒印。

如此種種,那西扶桑的神主和這他化自在咒印間,又是什麼關係?

【作者題外話】:第四更 想不明白,葉天再次喚出系統,詢問著心中的疑惑。

「叮!經過相關檢測,宿主之前所得的所謂神侍兵器,便是用殘缺版他化自在咒印煉製而成的。

也因力是這樣,為系統之前才能提供補完方法,消除那些神侍兵器的缺陷,從而讓宿主成功掌控。」

葉天皺眉,「這他化自在咒印還能夠用來煉製法器嗎?還有,這他化自在咒印很軍見嗎?為什麼這神主得到的還是殘缺版?」

「叮!第一個問題,他化自在咒印本身並不能用來煉製法器。

但若是以受印者為材,施展特殊手段便可以做到。

宿主之前奪得三件神侍兵器,都是用這個方法煉製而成。」

葉天失聲道:「什麼?那三件兵器居然是這樣煉成的?這也太殘忍了吧?而且那特殊手段恐怕非常的血腥惡毒吧?」

「叮!是的!關於第二個問題,他化自在咒印不僅罕見,而且需要特殊資質,同時每次施印都會使施印者魂魄受損。

施展的次數多了,施印者的魂魄便會崩潰,徹底的魂飛魄散,所以能練成的人極少,練成的人也不會輕易施展。

宿主擁有系統,能夠直接兌換補全版他化自在咒印,並不需要相應的資質,同時沒有相應的後遺症。

補全版雖然沒有後遺症,但卻有著施印的數量限制,隨著宿主實力的提升,施印的數量也會得到提升。

目前以宿主的實力,只能施印三個人,到了築基期,升為六個人,金丹則為十二個人,以此類推。」

聽著這番系統的回答,葉天先是吃驚,隨後才放下心來,當真如過山車一般,忍不住氣道:「系統,這也太坑了吧?為什麼之前我看他化自在咒印的簡介時,沒有相關後遺症的介紹?差點就被坑了!」

「叮!系統商城所出售的一切功法,都是經過完善的版本,所以自然沒有相關缺陷的介紹!」

「不對!那太上忘情劍錄是怎麼回事?」葉天疑惑道。

「叮!太上忘情劍錄為功法本身效果,並非功法缺陷,所以無法補全!」

原來是這樣!

葉天點頭,當即不再發出詢問,轉而自行思考起來。

眼下可以確定,這個他化自在咒印確實和神主有關,那麼你能夠通過這條線索,找出神主的真正身份。

之前奪取魔刃的時候,葉天雖然知道了神主的存在,也知道神主是當時華國的魔門大擎,在金丹大能擊敗后,逃往西扶桑的,但實際上並不知道神主究竟出自何門何派。

奪得了魔刃,並將之換成陰陽兩儀飛劍,葉天可不覺得那神主會就這樣算了。

之前這人能夠憑著魔刃,在華國縱橫無敵,後來又在金丹大能手下逃生,遠遁到了西扶桑,成為所謂的神主,而且還活到了現在。

這樣的人物豈會在吃虧后,便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慫貨?

現在一切風平浪靜,可不是真的風平浪靜,而是預示著一旦對方出手,絕對會是驚濤駭浪般的恐怖。

葉天可還沒有掉以輕心,一直在尋找著關於神族的一切線索,只是這神主的身份太過神秘,自己又不曾加入帝龍閣,沒有辦法了解更多的信息。

至於寧傲雪,她現在還只是帝龍閣的弟子成員,基本上不會有許可權查閱關於神主的信息。

倒是那賈真人,也許有這樣的許可權,可葉天之前光顧著裝逼了,忘記了這茬,現在想要找到這人,可不容易。

不過如今,有了他化自在咒印這條線索,也許能夠通過其他的渠道,得到關於神主身份的線索。

葉天之所以如此迫切的想要知道神主的身份線索,是因為只有知道了對方的身份,能夠了解對方究竟用了什麼樣的能力,從而能夠從容應對。

否則面對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對手,本就沒有辦法出招,只能被動應付,可不是葉天的性格。

不過,葉天也知道,雖然有了他化自在咒印這條線索,但想要找到神主的相關身份線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畢竟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知道當時神主所在的門派是否還在?

就算還在,恐怕也已經遠遁海外,一切只能從長計議。

就在葉天思慮的時候,房間里突然傳來了兩聲尖叫,頓時打斷了葉天的思索,讓他急切的趕回了房間。

昨天剛趕回房間,還沒等她看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迎面而來的便是一個枕頭,以及兩聲更加刺耳的尖叫。

「啊!你進來幹什麼?出去!出去!」

「啊……我……我……嗚嗚……」

顯然,前面這完整的話便是姜嫣然發出的,後面這斷斷續續乃至哭了的聲音,自然便是愈秀兒了。

葉天反應過來,也不敢多停,轉身閃出門外,將門帶上,喊道:「你們先將衣服穿上,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等一下我給你們解釋!」

愛在最美的年華 這時,聽到走廊的動靜,欒天龍和宣子明走了出來,一見到葉天,便激動起來。

上前幾步,兩人直接便跪拜了下去,齊呼道:「多謝葉先生為我極意門報仇,並且奪回門派的完整功法。

如此大恩,幾如再造,從此我極意門以葉先生馬首是瞻,但凡有令,不敢不從,刀山火海,無所畏懼!」

只是這時候,葉天心中正尷尬著,想著等下怎麼跟姜嫣然和愈秀兒解釋,哪裡有空理會這兩大老爺們。

當下,他敷衍的揮手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隨便你……」

不等說完,房門打開,穿著浴袍的姜嫣然伸出玉手,拉住了葉天的耳朵,扯進了房間,留下了兩個面面相覷的大老爺們。

久婚淺愛 宣子明回神,失聲道:「呃……師弟,剛才是不是眼花了,我好像看到……」

「眼花!絕對眼花!」欒天龍不等他說完,急切的搶斷道,「他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我們快點回房間吧!什麼都不要說!」

說著,他連忙爬起來,一邊向宣子明打眼色,一邊迅速的往房間走。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 宣子明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也迅速的爬了起來,飛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轉身將房門關上,已是滿頭大汗。

心道幸虧師弟反應快,及時的制止了我,否則要禍從口出啊!

讓怕老婆的葉先生聽了,會殺人滅口的!

顯然,又是一場誤會。

葉天這時候可沒有空去管欒天龍誤不誤會,他正看著用被單包裹著自己的身體,哭得像淚人似的愈秀兒,急得滿頭是汗。

「我說了多少遍,我真的什麼都沒做啊!真的,你們要相信我!」

姜嫣然雙手抱臂,一股女王的氣場油然而生,冷笑道:「你說貓見了魚,會有不偷腥的嗎?」

這一下,愈秀兒哭得更傷心了,如同一個被人始亂終棄的女子。

葉天撫額,痛苦的說道:「拜託,我怎麼說,你們才會相信啊!我真的什麼都沒做!」

「哼!你說怎麼相信?」姜嫣然火上澆油的說道,「之前你中了什麼火的,不是要靠那種……那種事才能夠解的嗎?

連實力都這麼強的你,都需要這樣做才能恢復,我和秀兒只是普通人,又怎麼可能扛過去?」

說到那事的時候,姜嫣然雖然女王氣勢十足,但還是有些羞澀的停頓了一下。

「這不一樣啊!」葉天苦笑道,「而且就算我真的動了你們,你們自己感覺一下,身體有什麼異樣嗎?」

姜嫣然皺眉,感覺了一下,疑惑的說道:「沒有啊!我身體和以前一樣,能有什麼異樣?」

愈秀兒的哭聲也略小聲了些,顯然也是想知道葉天接下來會怎麼說。

「那就對了!」葉天說道,「你還記得第一次和我做那種事之後,你床上躺了多久,才下得了床的?」

姜嫣然俏臉頓時漲紅,又羞又惱的叫道:「你亂說什麼呢!我……我哪有!」

「汗!」葉天再次撫額,「我的意思是說,秀兒也是第一次,如果我動了秀兒,你認為她現在還哭得那麼有力氣嗎?」

姜嫣然才明白葉天的意思,臉上的羞澀稍微退了些,心中也是奇怪的看向愈秀兒。

確實,回想自己和葉天的那一天晚上的瘋狂,之後自己可是連動一下手指頭都懶得動的。

再看愈秀兒,好像沒事人一樣,難道她的體質比自己還強?

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至於第一次之後的痛苦,對於葉天來說不算什麼,輕鬆便能治好。

當下,姜嫣然不禁疑惑道:「那你真的沒有動過我們?」

愈秀兒停下了哭聲,看向了葉天。

「話說我的信譽有這麼差嗎?」葉天無奈的翻著白眼。

「可那怎麼解釋之前你中了六欲之火,我要辦法解毒,只能靠那種……那種事才能夠恢復?

而我和秀兒都只是普通人,卻能夠扛過去呢?」姜嫣然不解的問道。

「首先,你們中的並不是六欲之火,而是慾火焚神散,兩者效果差距巨大,自然結果也不一樣!

第二點,在中了慾火焚神散之前,你們確實是普通人!可現在,你們已經不是普通人了!」葉天淡然的笑道。

姜嫣然和愈秀兒愣住了,不知道葉天為什麼這樣說。

疑惑的互相對視了一眼,還是姜嫣然開口詢問:「葉天,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葉天一笑,將之前的經過大致的說了一遍,卻隱去了從系統兌換他化自在咒印和受印者生死掌控在施印者手上的事。

隱瞞系統的事情自是正常,隱瞞關於受印的後遺症問題,葉天也是有自己的考慮。

雖說後遺症這是為了救她們,但從此生死掌控在別人手中,難免也會心存芥蒂,而彼此之間的關係顯得有些尷尬。

更何況姜嫣然是葉天的女人,而愈秀兒也被葉天認作妹妹,兩人都可以算是葉天最親近的人,所以葉天認為說不說都沒關係,不說反而更好,不會讓彼此尷尬。

葉天並不知道,就是因為這樣,日後便產生了誤會,這引起了一場大的風波,使他差點陷入到絕境之中。

當然,這是后話,暫且壓下不表。

此時,在知道了事情經過,同時知道自己居然能夠修鍊后,兩個女孩都變得激動起來。

特別是愈秀兒,更是忘了自己身上只裹著被單,激動的跳了起來,差點春光再泄。

姜嫣然也難掩激動,心中更是喜悅,以及鬆了口氣。

在知道葉天不是普通人,隨著跟葉天接觸的時間越久,發現葉天強大得簡直令人髮指,姜嫣然的心中其實是有所擔憂的。

因為她知道葉天的實力不斷提升,地位和勢力不斷的增長,而自己卻仍舊只是原地踏步。

就算葉天願意帶上她,自己和葉天之間的距離也會不斷拉開,最終在無盡的絕望中,看著葉天越行越遠,直至消失。

這是姜嫣然所不願意看到的,卻無法去改變,所以之前才會瘋狂的投入到酒店的經營當中,以求跟上葉天的腳步。

可她也知道,自己的連鎖酒店也不過是一天一句話的事,所以想要用此跟上葉天的腳步,無異於痴人說夢。

雖然心中一直不安,但姜嫣然卻沒有辦法做些什麼,所以只能不去想,盡情的享受現在了。

如今,葉天告訴她,自己從今以後也能修鍊了,能夠跟上葉天的腳步了,這如何讓她不為之激動。

愈秀兒也是激動,不過她就沒有將原來想的那麼多,她只是純粹的想要變得像葉天那麼強大,從此不需要再受制於人而已。

待到二女平息激動之後,葉天這才開口說道:「好了,現在由我來引導你們進入第一次修鍊,以防出現岔子!」

當然,這是借口,他化自在咒印的受印者想要修鍊自在天魔法相,是需要施印者開啟的,所以葉天才會這樣說。

姜嫣然連忙點頭,只是畢竟是第一次修鍊,難免會有些緊張,當下問道:「那該怎麼做?是不是要像電視上面那樣,先沐浴更衣,然後點香齋戒,最後冥想入定?」

【作者題外話】:第二更 葉天笑道:「不用緊張,不用那麼繁瑣,真法一句話,假傳萬萬條。

那些所謂的儀式都是假的,真正的修鍊者要是每次都得這樣,那還不得累死?

你們只需要就這樣靜坐在床上,然後我來引導你們就行了。

第一次修鍊的時候需要我引導,之後你們就不需要我來引導,便能夠自行修鍊了!」

葉天說完,便由姜嫣然開始。

讓她閉上眼睛,將手貼在她的額頭上,運轉他化自在咒印的法門,開啟姜嫣然體內他化自在咒印中的自在天魔法相。

當葉天將手收回后,姜嫣然的身上便綻放出粉光,那粉光迅速凝聚於姜嫣然前額,化作一位載歌載舞的天女形象。

霸愛成歡:邪少的貼身小寵物 那天女無比的聖潔,從九天之上的仙女一般,給人一種只可遠觀,不可孰玩的感覺。

可奇怪的是,這天女的穿著打扮卻又無比誘人,身上只披著輕紗,盡顯那曼妙身姿。

而在關鍵之處,卻又若隱若現,勾得人心火大盛,恨不得直撲而上。

就算是葉天,在那粉色天女顯現的霎那,也免不了有那麼一絲晃神。

心頭雜念壓下,葉天皺眉道:「居然是聖女天魔法相,真是要人命啊!」

邊上,在知道自己並沒有被葉天那啥,心中也不知該喜還是該失落的愈秀兒,聽到這話后,不禁疑惑的問道:「哥哥,聖女自在天魔法相是什麼?厲害嗎?」

葉天一笑,解釋道:「這自在天魔法相就和其他修鍊功法一樣,並不只有一種,而是擁有十二種法相。

最強大的便是大自在天魔,這法相便以自在天魔法相為名,再往下分別是金剛、修羅、岔怒、吉祥、智慧、聖女、明法、惑心、心鬼、夢魘以及情慾。

不同的天魔法相擁有不同的特殊戰鬥手段,像你嫣然姐的聖女天魔法相,便是以類似心靈攻擊的法門進行戰鬥。」

愈秀兒好奇的問道:「哦!要是這樣,那我會覺醒什麼樣的天魔法相呢?」

「我也不知道,因為每個他化自在咒印的受印者所覺醒了天魔法相,都和自身的經歷與心志有關。

沒有覺醒之前,就算是施印者也不知道,所以我也不知道你會覺醒什麼樣的天魔法相!」葉天笑道。

愈秀兒點了點頭,只有自己能夠聽得到的聲音自語道:「受印?施印?這之間似乎有什麼聯繫呢!」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