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三八搓了搓手,嬉笑道“是這樣的陽光,我們倆想學一手你藏東西的方法。”

“沒錯,沒錯,那招真的很帥,我在旁邊那麼近都沒有看出破綻,所以前來拜師學藝。”

兩人用充滿希望的眼神望着馮陽光,等待着他的回話。

他聽到這終於明白了,爲什麼這兩人一上車就跟他湊近乎,原來目的是這個。

但是馮陽光的藏東西,全是靠他的儲物空間,這個世界就此一份,又不是又什麼手法他教不了啊。

“怎麼辦呢?”

馮陽光轉了轉他黑白分明的眼睛,最後想出個辦法來。

接着他一本正經開口道“這個東西抱歉我教不了。”


聽到他這話,旁邊的兩人連忙就急了,趕緊開口道“怎麼教不了?你是怕我們太笨學不會嗎?”

“是啊,我們學習能力很強的。”

兩人連忙證明自己可以勝任。

馮陽光安撫的拍了拍他們的肩膀,解釋道“我這個是祖上轉下來的規定,一脈單傳,只能傳給我兒子。”

聽到這板磚就有些泄氣了,有些可惜道“啊!這樣啊,真的是太可惜了。”

他是真的喜歡這招,簡直就是喜見心獵,不過馮陽光話都說道這份上,只能放棄。

但是旁邊的史三八還不死心,一咬牙一跺腳,說出了一句讓車裏所有人都哭笑不得的話。

“那陽光,我認你做父親那你能不能教我?”看史三八的樣子,有種慷慨赴死的味道。

原本勝券在握馮陽光聽到這句話就傻眼了,還有人真的沒皮沒臉啊,他話都說到絕路上了,沒想到還能搭話。

在車對面坐着的俞飛聽到這話,直接坐不住了,連忙起身,伸手就是照着史三八頭上來了一下。

“哎呦!”史三八抱着頭哀嚎了一聲。

俞飛望着史三八吐槽道“你這臭小子,陽光話都說那麼明白了,你還能順着杆子爬,人家那是祖傳的,祖傳的懂不懂。”

史三八捂着被打的地方喃喃道,“我這不是看這招那麼帥麼,以後我藏個零食,違禁品什麼的就很方便了…”

史三八話還沒說完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他好像說漏了嘴,把自己心裏的那些小九九給說出去了。

雖然他閉嘴很及時,但是他目的已經全都說出來了。

“哦~”

“原來你小子報的是這個目的”


就連馮陽光都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他是抱着這個目的。

俞飛朝着史三八露出壞笑。

見到這個表情史三八心裏一驚,有種不祥的預感越上心頭。

“等下回去我就去牀上翻你的東西,如果被我找到違禁品,一件那就十公里,上不封頂。”

史三八聽到這隻能露出苦瓜臉,恨不得給自己兩嘴巴子,把自己目的說出來幹什麼。

一時間整個車廂內都是一片歡樂。

馮陽光終於明白了史三八就是整個隊伍的樂點所在啊,這樣也無形的讓他們兩個快速的融入進去。

……

馮陽光他們到戰狼剛安排好宿舍,牀都沒有享受一下,接踵而來的就是演習,而且是以多打少的演習。

少這方就是戰狼中隊,而多的則是整個戰狼旅。

時間一晃來到晚上,馮陽光跟冷鋒也利索應當被安排進演習,所有人被安排到一張運輸機上,準備投放在指定地點。

據馮陽光了解,此處的演習爲了無限接近於真實,他們被安排進了西南部的一批原始森林裏面,裏面處處是危險。

他們此時已經在天空中飛翔了一段時間,正在等候着龍小云的指令。

機艙之中所有人都在搞自己的事,什麼擦槍的擦槍,閉眼調息的,幹什麼的都有,唯獨沒有緊張的。

因爲這樣的演習對於他們來說太正常不過了,三天一小練,十天一大練,所以機艙裏的氣氛也沒有想象中的凝重。

就在衆人百無聊賴之際,板磚實在坐不住開口說話了。

“冷鋒講講你三槍的故事吧!”原本安靜的機艙之中迴盪着板磚的聲音。

冷鋒搖頭一笑正準備開口說話,冷鋒旁邊的史三八搶答道“誒!記住,說話要警慎啊!”

板磚看史三八接過自己的話,頓時有些不開心,回懟道“死三八怎麼那都有你。”

史三八指着板磚一字一頓道“是史三八,不是死三八,發音都不一樣的好不。”

他轉頭向冷鋒跟馮陽光,道“這個二愣子,才進戰狼就問,這麼彪悍的部隊,領頭的怎麼是個娘們,後來被整了十七八次老實了。”

史三八提醒道“所以說說話要警慎。”

“龍隊是女的,女的就是娘們,我沒說錯吧!”板磚反駁道。

在一旁默默聽着這一切的馮陽光,感受到了一絲陰謀的氣息,因爲他發現自己旁邊的俞飛一直面帶笑容,一個勁可樂,裏面肯定有陰謀。

史三八繼續搭話道“女人怎麼了,女的照樣可以那麼牛批,歷史上不就有嗎?你看看花木蘭,再者說了沒有龍隊就沒有我們戰狼。”

“三八說的對!”俞飛憋着笑附和道。隨後骨癌了冷鋒一下,道“你應該有所領教啊!”

冷鋒也接過話來,臉上帶着笑意道“我看她是缺男人征服,缺我這樣的男人。”

就在冷鋒說這句話的時候,馮陽光發現周圍的人一個個憋着笑,好似馬上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

而且馮陽光觀察到,周圍的人都有一隻手放在耳機上,他視力好看到正是按在切斷通話的按鈕上。

這下馮陽光反應了過來,這是再給冷鋒挖坑呢,想到這馮陽光也連忙伸手按在按鈕上。

“小樣還好我觀察能力不錯,要不然就要中招了。”馮陽光在心裏暗道,這些人明擺着就是要坑他們兩個,不過還好馮陽光善於觀察。 就在這時周圍的人只聽到冷鋒自言自語的回答“怎麼征服?怎麼征服?…”

“啊~!”

冷鋒話還沒有說完,就捂着耳朵驚叫起來。

他趕忙把傳出刺耳聲音的耳麥摘掉,然後長大嘴巴,不斷的捂着他的耳朵。

“哈哈哈!”同一時間整個機艙裏的人,都憋不住笑出聲來。

“果然如此!”看到這冷鋒的樣子,馮陽光證實了他的猜測,果然是陰謀。

還好他機靈,要不然捂着耳朵的不只是只有冷鋒了。

冷鋒一臉懵逼的從耳鳴的狀態中走出來,他聽着周圍的輕笑聲,加上週圍人臉上的迷之笑容,他也不傻瞬間就懂了,這些人是在陰他啊。

不過在看到馮陽光的時候,冷鋒有些疑惑。

“誒!陽光你怎麼沒事?”冷鋒好奇道。

馮陽光臉上扯出一個笑容,老神在在的自誇道“我又不傻,三八跟板磚一看就知道是在下套,再加上他們一個個都把手放在耳麥上,這不就看出來了麼。”

俞飛伸手在馮陽光肩膀上輕輕的拍着,嘴上連連誇獎道“你小子倒是有點眼力勁,不錯不錯。”

冷鋒聽後只能瞄了陰他的兩人,隨後有些自閉的戴上耳機。

就在他戴上耳機的一瞬間,所有人而耳朵中全都充斥着刺耳的聲音,機艙裏也想起一大片驚叫聲。

“嘶!”馮陽光受不了直接把耳麥脫了下來。

周圍的人也是相同的動作,那叫一個整齊。

“哈哈哈!”


緩過勁來,所有人都笑出聲。

馮陽光臉上露出苦笑,他都有些自閉,剛吹牛吹出口,沒想到打臉來的那麼快。

不過話說回來,這一系列操作無形之中,再次加速了馮陽光冷鋒他們兩個融入隊伍的速度。

就在他們打鬧之際,在外面的戰鬥已經開始了。

等衆人戴上耳機的時候,從裏面傳來了龍小云的聲音。

“所有人準備跳傘,開傘高度三百米,注意安全,新人加入,儘快磨合。”

所有人大聲道“是”

機艙之中響起整齊回答聲。

聽到指令之後,所有人都迅速的穿戴起裝備來。

因爲是高空跳傘,太高的話可能會缺氧,在高空中缺氧昏迷那可瘦必死無疑,所以每個人都戴上了面罩。

還帶上了護目鏡等東西,堪稱完美。

之後各自檢查了一下前後的降落傘,前方那個是以防其中一個降落傘出問題而準備的。

穿戴整齊之後所有人都站立起來,轉向面朝着機艙尾部,他們得從尾部跳傘出去,而不是從側邊。

“哐哐哐”

隨着飛機的震動,尾部的艙門被逐漸打開,這也是跳傘的信號。

“第一組跳!”耳麥裏響起邵兵的聲音。

一組,兩組…

幾秒鐘之後,機艙裏就只剩下冷鋒跟馮陽光兩人。

冷鋒朝馮陽光豎了一個大拇指,接着一躍而起跳了下去。

馮陽光也不甘落後,深吸一口氣,同樣也是一躍而起,在空中進行自由落體。

爲了加快降落速度,馮陽光故意把雙手雙腳努力朝身體靠近,併攏,在外人看來他就像一隻利劍一樣。

幸好馮陽光沒有幽閉恐懼症,要不然還真是有些害怕。

畢竟此刻是黑夜,從天空中朝地面看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一望無際的黑,而你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馮陽光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手臂上的手臂開始震動,說明他已經到達開傘高度。

接着他用力一拉揹包一側的繩子,一瞬間馮陽光的身體如同被什麼東西扯住一樣,降落速度瞬間就被降到最低。

因爲這是指定開始高度,所以此時周圍一片漆黑,其中勉強能看得清其他戰狼隊友打開的降落傘。

幾秒鐘之後馮陽光終於看到了地面。

“踏!”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