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馬癩子這傢伙居然罵到了姜超頭上,還揚言要燒了公司旗下的產業。

這是羅家衛所不能容忍的。

公司就像是一個大家庭,姜超則是一名家長。

罵自己可以,但如果威脅到家長和這個家,羅家衛當然不會放過馬癩子了。

“就憑你?你算什麼東西?被扣了八千點陽火值的人,能是我的對手嗎?”

“正好,我也看你不爽很久了,北庫村墳場,怎麼樣?”

羅家衛摁着語音說道:“誰不去誰孫子!”

說完,羅家衛就要跑出去。

李緣霸趕緊問道:“羅漢,出什麼事了?”

“我去殺了馬癩子!”

羅家衛一溜煙地跑了。

李緣霸都快急死了,自己想追,肯定追不上。

“三眼!你怎麼還坐着!你去把羅漢拉回來呀!”

張順爻摳着腳丫子說道:“急什麼?我也看他不爽很久了,今天他幹出這事兒,殺了也應該。”

李緣霸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雖說馬癩子不討喜,但怎麼說也同事一場,被革職了不算,還要被殺。

這叫啥事兒啊……

“董事長呢?他不能不管這事兒吧?”李緣霸問道。

張順爻卻是笑了笑,沒吱聲。

李緣霸一把揪住了張順爻的耳朵。

“什麼時候了你還笑得出來?!”

張順爻急得想用手去掰開李緣霸的手。

他那爪子剛摳過腳丫子,李緣霸立馬就鬆開了。

“霸霸,你現在怎麼管這麼寬了?以前你可不這樣啊,你還是高冷一點好。”

李緣霸瞪了他一眼說道:“和你有什麼關係?!董事長呢?!”

張順爻臉上又掛起了笑容。

“你信不信,就是董事長派羅漢去的。”

李緣霸一驚。

“怎麼可能?你別胡說,董事長不是那種人!”

張順爻老神在在道:“拉倒吧,董事長是什麼人我還不清楚?”

就是,公司中,張順爻是跟着姜超時間最長的那一個。

李緣霸拿起手機直接打給了姜超。

“董事長,是你讓羅漢去殺馬癩子的?”

“嗯。”

“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都已經把他革職了,難道這還不夠嗎?”

姜超淡淡道:“李緣霸同時,這不在你的工作範圍內,你就不要多問了,好嗎?”

李緣霸肯定也不能接受啊。

其實她和馬癩子之間也沒有什麼感情。

昏嫁誤娶 只不過單純地認爲,姜超這麼做未免有些心狠手辣了。

“董事長,你再考慮考慮吧,馬癩子應該罪不至……”

“嘟嘟嘟……”

“你敢掛我電話?!”李緣霸憤怒道。

張順爻笑得肚子都快疼了。

和董事長講道理,這不是鬧着玩兒嗎?

姜超認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你笑什麼?!”

張順爻趕緊收起笑容,老老實實地摳着腳丫子。

古董店內。

清然問道:“董事長,當真要殺了癩子嗎?”

“嗯。”

清然猶豫再三後,還是說道:“如果一定要的話,還是我去吧,你讓羅漢回來,他……”

“出去。”

“是。”

羅家衛赤手空拳的跑到了北庫村,馬癩子已經在這裏候着了。

癩子同志還是非常聰明的,之所以選在這裏,也是因爲王天祥平時都住在南庫村。

兩者差了好遠的距離,就算王天祥現在聞訊趕來,恐怕這裏的戰鬥都已經結束了。

就王天祥那小三輪兒,速度實在不敢令人恭維。

風馳電掣二十邁!

冰山老公,乖乖娶我 “你還真的不怕死啊。”馬癩子冰冷道。

羅家衛提息運氣。

“別廢話,來吧,凡有危害公司意圖之人,我必殺之!”

說完,羅家衛便衝了過去。

前不久還是並肩作戰的同僚,如今卻是倒戈相向。

馬癩子冷笑着拿出了一副畫卷,將精血點在上面後,衝出了一隻咆哮着的獅子。

羅家衛的一雙拳頭泛起了金光,面對張牙舞爪的獅子也是全然不懼。

眼看羅家衛和獅子打得不分上下,馬癩子也是露出了陰毒的笑容。

“就你這德行,也配稱爲輕塵第一雙花大紅棍,可笑!”

說完,馬癩子又是拿出一副畫卷,將其中的老鷹釋放了出來。

老鷹長唳一聲吼,猛地衝向了羅家衛。

獅子察覺到背後的氣息後,乖乖地讓到了一邊。

面對那巨大的老鷹,羅家衛眉頭都未曾皺一下。

他拿出一隻精巧的五股降魔杵,握緊後口中念道:“金剛部法,薩哆拉哈!”

法咒言畢,只見那小小的降魔杵忽然變成了一把長有四尺的降魔劍。

羅家衛對着老鷹的腦袋,橫劈了一劍下去。

“啪!”的一聲輕響,之前還神氣活現的老鷹,忽然化爲了一灘墨汁。

馬癩子沒想到羅家衛居然藏着這個寶貝。

“你,你這東西上次怎麼沒用?!”

羅家衛提着降魔劍緩緩走了過去。

“和董事長協同作戰,他不讓我用,我最強的招數,並非用拳,而是用劍,受死吧!”

羅家衛加快了步伐,馬癩子趕緊揮起手,那獅子也猛地衝向了羅家衛。

與此同時,馬癩子又拿出一副畫卷,將其中的一條大黑蛇放了出去。

馬癩子操控着兩隻鬼畫獸和羅家衛交戰着,羅家衛一味地進攻,那獅子和黑蛇也只能不斷閃躲。

可憐的馬癩子嚇得臉色蒼白。

媽的,我剛離開公司第一天就要被幹死了?

馬癩子不斷後退着,羅家衛則是勇往直前,心中只有一個字——殺!

“啪啪”兩聲,兩隻鬼畫獸也被羅家衛砍成了墨汁。

“你還有什麼遺言要交代?”羅家衛鐵着臉問道。

馬癩子在後退的時候被樹枝絆倒了,這會兒正一屁股坐在地面上。

“別,別殺我!我還小,我才十五歲啊!”

羅家衛搖了搖頭。

婚不由己,總裁請放手 “當你想要燒了公司的時候,你的壽命就已經走到盡頭了,死吧!”

馬癩子轉過身接着逃跑,羅家衛緊追不捨。

追着追着,羅家衛忽然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就是不論自己怎麼追,好像永遠都追不上。

中間永遠空着那麼一段距離。

忽然,馬癩子不動了。

羅家衛想也沒想,直接將手中的降魔劍擲了出去。

“噗呲!”

本章完 馬癩子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地低下頭,看着劍尖從自己的胸膛凸了出來。

羅家衛走過去後,一把將降魔劍抽了出來。

“啪”的一聲。

只見馬癩子的身體突然化成了一灘墨汁。

“哈哈哈哈哈!同是主管級別,我怎麼可能那麼弱?你走進我的萬象大陣了!等死吧你!”

羅家衛轉過身,發現馬癩子正坐在一隻氣態的老鷹身上。

讓馬癩子挑地點根本就是個錯,不佈下天羅地網,他纔沒膽子叫羅家衛過來呢。

“嘶嘶”聲響起。

只見數十條黑色的巨蛇正從四面八方涌向羅家衛。

一個個威風凜凜的大老虎也衝了過去,天上的十幾只老鷹盤旋着,彷彿隨時都會衝向可憐的羅漢。

這個陣法,就連吳錫妖王長二蛋進去了,都要退層皮才能出來。

就不要說羅家衛了。

馬癩子並沒有走,他正用手機拍着羅家衛慘遭圍攻的視頻。

隨後便將其發給了張順爻。

店鋪內,張順爻收到後便看了起來。

“乖乖,動真格的啦?羅漢連降魔杵都拿出來了,霸霸你快看。”

說着,張順爻就要把手機遞給李緣霸。

張順爻的爪子似乎從來都沒幹淨過。

“就放在那邊,我看得見。”李緣霸冷冷說道。

她是真的不能理解,這世上爲什麼會有這麼邋遢的人。

看了視頻後,李緣霸也是有些緊張。

“羅漢會不會打不過馬癩子?”

別看羅家衛人高馬大,馬癩子這傢伙陰險着呢。

“放你個屁,羅漢他……”

“你再說一遍。”

張順爻趕緊改口。

“我,我是說放馬癩子的屁,羅漢不可能輸的,我就簡單點,這麼說吧。”

“羅漢要是發起飆來,董事長都不是他的對手,不過這種情況挺少的,要看機緣才能發揮出來。”

李緣霸皺眉道:“什麼意思?打得過就是打得過,打不過就是打不過,怎麼還要看機緣。”

“哎呀,羅漢修煉的路數和我們所有人都不同,他是要看天時地利人和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