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小子有能力晉級到真傳弟子的級別嗎?”

聽着嫣然的話,有些氣悶的白華再次問道,現在的林毅只是外門弟子,在這之上還有內門弟子,顯然,按照慣例林毅根本沒有機會和身爲真傳弟子的白華交手。

“這個……”

被白華這麼一說,嫣然也是犯了難,這也的確是個問題。

“誒,這個沒問題,規矩是死的嘛!”

恰在此時,正當衆人愣神之際,一道模糊的影子閃現在衆人的眼前,悄無聲息,如同鬼魅一般。

然而,當衆人將視線集中在這身影之上時,在場的數百弟子卻是齊刷刷地跪了下來,就連那嫣然也不例外。“參見前掌門!”

一語驚爲天人,原本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林毅聽到這“前掌門”三個字,瞬間腦袋“嗡嗡”直響,膝蓋也是不受控制地跪了下來。

青雲宗的前掌門啊,這可要有多高的地位才行,也難怪林毅會控制不住自己。

“誒,都起來,還拘泥於這些細節!”


這老者笑嘻嘻地看着衆人,倒是給林毅一絲暖意,旋即說道:“這件事就這樣定了,林毅這小子破格和真傳弟子白華對戰,只要戰勝白華,那進入青嵐劍宗的三個名額就有他一個!”

前掌門的話誰能不停,聽見如此宣佈,在場的人頭變的更加的低垂,沒有一聲的反對。

看着衆人默認,那老者也是點了點頭,旋即微微仰視,看着比他還要高上一個頭的林毅道:“你跟我來!”說罷,便是率先離開。

看着有些佝僂的背影,林毅瞬間犯了難,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當即不再遲疑地跟了上去。 隨着那前掌門而去的林毅腳下速度極快,幾乎是達到了極限,卻是面對前面的老者依然是感覺力不從心。

不過好在自己和那老頭之間的距離也不算是太慢,總是能在一定的範圍之內看見一絲模糊的影子。

不到片刻,兩人便是來到上山地的天宵殿,這可是青雲宗掌門和兩位長老所居住的地方。看着眼前巨大的牌匾,林毅卻是犯難了,到底是進還是不進呢?

“還不快進去?”

恰在此刻,原本在林毅前面的前掌門不知什麼時候再次出現在了林毅的身後,靠近林毅的身邊說道,順手再推上一把。

這一推,雖然力道不大,但林毅還是以急速衝進了那天宵殿之中,整個身子更是朝着那身後急速掠去。

此刻,青雲宗的三大老一級別人物端坐在大殿之內,只感覺一道勁風自身旁掠過。

“師兄,是師父?”


感知到了這一陣勁風的天逸率先睜開了眼睛,其餘兩人也是贊同地點點頭。

“可是再次之前的那位是誰?”一旁的天霖問道,剛纔明明是有着兩道勁風掠過,很顯然前面那一位的氣息還是不太熟悉。

“林毅!”天辰的雙眸再次緊閉,嘴中淡淡地說道。

其餘兩人皆是有些吃驚,林毅是什麼實力還能不知道?能夠以這樣的速度掠過天宵殿沒個十年八載顯然做不到,但仔細一回想,既然那前掌門在場,兩人也是瞬間解惑,不再說什麼。

被那老頭帶到天宵殿後面的林毅艱難地睜開雙眼,這樣的速度自己顯然還是第一次遇上,即便是當初的天逸也不過爾爾吧!

“小子,知道我是誰麼?”

看着林毅睜開雙眼,那老頭竟是像個小孩一般頑皮地問道。聽及此,林毅也是差點沒有昏過去,但奈何這老頭的地位實在是太高了,一時也不好說什麼。

“弟子參見前掌門!”

稍微弓着身子,極爲禮貌的說道。卻是不想那老頭連連白手道:“誒,說名字!”

這一問倒是將林毅難住了,要說這老頭叫什麼林毅還真是不知道,仔細打量着眼前之人,林毅雙眼滴溜溜地轉動。

“天老?”

語氣極爲不堅定,現在的林毅可是不想在這老頭面前出糗,要真的將他給惹毛了,說不定自己這一次參加選拔大賽的事情啊就要黃了。

那前掌門一聽林毅如此一說,當即面色通紅,許久才說道:“你小子怎麼知道的?”顯然是不相信林毅就這麼容易就能知道自己的名字。

一時語塞,“迴天老,小子只是猜的!”雖然如此一說,但心中還是暗暗竊喜,青雲宗的其餘三人都姓天,而這老頭是那三個老傢伙的師尊,林毅唯一能猜到的當然只有“天”這個姓氏了。


“好了好了,不跟你小子扯了,還真是有點小聰明!現在我們來做正事吧!”

天老一時顯得極爲不耐煩,對着林毅招了招手,竟是直接帶着林毅騰空而起,朝着青雲峯的遠處掠去。

被天老一手擒着的林毅並沒有反抗,要是這老頭真的想要對自己做什麼的話,大可不必這麼周章。

只見身旁青雲白鶴不斷的閃過,這還是林毅第一次達到如此高度,直覺也告訴自己身後的這老頭實力定然不一般,很難想象小小的青銅級別的宗門竟是有着如此高手。

一路上林毅並沒有多說什麼,而前方由於霧氣的緣故根本看不清什麼。只知不到半刻鐘的時間,速度卻是突然降了下來。

前方不足百米的距離,與霧繚繞之間竟是有着一座如同天柱一般的山峯,峯頂的面積極小,在這峯頂之上還有着一座佔地並不是很大的茅草屋。

而在這茅草屋的四周皆是高達萬丈的陡壁,很難想象有誰會住在如此偏僻的地方。

不過一息的時間,被天老擒着的林毅兩人便是到達了那草屋之前。推門而入,倒是發現其中的陳設更爲簡單,出了一些必要的傢俱之外竟是別無他物。

“這是你的住處?”

掃視一番四周,林毅皺着眉頭問道,要真是如此,那他這個青雲宗的目前掌門是不是有些太過於寒酸了啊?

“怎麼?你小子看不上這裏?”

看着如此表情,這天老自然是知道林毅心中在想什麼,瞬間老臉再次拉了下來。

“沒有沒有,挺好,難得的清淨!”

看着說變臉就變臉的天老,林毅趕緊改口,要是真的把這老傢伙惹怒了,暫且不說會不會對自己出手,但是這四周的陡壁就夠自己好受的了。

“魂者修煉一途充滿了艱辛,若不是有着大智大堅之人,又怎麼可能有機會站在這個世界的頂端呢?在這裏條件簡單,但正有着每一名魂者都追求的東西!好了,這些東西你今後自然會明白的!”

看着林毅似懂非懂的樣子,天老只能是暫且終止話題,旋即把手搭在了林毅的手上。

“老夫若是沒有猜錯的話,你小子體內藏匿着一名古帝?”

一聽此話,林毅整個臉都立馬變得煞白,沒想到眼前的這老傢伙當真是有些可怕,連忙將手收回,眼神戒備地看向那已是半截身子埋在泥土之中的人。

看着林毅的表現,天老也是一陣啞然,真沒想到林毅的警惕之心竟是如此之強,“你放心,噬魂古帝雖然名聲不好,但能夠選擇你,那就沒人能夠改變他的意志,就算老夫想要奪舍恐怕也是難比登天。”

聽了天老的解釋之後,林毅方纔是如釋重負,看來這天老也並不是什麼貪圖不義的人。

“不過,接受了古帝傳承之人卻是有着聖帝之體倒是令我很驚訝!”

天老再次說道,眼神將林毅上下打量了一番。

面對這天老的大量,林毅只能表示無語,自己爲什麼有着聖帝之體就連噬魂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更別說是自己了。

“算了,兩日之後就是你小子參加弟子選拔大賽的日子,老夫還是將你的保命手段從新喚醒吧!”

糾結了片刻之後,那天老也是找不出什麼道道來,只能是放棄,倒是後面的這一番話讓林毅激動不少,自己的保命手段不就是噬魂嘛?現在的噬魂已是身受重傷,這一點林毅極爲清楚,難道說這前掌門還有什麼法子不成?

“天老能幫我喚醒噬魂?”

既然眼前的老頭已經這樣說了,那林毅自然是欣喜萬分。

“呵呵,喚醒說不上,一切還需要看緣分!”

那天老笑呵呵的摸了摸自己的鬍鬚,意味深長的看向林毅。再次道:“接下來可能有些痛苦,不管如何你小子都要忍住!”

雖然天老嘴裏說的清楚,林毅還是從那難以察覺的臉上看出了一絲擔憂,立馬也是變得正色地說道:“天老放心,小小痛苦還難不倒林毅!”

說罷便是靜坐了下來,屏住呼吸。一旁的天老也不再遲疑,手中一股柔和的力量傳出,輕輕撫摸在林毅的頭顱之上。

林毅只覺一股清涼傳遍全身,灌入奇經八脈之中。不到幾個瞬息快速在經脈之中竄動起來。

“嘶!”

霎時之間,林毅只覺自己好像是要被撕裂一般,各種經脈之內絞痛,身子無法控制地顫抖了起來。

“別動!正在將你體內的古帝殘魂彙集,若是經脈破裂,不光是古帝魂體難以保住,就連你自己恐怕都要成爲廢人。”

看着林毅的動作,那身後的天老語氣極爲凝重地說道。聽及此話,林毅內心也有些擔心,不敢再有絲毫的異動。牙根緊咬,怒了壓制着身心之中的痛苦。

而此時經脈之中的衝擊力顯然變得更盛,沒有任何辦法的林毅絲毫不敢有所動,大腦之中已是傳出了麻木的感覺,全身肌肉緊縮,冷汗直冒。

“挺住,現在最爲關鍵的時刻來了,放開識海,讓我進去!”

原本以爲支撐不到多久的林毅此時再次聽見天老的聲音,更是沒想到先前的一切都只是在爲現在作者準備,心中不禁是叫苦連連。

“拼了,至少要救回噬魂才行!”

面對如此局面,林毅心中暗罵,至少爲了噬魂這一信念也要將這一關給撐過去。

對於噬魂,現在的林毅已是有了一種脫不開的依賴,亦師亦友的感情讓的林毅心中堅定着信念,不管如何,噬魂是爲了自己纔會落得如此境地,自己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有責任將其救回。

轉眼之間,林毅只感覺一冰一熱的兩股力量朝着自己的識海之內奔去,將經脈之中的各種阻礙生生撞開,每一次撞擊都能讓林毅疼的呲牙咧嘴。

而林毅知道這樣的疼痛相對於之後的恐怕還是九牛一毛,心中不禁有些絕望。 隨着身後天老的力量不斷地朝着魂體之內衝去,現在的林毅只感覺全身都處於一種麻木的狀態。而隨着那天老的力量逐漸的深入自己的識海之內,更是隻覺得自己的魂體似乎都被脫了一層皮一般。

“要挺住,要挺住!”

即使現在身心極爲痛苦,但林毅還是在潛意識之中提醒着自己要不斷地忍住現有的痛苦。現在的林毅明白,自己代表的不僅是自己一人,那到處散落的噬魂現在也同樣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自己一旦放棄,不光是一人毀滅,連帶着噬魂恐怕也再也沒有翻身的餘地。

“小子,老夫現在要將噬魂古帝的魂體重新聚合,你可得撐住啊!”

本來對於時間一切的事情都看的極爲平淡的天老,此刻看着林毅痛苦的表情,心中難免有些擔心,但同時對於林毅的堅定心智不禁有了幾分敬佩之情。

“儘管來吧!”

聽着天老的警告,忍受着巨大痛苦的林毅直接大吼了,聲音在這青冥山脈的四周迴盪着。

頓時,只感覺識海之中無數的碎片開始不斷地朝着一點聚攏,“啊!”難以忍受痛苦的林毅一時忍不住地叫了出來,但端坐在地的身體依然是紋絲不動。

只感覺頭顱之中“嗡嗡”直響,甚至是聽見了無數頭骨開始摩擦的聲音,雖然知道這些聲音只是自己的幻覺,但林毅反而希望是真實的。

現實的感覺讓的林毅大腦開始逐漸的變得模糊了起來,對於這樣的感覺就連他自己也有些擔心,一旦自己昏迷不醒,恐怕僅憑天老一人之力難以控制局面。

“不行,絕對不能就此倒下!”

知道自己將要昏睡過去的林毅一時忍不住,竟是直接將自己的舌頭伸到兩牙之間,心中一狠直接咬了下去。

鑽心的肉痛瞬間傳遍全身,一個激靈,感知到了疼痛的林毅立馬清醒啊了不少。而在身後的天老自然也是知道眼前之人剛纔到底在幹什麼,不禁是搖了搖頭,心中暗道:“此子果然是個可塑之才吶,只是攤上了噬魂古帝這麼個角色!”

雖然心中如此一想,但天老手中的動作還是沒有絲毫的停止,磅礴的魂力如同滔滔江水一般朝着林毅的識海之內涌去。

……

如此,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個時辰,林毅的只覺早已變得模糊,甚至是連那鑽心的疼痛也是忘卻了。

“小子醒醒,快醒醒!”

不知道什麼時候的林毅最終在天老的呼喚之中睜開了眼睛,只感覺全身異常疲憊,而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充滿了汗液,感覺全身黏糊糊的。

“天老,好了麼?”

極爲艱難的露出一個笑容,此時的林毅非但沒有感覺到痛苦,心中反而是有了一股難得的愉悅,恐怕這就是傳說中脫胎換骨的感覺吧。

“嗯,差不多了,至於結果如何還需要你自己去看看。”

說罷,天老便是將林毅扶了起來。林毅沒有遲疑,完全不顧身心的被,神識探入識海之中,尋找着噬魂的影子。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