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一切都沒有如果,這一切都已經是事實。

四海龍君到了海邊,發現了另外一個人,一個人間的王爺,這個地方已經被四海水族的兵甲控制,怎麼還會有人間的王爺來這裡。

是什麼神仙幻化的嗎?可是在他身上有感覺不到仙家的氣息。

算了,不管他是誰,都跟他們沒有關係,還是去看看南海太子。

尋著南海太子的氣息找過去,沒有多遠就見到南海太子和黑龍公主從家裡出來,四海龍君不敢暴露,連忙使個法術藏了起來。

南海太子嘆口氣,拔出手裡的寶劍看了一眼,對黑龍公主說:「羽舞吃的糕點帶著崑崙的靈氣,來的必然是崑崙鏡的大仙,只是不知道是伏羲大帝軒轅大帝還是西王母的差使?」

說起來的是誰,黑龍公主也很糾結,她們在這裡已經有些時間了,行蹤一直藏匿的很好,連四海和海外黑龍都找不到,甚至天宮對他們都是一無所知的,可究竟是從哪走漏了消息,讓崑崙的給知道了,來的這位也不知道是敵是友,如果是軒轅或者伏羲的人還好說,可如果是西王母派來的,那可就麻煩了。

知道她夫妻二人絕不是來的人的對手,擔憂的看著南海太子:「待會見了面,如果真的是來抓咱們的,我擋住他,你帶著羽舞快跑,有多遠跑多遠,一定要讓羽舞活下去。」 作為黃花閨女,從初一開始到如今身為老師,蘇雲還沒讓男子在她旁邊睡過,羅陽卻是第一個。

雖說彼此都是穿著衣服的,可也會尷尬。

「要是沒什麼事,那不用陪也成。」蘇雲紅著俏臉道。

「蘇老師,會有事。」羅陽說道。

一問之下,得知如果氣勁再次逆流而不能及時平息,那會癱瘓,蘇雲嚇得臉都白了。

羅陽本來不想說的,可是蘇雲堅持不讓他陪她過夜,只得實話實說了。

「羅陽同學,那怎麼辦?」蘇雲驚道。

「蘇老師,不要怕,我會保護好你的。有我在,你放心好了。」羅陽握住蘇雲的手,安慰道。

彼時都已快要到凌晨一點了。

眾美人都要睡覺了,各自回自己的房。

蘇雲和洪佳欣也要回房休息,若羅陽不跟去,萬一下半夜蘇雲經脈出現紊亂現象而不能及時救治,那就麻煩了。

是以,當洪佳欣扶著蘇雲回房時,羅陽說道:「蘇老師,今晚我跟你們睡吧。」

聽了這話,蘇雲和洪佳欣俏臉和耳朵都紅了。

見唐桂花和安玉瑩正用幽怨的眼神望過來,羅陽只得又笑道:「桂花姐,安姐,蘇老師的情況有點棘手。」

蘇雲尷尬道:「要是不舒服,我叫你吧。」

若還能開口呼救,那則是萬幸的事。

怕就怕屆時洪佳欣又睡著了,蘇雲的經脈紊亂起來后,她說不了話,這才可怕。

一旦羅陽不能及時發現並醫治蘇雲,估摸她的下半生就完蛋了。

是以,羅陽不敢馬虎對待。

「蘇老師,還是讓我陪你吧。」羅陽熱心道。

「不用了。我會叫你的。」蘇雲紅著臉道。

說時,洪佳欣便已扶著蘇雲走出了房間,回她們的房間去了。

正在羅陽還想說話時,忽地感覺左肋微微一痛。

及至回過神來,才發現唐桂花已挨上來了,正在施展她爐火純青的掐功伺候羅陽。

先前見羅陽和蘇雲相對盤膝坐在床上,唐桂花還沒怎麼吃醋。

後來聽羅陽說要跟蘇雲睡在一起,唐桂花便很吃醋了。

跟安玉瑩不同,唐桂花若心裡盛滿了醋意,她就會直接表現出來,一般是用她的掐功去擰羅陽。

安玉瑩也會吃醋,但她多半是發兩句牢騷而已。

妻子的祕密:冷總裁的復仇嬌妻 此時唐桂花手上的掐功功力明顯很大,便知她的醋意很盛了。

「呀,呀,桂花姐,輕些,輕些,要脫皮了。」羅陽齜牙道。

一面求饒,一面左手探出去,勾住唐桂花的柳腰,將她摟了進了懷裡,連忙輕輕的啄了啄她的紅唇,算是討好她。

安玉瑩見了,酸溜溜道:「牛仔,人家不理你了呢。」

明知她也吃醋了,羅陽只得右手箍住安玉瑩的小蠻腰,將她也擁進了懷裡。

當啄了兩下安玉瑩的紅唇好,她撅起的紅唇便降下了許多。

剛剛讓安玉瑩的醋意減低了,算是一件好事。

但美中不足的是,左肋又痛了起來。

不用問,也知是唐桂花又在修鍊她頗有心得的掐功了。

若非羅陽體內有真氣,那會被唐桂花掐得渾身瘀青。

「桂花姐,輕點,輕點,真的要脫皮了。」羅陽輕輕拍了拍唐桂花的圓臀。

「什麼輕點?關老娘什麼事?聽不懂你說什麼。」唐桂花抿嘴狡黠一笑。

在這種時候,如果以為通過講大道理來勸服唐桂花,讓她平息心中的怨氣,那就想錯了。

莫說美人在吃醋時,就算在平時,一般都是不愛聽講道理的。

女生是感性動物。

羅陽知道不能曉之以理,只可動之以情。

啄了啄唐桂花的紅唇,羅陽說道:「桂花姐,你真漂亮。」

這話看似無頭無尾,但很有效果。

唐桂花嗤一聲笑了,從她那滿意的甜美笑容中,便知她很受用了。

在這種時候,她的掐功功力也會忽然減少。

房間里除了唐桂花之外,還有安玉瑩,施雲和雙喬。

當讚美了唐桂花之後,若不及時誇讚另外4位美人,那很不妙。

羅陽算是有經驗的人。

不待安玉瑩出聲,便連忙說道:「安姐,小雲姐,大喬姐,小喬姐,你們跟桂花姐一樣漂亮。」

原先安玉瑩便要輕微發作了,聽了羅陽的話,嘴角便有了笑意。

另外3位美人見唐桂花擰羅陽,都在偷笑。

當聽羅陽讚美唐桂花時,施雲和雙喬並沒有很明顯的吃醋,不過從她們俏臉劃過的稍瞬即逝的一抹陰霾可知,她們也是在乎的。

結果聽了羅陽也稱讚她們,便也甜甜的笑了。

羅陽頗為得意。

他擁有透視能力,左一瞧,便是唐桂花那怒突而出的上圍;右一看,則是安玉瑩那橫看成嶺側成峰的堅挺飽滿雪山。

再往床上瞅去,欣賞施雲和雙喬那水嫩多姿的嬌軀,又兼聞著滿屋子黃花閨女身子特有的體香,羅陽陶醉了。

見羅陽目光斜射下來,分明看的是人的胸脯,唐桂花抿嘴淺淺一笑。

「爽么?」唐桂花忽然問道。

「爽。哈?!呃,桂花姐,我不知道你在問什麼。」羅陽正看的津津有味,聽有人問,便脫口回答。

及至發覺答的話不妥,只覺耳朵都熱辣辣的。

沒有其他補救的辦法,只好睜著眼睛說瞎話了。

其他美人也知羅陽先前在看什麼,只是不曉得他擁有透視能力而已。

都市狂兵 不然,她們多半會經常用東西蒙住他的眼睛,不讓他隨便看人。

當唐桂花和安玉瑩都格格的嬌笑時,她們的身子便也隨著笑聲動了起來。

羅陽兩手分別摟著兩位村花在懷裡,她們笑,他則能清晰的感受有四團彈性的溫柔在那兒翩翩起舞。

又見喬在水用揶揄的眼神望過來,羅陽訕笑道:「小喬姐,不如今晚你教我說英語,嘴對嘴的那種教法,好不好?」

聞言,喬在水努了努紅唇,笑道:「別作夢。」

二人才剛交談兩句,羅陽又感到肋部痛了起來。

於是只得又先輕啄唐桂花的紅唇,讓她把掐功的功力減低。

接著還要立時補啄回安玉瑩的紅唇,不然她又會吃醋。

昨晚在床上,本來要向兩位正牌女朋友要錢的,可是沒成功。

現今羅陽的財政大權落在安玉瑩和唐桂花的手裡,他想要用錢,如果是小錢,那不用找她們。

若是大錢,那就得必須跟她們商量。

娛樂事業那邊的收入,羅陽則交給譚勝美和林喜欣管理了。

換言之,有美人專門幫羅陽打理財產。

這是好事。

不過事物有兩面性,有好的一面,就會有不好的一面。

錢財不用管理,倒是省了不少腦筋。

但要用錢時,則是麻煩很多。

就好比現時,羅陽想拿4萬塊還給水月。

可這得向兩位村花要,還得她們同意。

(本章完) ?南海太子搖頭,無奈的說:「還是我擋住他吧,但來者未必就是不善,此仙來了卻不直接相見,而是用一塊糕點給孩子吃,讓咱們去見他,或許並無惡意,如果真的想做點什麼,直接動手不就好了嗎;不管怎麼說,他應該不會傷害羽舞。」

確實是這樣,不論是軒轅伏羲還是西王母,不論派來的是誰,肯定都是他們打不過的,而且如果是要來抓他們,也不可能什麼都不做就等他們去拜謁。

可她們的形式並不樂觀,因為崑崙能找到,天宮四海和海外黑龍也一定會找來。

現在,也只能想見了此仙,然後在做打算。

夫妻二人施展法術去了王爺的臨時住所,一個臨時搭建的帳篷裡面。

這個帳篷的派頭,很像是人家的王爺住的,雖然是臨時蓋的,但是也有十足的貴氣。氣派十足。

南海太子和黑龍公主到了大帳之外,對著守衛拱手而道:「煩請通報,就說有兩個故人求見王爺。」

守衛輕輕側身:「王爺已經吩咐,今日必有貴客來訪,二位,請進吧。」

南海太子和黑龍公主都是一驚,他們知道這個王爺是要讓他們前來,可沒想到,這個王爺肯定他們一定會來,而且這兩個守衛甚至都不對他們進行盤問,也不問姓名來歷就讓她們進去了,這樣的情況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這兩個守衛也不是一百仙家,有相當的本事,至少是有了靈智的,而且是相當高強的慧眼靈智,認得出他們的身份來歷。

這樣的本事,就算是生來就是神仙的龍族,南海太子和黑龍公主兩個也沒有修鍊出來,他們頂多就能認出這個仙家修鍊的是哪一家的法術,其餘的,分不出來,而之所以人的羽舞吃的是崑崙的東西,那是因為王爺在食物裡面不僅沒有隱藏崑崙的味道,甚至有意將崑崙的味道加重,原因嘛,大概就是擔心他們看不出來。

既然他已經料定一切,看來黑龍公主和南海太子這一趟是來對了。

大帳之中,王爺擺出一盤棋,是一盤死局。

劍南海太子黑黑龍公主來了,抬頭看他們一眼:「兩位,久違了,素問南海太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黑龍公主秀外慧中妍心巧手,我這裡一盤死棋,二位不妨看一眼,有解否?」

南海太子看了一眼,搖頭回答他:「神農氏跟刑天的殘局,在下也看過幾遍,都沒有解。」

王爺看著黑龍公主問:「公主也沒有解?」

黑龍公主搖頭:「小龍本就不善,棋藝粗糙解不出來。」

王爺探口氣,有些無奈的說:「唉!可惜了,在下跟軒轅大帝坐而論道,用了三年時間也沒有將這盤棋解開,據說當初神農大帝跟戰神刑天在黑污潭三天三夜,神農大帝若是放手則自己可以活,但戰神刑天必死無疑,若不放手,兩人都可能會死,也或許他們能等來援兵;就這樣僵持了三天三夜,最後是刑天斬殺了自己,才讓神農大帝活了下來,這一盤棋,白子先落這黑子必敗,黑子先走著各有五分,可偏偏,走到了這裡是輪到白子,而這顆白子不屬於我們。」

來的是軒轅大帝的王爺,崑崙鏡的人參與了,那麼這件事或許有別的解法。

事情不那麼棘手,四海龍君高興的不行,就想現身共商,南海龍君攔住他們,示意三個哥哥繼續往下看。

冷靜下來,四海龍君也知道崑崙鏡的插手不那麼簡單,畢竟天宮怎麼說都是三界正統,這是先天五道君親自決定的事情,是不可改變的,即便是人間之主軒轅大帝,即便他身後有個仁王伏羲是先天五道君之一也不能。

聽得出他話中有話,南海太子黑黑龍公主也不想這麼打啞謎,南海太子輕輕拱手:「王爺,敢問軒轅大帝有何吩咐,在下有何能效勞的地方?」

王爺搖搖頭:「非也非也,非但不是軒轅大帝要太子效力,小王還想問太子在下有何能效勞之處。」

這個王爺前來,絕不是巧合,絕不是剛剛好路過,可他這麼說,南海太子感覺惶恐,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想幹嘛,可不論他想幹嘛,他們總要禮數周全;尷尬的賠笑兩聲,繼續放低姿態說道:「王爺就莫要取笑我了,什麼太子,那不過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小龍已是三界緝拿的要犯。」

南海太子已經這麼說,王爺也不好繼續調侃他,輕輕探口氣,有些質問的語氣:「既然知道你們的處境,還敢住在海邊,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聽見他這麼說,南海太子和黑龍公主大概知道這個王爺來不是要對他們做什麼的,可是他們的處境可能已經很危險,已經逃不掉了,南海太子連忙問:「王爺,可否明示?」

王爺探口氣,告訴她夫妻二人說:「你們的行蹤暴露了,前些日子崑崙得到消息,四海龍君已經知道你們藏身之所,雖然沒有具體,但是大致方向已經確定,正派人搜尋,並且已經告訴了天庭,天庭要四海龍君親自領兵前來,現在,四海的兵甲已經在來的路上,而這一遭,受邀而來的除了天上的幾個之外,還有南海觀音,北海玄冥等大仙。」

沒想到,為了追拿他們回出動這麼多大仙,南海太子知道,這一遭他們是難以逃走了,就像剛剛的那一盤死棋,白子先走黑子必敗,黑子先走各有五分。

現在,關鍵的就是他們是白子還是黑子,這個問題,王爺應該知道:「王爺,敢問眼下我夫妻是黑是白?」

「黑子,並且已經落後了,四海龍君已經出動搜尋的部隊,你們的行蹤一定會被找到的。」王爺的聲音不太好,看樣子是有心要幫他們,可是又無能為力。

既然是這樣,那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反正從在一起的那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也準備好在這天到來的時候赴死。

夫妻二人並不害怕,生能同枕而眠,死後同穴而睡,沒什麼好怕的,只是羽舞還小,她不應該為父母的過錯承擔後果,下跪祈求王爺道:

「大仙,你慈悲伸手,我夫妻自是必死無疑,但孩子尚小,且是無罪之身,求你救她一命。」

伸手將他夫妻扶起來,探口氣說:「來只是我問軒轅大帝若是天宮跟四海始終不肯赦免該如何,軒轅大帝反問我『南海太子與黑龍公主何罪之有?私通之罪?誰定的?』你們有什麼罪,誰給你們定罪?我也一直在想,天道規矩上並沒有寫神仙跟妖精不能結合,而神仙和妖精又是誰來分辨的,憑什麼來分辨?」

王爺說的,也正是這夫妻想問的,只是不知道該問誰?玉皇帝君嗎?不,那沒有用,因為今天的天條就是他定的,凡是妖精就該殺,就是三界之主的準則,而黑龍一族是三界中獨霸一方的妖族,不陳虎玉皇大帝,必然就是妖精,南海太子與妖精私通,與妖精為伍就是妖,這也是玉皇帝君訂下的規矩。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