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現在,它只能躲着,就算是現在躺着睡覺的那貨,實力也弱的可以,一旦被發現,可能直接被寂滅系統清除掉。

果銘並不知道,他剛剛從魂飛魄散的邊緣走了一圈。

但是作死無邊界,果銘走到源塵的牀前,忍不住想要在源塵臉上捏一把,沒想到睜開眼很嚴肅的背劍少年,閉上眼睛後會這麼可愛。

現在他都有些懷疑這傢伙到底是不是玩家了,該不是N、P、C假冒的吧。

果銘看到這傢伙這麼可愛,都不好意思搞什麼大動作了,他想了想,從揹包中取出了一隻青蛙,直接放在了源塵的靴子裏。

可是正當果銘打算離開的時候,忽然愣住了。

剛剛他看到了什麼?靴子?

這裏可是遊戲啊,身上服裝怎麼可能脫下來?


在睡覺前,果銘也曾經嘗試過脫下靴子,但是都失敗了,系統溫馨提示非法操作,怎麼到了眼前這個少年,怎麼就可以非法操作了?

莫非這傢伙開了外掛?

這遊戲怎麼怎麼開外掛呢?

這個遊戲的原理他都不明白,明明是整個人的身體都被轉移到遊戲裏啊,什麼外掛這麼厲害?

不是外掛,那就只有一種情況!

這個背劍少年以及那個被叫做小幽幽的明星少年,都不是真人!

“他們……都是N、P、C!?”

果銘捂住嘴,纔不讓自己驚叫出聲。

即便是帝幽冥殺了他,他都沒有這般驚恐。

這一路上,他是發現這兩個少年很奇怪。

但是從始至終,他都認爲這兩個人是玩家。

一開始,他以爲這兩個少年是在玩什麼Cosplay。

什麼主上什麼小幽幽……聽上去很中二的樣子。

可是後來,在他知道主僕遊戲後,又腦補出了明星少年被騙入遊戲,因此簽訂了主僕關係的狗血劇情。

直到之前帝幽冥親自結束了他的生命,他纔有些明悟,如今看到非同一般的細節後,徹底醒悟過來。

“怎麼會?”

果銘想要逃走,他就要點擊離開遊戲。

可是下一刻,他不能動了。

源塵打了個哈欠,翻身坐了起來。

揉了揉眼睛擡頭看着果銘道:“要走了都不告訴我一聲,之前我可是幫你解除了主僕因果呢,你就沒什麼感謝的話嗎?”

“咦?你怎麼靈魂出竅了?”

源塵驚訝,彷彿才發現對方變成了靈魂狀態。

“不對,你身上怎麼這麼濃郁的寂滅氣息?難不成你被寂滅系統重點關注了。”

本來源塵還想幫對方一把,可是發現他身上突然出現的寂滅氣息,便不想添亂了。 自己目前算是黑戶。

準確來說,應該是外掛玩家。

如果再具體說,源塵應該是侵入遊戲的良性木馬。

所以他並不是多麼喜歡現在的果銘。

“你敢說你什麼都不知道?”

果銘怒斥,他現在動不了,根本離不開遊戲。

“我沒想到他竟然殺了你。”

源塵本來哼了一聲,是想要帝幽冥放了果銘,可是沒想到竟然適得其反,弄成如今的樣子。


“不過,你現在也已經因禍得福,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可是我已經死了啊。”

“你還裝,這裏是遊戲,你不會完全死去,如今遊戲主腦重點關注了你,出去後或許你還能凝聚出更加強大的身體。”

“你……胡說,我……”果銘在源塵面前撒謊,根本沒什麼意義。

“你之前不是問我是什麼人嗎?”

源塵穿好衣服坐在木桌上,喝了口熱茶。

還別說,帝幽冥這傢伙雖然看上去很危險,但是在細節方面做得還是很到位,至少這茶還是熱的。

你倒是說啊!

果銘不能動,但是他的視線始終跟着源塵。

這種能力,是源塵從那個背影中悟出來的一種能力。

源塵將其稱之爲:靜之心!

只要實力比源塵弱,且身處靜之心範圍籠罩內,就會被靜止,生殺予奪皆是源塵一人判決。

可以說,靜之心中,源塵便是主宰。

只可惜,目前源塵對靜之心還只是有了初步的瞭解,現在還未發覺其中潛力的巨大。

未來,當靜之心成爲很多人的噩夢時,也有人疑惑如此詭異恐怖的領域,怎麼會起一個如此文靜的名字。

源塵挑了挑眉,沒有迴應,而是又倒了一杯茶,看着熱騰騰的氣流,源塵才緩緩開口:“我是誰?其實我也記不清了,我沉睡了太久太久,以至於後來肉身都孕育出了新的靈魂,而那些靈魂,一次次的泯滅一次次的誕生,最終當我歸來之時,已經物是人非,曾經的小幽幽,也長得這麼大了。”

“也知道吃醋了……”

源塵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說的自己都有些相信了。

真正的高手就是連自己都騙,這樣的人才是最無懈可擊的存在。

另一個房間內,帝幽冥傻愣愣的站着,面朝源塵方向,他也受到了靜之心的影響,不能動彈。

但是他傻愣愣的表情卻是沒有變化,從源塵開始說話時,他就是傻愣愣的樣子。

“你到底是誰?”

果銘被徹底震驚住了,他無法想象,身體不朽是一種怎樣的層次,但是他清楚的是,眼前這個少年,歲數恐怕比他的祖宗還大。

源塵似乎絲毫沒有在意果銘的詢問,他只是在自我欺騙:“那場大戰,我們敗了……現在我雖然苟且活下來,但是我的老朋友們卻都已經死絕。”

就在果銘以爲這是一場悲劇的故事時,源塵卻大笑了起來。

“終於把那羣老傢伙們熬死了,當初告訴他們活下來的方法,他們還不信,現在好了,不信的都死翹翹了。”

“我活下來了。”

源塵忽然轉身盯着果銘,一字一句道:“我…是…地…獄…之…主…藍…凌…宇。”

說出之後,源塵不再言語,他知道,如果自己說錯了,很可能會被隔壁的帝幽冥殺掉。

之所以源塵會如此大膽的胡說八道,是因爲他已經打算離開了。

是的,靈已經醒了。

三界系統升級完成。

他可以離開了。

帝幽冥瘋狂掙脫,靜之心出現裂痕,源塵仰面吐出一口鮮血,眼前一陣發黑。

他立刻意識到了什麼,急忙解除靜之心,然後一把抓住了掛在牀頭的軒轅劍和還在睡夢中的紫貂,緊接着在心裏大喊道:“靈,退出遊戲,快!”


“收到,遊戲退離中,預計三秒後撤離。”

“三!”

“二!”

源塵下意識鬆了一口氣,正準備離開,可是就在這時,靈的警告聲響起。

“警告警告,有莫名能量侵入,退離遊戲出現三十秒延遲,請主人務必活下來。”

“三十一!”


“三十!”

一道黑影衝破牆壁出現,那是一隻巨大的妖獸,其上面出來的氣勢非常的恐怖。

第一眼看上去,源塵只記住了妖獸的翅膀,那是漆黑如墨的一雙巨大的羽翼,彷彿可以遮天。

源塵也只是看到了妖獸的虛影,然後那道妖獸便衝了過來。

毫不猶豫,源塵又開啓了靜之心。

周圍剎那安靜,但是源塵臉色卻是驟然一變,他看向四周,因爲外界,突然出現了好多黑影,那些黑影的氣息都很強大。

“你算計我。”

源塵沒有生氣,因爲他纔是那個賊。

那些人正好處在靜之心的外面,所以源塵根本無法襲擊對方。

更何況,現在僅僅是支撐起靜之心,源塵就已經投入了全部的經歷。

“小幽幽,你放過我吧。”源塵幽幽開口,他現在除了動嘴皮子,什麼也做不了。

那羣黑影沒有一人說話,他們都一個個都拿出了漆黑如墨的弓,拉弓對準了源塵。

源塵一臉慘然神色,他扯了扯嘴,真的沒想到。

他以爲靈醒了,自己的安全就可以得到保障,可是萬萬沒想到,災難都匯聚到一塊去了。

一旁的果銘已經點擊在了明明已經點擊在了【是】上,可是因爲源塵突然開啓靜之心,他退出遊戲也變得卡頓起來。

“尊敬的貴賓玩家您好,正在爲您提供貴賓通道,預計五秒後退出遊戲。”

“警告警告!因受到外來數據流干擾,預計將在十分鐘後退出遊戲。”

“十分鐘!?”

果銘眼睛都瞪大了,十分鐘他早就死透了!

有一句話叫做禍不單行,源塵也是剛剛纔明白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