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驚恐的發現,運用過多次的家族至寶,竟然在這一刻,猶如和他斷去了聯繫一般,竟然不受他的控制了!

這種感覺剛以出現在老者的感受之中,老者的臉色就是陡然劇變,一種恐慌的感覺,瞬間涌上心頭。

驚懼之下,突然猛的一口鮮血噴出,鮮血噴灑在龍印之上,激起一陣光芒。

“收!”老者怒吼一聲,雙手掐印,想着龍印一指點去。

龍印上的光芒突然劇烈的閃爍了一下。龍身虛影也是出現了一些晃動。

就在老者打算再度出手之時。

葉塵和沈晗雙突然齊齊向着老者衝來,抓住這個機會,迅速的對老者出手。

老者施法突然被打斷,驚怒之下,怒吼:“孽畜,竟然敢打家族至寶的主意”

話語說完,一道攻擊就是從其身上衝出,憤怒之下,全身力量盡數爆發,威力也是不可與之前相比。

但是這道攻擊雖然將葉塵和沈晗雙擊退而去,卻是無法憑藉着一道攻擊就是打敗兩人,此刻兩人再度衝上前來,老者卻是沒有辦法再次打斷龍印。

這一刻,球球終於是抵達了龍身虛影的頭部。

龍身虛影也是在這一刻,一直呆滯的雙眼突然的的爆發出了亮光,隨後,那些灰色氣流突然衝入了龍身虛影的瞳孔之中。

龍身虛影身體一頓,隨後在所有人呆滯的目光下,突然的開口。

“你們……”聲音有些蒼老,有些迷惘。

灰色氣流持續的注入龍身虛影體內,龍身虛影的光芒越來熾烈。再度開口之間,已經似乎洞悉了一切一般。

“毀滅了嗎。這……是那位嗎。”這句話說完,龍身虛影突然痛苦的扭動了一下身子,龍印也是隨之晃動不已。

老者一口鮮血噴出, 總裁大人寵不停

直到這一刻,老者的眼神纔是徹徹底底的冷了下來,此事超出了他的預料,照這樣發展,不僅是捉拿不到葉塵和沈晗雙兩人,更有可能將家族至寶龍印毀掉。

這等代價,光是想一想,就是讓他心神皆顫。

龍身虛影突然看向下方,當看到龍印之時,其臉上閃過一絲回憶,緊隨之後則盡是憤怒。沒有絲毫的猶豫,竟然猛的俯衝而下。

看着架勢,竟然是想將龍印毀去。

老者如遭雷擊,猛的衝了上去。 老者神色驟變,來不及多想,就是向着俯衝而下的龍身虛影衝去。

顯然是要將龍身虛影的攻勢止住。

冷哼一聲,龍身虛影眼神之中閃過一抹憤怒之色,爪子突然掃出,這一擊,比之之前更加的迅速,更加的靈活,充滿了靈性。

反應不及之下,老者噴吐着鮮血,倒射而回。

龍身虛影抵達龍印,爪子向着龍印抓去。

砰。

然而,一道光幕突然自龍印之上閃現而出,將龍身虛影的爪子彈開。

龍身虛影身體一頓,看着那道光幕,感受着光幕之上的氣息,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落寞和悲哀,竟然沒有再次嘗試,返身回到了球球的身邊。

見到龍身虛影沒有繼續攻擊龍印,老者的臉色方纔從之前的蒼白之中,涌現出了一些血色。

龍身虛影出現在球球的面前,看着球球,眼神中有些複雜。

就在之前龍印之上的那一道光幕閃現之時,遠在汪洋上空的葉家島嶼之上,那座中央天官之內。

突然有着一道輕聲的驚咦之聲傳出,隨後,一道目光自中央天官之中射出,如同射穿了時空般,能夠直視到這方世界中的所有事情。

天官中的一道身影突然臉色微變,眼神深處閃過一絲疑惑,最後,突然自原地消失不見。

“恭送家主。”在之前的那個六角陣法之地,葉家族人集體跪拜相送。

光芒閃爍之後,消散而去。

而至始至終,在那陣法之上,都似乎是沒有出現過任何一道身影。

泉州,楓城楓林。

龍身虛影看着球球,龍爪輕輕點在球球的腦袋之上,隨後,其臉色一變,巨大的眼睛突然向着下方看來,字啊此勾手之間,葉封不受控制的向着上方衝去。

葉塵臉色一變,就是打算阻攔。但是沈晗雙卻是突然將其攔下。

疑惑的看向沈晗雙,沈晗雙伸手指了指葉封腰間。葉塵眉頭一皺,隨後方纔舒展開來。停在原地,看着這一幕。

老者也是搞不明白此事,只能站在那兒,臉色陰晴不定的看着事情的進展。

龍身虛影將葉封拉倒近前,看着眼前的少年,眼神之中變幻莫測。

如此近距離的看着龍身虛影,葉封也是有些驚異,龍,這種傳說中的生物,竟然就這般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雖然只是一道虛影,但卻是那般的真實。

看着葉封那審視的眼神,龍身虛影詫異的道:“人類,你不怕我?”

聲音響在耳邊,如同雷聲一般,葉封都是出現了短暫的耳鳴之感。

不滿的搖了搖頭,伸手捂住耳朵,葉封開口:“球球是我的本命寵物,你是因爲球球方纔出現如此變化,我……爲何要怕你?”

不卑不吭的聲音,隨之響起。

驚異的看了葉封一眼,龍身虛影突然龍爪擡起,向着葉封點去。


就在即將靠近葉封之時,突然龍爪一頓,龍眼瞳孔焦距猛的收縮,死死的盯着葉封的雙眼,身體竟然出現了不知是因爲激動,還是因爲恐懼而帶來的顫抖。

看着行動詭異的龍身虛影,葉封也是有些無語,不明白這是爲何,此刻轉身看向球球,看到球球睜着一雙大眼睛,有些犯迷糊的看着面前這一切,也是莞爾一笑,放下心來。

感受到葉封眼中對球球的溺愛,龍身虛影眼神中閃過諸多情感,隨後似乎是突然感應到了什麼一般,突然自其眉心之處,閃過一道光芒,這道光芒直直的射在球球的眉心之處。

球球身體一頓,慢慢的閉上雙眼,竟然再度陷入了沉睡。隨後,就是飄向了葉封的身旁。

葉封腰間葫蘆光芒一閃,球球竟然就是消失不見。

深深看了一眼葉封腰間的葫蘆,龍身虛影沒有多問,突然再度伸出龍爪指向葉封。

葉封沒有後退,他相信,龍身虛影對其沒有惡意,或許之前有,但是現在,卻是沒有。

這是他的感覺,他相信他的感覺。

而在靠過來的龍身虛影的龍爪龍指之上,一滴龍血正在翻滾着。

這一滴龍血卻是和之前在蛟龍蛋中提取而出的截然不同。

不僅是大如同半人,更是散發出濃濃的生機,和一股淡淡的威壓。

這,顯然是龍族精血。和之前蛟龍蛋中那種稀釋了不知多少倍的龍血比起來,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據說,在那遙遠的時期,蛟龍一族剛剛出現之時,他們的老祖,那頭叱吒風雲的老蛟龍,就是從一頭斑花蛇,僥倖獲得了這麼一滴龍族精血,而得到了蛻變。方纔出現了蛟龍一族。

由此可見,這麼一滴龍族精血的重要性和價值。


而且,據說,一頭成年巨龍,也不過才能夠凝聚出這麼一滴而已。

龍身虛影看着葉封只是驚異,目光卻是清澈無比,沒有一絲貪婪,眼神平靜下來,“這滴精血是我最後一絲靈智保存多年之物,也是束縛我的這個家族這麼多年一直以來想要得到的東西,但是此物除非我主動交出,否則不可能被他人得到,所以,倒是一直保存到了今天。”


шωш ⊕ttκǎ n ⊕¢o

看着葉封只是聽着自己講話,沒有開口討要之意,龍身虛影目光更爲堅定,接着開口道:“從今以後,我的這絲意志也是會徹底的消散,這滴精血,就轉送與你。”

“啊……”葉封正在聽着龍身虛影敘說,但是聽到這突然就要轉送自己,也是一愣,隨後急忙道:“前輩,此物太過貴重,晚輩只怕無法承受。”

言語之間,眼神清澈,沒有一點做作之感。

眼神之中的最後一絲疑慮盡皆散去,龍身虛影開口道:“送與你,只是希望你能夠保護好……之前那位。你無須多語,你若是不收,難不成你還想此物被這家族所得不成?”

眼神中閃過一絲仇恨,葉封咬牙點頭,伸手準備接過這一滴精血。

龍身虛影一愣,隨後輕笑一聲,“此物你暫時還不能碰觸,不妨讓你那腰間的靈物先代爲保管吧”

“恩?”葉封一愣,隨後反應過來,龍身虛影說的應該是葫蘆。低頭看向腰間。

“靠,這語氣真是讓我很不爽啊,不過看你送出這麼大的一個禮,我就不和你計較了。”葫蘆那略顯稚嫩的聲音在葉封和龍身虛影面前響起。

隨後,光芒閃爍之間,龍身虛影龍爪之上漂浮的那一滴龍族精血,就是消失不見。

直到這一刻,底下一直看着這一幕的老者,神色已經森寒無比。

此刻看着葉塵和沈晗雙厲聲道:“你們兒子竟然敢收下這種東西,是他自己找死,可別怪我!”

葉塵看了老者一眼,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憤怒,威脅葉封,無異於在挑戰他的極限忍耐。“你們爲了此物費盡心思,千百年來拼命鑽研,卻不想,被我兒一日得去,想必,你老此時心中一定很是痛快吧。哈哈。”

“你……!”老者驚怒一聲,就欲動手,但是龍身虛影又是和葉封在一起,卻又不敢妄動,只好死死的盯着葉封。

眼神之中,自那滴龍族精血出現之時,貪婪就是從未消散過。

葉塵和沈晗雙對視一眼,對於自己兒子能夠獲得這般機遇,都是有些欣喜。

那怕是在這等境地之中,對於葉封的好,他們依舊是能夠欣喜。

這,就是親情。

一切,只是希望你能更好。

龍身虛影再次深深看了葉封一眼,隨後身體虛晃之中,將葉封送到葉塵面前,虛影就是消失不見。

而那方龍印,也是似乎消失了光澤一般,重新變得古樸無澤起來。

但是葉封明白,不是龍印失去了作用,而是當龍印再次激活之時,龍印就會只剩下一頭失去了靈智的龍身虛影。


想到這裏,突然內心之中閃過一絲悲哀。

他想起龍身虛影當時似乎想將龍印毀去的那個舉動,這種死後都要被人利用和束縛的感覺,想來令他很是難受和痛苦吧。

想到自己接受了龍身虛影的這般一個大禮,葉封打定注意,以後有能力,一定要將此龍印毀去,還它一個自由!

“小子,將之前得到的東西交出來,老夫保證留你一命!”老者看到葉封直接出現在葉塵身邊,此刻開口道。看着葉封的眼神之中,盡是貪婪。

葉塵冷哼一聲,看着老者那醜惡的嘴臉,譏諷開口:“怎麼,這麼想要?這種東西,也只會是那個人服用吧, 你這條狗一般的人物,莫非還有資格享用? 特種軍醫 ,你還想要私吞不成?”

因爲憤怒,葉塵說話也是刻薄不已,顯然是對老者的不爽 ,已經達到了極點。

“你!”老者驚怒一聲,臉色難看。

何曾有人,敢這般對他說話,有誰看到他不是對其尊敬不已。

就在老者打算直接強行動手之時。

天空之上,一道璀璨的光芒突然憑空產生。

一道六角光芒陣法,突然自虛空之中浮現而出。

這道光芒依託在虛空之中,顯得詭異,也有些神聖。

在這道光芒出現在天空之時。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