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須我應允了他,他就彷彿特別開心,我提什麼要求,他都可以爽快的應允。

「可是,青晨,你可以應允我離甄治良遠一點么?」

「他是我們總監,我怎麼可以距他遠一點?」

這蠢貨的問題,我都不曉得他是如何想出來的,我們是上下級的關係,每日都要見面的,這項目之後,接觸便會更加多起來。

「那你跟我發誓,你不喜歡他,不可可以跟他在一塊!」

「我發誓:我吳青晨,不喜歡甄治良,不可可以跟他在一塊。這樣可以了么?幼稚鬼!」

「好罷!不過,往後再要我發覺,你們倆摟摟抱抱的,我下手可便不會留情了呀!」

說著還伸出了拳頭,跟我示威,面對感情時,男人的粗暴行為,真是令人難以理解。

「親愛的,你確定要回自己家么?」

「當然了。我明天還要上班呢!」

「工作的事。沒得商議了么?」

「你說呢?要不兩年的約定可便不算了呀!」

「行,我曉得了,不過,你也別忘了。你方才講過的話!」

「恩! 火爆嬌妃:腹黑國師狂寵妻 一言為定!」

在結婚的問題上,我選擇妥協。應允了他,但在工作問題上,我決不妥協。我一定要完成我的夢想。不管是女人還是男人,只須有夢想就一定要為之努力,我如今離夢想達成唯有一步之遙。我不可能放棄。 華禹風還是聽話的把我送回了家。

「瑩瑩,青晨就交給你了,倘若出現什麼問題。我拿你試問!」

「華總,這你可有點過分了罷,只須你不欺負她,我覺得她是不會有啥問題的!」

戴瑩瑩那嘴皮子,可是不饒人的,怎會在華禹風這兒吃虧。

「青晨,我集團還有事,我先走了,再有啥事的話,記得給我打電話,倘若,你的事,我再是第二個知道的,那我可會不開心的。」

「好了,我都應允你了,快些走罷!」

我急忙把他向外推,他一把拽住了我,抱在懷中,順便親了我一下,我窘迫地回頭看見瑩瑩,她識相的裝作沒看見。

「你應允華禹風什麼了?我怎麼感覺他不生氣了呢?」

「沒啥呀!」

這大嘴巴,我簡直懶得跟她聊感情的問題,她總會用一些歪理邪說來教育我,我們兩人三觀不同,因此,時常會產生分歧。

「說來聽聽唄!」

「瑩瑩,我身體不舒適,我想回房間中躺著!」

「哪兒不舒適,用不必去醫院?」

「不必,我回去躺一會便行啦!」

「行,我撫你罷!」

「不必,我自個兒可以的。」

甩掉了瑩瑩,我一人回至卧室,躺下后,靜靜地思考了下,我跟華禹風的事,他多回求婚未果,今天我也只是隨口一說,兩年後的事,誰又可以講的准呢! 偏執總裁的歡脫小嬌妻 究竟可不可以跟他結婚,說實話我自個兒心中也是沒底的。

不過,從如今開始,我跟華禹風的關係,緩跟了許多,尹黛妮的事也隨即過去了。

工作中的問題,我跟甄治良都配合的非常好,確實閑暇時間不多,只須有空就鐵定會約華禹風見面,用餐、看電影這些除外,羞羞的事,我們也時常會做。

不過,他對我的憐憫,比去醫院以前更多了點,不曉得是不是那醫生的話,起了作用,還是他自個兒領悟到了啥。

不知不覺,項目過去六個月了,結構主體大部分已經完成。

「青晨,甄總監找你!」

「行,謝謝啦麗麗!」

甄治良的秘書過來找我,感覺是非常急的問題,我就趕緊去了他辦公間,待我進門時,就感覺不太好,似是個鴻門宴,裡邊坐著一堆人,當中包括甄治良跟尹黛妮。

「青晨,你來這邊坐!」甄治良看見我,就即刻叫我過去,坐在他的身側,而此時,尹黛妮正坐在他對邊,不大的辦公間里站滿了人,看起來非常壓抑。

「青晨,你看一下這圖紙,是不是你做的?」

我認真瞧了瞧,道:「確實是我做的!」

「你確定?」

「恩!我確定!」

「青晨,你可想好了,再認真瞧瞧!」

我把圖紙從頭到尾又認真瞧了一遍,這張圖紙確實是我做的,但有個細節,不曉得被誰動了手腳,並且,應當是內行乾的,這地方的改動,足以讓這建築剎那間崩塌。

「這圖紙是我做的,但這兒並不是如此的,一定有人動過手腳。」

我給甄治良指了下,被改動過的地方。

「恩!這圖紙我也是反覆看過許多回的,這兒決對是遭人改動了。」

甄治良抬眸望向對邊的尹黛妮,她今天帶那多人來,除卻找茬,鐵定是來要說法的。

「你說不是你,誰可以證明?我們收到的圖紙就是這,你們怎麼解釋?」

「我確實不是如此設計的,這類設計漏洞,我是不會犯的。」

「那這問題誰來解決,這鍋誰來背,你跟我說,如此大個項目,你應當清晰罷,這是由於圖紙的問題,如今全面停工了,這兒的損失,每日都是幾百萬。」

聽她如此一說,我自個兒心中也開始打鼓了,我是一定不會出如此的差錯,但,是誰想害我,我目前還想不明白,這漏洞,對於工程主體而言,確實是致命性的。

「尹總,你先消消火兒,我們發出去的圖紙,都是有存檔的,我讓秘書去找一下。」

「你找來有啥用,如今問題已經出現了,停工對於項目而言負面影響非常大,你應當是知道的,這問題怎麼解決,甄總監,你鐵定會給我一個說法罷?」

「行,尹總,這責任我來負,你先回去罷,我3日之內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尹黛妮見甄治良如此說,便心滿意足的走了,留下我跟甄治良倆人在他的辦公間。

「麗麗,把青晨原稿給我拿過來!」

「好!」

甄治良用內線告知秘書,去拿集團檔案存的原稿。

待我們兩人拿到手掌時,都傻啦!存檔的居然跟尹黛妮拿來的一模似得,同樣存在漏洞。

「青晨,這是如何回事?」

「你等下,我去取電腦!」

看見原稿,我也懵了,怎會這樣呢!我都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真的出了錯誤。

待我拿到電腦上的原稿時,我就敢肯定了,鐵定是有人動了手腳,跟我電腦里的原稿,並不同,我電腦里的沒任何問題。

「青晨,這問題應當出如今咱們集團,你覺得是哪兒出了問題呢?」

「方才我一直認為是尹黛妮在陷害我,可是,問題出在咱們集團的話,我便不懂了,以前集團出現過類似問題么?」

「青晨,從未過!」

「那就奇怪了,不是我的問題,那會是誰呢?」

「你有感覺么?誰會出現問題?」

甄治良如此一問我,我倒是想要起來了,跟Rihanna曾經的爭吵,而我的成稿他也是多回看過的。

「Rihanna會么?」

「你怎麼覺得會是他呢?」

「我們吵過架,並且,最開始我接這項目時,他也是對我最不服氣的一個,我想不到第二個人。」

「行,我先查一下罷!」

「非常嚴重罷?集團是不是須要賠錢呀?」

「安心罷!我可以解決,你今天早點回去罷!」

「我回去再研究一下圖紙,瞧瞧怎麼補救。」

「行,不要累著!」

告別了甄治良,我拿著筆記本就預備下班了,但,這事,我總覺得奇怪,老是覺得跟尹黛妮有些關係,她不會如此清白。

「青晨,你今天下班挺早的呀!」

「恩!總監要我早點回去。」

「聽聞甲方要求賠償了。你是不是也得承擔連帶責任呀?」

「我還不清晰!」 我下樓時。跟甄治良秘書麗麗走了個碰面,她關切地問我項目的事,但,老是覺得怪怪的。

偶爾間。發覺她從上到下,從裡到外。都換了世界頂級大牌,以前她穿得用的雖然都是一些高檔品牌,但也不至因此這些頂級大牌。打從跟瑩瑩待久了。這些時尚的問題,我也學了許多。

「麗麗,包包不錯呀。新買的罷?」

「對呀!前天剛買的,限量版,我瞧中好久啦!」

「挺貴的罷?」

「恩!是有點貴。三萬三!」

我不禁倒吸了口涼氣,一個包包居然那麼貴,並且,許多女人都為它,不惜出賣身體,瑩瑩曾經講過,一個包包的能量遠比一個男人的能量要大,我老是不理解,如今我終究明白了,對於女人而言,沒啥問題是一個包包解決不了的。

總裁,這不正常 「麗麗,你這鞋也不錯呀,非常舒適罷?」

「恩!也是限量版,感覺還不錯,以前一直不捨得買!」

「噢!一定也非常貴罷?」

「還好罷,三萬多!」

她講的雲淡風輕,一個包包加一對鞋就已經六萬塊了,餘下的還不曉得多少錢,我也抱歉再問,大約全身加起來肯定超過10萬了。

我一人悠閑的回了家,還在感嘆麗麗那一身名牌,穿著10多萬的衣裳上街,是什麼感覺呀?目前自己還想象不到。

「青晨,你想啥呢?傻獃獃的。」

「我今天遇見麗麗了,她新買了好多東西,包包三萬多,鞋子三萬多,衣裳多少錢我都沒敢問,但牌子跟款式我都在雜誌上看過的,太可怖啦!」

「她中彩票了還是找男友了?」

「她不是喜歡甄治良么?中彩票?應當不會罷?」

「那她哪兒搞來那多錢,這些錢夠她一年的工資了,我平日瞧她也沒穿過那般大牌的衣裳呀!」

「也是呀!」

「麗麗一定有問題,青晨,你觀察觀察,興許被哪個老闆包養啦!」

「就你最骯髒了,頭裡裝的都是啥呀?跟你在一塊我的三觀都不正了,我還得從新修讀一下思想品德。」

「不信拉倒,我們走著瞧!」

「好!我先睡啦!」

跟瑩瑩這類外貌協會的人談話,真是耗費腦細胞,整日就想著怎麼找老闆包養,要不即是如何美容,跟我在一塊如此長時間,居然都沒把她帶回至正常人的軌道上,不曉得是我魅力不夠,還是她思想比較堅定。

翌日上班,麗麗又換了另一身名牌,瞧上去非常出眾,在人群中,她顯得非常耀眼,吸引了許多女同事的圍觀,男人自然是不會在乎這些,他們注重的是品質,而並不是品牌。

剛到單位沒多長時間,華禹風的電話就打來。

「青晨,我聽聞項目出問題了,怎麼個情況?」

「禹風,我也不曉得是如何回事,甲方掌中的圖紙跟我做的不同,究竟哪兒出了問題,我還不清晰。」

「甲方的問題還是你們的問題,如今弄明白了么?」

「我們集團的檔案跟甲方是似得的,因此,這責任應當是我們來負。」

「你確定你掌中的沒問題?」

「我確定!」

「好!你如今考慮解決方案罷,這事確實非常難辦,聽聞市裡領導已經派工作小組了,大約用不了多長時間,便可以水落石出。」

「恩!曉得啦!」

「你也別太擔憂,只須你認定了自個兒沒問題,旁人也不會拿你怎樣,懂么?」

「好!」

「親愛的,我愛你,安心罷!無論發生啥事,都有我在呢!」

「恩!我也愛你,禹風!」

收了線,倏然想起了簽約時華禹風的話:這項目里的貓膩你壓根便不曉得。莫非如今的問題就是這項目的貓膩?可是為什麼中心點,我總覺得是在圍繞著我呢?我老是認為,這事鐵定是跟尹黛妮有關係的。

「青晨,甄總監叫你過去!」

「好!」

今日的麗麗,格外美麗動人,並且跟我講話的態度,也一改常態,沒了以前的溫跟,看起來帶著一絲陰氣。

Add comment: